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悲終默示錄 角色特殊追加-龍衣 有月2

虚ろな光 | 2024-04-10 20:39:40 | 巴幣 582 | 人氣 270

特註:音樂僅旁襯,非本人所有,如有告知即會刪除。


特別連結"點此"返回龍衣有月


特殊追加最後......你也走了:平安時代的日本正逢鬼族亂世,神戔古鱗族的女神正偕同人類與之對抗,人類以安倍晴明為首,她斡旋在女神和日本五大神秘勢力(當中之四為:仁王府玉樞臨水樓傲劍閣花闍)內,其中仁王府在戰亂中穩立清流,以中立之姿成為江湖一時公法之地,而府王葦原隼人更獲掌劍無雙之稱,威名盛響一時,與之相交百年的貴族龍衣家自也沾得幾分風采。

人丁稀少的龍衣世家由女性掌權,因得黷威浩劫分得的一點神惠,加上世世代代為木花開耶姬憑依的巫女、並看守維持日本龍脈穩定的三元護印(天陰元、地陽元、荒魂元),遂除去本身異能,也有超越人類的美貌與體質。

當中,又以龍衣有月為百年來首見的天才,不僅通靈能力頂尖,甚至在武道、身體素質上也有遠超人類的表現,經安倍晴明調查,有月身負三元護印之氣(龍氣),此氣融入肉體遊走,雖然微弱,卻能透過龍氣使用三元之力,遂成有月天賦異稟之原因。

故此,有月7歲被封為三元天惠的龍之巫女,甚至得到村上天皇的照顧,派藤原世家藤原鬩霓為有月女侍,有月亦將她視為摯友對待。

因巫女使命,有月將受訓練讓肉體予神明憑依,數次下來,有月難忍憑依過程的痛苦,開始抗拒憑依。

之後在家人催咒的極端之下,有月體內的龍氣與神魂入體掌控意識衝突暴走,瘋狂的攻擊現場人員,最後由鬩霓持天皇所賜的封魂刀刺中有月胸口,使神魂一瞬弱化,龍氣更吞噬封魂刀之力,成就有月無法再被憑依的體質。

然而在此過程,有月意識卻未恢復,因此誤殺了霓鬩。

此事驚動家族和天皇,後在隼人的斡旋下,藤原家暫時對龍衣家放下仇恨,正當雙方要繼續調解時,有月之母龍衣無艷在天皇面前自盡謝罪,鬩霓之死方得休止。

那時有月年僅10歲,巫女使命遭破,她亦遭家人厭惡,有月固然懊悔心痛,卻也無可奈何,只有無艷之妹龍衣奈音仍疼愛著有月。

為解決問題,隼人建議栽培有月好憑一己之力為守護龍脈出一份力,於是奈音同有月出走家門住入仁王府,隼人收有月為徒,傳授劍法,並由一位比有月小一歲的男侍川凌宮嗣陪同練劍,有月對雙眼左藍右金,長相可見未來俊俏的宮嗣有所傾心。

鬼族爭亂的日子起起落落,平穩總不出數月,到有月18歲那年,鬼族對龍脈攻勢加強,遂龍衣家成為目標,有月懷著五味雜陳的心情踏上戰場,雖有奈音與宮嗣陪伴,揮劍抗鬼的手卻充滿迷惘。

很快的,三人在一次行程上遭遇鬼獸(由鬼族釋放、來自天界下界部的神獸,形貌龍、虎、獅以致邪神態狀皆有),為保有月,奈音遭鬼獸所殺,宮嗣亦遭重創險險身亡,有月悲慟之下雖然殺除鬼獸,心裡卻萌生一股"好像跟我在一起的人都會遭逢不幸"的念頭。

宮嗣傷癒後,有月要其離開,但卻被宮嗣拒絕,在有月闡述自己活到現在所碰上的不幸後,認為宮嗣再陪著她也只會遭逢危險,可堅決不退的宮嗣卻讓有月相當痛苦,一番勸解無效,兩人發生激烈的爭吵。

最後......宮嗣以『我知道跟妳在一起不容易,妳很倒楣,常常碰到危險,但我是因為喜歡妳才留在妳身邊的!而且如果沒有妳,我也沒有對抗危難的動力!!』一言向有月告白,讓有月呆在當場,久久無法反應。

數天後,有月雖沒再驅趕宮嗣,卻也一直對宮嗣冷戰,直到兩人巧遇身穿白無垢的奇異女子諏夜櫻,彼此的感情才有了更進一步的契機。
(註釋:白無垢為室町時代"1336年-1573年"傳承的服裝,諏夜櫻與龍衣有月在此篇的時間點為平安時代"794-1185",而平安時代僅有將純白視為神聖顏色,本作為空想,為防誤導白無垢出現時間,於此註解。)

夜櫻言明,有月是她生平首見特異的"人類",身為楓橋道子末寒之徒的夜櫻想以自家門派的獨門測算方式,為有月測算命格。

本來有月打算拒絕,可看夜櫻美貌也非尋常人類,遂和宮嗣一同前往夜櫻所居的未邪道,讓其取血滴入天機泉中測算,只見有月之血在泉中化做怒龍盤天奔地,棄天離星之貌,夜櫻及言明此命格是她生平僅見。

觀視完怒龍棄天圖,夜櫻對有月提及『妳體質特異,雖非一般人類,也不到半神層次,可妳卻有神祇般的美貌,此極端完美與一身能為已超過妳命格之極,加上妳以不到半神的層次卻坐享不老不死,雖妳生時命格大富大貴,卻要因此身遭難,堪遭神罰,是為凌駕命格之上的......天煞孤星之詛咒』並言明只要她的親友在身邊皆會遭她剋死。

一席話下,有月聽的冷汗直流、渾身顫抖,宮嗣隨即插話,在用『我不信有月命格如此,身負三元天惠,又是看守重要龍脈之人,上蒼這樣對她難道公平?就因為她的能力與美貌?如果這是既定的事實,那我絕對要為她抗命逆天!』反擊夜櫻後,便抓起有月的手離開未邪道。

臨行前、夜櫻點名,有月身懷可以操控龍脈的龍氣,再怎麼樣都無法脫離紛爭,她很快就會成為鬼族的目標。

返回仁王府的路上,兩人在宿坊休憩一夜,有月在深思熟慮後決定要和宮嗣分開,原因是因為她和宮嗣重視她一樣地重視他(間接回應之前的告白),所以不希望宮嗣因她受傷。
(註釋:宿坊為平安時代旅館的稱呼。)

宮嗣聞言並沒答應,而是抓住一臉低落的有月肩膀,言明『我們仁王府較諸傲劍閣、玉樞臨水樓等是相對弱小的,我們領地內的靈氣定期皆會分散好賜惠天地,但也因此,我們明白為人付出的重要性,人心的團結始終是真正的力量之源,也只有這股力量才是對抗黑暗的根本,故仁王府立場便是排解各門各派紛爭,維持一定的凝聚力,只要此力不散,我認為不管是何困難皆能克服......』

跟著,再說了『妳本來是守護龍脈的巫女,妳也為了這個世界付出而失去眾多,人們一定會明白妳的辛苦,所以我相信天煞孤星的詛咒不算什麼,我現在就正在妳身邊,而且我過得好好的!』後,抱緊了有月,豈料有月沒有拒絕,反是一邊落淚一邊以熱吻回應宮嗣,兩人激烈的做愛,任萌生的愛之芽化為帶刺的藤蔓緊縛彼此。

有月暗自在內心發誓,自己要傾盡全力保護宮嗣。

不出數天,她與宮嗣的愛及獲得隼人支持,在婚禮舉行後,有月在仁王府過了一段幸福的時光,雖然伴隨戰火,可是宮嗣和隼人的安然無恙讓她相信天煞孤星並不算什麼,更令其開心的是,她已懷有身孕。

隨著有月肚皮一天天變大,這時已是19歲的春日,近期即將分娩的有月卻出現怪異的疼痛,且弔詭的是龍脈竟會隨著有月的痛苦躁動不安。

此時、各地與鬼族之戰事也相當頻繁,無論是天皇、晴明甚至古鱗族一方都無法提供幫助,有月只得和仁王府一同努力。

一查之下,乃為腹中胎兒正吸取有月身上的龍氣,此讓與龍脈相互連結的有月力量衰退,雖然不會導致龍脈出問題,卻有脆弱且容易被攻破的可能。

仁王府其他人得知問題根源,有打算殺除有月腹中胎兒,當然此提案被隼人駁回,而得知仁王府將不平靜的有月則打算冒險帶宮嗣離開,在說了要試試看將連結龍脈的樞鈕交出後,即與宮嗣返回龍衣家。

路上,宮嗣不得其解,有月則言明自己長年以來知道龍氣可以控制,不僅能分散、集中,也能夠輸出救人或強化戰鬥,她要用這個方法賭一把,把龍氣從體內逼出,而年幼時的那一把封魂刀能弱化神魂,共鳴龍氣,所以應該能將龍氣封入刀中。

一路奔波,有月再回龍衣家,僅存的親人已不再如當年憎恨有月,一番談話後,彼此盡釋前嫌,如今一心想歸於平凡的龍衣家,也支持有月的做法,這樣便不用再負任何責任。

於家人和宮嗣的陪同下,有月回到當初被憑依的神社,封魂刀仍佇立在此,透過眾人把關,有月冒著危險催動功力,一番折騰後,終於將龍氣封入封魂刀內,只見刀身嶄露前所未有的鋒芒,儼然已成一口神兵,而雖然成功,有月也因此失去六成功力。

正當有月打算生產完再把封魂刀交給仁王府保管後,鬼族兵力竟是突然來襲,在龍衣家捨身拖戰之下,有月護著愛人且戰且走,最後在蒼耶河棧道因為即將產子陷入虛弱,雖然極盡全力的要宮嗣留在她身邊,但仍坳不過宮嗣想保全她和孩子的決心。

宮嗣與她約定了一定要守住孩子後,無可奈何的有月只得把封有龍氣的封魂刀交給宮嗣護身,並和他分頭行動,自己則到稍微安全的地方產子。

與宮嗣分開不到三小時,沒人幫助的有月在山徑旁的洞窟產下一名男嬰,春雷轟動的雨夜正是驚蟄之日,雷鳴和雨聲掩蓋了男嬰的哭啼,彷彿暗示著未來一切凶險,以及龍衣先祖對有月產下男嬰的不滿。

有月顧不得身體虛弱未復,便帶著孩子返回戰場,只可惜晚來一步,蒼耶河棧道全毀,原來宮嗣為了保住有月母子,引動體內力量自爆,阻斷鬼族之軍勢。

亂石掩埋的蒼耶河,僅餘裊裊雲煙從石縫升天,有月一手抱著初生之子,一手拼命挖掘,懷著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那最卑微的心願,寄望能不找到宮嗣,好有愛人仍存活的奢望,奈何命運弄人,有月翻掘不過一小時,雖然找到了封魂刀,卻也伴隨了宮嗣殘破的屍塊。

呆望死無全屍的愛人,有月任面無表情與不停流下的眼淚彼此衝突,料想不到的是,仁王府之府王葦原隼人竟出現眼前,並告知龍衣家已遭鬼族殲滅的悲報。

傷心的有月本以為隼人會為她提供庇護,但眼前的隼人卻露出前所未有的心機。

原來、仁王府雖貴五大神祕,卻因力量不足,導致領地靈氣需每年分出,長年累積下來的不滿,讓隼人要奪龍脈之力爭取五大神祕之首。

一切的一切,都是隼人陰謀策劃,覬覦龍脈之力的他早早就看準了有月,而且她所產之子也一併繼承著三元之力。

覷準有月在一連串的戰鬥下早已疲憊不堪,加上產子虛弱,此刻隼人已無須忌憚,在闡明鬼族兵力是他所派後,隼人向眼前一手栽培的有月揮劍,殺除母子、奪取封魂刀便是他唯一的目的。

被最支持自己、亦師亦友的隼人背叛,絕望與心碎讓有月全身發抖,戰鬥中,有月盡處下風,加上要保懷中嬰兒,動作更破綻百出,緊咬牙關的她只能靠失去家人和愛人的恨火,以及想保護孩子的母性拚命,可再過程中,懷裡的嬰孩仍被打中一掌。

見愛子受痛哭吐鮮血,被徹底激怒的有月失去了理性,崩潰的嘶吼中,她以封魂刀刺胸自毀氣源,釋放的三元之力超越極限,過程中,不知是龍氣反噬又或者被其心情影響,三元之力竟在身上留下彩色刺青般的圖騰(詳見開頭回到龍衣有月的連結內描述),強大的力量更震撼了整個本州島。

料不到有月絕命反擊,被這股力量震懾的隼人還來不及逃,便被有月一刀斬成兩半,即使他拖著最後一口氣求饒,氣到超過極限的有月已如猛獸般再無溫柔,最終、被腰斬的隼人遭有月一腳踩碎頭顱慘亡,而三元之力的連結被破,龍脈也跟著消散,往後鬼族的力量將會更強,人間煉獄更熾。

慘戰過後,取勝的有月龍氣盡散,力量快速衰退,無法再移動,蒼耶河兩旁的山壁也即將崩塌,正當她打算跟孩子一起等死時,受安倍晴明請託前來查看現場的馬娘空滄瀧部將其救走,母子終於逃過一劫,並往帝爾聯盟暫居(住在瀧部跟迅馳的公寓)

短暫的平穩之日,有月終有時間梳理連串下來的遭遇,如今家族被滅,隼人也遭她所殺,無人能證明清白,龍脈又已毀去,她背負了一身罪名,但更讓其心碎的,是親人、友人、愛人皆一一離去,唯一僅剩的便是懷中襁褓的嬰兒,同時、她想起諏夜櫻所言天煞孤星的詛咒,難道......懷裡的孩子也會因她遭難嗎?

事已至此,一切情感與悲痛堆疊,完全相信天煞孤星詛咒的有月終於放聲大哭,她痛恨人性的卑劣無情、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更痛恨命運給她無以為繼的打擊。

但絕望中,她又忽地想起與宮嗣的約定,那個要守護兩人愛的結晶的約定,懷裡幼小的男嬰,在聯盟生活的數個月內已有所成長,更認得有月便是他的母親,他的體溫是那麼真實而溫暖,這......便是有月唯一僅有的。

於是,有月在空滄姊妹面前為自己的孩子取名,她以自己姓氏龍衣的龍字,加上愛人姓氏川凌的川字合為龍川,然後有月感念母子初時遭遇的苦難,希望此子能一生平安、再無傷痕,故為無痕,她和宮嗣的孩子,便叫龍川無痕

接著在最後一次哺乳後,雙眼含淚的有月深深吻了無痕的額頭,便將其託付給瀧部的妹妹空滄迅馳,並要空滄姊妹永遠不對此子提及身世,同時、有月向天發誓自己會離開無痕、永不相認,只求上天能讓此子平安長大。

感覺到母親的情感與別離將至,無痕在迅馳懷裡哭了起來,有月只能忍住眼淚離開,母子緣盡於此。

日後,龍川無痕雖然平安成長,有月也在聯盟它處居住,可被這種無法相認的痛苦折磨,有月很快便出走,即便長大的無痕經歷生死也強忍著不去過問,如今雖然與成為鳴劍江湖逍遙子的無痕為友,卻也僅在逼不得已要參加的大型戰役中並肩作戰(如對上逆吠陀)

『最後......你也走了,想雨的季節,高遠的天鳴有我與你和爸爸的約定,所以......我們注定緣淺一生』在遠方看著和初源有說有笑的逍遙子,有月默默的轉身離去。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看來有逍遙子的過去諾,有月需要和大女兒一樣遇到好人們( ´・ω・`)
2024-04-11 04:52:29
虚ろな光
她現在仍活得好好的 只是變的很不一樣 嘻嘻嘻
2024-04-11 11:36:45
有月真是位充滿悲情,命運坎坷的母親,不能與親生兒子相認什麼的,太殘酷了...喵...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77/12.png
2024-04-11 09:18:27
虚ろな光
雖然並肩作戰了 也認識了 但有月都忍著 嘿嘿
2024-04-11 11:37:03
Astray
無痕啊...
在這種遭遇之後真是好名字...OAQ
2024-04-11 18:28:16
虚ろな光
結果長大後為安倍晴明戰死 復活以後失去記憶 然後記憶恢復以後又死了w
2024-04-12 10:53:27
虚ろな光
補充一下 有月離開無痕 無痕5個月大 已經會認人+分離焦慮OwO
2024-04-12 13:41:09
『。』
骯,有月是個堅強的女性呢,越是坎坷越堅強[e3]
2024-04-13 12:53:32
虚ろな光
天煞孤星命 初源之章未追加的小說內容 是有逍遙子想跟她親近(ㄅ知道4媽媽) 然後有月刻意保持距離這樣 嘎餔
2024-04-13 13:15:4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