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最後的布萊克 第二話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哈利 | 2024-04-19 21:44:40 | 巴幣 138 | 人氣 496


大家好,我是哈利。

對不起,太久沒更新了。不過,好消息是王者之旅準備重啟中!!!

請給我建議。留言!留言!我要留言啊!!!

-------------------------------------------------------------------

現在傑拉爾德大多時間都待在房間裏,跟他的貓頭鷹、龍和木精作伴。他決定叫他們奎爾、利維安和特拉爾。
.
.
.
就這樣,時間到了九月一日早上,傑拉爾德在五時醒來,既興奮又緊張地再也睡不著了。他跳下床,套上牛仔褲,因為他不想穿著巫師長袍走進車站,他打算到火車上再換衣服。他再一次核對了他的霍格華茲必備物品清單,確定自己沒有遺漏任何東西,檢查奎爾、利維安和特拉爾是否安安穩穩地關在籠子裏。

同日早上七時,傑拉爾德帶著又大又重的皮箱,使用港口鑰轉移到王十字車站。傑拉爾德走到第九和第十月台之間的位置,卻找不到他要找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就在那一刻,三個人正好在傑拉爾德背後經過,他們的交談聲飄進了他的耳中。

「擠滿了人,這是當然的。」

傑拉爾德立刻轉身。說話的人是個矮胖的女人,她在跟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說話,他們全都有著一頭像樹皮般的褐髮。男孩和女孩都推著一個跟傑拉爾德一樣的大皮箱,也帶著一隻貓頭鷹,女生的推車上更放著一個籠子。傑拉爾德的心怦怦狂跳,連忙推著推車緊跟在他們身後。他們停下腳步,傑拉爾德也停下了,距離近得足以聽到他們的對話。

「好了,現在看看是在幾號月台?」男孩和女孩的母親說。

「九又四分之三!」女孩尖著嗓子喊道。

「好了,你們進去———」

「不好意思。」傑拉爾德開口對胖女人說。

「哈囉,親愛的。」她說:「第一次去霍格華茲嗎?莉亞和阿爾也是新生。」她指著她的女兒和最小的兒子。

兒子,塞西爾,身材高瘦細長、滿臉雀斑,有一根長長的鼻子;女兒,塞西莉亞,比塞西爾更要高瘦,而且留了一頭長髮,非常漂亮。

「是的。」傑拉爾德說:「事情是這樣的,我不知道應該怎樣......」

「應該怎樣走到月台嗎?」她和善地問,傑拉爾德點點頭。

「不用擔心。」她說:「你只要朝著第九和第十月台中間的路障走,大膽直接走過去就行了。中間不要停下來,也不要害怕你會撞到,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覺得緊張,最好是跑過去。來吧,現在你先走,莉亞和塞西爾再跟著去。」

「呃......好。」傑拉爾德說。

他把推車繞過來,望著路障發呆。那看起來相當堅固。

他朝著它走去。一路上被那些趕著湧向第九和第十月台的人推推撞撞。傑拉爾德加快了腳步。他快要撞上那個票亭,替自己惹上大麻煩了。他彎腰俯向推車,向前衝刺。

路障越來越近。他現在已經停不下來,推車完全失去控制。

還剩一呎。他閉上眼睛,準備接受迎面而來的撞擊。

甚麼也沒有發生......

他繼續向前跑......

他張開了眼睛。

一輛猩紅色的蒸汽火車,停靠在一個擠滿人潮的月台邊靜靜等候。車頭上的招牌寫著:霍格華茲特快車,十一時。

傑拉爾德轉過頭來望著身後,看到原先是售票亭的地方出現了一條熟鐵打造的拱道,上面有著一行字: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他成功了。

蒸汽引擎的煙霧在喧譁攢動的人潮上方盤旋繚繞,各種各樣的奇珍異獸在人們的腿邊彎來繞去。在嘈雜的交談聲和重皮箱摩擦地面的唧嘎聲之外,還可以聽到貓頭鷹用一種相當不完的聲音在對彼此高接啼叫。

前幾節車廂裏擠滿學生,有些人把整個身子探出窗外和家人聊天,有些人坐在椅子上和同學打打鬧鬧。傑拉爾德推著推車,沿著月台柱後走去,準備到空一點的車廂找個位子坐。

傑拉爾德奮力穿越人潮,最後在靠近火車尾的地方找到了一個空包廂。他先把奎爾、利維安和特拉爾送上車,再把他的大皮箱塞進車門。

然後,傑拉爾德坐在窗邊的座位,躲在這裏,他可以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看到月台上的那個褐髮家族,聽到他們的對話。

他們的母親溫柔地說:「乖孩子,祝你們學期愉快。到了之後派一隻貓頭鷹給我。」

汽笛聲響起。

「快點!」他們的母親說,男孩和女孩立刻爬上火車。他們把身子探出窗外,好讓她跟他們吻別。

火車緩緩移動。傑拉爾德看到褐髮家族的母親不停揮手。火車加速前進,她被遠遠抛在後面。

傑拉爾德目不轉睛地望著她。火車繞過轉角,她就失去了蹤影。路邊的屋宇在窗口迅速後退,傑拉爾德心中感到非常興奮。他不知道自己將奔向的會是甚麼,但必然會比他平常的一切要有趣得多。

包廂的門輕輕滑開,那個褐髮女孩和褐髮男孩走了進來。

「其他地方全都滿了。」女孩看著傑拉爾德旁邊的座位說。

「這裏有人坐嗎?」男孩指著傑拉爾德對面的座位問道。

傑拉爾德搖搖頭,他們坐下來。男孩瞄了傑拉爾德一眼,立刻轉頭望著窗外,假裝他根本就沒有在看傑拉爾德,女孩則害羞地四處張望。

「你真的是傳說中的布萊克家死剩的一員嗎?」塞西爾不假思索地衝口而出。

「塞西爾!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塞西莉亞在責怪塞西爾的衝動。

「沒關係、沒關係。」傑拉爾德說。

「所以是真的嗎?」塞西爾說。

「我的名字是傑拉爾德 天鷹座 布萊克,叫我傑拉就可以了。」

「你的家人真的全都死光了?」塞西爾問。

「喂!塞西爾!」

「哇!」這一聲並非代表塞西爾的驚訝,而是他差點就被塞西莉亞打的喊聲。

「不好意思,他有點......不太正常......」塞西莉亞指著塞西爾,對傑拉爾德說。

「不要緊。是說你們的家人有麻瓜嗎?」傑拉爾德問,他對塞西爾和塞西莉亞的興趣絕對不下於塞西爾對他的好奇。

「呃——有。」塞西爾說。

「我記得媽媽的家人大多都是麻瓜,不過我們家很少提到他們的事。」塞西莉亞說。

「所以你們應該知道一些關於麻瓜世界的事吧?」

「呃——也算是知道一些吧——對了,自己一個人生活會寂寞嗎?」塞西爾再度被打。

「無聊透了———嗯,並不是全部都這麼糟。不過有時候真的非常無聊。我真希望自己也能有幾個巫師兄弟。」

由於某種原因,塞西爾突然顯得悶悶不樂:「我們是我們家第二和第三個去霍格華茲上課的小孩。你可以說,我們前面有一個了不起的模範等著我們去學習。塞利安已經畢業了,他當年是學生會男生主席!」

「他的成績更是好得要命。所有人都期待我們能跟他一樣優秀,但是就算我們真的表現得不錯,那也算不上是甚麼,因為他全都已經先做到了。」塞西莉亞接著說。

「而且有一個兄弟在前面,你永遠休想有甚麼新東西。我現在用的是塞利安的舊長袍、舊魔杖和貓頭鷹。不過,塞西莉亞因為是女生,所以全部都是新買的。」

塞西莉亞和塞西爾的耳朵變紅了。他們似乎覺得自己說得太多,又開始望著窗外發呆。

傑拉爾德並不覺得沒有錢買貓頭鷹有甚麼好丟臉的,但他也算富裕,安慰他們也不太有說服力,因此沒有繼續說。

在聊天的時候,火車已載著他們駛出倫敦,此刻正以高速越過牛羊成群的田野。三個人沉默了一段時間,各自欣賞窗外一閃即逝的阡陌風光。

大約十二時半,外面走廊上響起一陣咔嗒咔嗒的嘈雜聲,一名滿臉笑容、頰上嵌著一對酒渦的女人推開他們的廂門說:「要不要買點推車上的東西吃,親愛的?」

開始感到飢餓的傑拉爾德立刻跳起身來,塞西莉亞和塞西爾的耳朵卻又開始泛紅,支支吾吾地表示他們有帶食物。傑拉爾德走到外面的走廊。

傑拉爾德真的非常餓,於是每種零食都買了一點,結果總共付給那個女人十一個銀西可和七個青銅納特。

塞西莉亞和塞西爾瞪大眼睛,望著傑拉爾德把他買的東西全部抱進包廂,一古腦地倒在空位子上。

「你是真的餓了,對不對?」

「買得真多!」

「我快要餓死了。」傑拉爾德說,順手抓起一個南瓜餡餅,狠狠咬了一大口。

塞西爾取出了一個鼓鼓的盒子並打開了盒子,裏面放了四個三明治。他拿出一個三明治說:「她老是忘記我最不喜歡吃雞蛋沙拉。」

「我用這個跟你換。」傑拉爾德遞出一個餡餅:「來吧。」

「你不會想要吃的,它濕得要命。」塞西莉亞說:「媽媽她沒有太多時間準備。」她連忙加上一句:「你知道,她要同時照顧我們一家五口。」

「來吧,拿個餡餅吃。」傑拉爾德說:「不如吃點巧克力蛙吧。」

「巧克力蛙的卡,我大約收集了五百多張,好像缺了哈利波特。」塞西爾說。

之後,傑拉爾德拆開他的巧克力蛙,取出裏面的卡片。上面有一張女士的面孔,她有著稍微有一點捲的白髮。圖畫下面印著一個名字:麥米奈娃。

「她就是麥米奈娃校長嗎?」傑拉爾德說。

「你不要說你從來沒聽過麥米奈娃!」塞西爾說:「我可不可以拿一個巧克力蛙?說不定可以集到哈利波特。謝謝。」

傑拉爾德把卡片翻過來,閱讀背面的文字:

麥米奈娃,現任霍格華茲校長,在就讀霍格華茲時成為了化獸師。她在成為了魔法部魔法法律執法司的一名僱員並辭職後,於霍格華茲教授變形術。

「不會吧,我又拿到了一張鄧不利多,我已經有六張了......你要不要?你可以開始收集卡片。」塞西爾的目光飄向那一大堆尚未打開的巧克力蛙。

「我自己來便可以了。」

「不過呢,在麻瓜的世界裏照片裡的人全都是一直待著不動的。」塞西莉亞說。

「真的?你是說,他們完全不會動嗎?真有趣。」

塞西爾對於吃巧克力蛙的興致,顯然比收集卡片要大得多。塞西莉亞恰好相反,她的目光完全無法從那些著名女巫和巫師的面孔上移開。最後,她總算不去看那個正在搔鼻頭的女巫克麗奧娜,跟傑拉爾德拆開了一包柏蒂全口味豆子。

「吃這個東西最好小心點。」塞西莉亞警告傑拉爾德:「當他們說是全口味的時候,就代表真的是所有口味都有。這就是說,你可以吃到像巧克力、薄荷和果醬之類的一般口味,也有可能會碰到甚麼菠菜、肝臟和牛肚的味道。塞利安說他有一次還吃到一個鼻涕口味的豆子呢。」

塞西爾撿起一粒綠色的豆子,仔細地檢查了一會兒,才謹慎地咬一小口。

「噁——懂了吧?是芽菜。」

這包全口味豆讓他們又吃又玩地消磨了不少時光。傑拉爾德吃到了吐司、椰子、烤豆、草莓、咖哩、青草、咖啡和沙丁魚等口味,甚至還大膽地舔了一小口塞西莉亞和塞西爾死也不願碰的灰色豆豆,結果發現那是胡椒口味。

窗外迅速飛逝的鄉野風光,漸漸變得越來越荒涼。精巧端整的農田已經失去蹤影,現在只能看到濃密的樹林、蜿蜒的河流和深綠色的山巒。

包廂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而一個白髮男孩走了進來。

「不好意思。」他說:「我是阿爾弗雷德懷特,請問你們有看到一隻獅尾貓嗎?」

他們三人剛一搖頭,他就嘆著氣說:「欸,牠又跑走了。」

「牠一定會再出現的。」傑拉爾德說。

「好了,我要繼續找牠了。再見。」阿爾弗雷德轉身離去。

「他的家人真好,他竟然有一隻獅尾貓。」塞西爾羨慕又妒忌地說。

「做人要學懂知足,你有奧賽羅(貓頭鷹)已經很好了。」塞西莉亞說。

「你既有羅密歐(貓頭鷹),又有哈姆雷特(叉尾犬),憑甚麼安慰我!」

傑拉爾德在一旁倒吸了一口氣,因為他認為如果讓塞西爾知道奎爾、利維安和特拉克爾的存在,塞西爾可能會發狂。

「對了,你們兩個知不知道自己會被分到哪個學院?」傑拉爾德問。

「不管會被分到哪個學院,我可以跟你們在同一個地方就好了。」塞西莉亞說。這句話令傑拉爾德的心出現了一股暖流。

「那麼,你們的哥哥們是在哪個學院?」傑拉爾德問道。

「葛來分多。」塞西爾說。憂鬱的陰影似乎又重新籠罩他的頭頂:「爸和媽也是這個學院的。如果我們被分到其他學院,真的不知道他們會怎麼說。我想,雷文克勞和赫夫帕夫應該還不錯,但千萬不要讓我去念那個史萊哲林。」

「那就是佛地魔念的學院嗎?」

「沒錯。」塞西爾說,他像洩了氣似地倒在椅子上,顯得十分沮喪。

「那麼,你們那個哥哥畢業之後,現在是做甚麼工作?」

「塞利安成為了正氣師......」

談得正高興,包廂的門被推開,一個男孩走進來,傑拉爾德立刻認出那張面孔,他是摩金夫人長袍店裡的蒼白男孩,他仔細打量傑拉爾德,眼神顯得比在斜角巷時專注許多。

「那是真的嗎?」他說:「整輛火車全都在吵吵嚷嚷地討論,說那個布萊克家的死剩種就坐在這個包廂裏。他就是你,對不對?」

「那又如何!」傑拉爾德因男孩的「死剩種」而怒視著他。

蒼白男孩漫不經心地說:「我的名字是艾德蒙愛德華茲。」

艾德蒙盯著雙胞胎姐弟:「我想我不用問你們的名字。休斯家的全都有著一頭跟糞便一樣的褐髮。」

他轉過頭來望著傑拉爾德:「我相信你很快就會發現,某些巫師家庭比其他家庭要高級多了,布萊克。你絕對不會想跟那些差勁的傢伙做朋友,這點我可以幫助你。」他伸出手來,準備跟傑拉爾德握手,傑拉爾德不願接受。

「我想我有能力分辨出誰是差勁的傢伙。」傑拉爾德冷冷地說。

艾德蒙的臉沒有變紅,只是在蒼白的雙頰上浮現出了淡淡的紅暈。

「如果我是你,我說每一個字的時候,都會非常小心的,布萊克。」他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你最好客氣一點,不然就會落到跟你家人一樣的下場。他們同樣也不知道,跟甚麼人交往才對自己有利。跟休斯家這類的賤民混在一起,對你不會有好處的。」

傑拉爾德跟塞西爾都站了起來,塞西莉亞則拉著他們的衣袖,勸他們坐下。

「你再說一次!」塞西爾說。

「喔,你想跟我打架嗎?」艾德蒙拿起魔杖,不屑地說。

「除非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傑拉爾德說。

「我偏偏就是不想出去。我帶的零食早就吃光了,不過你們這裏好像還剩下不少。」

艾德蒙伸手探向塞西爾旁邊的那堆巧克力蛙。塞西爾跳上前,人還沒碰到艾德蒙,艾德蒙就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哀號。

塞西莉亞原本在籠子裏的叉尾犬羅密歐咬著艾德蒙的右腿,尖銳的牙齒深深陷入艾德蒙的右腿。艾德蒙一邊尖叫,一邊猛揮右腿,想甩開羅密歐。在羅密歐終於被摔走,「砰!」的一聲撞上窗戶時,他就一溜煙地逃走了。也許他以為這裏還埋伏了更多的叉尾犬,也可能是他聽到了腳步聲,因為沒過多久,阿爾弗雷德懷特就走了進來。

「發生了甚麼事?」阿爾弗雷德疑惑地望著撒了一地的零食,和抱著哈姆雷特的塞西莉亞。

「我想牠是被撞昏了。」塞西莉亞仔細檢查哈姆雷特,對傑拉爾德和塞西爾說。

「你以前跟那個愛德華茲碰過面嗎?」塞西爾問。

傑拉爾德向塞西爾和塞西莉亞描述了他和艾德蒙在斜角巷的相遇經過。

「原來如此......」塞西爾轉頭望著還未離開的阿爾弗雷德:「對了,有甚麼事情需要幫忙嗎?」

「你們最好動作快一點,趕緊把長袍換好,我剛才到前面問過司機,他說我們快到了。你們三個沒有打架吧,有嗎?還未到那裏,你們就惹上麻煩啦?」

「哈姆雷特是打了一場架,但我們沒有動手。」塞西莉亞說,滿臉不高興地盯著他:「我們換衣服的時候,能不能請你離開一下?」

「好、好。」阿爾弗雷德說。

他轉身離去,塞西莉亞惡狠狠地瞪著他。塞西爾在摸著哈姆雷特的頭。傑拉爾德右手拍了拍塞西莉亞的右肩,瞇眼望著窗外,天色漸漸黑了,他可以看到深紫色天空下,那些有如剪影的山巒與樹林。火車的速度似乎變慢了一些。

傑拉爾德和塞西爾脫掉夾克,套上黑色長袍。而當塞西莉亞換衣服時,他們當然走了出去。

火車上響起一陣迴音嫋嫋的聲音:「我們將在五分鐘後抵達霍格華茲。請把行李留在車上,我們會替你們送到學校。」

傑拉爾德的胃緊張得隱隱作痛,他看到塞西爾雀斑下的面孔也開始泛白,而塞西莉亞的手也開始發抖了。他們把剩下的零食全都塞進口袋,加入走廊上那堆蜂擁騷動的人潮。

火車漸漸減速,最後停下了。大家又推又擠地湧向車門,踏上一個又小又黑的月台,夜晚的寒氣讓塞西爾忍不住哆嗦。

「一年級新生!一年級新生到這裏!好了,跟我來!還有沒有一年級新生?現在注意腳下!一年級新人跟我來!」巨人海格走了過來。

他們在海格的帶領下,跌跌撞撞地踏上一條又陡又窄的下坡路。周遭太黑了,傑拉爾德覺得通路兩旁必然是濃密的樹林,沒有任何人開口說話。

「你們待會兒就可以看到霍格華茲了。」海格回過頭來喊道:「只要走過這個轉角就到了。」

然後是一陣響徹雲霄的:{哇————!}

狹窄的通道驀地敞開,通向一個寬闊的黑色湖泊。在湖對岸的高山頂端,矗立著一座尖塔成群的巨大城堡,無數明亮的窗口在星空下閃爍發光。

「一艘船只能坐四個人!」海格指著停泊在湖邊的一列小船,傑拉爾德、塞西莉亞和塞西爾坐上船,然後阿爾弗雷德也爬了進來。

「大家都上船了嗎?」海格吼道,他一人獨坐一艘船:「那就前進吧!」

一整列小船就這樣同時向前移動,迅速滑過像鏡子般平滑的湖面。大家都非常安靜,默默望著遠方那座巨大的城堡。越來越靠近城堡所在的懸崖時,它巍峨的建築就等於是矗立在他們的頭頂上方,居高臨下地俯瞰著。

「低頭!」海格在第一批船隻駛到懸崖邊時大吼;全體彎下頭來,讓小船載著他們穿越那片覆蓋在懸崖表面的常春藤簾幕,駛入隱密的寬闊入口。他們沿著一條漆黑的隧道向前滑行,小船似乎一步步地把他們帶入城堡的地底,直到抵達了一個地下港口,爬上一一片遍布著岩塊與圓石的地面。

一行人跟著海格的燈光,爬進巨岩中的一條隧道。出了隧道後,他們終於踏上那片鋪展在城堡陰影下的柔滑濕潤草地。

大家爬上一道石階,聚集在一扇巨大的橡木門前。

「大家都到齊了嗎?」 海格舉起一隻巨大的拳頭,往城堡大門上敲了三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