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黃金之心~金牛座

雪羽 | 2024-04-19 23:45:41 | 巴幣 0 | 人氣 57

完結黃金之心
資料夾簡介
20世紀末的聖域 十二宮黃金聖鬥士們的故事



聖者的兼愛之心 化作無數美麗的花朵
隨著淡淡花香蔓延的 是那份巨大的溫柔



在聖域教皇殿中。穆、阿爾德巴朗、艾奧利亞、沙加、米羅等人,分別站在殿內的兩側。
沙織從寶座後方的簾幕中現身。在女官長的帶領之下走向寶座,沙織就座之後,女官長向殿中的黃金聖鬥士們鞠躬行禮,然後走向寶座後方的簾幕離開了教皇殿。
「雅典娜,」艾奧利亞站了出來,微低著頭恭敬地對沙織說:「很抱歉,在您剛結束與海皇的戰鬥,本該休息的時刻,還要您來出席。」
「別這麼說,艾奧利亞。」沙織帶著溫柔的微笑回應。
雖然之前從未有過像這樣,以女神的身份與黃金聖鬥士們對談的經驗,但畢竟沙織也當過千金小姐及財團總裁,此刻坐在寶座上的她,很自然地流露出一股高貴的氣質,襯托著她端莊的儀態。
「諸位特地前來這裡並請求與我會面,想必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吧?」沙織看著眼前的黃金聖鬥士們說。
「是這樣的,雅典娜。」米羅也站了出來,對著坐在寶座上的沙織說:「身在五老峰,天秤座聖鬥士的老師傳來了消息。在上一次聖戰中被封印起來的,冥王黑帝斯的冥王軍,已隨著封印效力的消失而甦醒了。」
「冥王黑帝斯的冥王軍…?」沙織訝異地說。
「是的。」米羅說道:「黑帝斯的冥王軍,是被稱作一百零八位魔星的冥鬥士。冥王軍的甦醒,也代表冥王黑帝斯即將在這個大地上復活,並將他的魔爪伸向這個大地。」
「在243年前,當時的雅典娜也曾與冥王黑帝斯一戰。」穆向沙織說道:「那場聖戰雖然犧牲了許多的聖鬥士,但最後還是擊倒了冥王軍,阻止了黑帝斯的野心。雅典娜將冥王軍封印在魔星塔中,由天秤座的老師看守至今。如今封印的效力已屆年限,五老峰的老師傳來了消息,魔星塔裡的冥王軍已經解封。」
「也就是說……」沙織神色凝重地看著眾人,但聲音依然不失莊重與柔和:「新的聖戰已經到來。這也是我降臨在這個時代,所要面對的責任吧。」
「是的,雅典娜。」艾奧利亞語帶嚴謹,回應著說。
「那麼,我們必須為迎戰冥王軍,及早做出準備。」沙織原本凝重的表情,忽然變得些許柔和,她露出了誠懇的微笑,語帶謙虛地說:「各位都知道,我剛來到聖域不久,還不是很熟悉聖域的情況。希望各位能夠協助我。」
「這是自然的,雅典娜。我等聖鬥士本就是追隨您,一同為守護這個大地而存在的。」面對沙織謙虛的請求,米羅微低著頭恭敬地回應。其它的黃金聖鬥士們也都跟著向沙織致意。
事實上,像這樣的會議應該還要有一個人在的,那就是教皇。
當聖戰打響之時,教皇除了要輔佐雅典娜之外,也要指揮所有的聖鬥士,為戰鬥做好佈局。然而,因為雙子座撒卡的叛亂事件,不只失去了教皇希歐,也失去了適合作為教皇人選的艾奧羅斯及撒卡。而聖戰近在眼前的這個時候,已經沒有餘裕的時間再去選任下一位教皇。沙織明白這樣的情況,於是向眼前僅存的這幾位黃金聖鬥士們,請求他們的協助。
現場所有的黃金聖鬥士們也很清楚,在沒有教皇的這個時候,他們這些黃金聖鬥士不只是要應付戰鬥,也必須代替教皇,擔起輔佐雅典娜以及策畫戰略的責任。
「謝謝你,米羅。」沙織微笑著說。「首先,聖域應該要先做些什麼防範嗎?」
「說到防範。聖域本就有結界的保護,與基本的戰鬥人員配置。不過……」阿爾德巴朗提出了意見:「在聖域的附近,有個名叫羅德里歐的小村子。因為非常接近聖域,卻又在聖域結界的範圍外。如果聖域變成戰場的話,我擔心那裡的村民會受到波及。是不是該想想如何保護那些人……」
「將他們疏散到安全的地方吧。」米羅果斷地說:「在聖域附近太危險了,況且戰鬥的時候恐怕也無暇去顧及,不如請他們遷移,遠離聖域,至少敵人攻來的話也不會連累到他們。」
「遷移?這樣好嗎……」阿爾德巴朗遲疑著說:「村民們在那裡已經居住了非常久,現在要他們遷走,我擔心他們是否能接受……」
「這不是能不能接受的問題。」艾奧利亞也提出了意見:「我也贊成遷移。否則一旦開戰,羅德里歐村絕對首當其衝。如果想保護他們,將他們疏散到安全的地方去,是最好的辦法。」
「雖然你說的也不無道理……」阿爾德巴朗皺了一下眉頭,猶豫地說著。這時坐在寶座上的沙織開口了。
「聖域的結界是否能擴張,將那個村子納入呢?」
「擴張結界…?」穆聽了沙織的話,回答道:「雅典娜,雖然聖域的結界自神話時代以來,就一直守護著聖域,但結界的範圍很固定。如果想擴張結界的話……」穆看著沙織,嚴肅地說:「或許藉由女神您的力量,可以將結界的範圍擴大一點。但恕我直言,我並不建議您這麼做。」
「穆,你的意思是…?」沙織疑惑地對穆說。
「雅典娜。」穆站了出來,對著寶座上的沙織微低著頭說:「如果您想擴張結界的範圍,就必須使用您的力量。但如此一來可能會對您產生很大的負擔,身為黃金聖鬥士,我們必須先考慮您的安危。」
「這我不在乎。如果可以保護到羅德里歐村的話……」
「雅典娜。」沙加也站了出來,對沙織說:「我們了解您愛護羅德里歐村的心,不過請您再仔細考慮。現在是面臨聖戰的時刻,您的力量對於應戰冥王軍與黑帝斯,是非常重要的。」
「雅典娜,穆和沙加說的對,請您務必再考慮一下。」阿爾德巴朗也站了出來:「比起讓您勞心費神將羅德里歐村納入結界保護,米羅提議的疏散我認為更合適。就請您專心在與冥王軍的戰事上吧。村子那邊,我會去向村長說明的。」
坐在寶座上的沙織遲疑地看著眼前的黃金聖鬥士們。然後垂下了雙眼。
「我明白了。」沙織露出了理解的微笑,柔和地說:「那麼阿爾德巴朗,羅德里歐村的事就麻煩你了。」
「是,雅典娜,請您放心。」阿爾德巴朗回應道。
「除了羅德里歐村之外,還有其它需要注意的地方嗎?」沙織繼續詢問著。
「先將在世界各處的聖鬥士,都召回聖域。」穆向沙織說道:「經歷過前次聖戰的老師有做出提醒,冥王軍甦醒之後,一定會朝聖域攻擊而來,而他們最主要的目標,就是雅典娜您。因此,所有的聖鬥士都必須回到聖域備戰。」
「召回所有的聖鬥士嗎……」沙織的表情,閃過了一絲徬徨,她下意識地將雙手放在腿上交握著,低聲喃喃地說:「也就是說,星矢他們也得……」
雖然沙織很努力想表現出鎮定的樣子,但眼前的黃金聖鬥士們,都看出了她的憂慮。
「雅典娜,」沙加說道:「恕我直言,您是不希望再讓星矢他們捲入戰爭中吧?」
沙織垂下了雙眼,沒有回答,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現場的黃金聖鬥士們都了解,並不是雅典娜偏心,而是沙織與星矢等人的感情,是比誰還要來得深厚的。畢竟,他們曾為女神出生入死了那麼多次。
「如果您有所顧慮的話,」沙加又說:「那麼我有一個建議,您不妨參考一下。」
沙織抬起頭看著沙加,只見閉著雙眼的沙加帶著平靜的表情,說:「請您下達正式命令,從現在起,不准星矢他們再進入聖域。」
沙加的話令沙織感到錯鄂,而沙加身邊的黃金聖鬥士們,也都訝異地看著沙加。
艾奧利亞:「沙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不准星矢他們到聖域來?」
閉著雙眼的沙加對著坐在寶座上的沙織,神色嚴肅地說:「雅典娜,您要知道,這場聖戰不同於以往您經歷過的戰鬥,甚至得要抱著必死的決心!如果您想讓星矢他們遠離這場戰鬥,最直接的辦法,就是不准他們踏入聖域!」
「就算沙加你這麼說…」阿爾德巴朗雙手抱胸,對沙加說:「依照星矢那小子的個性,我想就算不准他來,他也不會聽的吧。」
「沒錯,那傢伙一定不會乖乖聽話的。」艾奧利亞認同地說。
「所以需要雅典娜親自下令。」沙加再度強調:「如果是雅典娜下的命令,他身為聖鬥士,由不得他不聽。否則就以違令處份。」
「等一下!」米羅急忙喊道:「違令處份是死刑啊!沙加!」
「不然還有別的刑罰嗎?」
「沙加……你在開玩笑嗎?」艾奧利亞驚鄂地說。
「我很認真的,艾奧利亞。」
從頭到尾,沙加都帶著平靜又理智的表情,回應著眾人的質問。但在場的其它人,都膛目結舌地看著沙加。
 
「我不同意!沙加,你這個提議太過火了!」艾奧有點不悅地說。
「我倒是覺得不錯,」亞爾德巴朗一手摸著自己的下巴,笑著說道:「處份重一點,星矢那小子說不定會乖乖聽話。哈哈!」
「我也覺得這提議不妥當。」穆露出了猶豫的眼神:「不管怎麼樣,要以違令處份,這太……」
「星矢若有身為聖鬥士的自覺,就該服從命令,不會拿這個開玩笑的。」米羅朝沙加看了一眼:「我相信沙加,他會這樣講,一定有他的用意。」
「雅典娜,」沙加不理會身旁戰友們的一言一語,依舊面對著沙織問道:「您認為呢?」
坐在寶座上的沙織神情凝重地看著沙加,放在腿上的雙手緊緊交握著,不發一語。
黃金聖鬥士們也全都望向沙織,等待著她的反應。
 
 
 
「沙加…」沙織緩緩閉上雙眼,強忍著自己的情緒,語帶哽咽地說:「就…就照沙加的提議做吧……」
「雅典娜……」
「抱歉…我…」沙織忍不住的淚水流了下來,滴落在衣裙間:「我相信星矢他們…一定會諒解我的,我真的不想再讓他們這麼辛苦了……」沙織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淚如雨下。
「雅典娜,」沙加柔聲說道:「冒犯之處,在戰役結束後,我會向您請罪的。」
「不,沙加,這不是你的責任。」沙織張開盈著淚水的眼,溫柔地對沙加說:「這是我做的決定。」
「雅典娜,您先回神殿休息一下吧,失禮了。」米羅說道,走向寶座攙扶著沙織,回頭對著寶座後方的簾幕大喊:「女官長!」
聽見米羅的召喚,女官長從簾幕裡走了出來。
「送雅典娜回神殿休息。」米羅對女官長吩附道。
女官長走向寶座,扶起悲傷的沙織,走向寶座後方的簾幕回到神殿。
留下的黃金聖鬥士們,默默地望著沙織消失在簾幕之中的身影。
 
 
 
「星矢他們雖然只是青銅聖鬥士,但為了守護雅典娜也出生入死了那麼多次。」阿爾德巴朗說道:「我能明白雅典娜在意他們的心情。若是讓他們在這場聖戰中喪命,的確太可惜了。」
「一直以來都是星矢他們,在守護著雅典娜。」米羅也深有同感地說:「這次總不能再推給他們了,我們這些黃金聖鬥士,也該負起守護雅典娜的責任。」
「雖然身為黃金聖鬥士,但比起我們,雅典娜與星矢他們的牽絆更深啊。」穆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說:「星矢他們擁有的,不只是身為聖鬥士守護女神的使命感,也包括他們從小就建立起來的感情。」
「不過,沙加,你也太讓人吃驚了。」艾奧利亞轉頭看了沙加一眼,無奈又佩服地說道:「居然想得出要雅典娜下令不准他們進入聖域的建議。雖然仔細想想是很有道理,但還真的不容易讓人接受。」
「不愧是沙加啊,哈哈哈。」阿爾德巴朗豪爽地笑道:「不過雅典娜也真不簡單,雖然看得出來她很猶豫,居然就這麼接受了沙加的建言。」
「你說得沒錯,阿爾德巴朗。」沙加淡淡地回應道:「就如我剛剛說過的,這場聖戰不容易應付,甚至要抱著必死的決心才有可能贏。雅典娜她……」沙加緩緩睜開了眼睛,若有所思地看著寶座後方的簾幕,喃喃地說:「我給她的不只是建言,或許,更像是測試吧……」
「測試?什麼意思?」
面對米羅的疑問,沙加輕輕笑了一下,回頭看著身旁的戰友們,說:「這場聖戰中我們的敵人,是冥界之神黑帝斯。對於這位掌管死亡的敵人,你們是否都做好了必死的決心了呢?」
「那還用說嗎?為了守護雅典娜和這個大地,即使要我們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不是嗎?」米羅不悅地看了沙加一眼,似乎對於沙加這種明知故問的態度,感到有些不滿。
「不,我指的不是付出生命這回事,而是「決心」這方面。」沙加淡淡地笑著回應:「至少剛剛我已經看到,雅典娜表現出她的「決心」了。」
沙加說完之後,無視眾人疑惑的眼神,轉身走向教皇殿的大門,離開了教皇殿。
 
 
 
在艾奧利亞與穆的陪同下,阿爾德巴朗來到羅德里歐村,向村長提出了遷移的要求。
小小的羅德里歐村人口不多,但歷史已非常悠久,為數不多的村民們過著簡樸的生活。在二十世紀的現代,羅德里歐村與山下不遠處,繁華的雅典市相比,這裡顯得更為傳統與純樸。村民們仍維持著從古希臘流傳至今的雅典娜信仰,懷著虔誠的心供奉著雅典娜女神。深居在聖域從不輕易露面的教皇,偶爾也會離開聖域探訪這個村子,代替雅典娜撫慰並鼓舞村民們的心靈,也算是回應他們堅定信仰的虔誠。
「……希望我們暫時離開這裡去避難嗎?」
在羅德里歐村中的小神殿裡,三位穿著黃金聖衣的黃金聖鬥士禮貌性的將頭盔抱在手中,向村長說明來意之後,阿爾德巴朗莊重地看著年老的村長,等待對方的回應。
「我明白了。」村長露出了微笑,恭敬地對著阿爾德巴朗說道:「我會召集村民們立刻遷移。感謝三位黃金聖鬥士大人特意前來。」
「您能理解並配合,真是太好了。」阿爾德巴朗像是內心裡放下一塊大石般,露出了釋懷的微笑説道。雖然可以使用命令的手段強制將他們遷移,但阿爾德巴朗並不希望使用這種方式,若能得到村長與村民們的理解,是再好不過的了。
「聖戰帶來的破壞與傷亡,我也曾經從我的祖先那裡聽說過的啊。」村長呵呵地笑說,送三位黃金聖鬥士走出了小神殿。在神殿之外,許多村民們聚集在神殿外的廣場上,見到黃金聖鬥士出現,村民們都微低著頭向黃金聖鬥士致意,臉上流露的,是恭敬與崇拜的表情。
村長向村民們傳達了遷移的決定。聽到村長決定的村民們雖然一臉訝異,但看見站在眼前的黃金聖鬥士,村民們的訝異與不安很快就平息了下來,接受了這個決定。
阿爾德巴朗看著村民們的反應,他知道那是因為身為黃金聖鬥士的自己與穆等人,帶給眾人的安心感。雖然守護這個大地與所有生命,是他們身為聖鬥士的使命。但看著這些人對自己投以仰慕及期待的眼神,阿爾德巴朗更深刻地感受到,面對即將來臨的聖戰,自己所肩負的重責。
 
向村長道別過後,離開村子的阿爾德巴朗與艾奧利亞和穆,往聖域的方向走去。
在走回聖域的路上,三人將抱在手中的頭盔戴了起來。穆見到金牛座聖衣頭盔上的斷角,對阿爾德巴朗說:「話說,阿爾德巴朗,你真的不讓我幫你把聖衣上面的牛角修好嗎?」
阿爾德巴朗看了穆一眼,笑著回答:「穆,這個被星矢弄斷的角,要留著警惕我自己呀。」
穆:「警惕?」
「沒錯。」阿爾德巴朗伸手碰了碰頭盔上左方牛角的斷痕:「當初星矢們為了雅典娜,到聖域來挑戰十二宮,讓我明白了自己的疏失和不足之處。留著這個痕跡,可以提醒我自己。」
阿爾德巴朗一直認為,自己身為雅典娜的黃金聖鬥士,卻沒能注意到那位城戶沙織,就是真正的雅典娜。當星矢他們來到金牛宮時,阿爾德巴朗也覺得對方只是青銅聖鬥士,並不打算認真應戰。看見星矢拼了命要去對抗黃金聖鬥士的阿爾德巴朗時,阿爾德巴朗也不禁困惑,為什麼星矢要這麼拼命。直到明白沙織就是真正的雅典娜之後,阿爾德巴朗才知道,在金牛宮中看見星矢那豁出性命的鬥志,就是聖鬥士誓死守護雅典娜的精神。被星矢弄斷的牛角,是阿爾德巴朗輕敵的後果。金牛宮和星矢的戰鬥,讓阿爾德巴朗看見了自己盲目和輕敵的缺點。
穆了解阿爾德巴朗的心思,笑道:「我不是說過嗎,你要是認真起來,金牛宮早就一片血海了。」
阿爾德巴朗像是想掩飾自己的慚愧,爽朗地笑道:「哈哈哈,謝謝你安慰我啊。這件金牛座的聖衣,等我戰死之後,再麻煩穆你將它修復了喔!」
正當三人走在回聖域的路上,身後傳來了少女的呼喊聲。
「黃金聖鬥士大人〜!請等一下!」
三人停下腳步回頭一看,是幾位村子裡的少女。少女們跑到他們面前,其中一位手上拿著一束花。
「這是我們想要獻給雅典娜女神的花,請黃金聖鬥士大人代為傳達。」
本以為少女會將花束獻給艾奧利亞或穆,沒想到捧著花束的少女走到阿爾德巴朗面前,小小的身子高舉著雙手,手中的花束還不到阿爾德巴朗的胸口。
「啊…這……」
阿爾德巴朗愣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穆和艾奧利亞忍不住笑了起來。
「阿爾德巴朗,你就收下吧。」艾奧利亞說道。
看著眼前少女天真的笑容,阿爾德巴朗緬靦地接過少女手中的花束。
「謝謝你們,快回村子去吧。」穆親切對少女們地說著。少女們轉身離開回去村子,還不忘回頭向他們揮手道別。
「……我還以為會交給艾奧利亞或穆,怎麼會是給我呢?」阿爾德巴朗看了一眼手中的花束,困惑地說著。
「因為你最顯眼啊!」艾奧利亞拍了一下阿爾德巴朗的背,開懷地笑著說。
「很適合你呢,阿爾德巴朗。」看著阿爾德巴朗手捧著花的模樣,穆也帶著笑意。
「你們兩個,別取笑我了。」阿爾德巴朗不知所措地回應。看著手上的花束,心裡竟有股溫暖的感覺。
「這花開得還滿美的。」阿爾德巴朗望著花束說道:「可以感覺得到這花束上面,有那些人的期待,和純樸堅定的信心。」
阿爾德巴朗望向少女們遠去的背影,穆和艾奧利亞也一起望了過去。
「是啊。為了守護他們的信心和這片美麗的大地,所以我們才要作戰,不是嗎?」
艾奧利亞收起了笑容,淡淡地說。
是的,為了守護女神雅典娜,還有這片美麗的大地與所有的生命。
阿爾德巴朗小心翼翼地將那束美麗卻又脆弱的花,輕捧在手中。
 
 
雅典娜神殿外,沙織佇立在神像前,閉著眼睛微仰著頭,散發著自己的小宇宙。
而沙加則盤坐在沙織前方的地上,同樣閉著眼睛散發著自己的小宇宙。
沙加的小宇宙像是引導般,將沙織的小宇宙擴散至整個聖域。又從聖域延伸出去,涵蓋著聖域所在的整個山脈。當涵蓋的範圍越來越大時,沙織的眉頭微皺了一下,額頭上也冒出了些許汗水。
「雅典娜。」盤坐在沙織面前的沙加,開口說道:「請您不要太勉強自己,先到此為止吧。」
沙加雖然閉著雙眼,卻能察覺沙織的意圖。
沙織慢慢地睜開眼睛,輕嘆了一口氣。
「如果連保護一個小村子,我都做不到的話……」沙織露出了無奈的笑容說:「我又怎麼去守護這整個大地呢……」
聽見沙織的嘆息,盤坐在地上的沙加站起身來,回頭對著站在一旁隨侍女神的侍女,伸出了自己的手。持著黃金杖的侍女見狀走向沙加,將黃金杖交到沙加的手中。
沙加雙手握著黃金杖,走到沙織面前,對沙織說:
「雅典娜,如果您的目標只是守護村子的話,以您的努力,並不是不能做到將村子納入結界的範圍中。不過容我提醒您。您這次聖戰的目的並不只是保護一個村子,而是保護整個大地。然而無論您如何努力,都不可能像您想利用結界保護羅德里歐村這樣,來保護這個大地的。」沙加將手中的黃金杖恭敬地遞給沙織:「您雖身為戰爭女神,但其實您的力量並不是應用在戰鬥上面,而是封印。」
「封印…?」
「是的。」沙加解釋道:「當敵方是神祇時,也唯有同樣是神祇的雅典娜,才可以將敵方封印住。而戰鬥的事情,就是由我們這些聖鬥士來面對。聖鬥士在戰鬥中對付敵方的兵力,並將對手神祇的力量壓制下來之後,由雅典娜封印對手,結束戰爭。」沙加微微笑了一下,說:「因此,雅典娜,您必須要了解您擁有什麼樣的能力,以及您該如何正確去運用您的能力。」
沙織看著自己手中的黃金杖,默默地聽著沙加的指導。
「掌管死亡的冥界之神,黑帝斯……」沙織喃喃地說:「在這場聖戰中,該怎樣去打倒他呢…?」
站在沙織面前的沙加,聽到沙織的自言自語後,說:
「雅典娜,您還記得昨天在這裡,您與屬下一起做的演練吧?」
「是,我記得。」沙織將目光從手中的黃金杖移向眼前的沙加,回應著說。
「那麼,屬下讓您看看,您擁有的是什麼樣的力量吧。」
沙加說完後燃燒起自己的小宇宙,沙織也跟著昇起了自己的小宇宙,手中的黃金杖散發出光芒。就像過去數日間,黃金聖鬥士們指導並帶領著沙織,慢慢地覺醒自己屬於女神的力量。然而沙織卻感覺到,這一次沙加所散發出來的小宇宙,與之前引導她的時候不太一樣,提升的速度不只是快,甚至還超過了平常演練時那按步就班的程度。沙織閉上了雙眼,專心一致地提升著自己的小宇宙,以便能跟上沙加。
沙加也發現到沙織的小宇宙,跟隨著自己,一層又一層地往上提升。
(不愧是雅典娜,馬上就能領悟到這個地步……)
沙加內心不由得感到敬佩。即使自己被稱作是最接近神的人,但沙加也是靠著多年的修行才有辦法達到這樣的境地。而沙織原本就是女神的化身,能達到這樣的境界並不奇怪,只是她從嬰孩時期起就離開了聖域,沒能接受教皇的指導而成長。如今只能靠著剩下的這幾位黃金聖鬥士,在短短的時間裡指導沙織,喚醒她身為女神的力量。
黃金杖的光芒漸漸消失了。沙織睜開雙眼,對沙加說:
「謝謝你,沙加。」
「不敢當。屬下只是略為指引而已。」沙加謙虛地回應著說。
「剛才的小宇宙,似乎跟之前的不一樣,彷彿是種不同的層次……」
「您剛剛提升到的,是第八感的境界。」沙加解釋道:「也是被稱作「阿賴耶識」的層次。」
「阿賴耶識?」
「是的。這也是超越生死的層次。」沙加說:「根據傳說及記錄,每次與冥王之間的聖戰,傷亡都非常慘重,那是因為冥王能左右所有生命的生死。而不只是聖鬥士,就連雅典娜也跟聖鬥士一樣,是擁有人類之身的生命。」沙加張開了雙眼,看著沙織身後的雅典娜神像,語重心長地說:「過去與冥王的聖戰,雖然都是以勝利告終,但每次戰勝之後,不知是什麼原因,雅典娜也總是消失在這個世間……」
沙加將看著雅典娜神像的目光,移向眼前的沙織,嚴肅地說:「雅典娜。請您務必記住兩個重點。一就是這場聖戰,您得抱著必死的決心去面對。二就是您今天所領會到的阿賴耶識,是一種超越生死的層次。」沙加原本嚴肅的神情,顯露出了些許柔和:「或許,這將會成為您能打倒冥王的關鍵。」
沙織看著沙加,認真地聽著他的解說。突然間,沙織像是發現了什麼似地,望向沙加的身後。
「你來了,阿爾德巴朗。」
隨著沙織意外的語氣,沙加轉過頭去,只見阿爾德巴朗站在不遠處,手中還捧著一束花。
「雅典娜,很抱歉打擾您。」阿爾德巴朗捧著花束,走到沙織面前向沙織行禮致意:「這束花是羅德里歐村的村民要獻給您的。」
沙織接過了阿爾德巴朗遞上的花束,溫柔地說道:「謝謝你,阿爾德巴朗。羅德里歐村的情況如何?」
「村長及村民們都很明理,他們接受了遷移的決定。過程很順利。」
「是嗎?那太好了。」沙織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說道。
「雅典娜,屬下先行告退了。」沙加向沙織行過禮後。朝阿爾德巴蘭點頭致意,便轉身離開了現場。
阿爾德巴朗看著沙加離去的背影,又回頭看著沙織,見沙織略顯疲憊的神情,彷彿被手中美麗的花束感染似地,看著花束露出了少女般天真的笑容。
「雅典娜,雖然聖戰已迫在眉捷,但請您也不要太過於勞累。何況處女座的沙加又是出了名的嚴格……」
「阿爾德巴朗,謝謝你的關心。」沙織對著阿爾德巴朗溫柔地笑說:「沙加雖然嚴格,但也讓我學習到很多。聖戰來臨的這個時刻,我希望自己也能夠做點什麼,總不能一直讓你們這些聖鬥士如此辛苦……」
沙織的語氣雖然溫柔,但阿爾德巴朗卻隱約感覺到沙織講出最後那句話時,有種壓抑與無奈的心情。阿爾德巴朗明白,或許就像沙織不忍心再讓星矢他們面臨苦戰一樣,雖然表面上毅然地下達了命令,但內心卻藏著深刻的愧疚與寂寞。
「雅典娜,請您別這麼說。」阿爾德巴朗單膝跪了下來,莊重地說道:「跟隨著女神您一起保護這個大地,是我等聖鬥士的使命。這本來就是我們的責任與義務,無所謂辛不辛苦的。」
阿爾德巴蘭想起剛剛見到沙織接過花束時,那像是普通少女般的笑容,和羅德里歐村那些少女們的笑容一樣天真瀾漫。身為雅典娜女神的沙織,雖然總是表現得十分端莊與溫柔,但像這樣偶爾會露出普通女孩般的笑容,讓阿爾德巴朗覺得非常難得。就像想要守護羅德里歐村民信仰堅定的眼神,與獻花的少女們笑容般,阿爾德巴朗也想守護沙織這種普通女孩般天真的笑容。
雖然這恐怕會比守護羅德里歐村民更不容易,畢竟沙織不是普通人,而是必須面對聖戰的雅典娜女神。
「阿爾德巴朗,」沙織看著手中的花束說:「你知道嗎?在這束花裡面,能感受到那些村民們,對聖域的期望與信心。」
阿爾德巴朗抬起頭,看著沙織凝視手中花束的神情。想起自己從少女們手中接受花束時,同樣感受到從美麗的花朵中,傳來一股能溫暖心靈般的感覺。也因為那股溫暖的感覺令阿爾德巴朗覺得非常珍貴,更堅定了自己身為黃金聖鬥士,守護這個大地的信念,就像他將美麗卻脆弱的花束小心翼翼地輕捧著帶回聖域一樣。
沙織從花束中抽出了一枝花,遞給了阿爾德巴朗。
「雅典娜,這……」
阿爾德巴朗愣愣地望著將花遞給他的沙織。只見沙織帶著微笑:「在他們充滿期待的信心當中,有著你的身影存在。」
「怎麼可能,這種事……」
「是真的,阿爾德巴朗。」沙織持著花說道:「對那些村民而言,聖域的保護,就像是你的小宇宙所散發出來的,強大而又溫柔的感覺。這讓他們感到安心,也堅定著他們的信心。」
阿爾德巴朗看著沙織,又看了看她手中的花,伸出雙手將花接了下來。
「您如此抬舉,屬下愧不敢當。」阿爾德巴朗站起身,將小小的花朵握在手中,向沙織行禮致意。
「為了那些人們的期待,我們一起努力吧。」沙織望著阿爾德巴朗高大的身影,溫柔地笑說,隨即捧著花束走向一旁待命的侍女那裡。阿爾德巴朗望著沙織與侍女一邊討論著手中的花束,一邊走回雅典娜神殿的背影。
 
 
 
數日後的深夜,聖域金牛宮。
阿爾德巴朗站在金牛宮的入口處,詫異地看著遠方的火時計,剛才已全數點燃的景象。
「敵人已經進攻到這裡來了嗎?」
火時計點燃是一個信號,代表十二宮進入作戰狀態,黃金聖鬥士們要駐守在各自負責的宮殿,以防止敵人的入侵。火時計一旦點燃,也是一種高度危機的警示,這表示入侵聖域的敵人,已經攻破了外圍,來到十二宮這最後的防線。
雖然早已經由在五老峰的老師,告知封印冥王軍的效力已經消失,而做著應付聖戰的準備。不過阿爾德巴朗還是不太敢相信,敵人居然可以這麼快就來到十二宮。
先前為了讓雅典娜回歸聖域,星矢們奮力突破十二宮,在這場聖域內亂中,失去了數名黃金聖鬥士的生命。如今十二座宮殿只剩半數有人駐守,僅存下來的黃金聖鬥士之一的阿爾德巴朗,更深感自己責任的重大。
 
阿爾德巴朗望向位在山下的白羊宮一眼,他已經可以感覺得到,守在第一宮的穆戰鬥時的小宇宙。
(穆…你可別死啊!)
阿爾德巴朗帶著沉重的心情,轉身走進金牛宮。不經意地看見了放在金牛宮裡的花。
那是沙織分送給他的花朵。
看見花朵的阿爾德巴朗,原本繃緊的表情,稍稍放鬆了一些。
面臨戰鬥所帶來的緊張感,因為看見花朵的美麗,而稍微緩和了。阿爾德巴朗拿起了花朵,放在自己寬大的手掌中欣賞著。
突然間,花朵竟迅速地枯萎了。在花朵枯萎的同時,阿爾德巴朗也感受到敵人入侵的小宇宙。
「什麼人!」
阿爾德巴朗立刻環顧四周,沒看到有人的跡象。但可以確定已經有人入侵金牛宮。他警戒並搜尋著敵人的身影,除了敵人的小宇宙之外,沒有任何動靜。
一股淡淡的香氣隨風飄來,似乎是剛剛手中花朵的香氣還殘留著。
 
「呵呵呵呵……」
阿爾德巴朗的身後,傳來了一陣詭異的笑聲。
他一轉身,只見一位冥鬥士站在身後,隨著冥鬥士的笑聲越來越尖銳,香氣也越來越濃郁。
這不是花香,是敵人的攻擊!
「糟了……」
黃金聖衣雖然有阻隔氣味分子的防禦效果,但阿爾德巴朗已經來不及啟動。死亡的香氣已經透過皮膚上的毛細孔侵入體內,開始影響中樞神經,即使閉氣不聞入香味也沒有用。
身體感覺漸漸麻痺,意識也越來越模糊,隨著一陣天旋地轉,阿爾德巴朗幾乎要倒在地上。但就在快要失去意識的那一瞬間,他的腦海裡浮現了無數的畫面。
 
是聚集在村中小神殿的村民們,充滿仰幕與期待的眼神。
是將花束交給他的少女們,帶著朝氣的笑容。
是沙織收到獻花時,彷彿像普通少女般天真又溫柔的微笑。
但下一秒,隨著四周出現的猛烈火燄,村民們堅定的眼神變成了驚恐,少女們朝氣的表情變成了畏懼。每一張臉孔上都睜大著雙眼,流露著徬徨與無助。在少女們哀淒的慘叫聲中,捧著花束的沙織被黑色的火炎包圍住,然後,花束被燒得只剩下灰燼。
 
「可惡…怎能讓你們破壞!」
阿爾德巴朗撐著意識,不讓自己倒下,接著爆發出自己最大的小宇宙。
「巨型號角!」
隨著怒吼聲,阿爾德巴朗使出必殺技,攻擊眼前的冥鬥士地暗星。
因為出招太快太猛烈,巨型號角的衝擊波讓地暗星幾乎察覺不到,自己已經受到攻擊。
地暗星以為自己躲過了阿爾德巴朗的巨型號角,得意地笑著。阿爾德巴朗維持著出招後的站姿,一動也不動。此時的他也已經無法動了。
 
「雅典娜啊……」
阿爾德巴朗在內心裡呼喊著。
「很抱歉,我恐怕無法再與您一同努力了…請您一定…要保護那些人……」
想起那些村民們信賴的眼神,想起少女們天真的笑容與那些美麗的花朵。阿爾德巴朗在心中祈求著,但願女神可以守護這一切,遺憾的是,自己再也無法陪同女神,一起守護了……
 
 
「這就是雅典娜的黃金聖鬥士,也沒什麼了不起嘛!」
地暗星看著眼前動也不動,站立著的阿爾德巴朗,輕蔑地說著。
金牛宮的入口處,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聽到腳步聲的地暗星連忙躲藏了起來。
 
腳步聲在阿爾德巴朗的身旁停了下來,是撒卡,修羅,卡妙三人。
「這…阿爾德巴朗!」
修羅看著動也不動的阿爾德巴朗,吃驚地說著。
「怎麼會……」卡妙也感到訝異,轉頭望向撒卡:「難道……」
撒卡沒有回話,向卡妙和修羅使了個眼色。
看見撒卡暗示的眼神,兩人會意了過來,望向四周,金牛宮除了他們三人以外,沒有其它人的樣子。
「走吧,我們不能停留在這裡。」
撒卡說完後,轉身快步離開了現場。
修羅和卡妙無奈地看著阿爾德巴朗,只能狠下心轉身離開,跟著撒卡朝金牛宮的出口前進。
卡妙:「監視我們的冥王軍已經來到這裡了吧。」
修羅:「沒想到,他們居然先動手了。」
撒卡:「所以不能在這裡停留,必須儘快去到雅典娜那裡。萬一讓他們先找到雅典娜就不好了。」
帶著秘密前往雅典娜神殿的三人,縱使知道阿爾德巴朗還有微弱的氣息,卻不得不裝作若無其事一般,將他拋在身後,揚長而去……
 
 
 
在撒卡他們離開金牛宮一段時間之後,穆也跑進了金牛宮。遠遠望見阿爾德巴朗站立的身影,穆放下了心,走到阿爾德巴朗的身邊。
「阿爾德巴朗,太好了,你沒事!」
但當穆走近阿爾德巴朗時,卻嚇了一跳。
「阿爾德巴朗……」
穆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阿爾德巴朗,輕喚著他的名字。雖然阿爾德巴朗就站在面前,但已經斷氣了。
「你就這麼站著守護金牛宮到最後…」看著逝去的阿爾德巴朗,穆沉痛地說著
:「即使是最勇猛的你,也不敵撒卡他們三人嗎?」
阿爾德巴朗最後釋放出的小宇宙還殘留在聖衣上面,穆伸手碰觸了一下聖衣上的小宇宙。
(奇怪,聖衣沒有損傷,這不像是撒卡他們的攻擊…阿爾德巴朗是怎麼死的?)
穆的心中感到疑惑,接著從阿爾德巴朗殘留的小宇宙中,穆見到了阿爾德巴朗最後的戰鬥。
冥王軍地暗星的模樣,濃郁的香氣,以及阿爾德巴朗出招時的怒吼聲。
「難道是…!」
透過阿爾德巴朗的小宇宙所傳遞的訊息,穆悄悄地迅速張開水晶牆防禦。
「哈哈哈!沒錯!來到這裡的不是只有撒卡他們,撒卡他們也只是從金牛座的身旁經過而已,當然那個時候金牛座已經無法動了,殺死金牛座的,正是我地暗星!」
像是回應穆的疑問似地,地暗星現身踹倒了阿爾德巴朗站立的遺體,金牛座的聖衣散落一地。
看見地暗星現身,穆卻沒有驚訝的樣子,鎮定地站在原地。
「不只撒卡他們,連冥鬥士也來到聖域了嗎?」穆冷靜地問道。
「當然!撒卡他們只不過是替我們冥鬥士帶路的而已。」
「帶路?哼。」穆將阿爾德巴朗殘留的小宇宙緊握在手中,語帶輕蔑地回應:「我看你們這些冥鬥士,別礙著撒卡他們才是真的。」。
「瞧你那狂妄的口氣,乾脆你就跟金牛座一樣死在這裡吧!牡羊座!」
地暗星對穆發動了攻擊,深沉的幽香伴隨著一片薄薄的黑霧,籠罩了穆的身影。
「黃金聖鬥士還真沒用啊,一下子就解決了兩個。」
地暗星得意地說著。但當黑霧散去之後,穆竟然還好好地站在眼前。
「什麼…怎麼可能!」
面對地暗星驚訝的疑問,穆的身上閃過一道金色的光芒,以念動力將地暗星擊飛,也打破了防禦在前的水晶牆。
「這面水晶牆能擋住任何攻擊,你根本碰不到我。」
穆看也不看跌在一旁的地暗星,冷冷地回答著,邊走向金牛宮另一頭的出口去。
「等等,你去哪裡?你不打算跟我對決嗎?」
「你是已死的人,還需要對決什麼。」穆回頭對地暗星說,眼神充滿了憎恨。
「什麼意思……」
「你以為阿爾德巴朗這麼輕易就被你打倒了嗎?」穆握緊了手:「在你以為自己打倒阿爾德巴朗的時候,你也受到了他的攻擊,離死不遠了!」
穆話說完,頭也不回地轉身走掉。身後的地暗星依舊帶著困惑的表情,隨即身體開始四分五裂……
 
 
 
走出金牛宮的穆,攤開自己的左手,手中阿爾德巴朗殘留的小宇宙像是微弱的星光,慢慢飄向空中。
「阿爾德巴朗……」穆看著星光似的小宇宙,悲痛地說:「因為你無語的提醒,我才能知道敵人的招數而免於一死,是你救了我一命……」
在阿爾德巴朗殘留的小宇宙中,穆所看見的,除了阿爾德巴朗最後的戰鬥之外,還有那天他們一起去羅德里歐村時,村民們期待的表情與少女的笑容。那是阿爾德巴朗臨終前的牽掛,只願不讓冥王毀滅那些人堅定的信仰與天真的笑容,和美麗的花朵。
穆傷心地流下了眼淚:「我不會讓你白死,我一定會代替你保護好雅典娜。請你化為天上的星星,守護著你惦念的那些人們吧!」
在淚光之中,穆看著阿爾德巴朗的小宇宙飄向天際,如星星一樣,鑲嵌在聖域的夜空裡。
 
 
 
<黃金之心~金牛座> 完



【後記】
嚴格說起來,阿爾德巴朗在本傳中死過兩次了。一次是與海魔女蘇蘭多的對決(後來作者車田老師改成因為沙織出面所以沒死),另一次就是與地暗星尼奧貝的死鬥。而不管哪一次,阿爾德巴朗都留下了讓人深刻的「即使是死也要阻擋敵人前進」的印象。
阿爾德巴朗在本傳中戲份也很少,甚至與冥鬥士那場捨命戰鬥也全無描述。但原作中金牛宮戰鬥裡刻畫出他豪邁直爽的個性,以及這兩次與敵人對決時那種捨身成仁的氣慨,於是我很想在金牛座篇裡,寫出阿爾德巴朗身為金牛座的那種「巨大的溫柔」。其實原本想編一個任務情節來描寫這種心境,無奈我不擅長設計戰鬥情節(通常任務多半都要跟戰鬥有關)。只好利用動畫冥王十二宮篇裡,阿爾德巴朗收到少女的獻花場面來改寫。動畫獨有的這個名場面,為阿爾德巴朗增添了一份桃花情緣感。不過我反而想把重點放在那朵「花」而不是「少女」身上。動畫只有簡單地用少女來傳達阿爾德巴朗的溫柔與惦念,卻容易讓人聯想到這份溫柔與惦念,是只對少女一個人的。雖然好歹讓牛哥有點桃花運不是不可以,但這樣似乎就顯得這分溫柔沒那麼巨大了XD。於是我加入了羅德里歐村民對黃金聖鬥士的崇敬,和沙織身為女神卻也有普通少女般的徬徨及天真,讓阿爾德巴朗在動畫中想守護那位獻花少女而赴義的溫柔,涵蓋到他想守護羅德里歐村民的依賴信仰,與守護沙織身為雅典娜的身份外,以及她普通女孩般的純樸。並以「花束」來表現出這些東西的美麗與脆弱。
寫下去才發現這也挺考驗寫作功力的,或許日後可能會再把這篇文章做點修飾。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