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風箏(鬼+水同人短篇)

坎德 | 2024-04-12 14:37:02 | 巴幣 0 | 人氣 48

【鬼太郎的誕生】
資料夾簡介
ゲ謎相關同人創作


怪談風,水木育兒日常,路人側寫視角

※※ 以下本文 ※※

  每當看到在青空下飛得搖搖晃晃的風箏,Z就會想起M一家。
  那是發生在他八歲春天的事,當時他們家剛搬到調布市,新學期還沒開始,附近年紀相近的人他一個也不認識,父親原本約好假日要和他一起去河邊玩遙控飛機,但當天他一早起來父親就不見了。
  反正父親爽約也不是一兩次了,一定又是為了工作。雖然母親跟他說等下禮拜天再和父親一起去,他還是獨自前往河堤。
  那天天氣好到如果不出門簡直是罪過,天空晴朗無雲,河面波光粼粼,點綴著野花和蝴蝶的草地望過去一片粉嫩,他到的時候已有許多人,大人小孩都有,迎面微風捎來笑聲。
  他呆呆看了一會,在離其他人有段距離的坡底放下他的玩具並開始操作。
  崩嗡嗡嗡嗡──
  小巧的塑膠飛機攪響風切聲,一飛衝天,人們不約而同看向它。先是普通的盤旋,然後劃出大大的「8」字型,接著翻滾,驚呼和讚嘆取代了嘻笑,Z終於勾起嘴角。
  在當時不要說電腦手機,就連電視遊樂器都還不存在,電力驅動的玩具相當罕見,更別說還是遙控飛機這種現在也不便宜的東西。
  在Z享受羨慕的視線時,他注意到有對父子走下河堤。
  一看到那名白頭髮、左眼有疤的男子,Z馬上就想到M。
  Z聽母親說過,他長相兇惡,年紀不大卻滿頭白髮,某天開始還突然養不知打哪來的小孩,在社區裡有著微妙的名聲;不過母親對他的印象倒是不錯,幾天前母親在買菜的時候迷路,M不只為她指路,還幫忙把東西提回家,母親稱讚他是「溫柔有禮、會買菜顧小孩的好男人」,次數多到Z都會背了。
  Z好幾次想問母親「那和父親比呢」,不過都忍了下來。
  M一手牽著看起來比Z小一兩歲的男孩K,一手抓著風箏。那風箏明顯是他們自己做的,箏面的材料是報紙,沒有飄帶。
  M對天上的遙控飛機面露驚訝,找到Z後朝他點點頭,在離他有好段距離的地方放起風箏。灰色的剪影迎風高飛,K驚喜的聲音隨之響起,伸出手跳上跳下的。
  Z依稀記得他也放過風箏,但那是什麼時候、和誰一起放的,他已記不得了。
  M把線交給K,一會又拿回去,收線,接著他舉著風箏換K放。
  K拉著線跑了好幾回,但每次風箏都只飄一下就掉到地上,甚至跑到跌倒。M立刻跑過去扶他,蹲下握住他的手,擦臉,拍拍頭,抱住他,然後比手畫腳地再次說明、示範。這次K多讓風箏飄了一會,但還是以失敗告終。
  Z收起飛機,走向他們,說:你好,「M先生,我是OO一丁目的Z,前幾天謝謝你幫母親帶路。那個……你們要不要一起玩飛機?」
  M揚起眉,但在他開口前男孩就先一步說:「K只要這個就好。」他將沾上塵土的風箏緊緊抱在胸前。
  M立刻走到K前面,蹲下來堆滿笑容說道:「遙控飛機啊,真不錯,我剛才也看到了,很厲害呢。而且看起來很新呢。是剛收到的禮物嗎?」
  「……嗯,是生日禮物。」
  「謝謝你找我們一起玩,不過,這是你很寶貝的東西吧……」
  「……我知道了,抱歉打擾你們了。」
  M一開口他就知道結果了,那種「禮貌」的說話方式他熟悉得很。離開前他多瞄了K一眼。
  他再次讓飛機飛上半空,但不管飛機飛得多高、多快,動作多靈活,他肚子裡都像有塊石頭沉甸甸的。
  就在這時他聽到一聲雖然微弱但高亢的聲音。
  他看過去,只見灰色的矩形緩慢但堅定地爬向天空,即使隔了這麼遠,他都能看見K臉上的喜悅,M雖背對著Z,但他是什麼表情不難想像。
  等Z意識到的時候飛機已滑向風箏,但他沒有改變方向。
  他當然不打算真的撞上去,且不論飛機可能會摔下來,那麼做也沒意義,但他還是順著衝動,以風箏為中心繞起越來越小、越來越急的圈子。
  Z冒險快速瞥向M和K,見他們仰著頭,唯一能做的只有呆立在原地,他終於又嚐到一絲得意。
  父親送的飛機比那什麼爛風箏要厲害多了!
  但當他拉回視線,心臟卻幾乎要為眼前的景象停止跳動。
  像是有亂流吹過,灰色的風箏忽然橫飛出去,差點撞到飛機。Z趕緊拉開距離,但風箏卻像有生命一樣緊追而來,不管往上還是往下飛都甩不掉,而且它移動的速度似乎比飛機還快上一點。
  要撞上了!
  「────!」
  就在他絕望地閉上眼睛的時候,他隱約聽到一聲從未聽過、尖尖細細的聲音,事後回想那聲音喊的似乎是K的名字。
  當他張開眼睛,風箏已穩穩停在空中,彷彿剛才的一切只是噩夢,但它的位置比先前高出許多,證明不是幻覺。他趕緊讓飛機降落。
  「抱歉,你沒事吧?」M邊跑向他一邊呼道。
  他沒有理M,一收起飛機就手忙腳亂地翻過河堤,離開這塊是非之地。
  但M為什麼要道歉?他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回家的路上,他漸漸感到疑惑,一番猶豫後他又悄悄回到河邊,從堤防上偷偷探出頭。
  K坐在M的肩膀上放風箏,春天的暖陽為他的笑容更添光彩。
  Z眼眶忽然一陣發痠,模糊了的天空中懸掛著數只風箏,不知為何其中一隻風箏忽左忽右地飄動。
  但他已無心深究。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