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Infinite Orphans #50 亡國機業

宇智波薩克 | 2024-04-13 21:20:49 | 巴幣 0 | 人氣 62

卷紙小姐突然朝著一夏的腹部踢了過去,幸好一夏的反應夠快才沒有被她踢倒。

「反應挺快的嘛。」

「妳到底是什麼人?」

「啊?我啊……我是僞裝成公司員工的謎樣美女哦!哎呀呀,這樣你開心嗎?」

「少胡扯了!」

「我才沒胡扯!臭小鬼!我是秘密組織『亡國機業』的其中一員,你要叫我秋天大人,知道嗎?」

臉上終於失去笑容的卷紙小姐……更正,秋天那雙細長的眼眸似乎因爲邪氣而顯得扭曲,每次說話的時候都吐出長長的舌頭,感覺越來越像蛇。

「對了對了,我順便和你說一聲,在第二回的IS世界大賽MONDO FROSSO進行期間綁架你這家夥的也是我們組織!再次見面還真是令人感動呢,哈哈哈哈哈!」

「——!」

秋天的這句話瞬間刺激到了一夏,奇妙的是一夏馬上就冷靜了下來,因為現在的他並不是孤單一人。

「——這樣子……這樣子啊!既然如此……」

「我就謝謝妳的情報了。」

「什麼!?」

就在秋天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更衣室兩邊的牆壁被暴力破開,在瀰漫的煙塵中兩道綠光亮起,隨後手持錘矛的獵魔.天狼王與遊星者一同走出。而在另一邊一台淡藍色塗裝的IS手持長槍擋住了另一條退路,一瞬間秋天從獵人變成了獵物。

「將軍了喔,卷紙小姐。啊,現在應該叫妳秋天才對吧。」楯無操控著自己的IS「霧纏淑女」舉起長槍對秋天說道。

「妳沒戲唱了。」斯塔也舉起步槍瞄準了秋天。

而一旁的三日月沒有說話,他只是默默舉著巨型錘矛準備隨時給秋天來一下。即使不說話,獵魔的這個動作也是充滿了壓迫感。

「你這臭小鬼!竟敢算計我!」發現自己真的被算計的秋天陷入了狂怒之中,隨著一陣閃光,一台蜘蛛外型的IS出現在眾人眼前。

一直保持著姿勢的三日月見狀立刻衝了上去,但是秋天卻用了與她IS體型毫不相稱的機動性閃了過去。

秋天細膩地操控PIC閃避三日月的攻擊,腳上的槍口也同時進行實彈射擊。

「吃我這招!」

受到八座槍炮集中攻擊的三日月往正上方飛身躍起,閃避分從左右逼近的炮彈。一旁的斯塔與楯無也沒閒著。斯塔使用手上的步槍不斷朝著秋天射擊,楯無也舉起手中的長槍朝秋天攻過去。

不過即使是受到三個人圍攻,秋天也一一化解了三人的攻擊。她先是用其中兩隻機械臂展開了光束盾擋下了斯塔的射擊,然後用另外兩隻隻接住了三日月的尾鞭刀,最後用自己的雙手跟兩隻機械臂擋下了楯無的長槍。

「別瞧不起人了,小鬼們!不管你們有幾個人,我的阿剌克涅都會將你們全部收拾掉。」

「呵呵呵,真是標准的反派角色台詞呢!」楯無笑著說。

「那麼多支手,果然不好對付啊。」三日月看著阿剌克涅的八隻機械臂說,對方靈活地跟真正的蜘蛛一樣。

「哈哈哈!感到光榮吧,小鬼們。因為我秋天大人現在要拿出全力來收拾你們了!」

然而秋天剛說完這句話,她眼中的世界便開始傾斜。正確來說,傾斜的是她自己。沒反應過來的秋天就這麼倒了下去。

「怎麼回事.......!?」秋天回頭一看,發現阿剌克涅左半邊的機械臂不知何時全都被切斷了。下一秒,一把閃爍著翠綠色光芒的刀刃直指著秋天的脖子。

「BIT.....什麼時候.....」

「我說過妳沒戲唱了吧?」此時的斯塔依舊舉著槍指著秋天。

「D.S.S.D.的小鬼,是你幹的好事嗎?」

「正是。在你忙著應付三日月跟更識會長的時候,我就已經悄悄的把劍型BIT散布出去了。本來是打算一口氣切斷妳全部的手臂的,但是這樣的話被妳發現的風險太大,所以就只切一邊了。」

「少得意忘形了,小鬼!」聽見斯塔的話,秋天的情緒逐漸暴躁起來。

「不用在那邊耍脾氣了。」隨著斯塔話音落下,阿剌克涅右半邊的機械臂也全部被遊星者的劍型BIT給切了下來。

「那麼,接下來就是姊姊我的表演時間了。」

「!」

當楯無說完之後,秋天發現整個房間煙霧彌漫,而且自己的身體也籠罩著異樣的濃霧。

「自信滿滿的反派發現自己失策後的表情真的百看不厭呢。」

楯無露出女神般的微笑,不過這副表情其實應該稱之爲死神之鐮——蘊含著絕對會打倒對方的含意。

「具有『被雲霧纏繞之淑女』意義的這架機體,擁有可以自在地操縱水的能力喔!這些水是透過傳導IS能源的奈米機械所控制的哦,厲害吧?」

「該、該不會........」

「一切都太遲了。」

啪!楯無彈了個響指;下一個瞬間,秋天的身體被爆炸吞噬。

「啊哈!我可不是因爲愛現或要挖苦人才說明自己的能力哦?而是因爲如果我不說個清楚,就不能看到你驚訝的表情啦。」

透過IS傳導能源的奈米機器所形成的霧氣同時轉換成熱能,將目標全身爆破,這項能力稱之爲「清澈激情」(Clear Passion)。雖說在受到局限的空間裏未必能有效使用,不過能在進行所有動作時同時准備的這項技能,在實戰中以極高的有效性著稱。

「好了,接下來只要把她關起來。整件事就結束了。」斯塔一邊召回劍型BIT一邊走向秋天。

「可、可惡……到此爲止了嗎……?」

噗咻!壓縮空氣的聲音響起,秋天從IS本體離開。

「什麽?」

「斯塔!」一夏見狀立刻大喊。

秋天的IS開始綻放光芒,在數秒後引起大爆炸。所幸在爆炸的前一刻,斯塔展開了光束盾,同時楯無也展開最大範圍的水之帷幕籠罩、保護著三人。眾人才得以倖免。

「你沒事吧?斯塔。」一夏上前關心斯塔。

「我沒事。不過沒想到她居然會自爆,真是失算了。」

「只讓裝備和裝甲的部分爆炸;即使如此,對方依然很亂來呢……萬一失敗的話也會危及到她自己吧。」楯無嚴肅的分析著。

「難道只能就這樣讓她逃走嗎?」一夏問。

「放心吧,一夏。難道你忘了其他同伴嗎?」斯塔笑著說。




(可惡!可惡!可惡!)

秋天一邊奔馳穿越IS學園的校地,一邊在腦中不斷咒罵。

(說是什麽「簡單的工作」!開什麽玩笑啊,那小鬼!)

話說回來,今天的潛入是策劃外的事件,其實本來是計劃在宿舍房間發動襲擊,但是因爲突然冒出來的同居者,使得原本的計劃必須大幅修正。

(說起來,那小鬼從加入組織起就很不討喜……尤其在那個男的加入組織後又變得更討人厭了。)

她回想起那個總是帶著輕蔑眼神的少女相信自己的能力無人能及、別人的能力低下的那種眼神。而當那個男人成為少女的上級之後,這種情況尤為加深。

(那些討厭的小鬼……本小姐總有一天要把他們全都殺了。)

悔恨地咬緊牙關的她發現自己終於已經繞到了一座遠離IS學園的公園。

(可惡……我好渴,哪裡有水……)

她四下張望,瞥見了公園的飲水站。總之先在那裏解決這股乾渴的感覺吧!秋天快步地走向那裡。

(我一定要殺掉那兩個人!無論狂風怎麽說我都不管。)

水隨著扭開水龍頭的動作縱向噴了上來。

她一邊像隻野獸般地撲上去喝水,一邊思考著怎麽殺掉那個新加入的少女與男人。

(慢慢地、慢慢地殺……嘻嘻。)

秋天突然發現滋潤喉嚨的水沒了。

(怎麽了?壞掉了嗎……?)

這麽想著的她瞥向水龍頭,卻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肆意縱向噴出的水之飛沫遮蔽了天空。

「什麽?」仿佛透明板塊般狂瀉而出的水無止境似地噴濕了秋天的衣服,不過她對這種事已經覺得無所謂了。

(這是……AIC嗎?)

雖然她立刻從該處飛身抽退,准備著地的腳卻因爲AIC而被固定住。秋天就這樣因爲物理慣性而往後倒落。

「可惡!是德國的IS吧?」

「正是如此,『亡國機業』。」

蘿拉的聲音靜靜地響起。一旁跟著出現的還有賽特跟他的CA「渡鴉」。如冰川般寒冷的壓迫感持續充斥四周。

「不准動,已經有狙擊手瞄准著你的眉間了。」

「不想變成蜂窩的話就老實點。」賽特舉起雙手的雙管格林機槍對準秋天。

「唔……!」

「全盤托出吧——關於你們的組織!」

身爲軍人的蘿拉之前就已經掌握一些關於這個秘密組織的情報。透過這次的襲擊事件以及對方使用IS進行戰鬥的這點,她了解到這個組織的規模相當龐大。

「你的IS是美國第二代的呢!是從哪裡弄到手的?給我說!」

「誰會說啊!」

IS的核心制造技術向來不對外公開。換句話說——只有可能是從某個地方奪取的。而且因爲是國防方面的重大疏失,所以無論是哪個國家被偷都不會公諸於世。光從策劃IS搶奪計劃,並且有能力加以執行,就知道該組織規模不容小觑。

「好吧,我在拷問方面多少有點心得,看來要好好陪你消磨時間了。」

就在蘿拉一邊這麽說著,一邊往秋天走近的瞬間,她與賽特的私人通訊頻道傳來西西莉亞的聲音:

「快離開!有兩台機體逼近!」

「什麽……?」

下一瞬間,天上降下了好幾道光束,瞬間吞沒了蘿拉與賽特兩人。

「如此密集的光束,這到底是.....」

雖然密集的光束令西西莉亞難以推斷對方擊發光束的位置,但她還是成功捕捉到了敵方的身影。

「果然是沉默西風,但另一架機體是.....」

映入遠距離用聚焦鏡頭的,是兩台機體。其中一架西西莉亞曾經見過,BT二號機「沈默的西風之神」(Silent Zephyru)。那是使用一號機也就是西西莉亞的藍色之淚作爲基礎數據,裝載BIT防護罩的實驗機體。而另一架機體是從來沒見過的CA,以灰色為主色調的機身,還有背後的大型圓盤上收納的外型類似BIT的兵器,看來剛才的光束應該是由那架CA發出的。

(目前還不清楚那架CA的性能,既然如此,先以沉默西風為目標吧。新仇舊恨今天正好一起算。)

打定主意後,西西莉亞立刻舉起光束步槍朝沉默西風射擊,不過由於對方展開了BIT防護罩,因此無法給予有效傷害。雖然她接著射出BIT,卻因爲對方的逆向狙擊而墜落。

(在超高速機動的狀態下進行精密射擊?而且連射速度還這麽快!)

西西莉亞對于自身能力被對方超越而感到詫異,而且由敵機發射的一般射擊BIT所造成的威脅也遠比西西莉亞同時操控六個更大,讓她因此陷入窘境。

「既然如此……!」

西西莉亞往自己的正下方射出導彈型BIT,打算在半空中讓襲擊者采取防禦動作,然後攻向對方的死角。雖然西西莉亞擁有必中的確信,但是在下一個瞬間,讓人難以置信的事發生了。

「什……?」

只見光線描繪出弧形軌道,擊落了導彈型BIT。

(這是……BT兵器在高速運轉時才有辦法使用的偏光控制射擊?居然有這種事——)

眼前難以置信的光景讓西西莉亞愣在原地。

(在現在所有的IS操控者當中,我與BT的合適度應該是最高的才對……可是爲什麽……?)

「快點躲開!」

「什……?」

賽特飛身撞開西西莉亞,代替西西莉亞承受BIT的射擊。

看到渡鴉的裝甲飛散之後,西西莉亞這才回過神來,不過此時襲擊者已經移至秋天的身旁。

「我來接你囉,秋天。」

「你……不准省略敬稱叫我!」

沉默西風以小範圍的加特林雷射攻擊蘿拉,不容許她再接近秋天。 與此同時,沉默西風使用發出粉紅光芒的刀刃切開AIC,讓秋天獲得自由。

「德國的基因強化素體只有這種程度嗎?」

那張臉被遮陽帽型的超高等偵測器蓋住,除了唇角部位以外都看不到。不過,蘿拉清楚地看到對方唇角上揚的嘲笑。

「混蛋……爲什麽會知道這件事?」

「我沒必要告訴你,再會。」

沉默西風抓住秋天,就這樣與神秘的CA自飛來的方向離開。暫時拖住蘿拉等人的BIT結束任務後便自動爆炸。

「………………」

西西莉亞悔恨地緊咬唇瓣,瞪視著敵人飛走的方向。她的內心也很清楚,以在場眾人的實力,是無法對抗沉默西風跟那架神秘CA的。兩人來去一陣風,沒留下任何證據。

蘿拉、賽特、西西莉亞都産生了暴風雨即將到來的預感。



「打擾了。」

楯無打開厚重的門扉,走進校長室。窗外天色已暗,降臨的夜幕使四周籠罩在黑暗之中。

「啊啊,更識同學,你來得正好。」

迎接楯無的是一位表情沈穩的老年男性。表面上,擔任校長的是他的妻子,不過實際上的校務都由這男人一手掌握。

「那麽就麻煩你報告了。」

男性把手放在氣派的辦公桌上,催促楯無開口說話。白髮蒼蒼的他臉上有著與年齡相符的皺紋。他的個性讓人覺得和藹可親,被稱之爲「學園內的良心」。平日從事事務工作的這位男性——辔木十藏,其實才是IS學園的經營者。

「首先是織斑一夏學弟的部分,他的IS訓練很順利。」

楯無斂起平日玩世不恭的性格,以嚴肅的表情開始報告:

「老實說我很驚訝,我教過一次的東西,他只要重複練習個幾次就學起來了,理解能力比我先前見過的任何一位女孩子都來得強。」

「說得也是呢,因爲他是織斑老師的弟弟啊。」

十藏似乎話中有話,但楯無沒有發問,而是繼續她的報告:

「接下來是亡國機業的部分,確認對方至少有兩台IS。其中一台的核心被拔出來了,應該沒辦法立刻採取什麽行動。」

如果把核心比喻成心臟,那麽裝甲就是肉體。如果只是拔出心臟,便等同於失去先前嵌合在一起的肉體,要再適應裝甲需要花上一定的時間。沒辦法像電池一樣,拔掉之後立刻再裝上。

「真是辛苦更識同學了。」

「這麽一點小事不算什麽,我的機體也可以累積實戰經驗。」

「嗯嗯,俄羅斯制的嘛,總算是完成了吧……我之前還在擔心是否能完成呢,交給你去辦是正確的。」

「雖然開發室的人在規格設計方面有幾項指摘,不過我想按照目前的現狀使用。」

「好,關於這個就交給你去辦了,一切就照你所想的去做吧。」

另外報告了兩三件其他關於學園的事之後,楯無結束報告。

「總之就是這樣。」

「我都知道了,更識同學依然還是很受歡迎呢。」

「呵呵,因爲我是學生會長的關係嘛。」

楯無面露微笑這麽說,十藏的臉上同樣也露出溫和的笑容。 兩人之間的對話讓方才的緊繃氣氛仿佛霧氣散去般地消失了。

「那麽來泡茶吧。對了對了,我買了好吃的點心哦,如果合你的口味就好了。」

十藏這麽說完之後,楯無的眼睛發亮起來——此時的表情才符合她的年齡。

「十藏先生挑的點心從來不會不合我的口味,我很期待♪」

「哈哈哈,我可沒那麽厲害。」

「不不不,真的很好吃!對了對了,我也帶了茶來哦。」

「噢噢,難道是布佛虛同學泡的?」

「正如您所料。」

「哦哦!她泡的茶真的很棒,我想可以辦一場很好的茶會了。」

他現在的言行舉止與年齡完全不相稱,看上去完全不像年近七十歲的男人。 對坐的兩人就像感情很好的朋友似的,開始辦起茶會。看到這副景象,任誰也不會認爲他們是IS學園的兩位「領導」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