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新人創作】噬界紀 【序章】第一話:絕望

安安 | 2024-04-19 17:52:18 | 巴幣 0 | 人氣 65

燃燒的戰場,血腥的空氣飄散,大地被鮮血染紅,箭矢四濺的泥地。

在這片荒蕪的戰場上,生命就如同細枝末節一般,不被人所重視。

在屍橫遍野的大地上,看著人魔雙方因為種族之間的仇恨展開的廝殺,我只能靜靜的看著他們廝殺卻甚麼也做不了。

只因我沒有能力與勇氣去改變眼前的事物,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生命從我的眼前消逝。

我並沒有特別的力量,也不是像傳說中的魔王或者英雄一樣擁有特別的力量或誇張的戰力,我只是一個出生在顯貴的世家當中的一個無能的魔族罷了。

「無論是人族還是魔族,在這一刻竟都是如此醜陋的... 」看著這片大地上那醜陋自私無比的人魔們,不禁讓我感嘆萬分,而我面對這副景象能做到的也僅僅只有目送著那些逝去的生命,最起碼讓他們的死還有人能夠記得。

就在我這樣想著的同時,一名魔族戰士斬殺了眼前的人類,隨後便注意到了我。男子的嘴巴沾滿血液和唾液垂掛在嘴角旁,大大地呼吸著氣息,彷彿在荒野中找到了食物一般。

男子沾滿鮮血的爪子與手中的劍,增添了他那瘋狂的氣息。遠遠看著男子,我能感受到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正在蔓延開來。

「哼哈哈哈!在這樣的戰場上居然還有小鬼,也罷,就讓我來終結你那可悲的生命吧!」那沙啞嗓音狂笑著,表現出眼前的男子已經失去了理智。

此時,男子配的劍上開始浮現出紅色的魔紋,他大聲喊道:「煉獄之火啊!纏繞在吾之劍上,焚燒所到之處吧!」

劍身上的刻印呼應著男子的詠唱,也跟著男子身上的魔紋閃起了紅色的光芒,暗紅色的火炎燃起,即使在數十米的距離上,我也能清楚地感覺到可怕的高溫。

「去那世界上懺悔自己不該出生在這世上吧!」

「該死!殺紅眼已經敵我不分了嗎!」我側身閃避開男子的劍攻擊,劍身上那纏繞著的火炎產生的高溫刺激著我的肌膚,分明沒有砍到我身上,可卻也讓我的神經感受到那炙熱的灼燒感。

我向後退了一步,並且提起手掌打在他的胸膛上。然而,那力量微不足道,只能微微地推動男子的胸膛,可男子卻連一步也沒有向後退去。

男子只是默默地將手中那纏繞這火炎的劍高高舉起,那些火焰頓時四散開來環繞在男子周圍,並形成了一個個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微粒。

「給我死吧!」男子吼出了一聲巨響後,那些微粒正以驚人的速度在男子的身旁炸裂開來。

想要避開或抵擋這攻擊僅憑我的身體能力是不可能做到的,身邊也沒有像樣道具可以利用,在這危機關頭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盡全力拚死的向後方跳去。

所幸男子的攻擊造成的衝擊非常巨大,在火炎即將接觸到我的那一刻將我吹飛了出去。

該死!必須要喚回這男子的理智,不然我根本沒有辦法抵禦這男子的攻擊。

在空中調整好身形並落至地面後,我剛擺好戰鬥的姿態,男子便已出現在身前。

揮舞著手中的火炎之刃,雖然毫無章法可卻力量十足,我只能四處躲閃,沒有辦法做出反擊。

一直遲遲攻擊不到我也使的男子感到焦躁,這點從他的面容便可以觀察的出來。

「煩死了!你這該死的小鬼!」男子改變了手中的攻擊方式,原本只是使用蠻力揮舞著劍,現在卻發射出了劍上纏繞著的火焰。

我沒有預料到這猝不及防的攻擊,只能強硬的改變身體閃躲的軌道,勉強躲過火炎的直擊,可卻還是擦到了我的腰部,那熾熱的火焰在瞬間就讓衣服炭化緊接著便燃燒成了灰燼。

可以預想到如果直面被這火焰命中的話會造成多麼嚴重的後果,可能被擊中一次我的性命也就到此為止了。

好在男子釋放出火焰時劍刃上的魔術也會需要花時間回復,並不能連續發動。

我抓緊機會趁著男子還在詠唱的時候,靠近了男子的身旁,舉起雙拳準備攻擊。

男子卻像是早就料到了我會趁他在詠唱的其間想要反擊,只見男子反手握住劍柄用力插入地面,從身後掏出了一顆布滿著刻痕的石頭。

「爆!」隨著男子的話語響起,那顆石頭上的刻痕也亮起了暗紅色的光芒。

那光芒透過男子的手臂傳入到了男子的劍身當中,劇烈的火焰從那劍身上刻著的魔紋中湧出。

而我卻也沒有時間在後撤了,甚至是連閃躲的時間都沒有,可就在這危機關頭,我想起了剛才男子使用的爆炸魔術都附有巨大的衝擊,雖然不能保證這個魔術也是如此,但我此刻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賭在這個想法上面。

我高高的躍起,只見我的身體被爆炸引起的熱浪高高的吹起,在空中努力的調整身型。

「賭對了!」這時我終於在空中調整好體態,打算利用這次機會來反擊。

正好地面因爆炸魔術引起的塵埃可以很好的作為掩護,而且在上空的視野相當的好,因為男子周圍並沒有包覆著塵埃,可見男子魔術是以自身周圍半徑發動的魔術,並不是從自身上面散發出來的。

藉著這個機會,我將全身的重心都轉移到了下半身,藉著重力與我自身的體重,狠狠地在男子的後腦上踢上了一腳,同時也利用這一次的攻擊緩和了身上的動能,讓我自己能很好的降落至地面。

「嗚!」男子只是向前踉蹌了幾步,馬上就回復了狀態,眼神上的殺氣也漸漸緩和了下來。

很明顯這次的攻擊對於男子來說根本不起作用,但卻也達到了我的目的讓男子回復了理智。

只見男子甩了甩頭便將目光轉向了我,露出了一個非常驚訝的神情。

「這不是噬天少爺嗎?還真是想不到能在這裡遇到你啊」男子說著說著神色又開始變得兇狠起來「好好地後方不待著,居然還來到了前線,就這麼著急地想要證明自己的無能嗎?」

「你!」才剛正吐出一個字,男子不知何時擊出的拳頭重重的打在了我的腹部上。

「咳......你幹甚麼!」強忍著被擠壓出來的胃酸和劇痛,我憤怒地看著眼前的男子。

「哈!想不到少爺你居然能夠承受住這一下還沒失去意識阿,再怎麼無能也終歸是天懼神魔的出身,肉體強度還是比起低等魔族來的強悍阿」

「你到底想要做甚麼?」我摀著肚子不斷的向後退去,只因男子面露凶光的慢慢朝著我走了過來。

「我想做甚麼?這不是明知故問嗎,像你這種廢物只會浪費資源,還不如死了還比較好。」

「你說什......」他說得非常的正確,過往記憶也伴隨著男子言語浮現了出來。

「呵.....」此刻我也不自覺地苦笑了一聲,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男子。

此時一股難以言喻的心情湧上了心頭,拉扯著我的喉嚨、舌頭、嘴唇。

「那麼就快點殺了我,讓我從這該死的世界上解脫阿!」用著我自己都難以想像的嘶吼大喊了出來
「如你所願.....」男子只是默默的看著我,舉起手中的劍架在我的脖子上。

「那麼就去死.....」男子話音未落,一名人類的士兵提著手中的劍,重重地刺在了他的肩膀上。可男子竟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只是靜靜地回頭瞪著那名人類的士兵。

「你這該死的魔族!給我去死,那邊的小孩子!趕緊跑!」士兵憤怒地看著眼前的男子,將手中的劍從男子肩膀上抽了出來想要再次攻擊。

「低等的人類!居然敢傷害我!」男子側身躲過了士兵的攻擊,且狠狠地將士兵推了出去。

「該死的人類!你會後悔的!我會讓你見識到甚麼是絕望!」

「狂暴之魔!依附我身,殺敵浴血,壯大吾身!」咒語從男子口中說出時,男子的肌肉開始不停的膨脹,靜脈擴張到肌膚上都能夠清晰的觀察到,彷彿內部的血液快要衝出那血管一樣似的。

空氣中血液飄散在男子的身邊,而那咒語也令男子的身體脹大了不只一倍,腳的骨骼也開始改變,小腿的骨頭像著後方展開,就像是一頭野獸的後腿一樣。

同時,男子面部上的獸牙和利爪不僅從原本已有的地方生長,而且還在身體的其他部位緩緩生長,其銳利程度甚至可以從宛如金屬一般的光澤中看出。

男子身上的血色魔紋也大幅擴張,除了皮膚上的魔紋外,甚至連牙齒和利爪上都佈滿了魔紋。

「是狂化!這傢伙是狂魔!小鬼你快點跑啊!」在男子變化的期間,士兵跑到了我身旁護住了我
可在變化完成的一瞬間,男子就向著士兵衝去。他的巨大爪子直接切斷了那名士兵的肚子,內臟散落在泥地上。

男子張開爪子,輕易地一擊殺死了他,並將他的屍體重重摔向地面,原本已經崩潰破碎的土地在這次的重擊下,瞬間凹陷破裂。

只見男子那腥紅雙眼轉向了我,恐懼在瞬間變蔓延了全身,雙腿也早在不自覺間開始奔跑了起來。

男子也沒有著急地追上來只是張開了巨大的下顎,周圍的血氣漸漸聚集到男子的魔紋上。這時,全身布滿的血色魔紋閃耀出刺眼的光芒,下一刻......

男子發出震天巨吼,音波和風壓足以將一名成年男子直接吹飛。

而我因為背對著男子,很快身體便被吹上了空中,掙扎著想要穩住身體,但徒勞無功,這具弱小的身體根本沒有辦法抵抗男子的咆哮。

男子的咆哮停止的瞬間,他衝向我,巨大的爪子帶著鮮血向我猛撲而來,他身上的魔紋逐漸黯淡下來,身形也緩緩地消了下來,可方才生長出來的利爪卻絲毫沒有褪去,那施展魔術後的變形只有體幹變回了原樣
此時的我才剛剛從空中下落至地面,根本還沒來的及穩定住身形,男子便早已沖到了眼前。

「給我死! 」只見男子高高的舉起手臂,上頭的魔紋在此刻傾洩出大量的深紅色的光芒,那些光芒凝聚成了一隻巨型的爪子,閃爍著猶如鮮血般的光芒,攜帶著那彷彿能夠將人都給壓垮的氣壓,朝著我撲面而來
而我卻只能眼睜睜著看著這一切的發生,身體早已被恐懼所支配,連一根手指頭都無法動彈。

當那巨大的爪子直擊到我身上時,帶來的不是痛楚,也不是悲痛,而是深深的無力感,那種感覺宛如附骨之疽一樣似的,只能絕望地望著男子,看著那些伴隨著我飛出的器官碎片一起狠狠地落在這千瘡百孔的大地之上。

「說起來...我這一生到底有甚麼意義呢? 」望著那湛藍的天空,感覺全世界都在嘲笑我一樣,是那麼的耀眼、那麼的清澈、那麼的可恨.....

在這個世界上想要驅使魔力就必須要有相對應的魔術或是刻印來讓魔力可以透過這些術式或是刻印可以引發出改變規則的力量。

就如同剛才那名狂魔的男子就可以透過刻在劍身上術式來發出火焰且魔族比起人類更具優勢的地方在於魔族從出生時就會自帶著一種天生的種族刻印且魔力量也比起人類來說更加龐大,那種刻印會隨著種族以及個體會有所不同。

每一個種族的刻印會根據不同種族而有所不同,但基本上相同種族的刻印基本都相同,只有少數的個體會發生變異,而這些變異通常都會讓那名個體更加的強大。

可這變異在我身上卻起了完全相反的效果,我不僅僅沒有種族刻印,甚至就連魔力量也少得可憐,而我出生的種族恰好又與人類外觀相似,因為以上的種種原因,我在魔族內非常的不受歡迎。

甚至就連親生的父母親也完全不待見我,打從一開始就不承認我的存在,不論我怎麼的想要引起他們的注意,可卻也只是被當作不存在之物一樣對待,儘管還能讓我繼續在族內生活,可卻沒有半點人會搭理我,甚至是正眼看過我,一刻也沒有過!

「罷了...這樣的人生,到底有甚麼意義呢,還不如.....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