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醫師日記:一般外科,老師好神

芊芊∣ㄑㄑ | 2024-04-21 09:00:06 | 巴幣 30412 | 人氣 2650

  嗨嗨!來分享一下前陣子在一般外科的經歷,真的可以用超級充實、學到超多來形容!而且老師和學長們都很用心教學,這個月我也是卯起來認真學習。XD
 
  還記得我之前在上一篇文中提到,過年期間每天早上七點來換藥的主治醫師嗎?我這個月就是跟著這個老師學習,每天手術都滿滿滿,十足充實啊……
 
  剛到一般外科的第一天早上,我抓著病人清單跑去跟老師查房。我本來想著要抓緊時機自我介紹,免得老師覺得怎麼突然多一個陌生的學生跟在後面很唐突。結果在一個查房空檔,老師突然看著我說:「學妹,妳以後是我們外科的住院醫師嘛吼!」
 
  蛤?我都還沒有開口耶?老師又轉頭對著其他一起查房的學長姐介紹我,介紹我的名字、現在職級、以後可能走什麼次專科等等。老師的消息真的好靈通喔,還是因為現在走外科的人不多,物以稀為貴,我現在也是稀有品種?!
 
  第一天的晚上剛好是我值班,第二天是星期六,早上七點,老師準時出現在護理站。(不是…週末早上七點耶…為什麼這麼早來還都很準時?!)看到老師推著換藥車和超音波要去換藥,我趕快跑過去幫忙。
 
  老師一邊掃超音波一邊和我教學,他還有問我到下值班的時間了,我要不要先下班休息?但我想說我畢竟是這個病人的主要照顧成員之一,我把事情做完再去休息也可以,於是繼續跟著老師換藥。
 
  老師看到我想留下來幫忙,加上這個病人老師判斷要放引流管引流胸腔的積水,所以就帶著我手把手一步一步放引流管,老師真的人超好。其實平常我都是最準時下班的那個,很少會延後,但放完引流管、換好紗布之後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沒想到我居然會因為學習而延後下班,自己都被自己嚇到。XD

(值班結束+換完藥的我,瀏海超油)


  到了隔週,老師排了好幾台手術,其中比較複雜的是肝臟部分切除。通常會需要切除肝臟的手術大多是肝臟惡性腫瘤或腫瘤轉移到肝臟,經過治療後會將腫瘤區域切掉。理論上比較資深的住院醫師學長們應該會是手術的助手,但當天剛好其他主治醫師的刀很多、或是學長們要去上課和考試,最後手術台上剩下我跟老師大眼瞪小眼。
 
  「好啦,那學妹妳今天就當第一助手囉。」老師講完之後開始快速動作,劃開腹壁、止血、架上撐開傷口的橫桿,分離出肝臟附近的結締組織、辨認血管。我以前只有做過其他手術的第一助手,有點像是憑以前跟刀的印象中學長們做了些什麼動作來跟上老師,但我一直在想老師會不會覺得我很笨,覺得我拖累他的動作。QQ
 
  老師可能看出我的侷促不安和惶恐,等到要執行切肝的步驟時,老師把切肝會用到的器械全部擺出來,一一跟我介紹切肝術式和手法的演進。他說最一開始是台灣的林天祐教授發現可以用手指碎肝,後來林教授研發出切肝專用的林氏鉗,再到現在是用超音波刀在切碎肝臟的組織(現在大多是用叫cusa的器械)。
(這個就是林氏鉗Lin's clamp)

  「等一下我要切的時候,妳的手幫我扶著這裡,讓我比較好動作。」我聽著老師的指示,抓好要切的地方、拿好手上的器械,讓老師順順利利把肝臟分離下來。老師一邊切,一邊跟我聊起切肝手術的歷史進展。
 
  切著切著,學長回來了,我又退居到第二助手的位置。這個病人還有另一處肝臟的腫瘤,老師評估這個腫瘤不適合用切除,改成射頻燒灼(Radiofrequency ablation, RFA)處理。RFA就是一根長長的探針,探針頂端會加熱,插進腫瘤裡面會開始加熱把癌細胞殺死。
(RFA示意圖)

  學長和老師把探針遞給我,跟我說要插哪裡、插多深,確定位置沒問題就可以按下加熱鍵。燒個幾次之後就可以了,讓癌細胞自己慢慢死掉。剛好這兩週一般外科來了一個捷克來的交換生(個子高高的金髮女生),算起來應該是實習生的階段,老師和學長一邊開刀一邊想要怎麼翻譯剛剛教學的內容。
 
  剛好當時現場有個對外科有興趣的實習生學弟,老師看見學弟鬆了一口氣:「學弟啊,你來翻譯一下我們剛剛講了什麼給國外生聽。」學弟像被電到一樣露出超級驚訝的表情,然後努力回想方才老師講的內容,還有要怎麼翻譯成英文。哇真的是還好學弟在旁邊,不然現場最小咖的就是我,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講。:)
 
  可能會有人很疑惑說醫生應該英文都很好才對吧,的確我很多同事英文是真的都很好,但也有不少人因為平常沒特別講英文,所以英文只擅長讀和寫,口說能力偏弱。再來我們的病歷雖然是用英文寫作,但病歷通常有固定格式和常用語句,所以會講的、會用的詞都很固定是那些用語。
 
  實際上我們平常講話都是晶晶體,比方說:「這個傷口要suture起來」、「病人有點delirium,會過精神科可以打haldol」這種用法,只有專有名詞會用英文講,語句連貫的地方還是講中文。所以可能就是為什麼我們的英文程度大概就是堪用而已吧。
(最右邊是國外交換生學妹,右二是老師)

  那幾週覺得對外國交換生學妹實在有點抱歉,她可能覺得我很冷漠,但不是,實際上是我英文口說真的太爛,只能簡單日常對話而已……現在想想很不好意思,因為主治醫師和總醫師都太忙,沒太多時間可以帶她,而我則是英文太爛也不知道該怎麼教學,現在想起來有點愧疚。


  手術快到尾聲,剩下學長、我、學弟妹在手術台上。學長關好腹壁,讓我縫了幾針皮膚後跟我說:「學妹,那你帶學弟和國外交換生學妹縫一下皮膚喔。」帶學生不是難事,但是帶國外交換生還真的挺難的……我要一直想我要怎麼用英文來解釋我的縫合步驟,還要確定對方聽不聽得懂。(對捷克人來說,英文也是外語吧。)
  還好學妹感覺滿聰明的,看我縫幾針大概知道要怎麼做,我只要確定她入針的角度、深度、皮膚有沒有對齊就好。帶國外學生做事難度真的頗高。
 
  時間過得真快,兩三年前我還是那個被學長姐帶著縫傷口、被前輩覺得縫得不好而把我縫的幾針都全拆掉的菜雞,經歷多少次的實踐和學習,終於得到學長姐們的認可了。拿器械的手會抖、不知道怎麼對齊傷口,好像都還是最近的事情一樣。感謝自己這段時間以來的學習,至少這個技術還能受到前輩的肯定吧。
 
  後來有一次的切肝手術,老師可能看我有些進步和經驗,他抓著一小塊標記要切下來的肝臟組織,把超音波刀遞給我:「來,妳切切看。」拿著超音波刀的手超抖,我主刀、老師當助手的狀況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何德何能!還好在老師的監督下順利執行完成,謝謝老師的放心。



  老師的大手術還真的挺多的,病人多的時候週一到週五都有排手術,五天裡可能有三天要開大手術,比方說切肝、胰臟腫瘤切除、胃癌切除吻合……等等的。總覺得老師根本是超人。
 
  能觀摩手術的機會很難得,雖然不見得可以站到助手的位置,但至少站在旁邊觀摩的同時也觀察助手當下在做什麼、每個手術步驟助手的工作等等,也是一個學習。
 
  而且這個科的老師和學長們脾氣都很好、很願意教學,這真的是不可多得的機會呀呀。所以在每次老師有大手術的前一天,我都會去讀隔天要開的術式步驟、解剖構造,這樣當下才更了解老師在做什麼,不懂的地方也可以馬上問。
 
  一定要誇一下這一科的總醫師,講話都超客氣,問問題也都回答得很仔細!我常常覺得我一直在問笨問題(但現在不問,以後都一知半解也不好吧),但學長都很有耐心的解答,希望他不會在心裡覺得以後來的學妹是笨蛋。:)
 
  剛開始學長讓我縫傷口,他會很仔細的看我的每個步驟,適時提出我需要修正改進的地方。「嗯,學妹縫得很好唷。」學長看著我的動作下了個評語,我突然靈光一閃回答學長:「是學長教得好!!(順便比了個大拇指)」結果學長只是笑了一下,完蛋,我是不是馬屁拍太大力啊?


 
  老師在我們醫院和學生之間,也是以大方聞名的。「哎,本來有一台whippe的(胰臟十二指腸切除和吻合,是一種大手術),但病人取消了,那我們去吃火鍋好了!」於是那天,老師就領著我們一群住院醫師和醫學生跑去吃火鍋。(好隨性而且好好笑的組合)
 
  席間,我和學長們幾個住院醫師和年輕主治醫師坐在一桌,旁邊是醫學生學弟妹坐一桌。這兩桌之間的氣氛超微妙的,學弟妹那桌大家邊吃邊聊,吃得很開心,而我們住院醫師桌,大家都埋頭猛吃狂吃,偶爾開口討論的話題也是「明天刀房的人手安排」、「週末的醫學會」等等。我們完全體現了被社會毒打的社畜樣貌,拿到執照的同時失去了笑容。:)
 
  當時坐在我對面的是沒那麼熟的主治醫師學長,他在剛開始吃飯時看到我,順口問了句:「學妹,妳大幾啊?」不是吧,我都畢業兩年了,居然還能被當學生!好感人!!


  本來老師說,這週他就不特別排手術,要專心處理行政事務。結果當天早上,一個在院外就OHCA的病人被送進來,據說是發生車禍,119趕到的當下病人已經沒有呼吸心跳。病人送到急診經過急救,生命徵象有回來,趕快去做了腹部和頭部的電腦斷層,發現腹腔內出血、腦部有大片出血。
 
  病人又被緊急送到手術室開刀止血,一般外科和神經外科同時一起處理。「這個希望感覺有點渺茫了,瞳孔已經放很大了…」神經外科的學長一邊準備一邊說。「他不到三十歲耶,還是要努力看看能不能回來啊。」老師說。
 
  當下的氣氛很讓人難過,一個不到三十歲的男生,美好的人生才正要開始,卻被一場意外奪走了未來。雖然經過手術搶救,病人後續送到加護病房,但當時的創傷太嚴重,儘管各種藥物、呼吸器都上了,但依然回天乏術。最後撐了幾天,家屬還是決定讓他離開,離開這苦痛的世界。
  後來這件事有上新聞,新聞上寫說這個人是上班途中被車撞,緊急送到我們醫院。意外和明天,永遠也不知道哪個會先來,尤其這病人這麼年輕,更讓人有這種感觸,真的要好好珍惜當下。
 
  以為開完這台刀就可以好好休息,沒想到加護病房也有一床病人腹腔內出血。加護病房的病人本身有癌症,預計當天早上去做電腦斷層做癌症方面的檢查。沒想到電腦斷層一掃下去,發現腹腔內正在出血,所以趕快聯絡主治醫師、推到手術室止血。
 
  我到刀房的時候,老師已經開了一個小時,學長臨時有事叫我上去擔任第一助手。本來以為可以準備關傷口、放引流管,沒想到老師在最後止血的時候又覺得怪怪的,仔細檢查發現脾臟和部分小腸隱隱又在滲血……
(當天手術結束後的地板,黑黑的地方全部都是血跡,經黑白處理)

  老師繼續埋頭止血,我盡我所能地當個好用的助手,止血過程中,取下了脾臟、重新做了小腸造口,不知不覺兩三個小時就過去了。最後收尾結束,大家的手上、身上、刀房的工作台上、地板上,都是滿滿的血塊和血痕,我的刀房鞋也留下了戰績。(大家在刀房穿的鞋子都超髒,各種碘液血漬的痕跡。)


  當時,我們有個病人住院比較久,大約五十多歲的年紀,已經是肝癌復發,這次住院再次把復發的腫瘤切除,以及治療肝臟的膿瘍。晚上我值班去換藥,病人已經住院住了好幾週,甚至和隔壁床的阿北變成好朋友,兩兩坐在一起聊天。
 
  換藥時病人還會跟我閒聊:「吼,你們是住院醫師嘛,我看你們好像晚上值班也就幾個人一直輪流耶,大概幾天就會有重複的人。」「妳上次晚上來換藥是XX天前齁。」這個病人的換藥方式比較複雜,我換藥前把手機放旁邊,偏偏都在我手沒有空閒的時候手機就會響。「真的是,你們每個來換藥的啊,都在最忙、手最沒空的時候就會有電話!每次都這樣!」病人對我們的各種操作流程、乃至於換藥屁事都記得一清二楚,場面變得很好笑。
 
  感覺得出來這個病人很樂觀,我一邊換藥他繼續跟我聊天:「吼,你們老師真的超認真,週末都早上七點來幫我換藥,他到底有沒有在休息啊?」這個問題我也很想問,我週末值班都會在七早八早遇到老師,對病人超級用心的…..
 
  這個病人在換藥時我也覺得格外親切,因為他的手術傷口是我縫的。經過一兩週下來,我縫的地方癒合的很漂亮,真的有一種身為外科住院醫師的成就感。


 
  在開刀的空檔,老師會跟我們聊起他以前當住院醫師的一些鬼故事、奇怪經歷,跟我們這群後輩提醒一些照顧外科手術後病人和值班的注意事項。也有可能是現在要當外科醫師的人太稀有了(跟日本製的壓縮機一樣稀少),老師還會問我為什麼要選外科、當外科醫師要有什麼樣的學習態度和素養。聽老師的經驗分享,真的很佩服老師這一路來的訓練,現在成了厲害又受人尊敬的醫師。
 
  也很感謝學長的指導,每次當助手的時候,學長都會從小地方開始從頭教到尾,把一些容易忽略的細節都講得清清楚楚。這個月,一般外科的老師學長們受邀去參加會議,他們會主動問我要不要一起去聽演講,感覺好像真的被當成一分子了。QWQ
 
  這個月過得充實又精彩,也學到很多東西,主動去爭取了很多學習機會,但總覺得要成為外科住院醫師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QQ希望接下來幾個月可以持續精進實力,繼續加油努力。



  下次的醫師日記是「泌尿科」,喜歡的話記得按下訂閱與收藏,下次見!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10
留言

創作回應

ダメダメダメ
現實往往比故事更離奇
2024-04-22 15:08:27
阿薛
總感覺有在中山附醫看過你的既視感
2024-04-22 21:18:39
芊芊∣ㄑㄑ
我就在那邊上班...ㄏㄏ
2024-04-22 22:02:11
麥康納
醫師的工作也是要很耐勞呢
2024-04-22 21:22:06
御姐+蘿莉=雙飛
那個車禍就是故意撞的 垃圾 隨機抓路人發洩
2024-04-23 19:54:37
中尉
非常佩服外科醫師
2024-04-29 23:58:3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