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三角戰略同人》虛假的外表與不變的心2

狐狸 | 2024-04-04 11:21:38 | 巴幣 2 | 人氣 56


沃荷德庭院的一處,蜜蘿正拿著澆水器為她自己所種植的一些藥草植物澆水。
「要多喝一點哦!」
她溫柔的對宛如自己孩子的植物們說說話,並拔除多餘的雜草、翻鬆土壤。
「喲!蜜蘿,上次你給我的藥草茶很有效耶!我老爹最近的狀況看起來好很多,也變得比較好睡了!」翠絲走過來打聲招呼。
「那真是太好了!」蜜蘿笑著說。「量沒有多給吧!」
「當然,照你說的量泡的,一天最多只喝一湯匙的量。」
「嗯!那就好,畢竟這些植物含有毒性,超出一定的量就會有中毒的危險,可別忘了!」
「我知道。那個……可以再跟你要一些嗎?」翠絲扭扭捏捏的,不太好意思。
「當然可以,有需要就跟我說。」
「真的嗎!?謝謝你!」
「我去房裡拿,你等我一下。」
蜜蘿回到房裡從櫃子拿出一小罐玻璃瓶出來,裡面裝滿乾燥的藥草。
「給你,記住一天最多一湯匙的量,喝多了反而有危險。」
「我知道,謝謝你,蜜蘿!」
接過玻璃瓶的翠絲高興的道著謝。
頓時,一陣微風徐徐的吹了過來,搖拽著庭園植物的枝葉,同時也讓身穿單薄的蜜蘿不由得打了一個噴涕。
「你還好嗎?」翠絲擔心的問。
「沒事。」蜜蘿摀著口鼻說。
「最近有點變涼,你還是多穿件衣服比較好。」
「我會注意的。」
「希望您別只是說說,而是確實實行,蜜蘿閣下。」
從旁走過來的尤里歐推了推眼鏡,毫不客氣的說著。
蜜蘿一見到他,便不悅的把頭撇過去。
「我已經提醒過閣下很多次了,請別穿著裸露度這麼大的服裝在城裡移動,這會造成不良風氣。」
「在海桑德這種穿著可是隨處可見的,尤里歐閣下。」蜜蘿皮笑肉不笑的說。
「這裡是沃荷德,不是海桑德。」
「我是一名舞孃,必須以身體的舞姿來取悅客人,有一定的裸露程度才能取悅、魅惑客人,不是嗎?」
說完就笑著對尤里歐拋了一個飛吻。
「請別隨便做這麼輕浮的事,蜜蘿閣下,我對您的姿色沒有興趣。」尤里歐再次推著眼鏡。「但其他人不一定和我相同,說不定會垂涎您這身裸露的打扮,這會導致人心散漫。希望您能更換那身裸露的服飾,若是沒有適合的衣服,不介意的話請穿這件。」
尤里歐將一件洋裝遞給蜜蘿。
「不需要!」蜜蘿用力的將尤里歐手中的衣服拍掉。「這件衣服是我的專業,我也從來不覺得舞孃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下賤職業!」
「我並沒有這麼說,請不要自行加油添醋。」
「批評我穿得裸露,說我輕浮、會導致人心散漫,指的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蜜蘿,尤里歐只是在關心你!」翠絲趕緊安撫的說。
「您實在是不可理喻,蜜蘿閣下。」
「居然說我不可理喻,到底是誰三番兩次來找我的碴!」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蜜蘿後來直接調頭走人,路上看到你們在幫霍荷芭拉大姊想辦法時,正在氣頭上的她覺得反正自己已經被貼上標籤,那她就拉人一塊下來。而後面就你們所看到的,心情一直很不好。」
翠絲說完深深的嘆了口氣。
「我想尤里歐應該沒有要貶低蜜蘿的意思,只是擔心她穿得裸露容易引來危險。」傑羅姆思索著。
「他就是太過死腦筋,講話不懂得婉轉。」吉拉無奈的聳聳肩。
「不過托這兩人吵架的福,意外得到三個可愛的服務生呢!」霍荷芭拉高興的笑著。
「沒想到最後是霍荷芭拉大姊坐收漁翁之利呢!」吉拉笑著說。「既然事情也處理的差不多,那我就先回沃荷德城了!」
「你不留下來嗎?」翠絲說。
「酒館裡需要的是年輕有活力的小姐,我可幫不上忙,再說領主夫人私自跑到酒館打工,這事最好還是早點讓瑟雷諾亞大人知道才行。回去遇見他時,我會先匯報給他。」
「那就拜託你了!」
「芙德莉卡的安危就麻煩你們多注意了!」
「當然,交給我們吧!」
「那我也先告辭,晚點會再過來酒館坐坐,提防酒館內的環境。」
傑羅姆說完便和吉拉一同離開。
「那翠絲,我們也開工吧!」
「沒問題,霍荷芭拉大姊!」

沃荷德城下的一處廣場堆放了不少的木材,在場的工作人員馬不停蹄得到處來回穿梭、加緊趕工。
「目前規劃豐收慶典是以這個廣場為中心,順著這幾條大路向外延伸約十五橦房子的距離為主,範圍不會太大。」
鎮長弗蘭斯——中年且有著微微發福的身材,一頭短髮上摻雜著不少白頭髮,透露出歲月的操勞。
他帶領著瑟雷諾亞和尤里歐視察豐收慶典的活動範圍,並解說著目前的規劃。
「和以前的規模相比,確實是縮減了不少。」尤里歐說。
「畢竟戰爭結束後,不少地方都待重建,但缺乏物資的問題又導致各種進度延誤,舉辦豐收慶典目的也是希望能讓人民轉換一下心情,但主要還是得以修復城鎮為主。」
「真的很感謝瑟雷諾亞大人同意舉辦豐收慶典,鎮上的大家都很期待呢!」
「戰爭也讓不少人的內心朦上一層陰影,希望這場慶典多多少少可以撫慰他們的心靈。」
「這些是營火晚會要用的木頭嗎?」尤里歐指著一處堆疊的木材。
「是的,預計用這些木頭來堆。」
「以這些量估算,應該會比一名成年男子還高上不少,這量不會太多了嗎?」
「確實有點多,弗蘭斯鎮長,營火的部份是否能再減少一些木材的使用呢?」
「這沒問題,我會再吩咐下去。另外,廣場周圍會架設一些攤位,攤位出租的消息也已經公佈出去,報名人數超過的話會以抽籤來決定。活動會場的部份,我們有規劃動線,馬車及大型貨運車輛原則上活動期間禁止入內,以免發生受傷事件。至於警備相關的部份,要再麻煩瑟雷諾亞大人。」
「我再安排一些士兵來支援巡邏。尤里歐,人員的配置及分佈能麻煩你嗎?」
「屬下遵命。」
弗蘭斯繼續帶領瑟雷諾亞及尤里歐視察豐收慶典的會場各處,討論著各項細節。到結束這場勘察時,天空已佈滿火紅色的雲彩,火紅般的夕陽也已經快要下山了!
「抱歉,弗蘭斯鎮長,擔誤你這麼久的時間,豐收慶典再麻煩你多費心了!」
「瑟雷諾亞大人請別這麼說,能夠舉辦豐收慶典讓大夥都卯足了全力,各個都充滿幹勁呢!就請您好好期待當天。」
「我會的,辛苦你了!」
弗蘭斯行個禮後,便先行離開。
「抱歉,尤里歐,也讓你留到這麼晚。」
「瑟雷諾亞大人,請別這麼說,這是我的工作。」
「真的很謝謝你一直以來從旁協助。」
「能聽到您這番話,我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這不是瑟雷諾亞大人和尤里歐嗎?怎麼這麼晚了還在這?……該不會是在忙豐收慶典的事吧!」
在不遠處看見熟悉的面孔而靠上前的延斯,正對他們倆打聲招呼。
「剛處理完,正打算要回城。」瑟雷諾亞笑著說。
「忙到這麼晚,真是辛苦了!」
「延斯閣下,這麼晚了還要外出嗎?」尤里歐問。
「我正打算去霍荷芭拉大姊的酒館吃晩餐,她都會算我便宜點,所以我很常去那吃飯呢!」
「霍荷芭拉閣下在鎮上開的酒館嗎?我好像還沒去過……」
「是嗎?那要不要一起去?順便一塊吃個飯。瑟雷諾亞大人也一起吧!」
「我的身份突然跑到那不太好吧……」瑟雷諾亞有所顧慮的說。「也可能會讓其他客人不自在……」
「不然換個打扮如何? 稍為改變外貌的話就認不出來了!」延斯提議著。「我家就在附近,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來我家換衣服?」
「可以嗎?不會太麻煩你嗎?」
從來沒去過鎮上的酒館,這提議讓瑟雷諾亞有些心動。
「不會,不會,我家在這,往這走。」
延斯帶著瑟雷諾亞和尤里歐來到自己的住處,是巷口內一橦老舊的小房子。在這不大的空間裡,床舖、衣櫃、書櫃、桌椅等,該有的傢俱還是一應俱全,除此之外,牆上還掛有幾把劍、斧頭等武器陳設,頗有他身為鍛造師的風格。
延斯從衣櫃拿出一件米白色的上衣、一條深棕色的長褲和一件深色外套交給瑟雷諾亞。
「這幾件是別人給我的舊衣服,有點大件我穿不了,瑟雷諾亞大人的話應該差不多,您試試看。」
換上延斯給的衣服後,看著鏡中的自己,感覺確實有些不同,看上去就像一般平民的樣子,原來穿著打扮的確會影響他人對自己的感觀。
「嗯……感覺還是容易認出來……再加個帽子如何?」
延斯將一頂扁帽戴到瑟雷諾亞的頭上,蓋住大部份的頭髮後,看起來感覺又差更多了!
「看起來好很多呢!」
「保險起見請您再戴上這副平光眼鏡。」
尤里歐從懷中拿出一副和他一樣的小圓眼鏡出來。
「看起來如何?」戴上眼鏡後的瑟雷諾亞問。
「哇啊!根本就是另外一個人!」延斯興奮的說。
「相當成功的變裝呢!」尤里歐也笑著說。「倒是婚戒呢?是否需要拿下來?」
「……拿下來好了,既然都刻意變裝,就盡可能別露出可能會讓人認出的東西。」
瑟雷諾亞將手上那枚刻有玫瑰圖樣的戒指取下,套在芙德莉卡送給他的墜子後,重新掛回脖子上。
「那你腰上的佩劍要不要也換一把?畢竟上面有沃荷德的家徽。」延斯將掛在牆上的其中一把劍拿下來交給他。
「另外還有個問題,路上該怎麼稱呼您呢?」
「嗯……」瑟雷諾亞稍為想了一下。「就叫我瑟諾斯吧!」
「是的。」
「那我們快走吧!」
三人一塊往酒館出發。
因為變裝的原故,鎮上的領民並未發覺沃荷德的領主就在自己的身旁。和鄰居聊天、忙著送貨、出門用餐、結束一天的工作而走在回家的路上……等,各個都專注在自己的事情上。
以往出現在鎮上,總是會有不少熱心的領民過來打聲招呼,順便反應鎮上的一些問題,像這樣走在路上卻完全沒有任何人會靠上前來搭話的體驗還是第一次,明明是之前走過多次的道路,現在所看到的景色卻和之前完全不同,這讓瑟諾斯感到相當新奇。
「那裡就是霍荷芭拉大姊的酒館。」延斯指著不遠處的一橦建築。
瑟諾斯和尤里歐順著延斯指的方向看過去,房子的上頭有一張寫著霍荷酒館的招牌。
延斯推開酒館的門,門上頭的搖鈴因為移動而敲起清脆的聲音,提醒著服務生有客人上門。
「歡迎……啊!延斯,還有尤里歐!」
「翠絲!?你怎麼會在這!?怎麼還穿著服務生的制服!?」延斯訝異的看著眼前的翠絲。
而瑟諾斯也嚇了一下,沒想到馬上就遇到熟人,讓他的內心有些緊張。
「霍荷芭拉大姊的酒館人手不夠,所以被抓過來幫忙啦!」
「這樣啊!難得看你穿裙子呢!」
「別再說了!很不習慣啊!」翠絲注意到延斯和尤里歐身後的瑟諾斯。「跟朋友出來吃飯啊!」
「是啊!」
「那這桌給你們。」翠絲帶他們來到角落的一桌空桌。「這是菜單,要點菜時再叫一下。」
說完便離開處理另一桌要點菜的客人。
「看樣子是沒有認出來。」尤里歐輕笑著。
「因為真的差很多啊!」延斯也笑著說。
「說實話,我也鬆了口氣,我還擔心會不會被認出來。」
翠絲毫無反應的模樣消除了瑟諾斯心中的不安,現在的他就只是沃荷德城下一位名叫瑟諾斯的普通的居民。
「好了!該來決定今天的晚餐了,有什麼想吃的嗎?」延斯打開菜單。
「我是第一次來這,有什麼推薦的菜色嗎?」尤里歐問。
「這裡的蜜汁豬肉相當好吃哦!還有燉菜也很不錯呢!」
「就點延斯推薦的菜色吧!」瑟諾斯說。
「那就交給我吧!」延斯舉起手來。「不好意思,我要點菜!」
一名服務生注意到,便走了過去。
「蜜蘿!?你也是來幫忙的嗎!?」延斯訝異的說。「到底還有多少人來幫忙霍荷大姊的忙啊!」
「就只有我跟翠絲而已……真沒想到你也會來這種地方,尤里歐閣下。」
一見到尤里歐,原本笑容可掬的表情立刻轉變成一臉厭惡的模樣。
「酒館也是用餐的場所,我出現在這沒什麼奇怪之處,蜜蘿閣下。」
「嘖!」蜜蘿不悅的咂舌。
「你們倆怎麼了嗎……」感覺氣氛不太對,讓延斯有些擔心的問。
「沒什麼。」尤里歐面無表情的回答。
「請告訴我要點的菜。」蜜蘿則是皮笑肉不笑的轉移話題。
「呃……那麻煩三人份的蜜汁豬肉、燉菜和麵包……對了!你們要喝啤酒嗎?」
「待會還有工作,請容我婉拒。」尤里歐說。
「我也不方便喝。」瑟諾斯也拒絕。
「那就先這樣吧!」
「三人份的蜜汁豬肉、燉菜和麵包,會盡快幫你送來。」
蜜蘿在紙上寫上延斯點的菜後,將菜單送至廚房口。
「你跟蜜蘿真的沒發生什麼事嗎?」在蜜蘿離開後,延斯小聲的問著。「感覺她心情不太好耶!」
「我只是請她換套衣服,別再城內穿得那麼裸露。」
「那她一定是被你那死板的腦袋跟不懂得婉轉的用詞給氣到了!」延斯無奈的聳聳肩。
「尤里歐,我知道你的發出點是出於關心,但有時說話用詞還是要委婉一點。」
大概也可以猜出發生了什麼事的瑟諾斯也無奈的提醒著。
「既然兩位都有著同樣的見解,這件事我會好好反省的,之後我會再找時間跟蜜蘿閣下賠不是。」
「你的腦袋真的很死板耶……」
「但這也是尤里歐的優點啊!」瑟諾斯無奈的笑著。
「不過霍荷芭拉閣下的酒館生意還真好。」
尤里歐稍為環顧四周,桌子幾乎都快坐滿了!
「奇怪,平常這個時間點人沒那麼多啊……」
延斯覺得事有蹊蹺而仔細的觀察酒館內的狀況。
「蜜蘿妹妹,過來陪我聊聊天嘛!」
「也過來我這嘛,蜜蘿妹妹!」
「蜜蘿妹妹,幫我加杯啤酒!」
「啤酒嗎?馬上來。」蜜蘿笑著回應著。
酒館內不少大叔都希望蜜蘿能服務他們。
「芙兒小姐,我要點菜!」
「我也要,芙兒小姐!」
「點菜是吧!我來,要吃什麼?」
「翠絲你走開,我們要芙兒小姐來幫我們點!」
「你們這些傢伙可別太過份啊!」
「沒關係的,翠絲,我沒問題的。」
年輕的小伙子們則偏好找芙兒服務。
「看來……生意好的理由很明顯呢!」延斯恍然大悟。
「因為服務生的關係,讓不少男性都想進來接觸、交流。」尤里歐接著說。
「看樣子是呢!」
瑟諾斯也笑著接話,但他的目光卻也一直注視著那位有著一頭藍紫色、紮著馬尾,且頭上綁著頭巾,名為芙兒的服務生。
「瑟諾斯,瞧你一直盯著人家看,原來你喜歡這類型的女孩子啊!」
注意到瑟諾斯對那女孩的目光,讓延斯調侃起來。
「不、不是的,我沒有那個意思!」瑟諾斯急忙澄清。「只是覺得那個女孩有點像芙德莉卡。」
「像芙德莉卡大人嗎?」延斯也仔細的盯著看了一會。「……好像是有那麼一點像的感覺……」
「如果髮色換成粉色,再把頭髮放下來,應該會有幾分神似。」尤里歐推測著。
「據說這世界上會有二個和自己長得很像的人,看來是真有此事呢!」瑟諾斯笑著說。
「上菜了!」翠絲很有精神的大喊著。「三人份的蜜汁豬肉、燉菜和麵包。」
翠絲將蜜汁豬肉和燉菜一一放到桌上,她身後的芙兒再接著放上麵包。
「辛苦了!」延斯慰問著。
「生意很好呢!」尤里歐也接著說。
「就是啊!超忙的,霍荷芭拉大姊倒是笑得很高興就是了!先去忙了,走吧,芙兒!」
「各位請慢用。」
芙兒笑著說完後,便跟著翠絲離開到下一桌繼續忙。
「瑟諾斯,尤里歐,快點來嚐嚐看霍荷酒館的招牌菜!」
瑟諾斯拿起叉子往蜜汁豬肉那道菜叉了一塊放入口中。
「這醬汁甜中帶鹹嚐起來意外的順口,而且豬肉滷得軟爛,整個入口即化,真的相當好吃!」
在瑟諾斯發表出感言後,尤里歐也抓起叉子叉了一塊嚐嚐。
「真的呢!甜而不膩,而且入口即化。」
「是吧!」
見自己推薦的菜色得到這麼好的評價,讓延斯相當開心。
三人隨即開始大塊朵頤了一番,彼此之間的互動沒有任何的君臣禮儀,就如同朋友般的輕鬆聊著天、吃著飯,渡過了一段相當悠閒的時光。
頓時,酒館內又開始騷動了起來,開始又有小團體的小聲討論。
「要不要說啊?」
「先下手為強。」
「有意思的人不少耶!」
「酒館的氣氛有些微妙……」尤里歐放下手上的餐具,看著周圍。
沒多久,一名年輕男子站起身來。
「芙兒小姐,可以請你跟我交往嗎?」
不知是否因為酒精的催化,男子直接來到芙兒面前向她告白,導致酒館內不少人都開始吆喝、看戲著。
「沒想到居然會這麼大膽,直接在公開場合告白!」尤里歐不敢置信的說。
「這在酒館裡也不是什麼特別的舉動,有心儀的服務生,不少年輕男子都會把握機會告白,晚了說不定就會被別的客人搶走,雖然不少都是借酒壯膽就是了!」延斯不以為意的說。
「借酒壯膽,成功了就是自己的,失敗了事後也可以推脫是酒後的胡言亂語,有台階可下,這種作法實在卑鄙,太不可取了!」尤里歐無法認同。
「雖然手段確實是沒有那麼光明磊落,但若能成功達成目的,也不失為是種方法。但這種方法與其用來告白,用在試探對方是否也有意或許會更適合。」瑟諾斯思考著。
「如果只是用來收集情報的話,確實是不失為是個方法,但感覺還是有些卑鄙……」
「你真的太死板了……」延斯無奈的搖著頭。「不然你覺得要怎麼跟心儀的對象告白呢?」
「我沒有那種對象,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尤里歐思考著。「如果是我……大概會帶著對方喜歡的東西到她面前告白吧!」
「原來如此,讓對方對自己的印象加分,的確有機會提高成功率呢!」瑟諾斯笑著說。
「那瑟諾斯你呢?你會怎麼做?」
「我是政治聯姻,伴侶不是我自己可以選的。」
「瑟諾斯閣下的情況跟一般的情況不同,一般是遇到中意的對象再結婚,而您是先締結婚約再和對方培養感情。」尤里歐推著眼鏡。「您和夫人能感情和睦真是再好不過,畢竟政治聯姻聯姻失敗收場的案例可不少。」
「這問題問瑟諾斯根本問錯對象了!」
「那延斯你呢?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呢?」瑟諾斯好奇的問。
「我啊……」
正當換延斯發言時,酒館內的騷動卻變大了!
「芙兒小姐,我比較好,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另一名男子拉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結實的肌肉。
「不!我比較好。」
「這次的服務生人氣很高耶,居然有這麼多人想追求她。」延斯看著數名男子圍著一名女服務生的畫面說。
「那位小姐感覺清純,婚後應該會是顧家的好妻子。」
「原來如此。」尤里歐認同瑟諾斯的話。「那的確會讓不少男性積極的想爭取她。」
三人輕描淡訴的看著酒館上演的告白戲碼,當事者芙兒面對這麼多的追求者,神情慌亂、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翠絲和蜜蘿則已經擋在芙兒和那群追求者之間,不讓任何人靠近她。
「好了!你們這些傢伙給我看清楚,她已經結婚了!」
蜜蘿抓起芙兒的左手,將無名指上所戴的婚戒露給在場的所有人看。這讓所有對芙兒有意思的男性全都哀鴻遍野。
「居然已經被人搶先了……」
「怎麼會這樣……」
「果然好女人早就都是別人的……」
「可惡啊……」
看著那些哀嚎挫敗男子失落的模樣,延斯和尤里歐不禁笑了出來。
「……怎麼會……」
「這麼年輕就結婚,確實滿讓人驚訝的。」
延斯以為瑟諾斯是為此而感到訝異,也認同的說。
「瑟諾斯閣下,您怎麼了嗎?」
見瑟諾斯驚訝的反應有些異常,尤里歐擔心的問著。
「戒指……」
「戒指?」延斯和尤里歐不解的重覆著。
「……那只戒指跟我送給芙德莉卡的婚戒一模一樣!」
「咦!?真的嗎?」
「您沒有看錯嗎?」
「戒指上同樣都有一朵玫瑰的雕刻,人長得像,不會碰巧到連婚戒都用同一款吧!」
見有些男子不放棄的想要靠近芙兒,瑟諾斯立刻表情不悅,且下意識將手放在腰間的佩劍上。
「等、等等,別衝動啊!」
「閣下請冷靜點,現在也還不能確定她就是夫人啊!」
延斯和尤里歐的勸說讓瑟諾斯壓抑住想衝出去的想法,他扶著額頭重重的吐了一口氣,想把內心的焦躁全吐出來,讓自己的思緒冷靜一點。
「但是,這可能嗎?她的髮色完全不一樣啊……」尤里歐看著芙兒。
「但這種基層的勞動活,夫人應該也做不來吧!」延斯說。
「在戰爭剛結束,城內人力還很缺乏時,夫人就親自把所有傭人在做的工作全都做遍了……」
「啊!?」延斯驚訝的看著尤里歐。
「如果那位芙兒小姐真的就是夫人的話,酒館服務生對她來說絕對不是什麼難以適應工作,她需要的只是花時間去適應這份工作的步調。」
因為剛才幾位試圖想靠近芙兒的男子被翠絲打趴在地,其他有意的男子都只好默默的放棄,不敢再死纏爛打,這場騷動就此打住,酒館內恢復回原本帶位、點餐、上菜的工作步調。
他們三人從旁仔細的觀察一會,不知是否已經有先入為主的印象深植腦海的原故,對於芙兒的長像、聲音、行為舉止,越看越覺得跟芙德莉卡相似。
這時,傑羅姆進來酒館。
「傑羅姆,你也來啦!」注意到的延斯揮著手,打聲招呼。
見有熟識者在酒館內,傑羅姆高興的走上前。
「延斯、尤里歐,真是巧遇,今天是和朋友一塊來吃飯嗎?」
「是的。傑羅姆閣下也是來用餐嗎?」尤里歐問。
「呃……算是吧!」
傑羅姆那彷彿帶有隱情的笑容,瑟諾斯可沒漏看,他立即開口。
「傑羅姆閣下不嫌棄的話,不如同桌一塊用餐吧!今天的人潮相當多,恐怕也沒什麼空位了!」
「……也好,那就打擾了!」傑羅姆便不客氣的坐了下來。「這位是?」
「自我介紹晚了,我叫瑟諾斯,是延斯和尤里歐的朋友。」瑟諾斯笑容可掬的說。
「你好,我是傑羅姆。」傑羅姆點頭示意。
「你是要來吃飯吧!我請服務生拿菜單過來。翠絲,麻煩菜單!」延斯叫著離最近的翠絲。
「來了!」翠絲到吧台處拿了一張菜單走過來。「傑羅姆,你來啦!」
「如何?還好嗎?有發生什麼問題嗎?」傑羅姆小聲的問著。
「呃……剛才解決了!」
這句話讓傑羅姆錯愕的看著翠絲,但她丟下這句話後,立刻又跑去忙了!
而傑羅姆和翠絲這短暫的互動,讓瑟諾斯、延斯和尤里歐都推測他應該知道些什麼,這讓延斯和尤里歐不約而同帶著緊張感偷偷的看向瑟諾斯。
「傑羅姆閣下先點餐吧!延斯推薦的蜜汁豬肉相當好吃,您要不要也試試?」
瑟諾斯那張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延斯和尤里歐看得是心驚膽顫、冷汗直流,緊張得不敢隨便開口說話。
「我還不餓,晚點再點好了……」
「咦?您不是來用餐的?……難道和那些男子一樣,是為了來一睹服務生的風彩而來的?」
「不、怎麼會呢……」
「不過今天的酒館感覺真的很熱鬧,除了有不少成年的男子相繼跟蜜蘿小姐搭話外,剛才才剛上演一群年輕男子爭相跟那位芙兒小姐告白的戲碼呢!」
「什、什麼!?」傑羅姆訝異的叫著。「果然不該答應的……」
傑羅姆小聲的哀嚎著,後悔當初為何沒有堅持己見不要幫忙。
「你果然知道些什麼,把你知道的全說出來,傑羅姆!」
瑟諾斯由原本和靄可親的笑容瞬間轉變為不苟顏笑的嚴肅表情,說話的語氣也變得相當嚴厲。
傑羅姆被眼前這位青年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嚇得不知所措且冷汗直流,沒想到一位普通的青年居然會有此歷練。
「這位到底是……」傑羅姆緊張的看向延斯和尤里歐。
「……是瑟雷諾亞大人,傑羅姆閣下。」尤里歐小聲的幫他解開謎底。
「咦!?瑟雷……」
被瑟諾斯狠狠一瞪,傑羅姆趕緊摀住嘴巴,把剩下沒說出口的字吞回肚裡。
「……您怎麼也來酒館……」
傑羅姆低著頭,一臉狼狽樣,他作夢也沒想到,領主居然也變裝來到酒館。
「只是來吃飯。我問你,那邊那位芙兒,是不是我妻子?」
「嗚……」
瑟諾斯開門見山的直接問,讓傑羅姆的心頭揪成一團,沒想到自己的君主已經注意到這件事了!他嘆了口氣,隨後便點了點頭,證實瑟諾斯的猜測。
「確實是她本人……」
「真的是她啊……」延斯訝異的小聲哀嚎著。
「您怎麼沒阻止她,傑羅姆閣下!」尤里歐說。
「我有啊,但是……我擋不下來……」傑羅姆無奈的說。
瑟諾斯扶著額頭,無奈的嘆了口氣。
「大概是她知道霍荷芭拉的酒館需要人手就主動說要幫忙,翠絲跟蜜蘿才一塊跟著當服務生吧!」
「瑟諾斯閣下您說對近九成。但這件事會促成,一部份也算是你導致的,尤里歐。」傑羅姆無奈的說。「因為您跟蜜蘿的爭執,導致她決定順著夫人的意思,不但不幫忙阻止,還對我施加壓力……」
這句話讓尤里歐感到意外,沒想到這事居然還另藏插曲。
「那她的髮色是怎麼回事?」
「那是用染劑染出來的,用水就可以清洗乾淨,請不用擔心。另外,瑟諾斯閣下您還不知情,就表示吉拉大人並沒有來得及向您滙報吧!」
「因為下午在鎮上處理完豐收慶典的相關事項後,就直接和延斯一塊來這裡吃飯,並沒有回去。」
「很抱歉沒有第一時間就先通知您……」傑羅姆低著頭道歉。
「主要是我希望她們能來幫我的忙,請您不要怪罪其他人。」霍荷芭拉來到傑羅姆身旁說道。「就覺得這桌的氣氛怪怪的,原來是您過來了!」
「你明知她身份,居然還讓她待在這麼複雜的環境……」
「酒館是給那些辛苦一整天的人們放鬆休息的地方,我實在不希望因為人手不足而暫停營業,讓那些大叔失望而歸。」
瑟諾斯頓時沈默不語,他明白霍荷芭拉所說的涵意,戰亂的那段日子,霍荷芭拉在駐紮所開設的酒館確實讓不少因為戰爭而累積過多壓力的士兵們,在那找到一個可以正當放鬆、發洩的歡樂場所。
「芙兒那邊我會多注意,不讓她遇到危險的。」霍荷芭拉拍胸脯保證。「還請您高抬貴手。」
「我也會常過來留意周遭的環境的。」傑羅姆接著說。
「我也可以常過來,我本來就常來霍荷大姊的店吃飯嘛!」延斯也幫忙求情。
「蜜蘿閣下因為與我的爭執導致讓她支持夫人的行為,那我也等同於成了間接的推手,我也會負起責任常過來留意酒館周圍的治安問題。」尤里歐也跟著求情。
酒館的氣氛突然高漲了起來,讓他們這桌所有人好奇的將目光轉移過去。
翠絲拿起一把魯特琴演奏著,而蜜蘿則開始發揮她舞孃的本領,在酒館空曠處當場隨著音樂跳起舞來了,酒館裡的客人都因為這歡樂的氣氛而拍手歡呼著。
看著酒館的所有人都感染到這歡樂的氣氛而一同拍著手、喝著歌的畫面,瑟諾斯無奈的嘆口氣。
「今天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至於她在這幫忙這件事,我會再和她談談。之後可能還是要麻煩各位多幫忙,注意她的安全。」
「真是太感謝您了!今天這攤就由我來請客。」
「不,這怎麼可以……」
「您願意將芙兒借給我,這點招待是應該的,有什麼想吃的就盡量點,還是要來杯啤酒?」
「酒就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
「喲!霍荷大姊!」一位帶有幾分醉意的中年男子走過來將手肘靠在霍荷芭拉的肩上。「你是上哪找到這幾位可愛的姑娘啊?酒館今天的氣氛很熱鬧耶!」
「我是請熟識的朋友先幫忙頂著,可別對她們毛手毛腳的。」
「稍為吃一下豆腐不也是酒館的樂趣所在。」
「布魯諾,你應該也知道這間酒館一直以來都有條不成文規定,敢斯負我家的人我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的。」
霍荷芭拉將拳頭放在手掌裡,手指關節按得咔咔做響,臉上更是帶著一副不留情的兇狠模樣。
「哈哈哈!知道啦!這麼可愛的小姑娘我可是想再多看幾次呢!」布魯諾離開走回自己的坐位。「芙兒,再來杯啤酒。」
「抱歉,讓您看到這樣的場面,但大部份的客人其實都是很守規矩的。」
「我了解,霍荷芭拉。芙兒既然自己決定要到酒館幫忙,當發生事情時她也必需試著去解決酒館的問題。就再麻煩你多注意,別讓她深陷危險。」
「那是當然的。」
「先去忙吧!」
霍荷芭拉微微行個禮後,就回到吧台繼續工作。
瑟諾斯再次注視著芙兒,因為蜜蘿和翠絲炒熱氣氛的原故,不少客人追加點杯啤酒,讓她忙碌的在酒館內到處送酒。
目光一直不斷追逐她的身影的瑟諾斯,臉上也顯露出了幾分擔憂和失落。
雖然體驗人民工作本身並不是什麼壞事,能夠了解基層的辛勞,就能夠更加的體會出上位者優渥的生活,是由眾多人民辛苦付出的成果。但芙德莉卡是一國的公主,更是沃荷德的領主夫人,讓她身處在這樣複雜的環境當中,任誰都會感到擔憂的。
尤其是她那開懷、燦爛的笑容,原本應該是只屬於自己,現在卻不再是對著自己流露出來,這讓瑟諾斯感到一絲落寞。
一旁的延斯、尤里歐和傑羅姆看著君主如此的失落,雖想安慰他,但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芙兒小姐!」一位酒館用餐的少女叫著芙兒,讓她停下匆忙的腳步。「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請說。」
「芙兒小姐的丈夫是個怎樣的人呢?」
芙兒有些訝異,沒想到會有人這麼問。
而這個提問馬上又引起了不小的騷動,周圍不少人也跟著起閧希望她能回答。
「我丈夫嗎……」
芙兒有些難為情的猶豫是否該說出口,但在場所有人一聽見芙兒的聲音,全都很有默契的安靜下來,沒有一絲的雜音,這種沈默的催促讓她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
「……他是一位清廉、正直且負責的人,在面對任何的困境總是能不放棄,不會因挫折而退縮,而是努力去尋找最好的道路。同時他也總是溫柔的包容我的缺點及任性,支持並鼓勵我去做我想嘗試的事情。能夠遇到他並且嫁給他,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說到最後,芙兒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來。但隨即意識到自己說出這些話的意思後,立刻羞赧得低下頭來,臉紅得像顆蘋果似的。
芙兒的告白再次讓在場的未婚男士哀鴻遍野。
「放棄吧,人家看起來可是很幸福呢!」剛才發問的少女對著旁邊的男性友人說。
而延斯、尤里歐和傑羅姆在聽完芙兒的告白後,不約而同的將視線移往瑟諾斯。只見他扶著額頭、低著頭,掩飾著自己因為害羞而發燙的臉龐。這畫面讓他們三人都不禁微微笑了一笑,看來君主的心情因為夫人的一席話而變好了!
(續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