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Infinite Orphans #48 中場休息

宇智波薩克 | 2024-03-30 18:26:26 | 巴幣 0 | 人氣 51

女僕咖啡廳從早上一路開到了中午,期間店內一直都客滿的狀態。這也導致店內的服務人員與廚師都一直在忙碌狀態,直到用餐的高峰期過去後才稍微有喘息的空間。這個時間來的客人也變少了,剛才恨不得自己會分身術的眾人獲得了難得的休息時間。作為店長的歐格見狀也抓緊時間宣布店內成員可以趁這段時間出去逛校慶的好消息。

經過早上到中午的奮戰,大家都已經疲憊不堪,尤其是作為咖啡廳招牌的一夏。因此歐格宣布這個消息之後立刻獲得了大家的歡呼。很多人馬上就跑出去享受這一年一次的校慶,包括歐格也被夏洛特拉著跑了出去。而在隔壁的二班,鈴音與賽特正坐在其中一個座位上吃午餐。

「看來他們終於有休息的時間了。」看見夏洛特與歐格從二班教室前面經過的賽特說。

「拜他們所賜,我們班可是幾乎都沒有什麼客人呢。」

二班的主題是中華飲茶餐廳,為了配合主題,鈴音現在穿的是一身大紅色的旗袍,裙裝的剪裁幾乎只用了一塊布,開衩相當大膽;大紅布料上點綴著龍的圖案,衣服上的金色絲線以及精細的車工讓整件衣服看起來相當精緻,原本的雙馬尾髮型也改成用髮簪綁成了兩顆圓球。而賽特則是穿著一身藍色馬褂,背上則是背著一把金黃色的道具劍,活像武俠小說中的俠客。

「畢竟他們那邊有一夏這個招財貓嘛。」賽特一邊回應鈴音一邊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不過也不能怪他們啦,畢竟學生會長搞出那種事,換我我也受不了。不說這個了,等等吃完飯後我們也去逛逛吧。」

「嗯,好啊。」




就在鈴音與賽特開始討論要去哪裡逛的時候,歐格已經被夏洛特帶到了目的地。

「烹饪社?看來是個吃飯的好地點呢。」看到烹飪社的招牌後歐格馬上明白了夏洛特的用意。他站在攤位前深吸了一口氣,食物的香氣進入鼻中,歐格的肚子立刻咕咕叫了起來。

「嗯,他們這次的主題是日本傳統料理,我覺得機會難得,就想去學做日本菜。」

「夏洛特妳很喜歡做飯啊。」

歐格之前也吃過好幾次夏洛特做的便當,雖然歐格對料理沒什麼研究,只要能吃就行,但夏洛特用清淡調味引出素材味道的方式對他來說也是很不錯的。歐格認為這樣的夏洛特如果去做日本料理的話,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總比沒人看著就會往菜裡放奇奇怪怪的東西的西西莉亞好。

「唔、嗯,那麽我下次再做給你吃吧。」被誇獎的夏洛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嗯,謝謝啊。」歐格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兩人的臉上都有點紅。

隨後兩人一邊交談,一邊走進了烹饪社使用的料理教室準備找空位坐下來吃飯。結果兩人走進去後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畢竟現在雖然過了午餐時間,但是還沒有用餐的人依舊不在少數,所以這裡的人還是挺多的。

「人好多啊。」

「看來這些人都跟我們一樣呢。」

兩人立刻找了一個位子坐下來,然後開始看看有什麼樣的菜色。

雖然這裡賣的是小菜,不過數量非常驚人。並列擺放的大盤子裏有馬鈴薯燉肉、關東煮,還有涼拌菜、炖菜、燒烤等等,菜色相當豐富齊全。而且每一樣菜看上去都很好吃,歐格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啊,難道這道菜就是馬鈴薯燉肉?」正在挑選菜色的夏洛特突然說。

「是啊,以前好像是女性的必備技能呢。」歐格看了眼馬鈴薯燉肉後說。

「這樣子呀……爲什麽?」

「一夏以前跟我說過一句話,『和馬鈴薯燉肉做得好吃的女人結婚吧!』以前日本似乎有這種風俗習慣,真是讓人搞不懂呢。」

「結、結婚……?原、原來是這樣啊……」

或許是對歐格說的話感到意外,嚇了一跳的夏洛特直盯著馬鈴薯燉肉看。難道她很想吃這道菜嗎?這麼想著的歐格拿起勺子從盤子中舀起一份馬鈴薯燉肉,然後親手遞給了夏洛特。

「想吃的話就吃吧,夏洛特。」歐格一邊說一邊也給自己舀了一份,然後接著去挑選其他菜餚去了。

「歐格.......算了,等等我。」回過神來的夏洛特看著有些走遠的歐格喊道,然後追了上去。

顯然歐格並沒有理解那句諺語的意思,但他的體貼依舊不變。夏洛特也暗自在內心下決定,要努力成為一位配得上他的好妻子。




另一邊,三日月與蘿拉也到了目的地。就是這個地方和蘿拉本人給人的印象實在差太多了,因為兩人的目的地是茶道社的攤位。而且似乎是因為這個社團沒有那麼大眾化的關係,攤位前面根本沒有多少人,顯得很冷清。

「茶道社嗎?」已經換上IS學院制服的三日月有些意外地說道。

「怎麼了,三日?你不喜歡嗎?」蘿拉對三日月的反應十分關注,一般來說三日月很少有這種樣子。他一直是個很安靜的男生。

「不,我覺得挺不錯的。」

「是嗎?那太好了,我們趕緊進去吧。」看見三日月沒有什麼特別反應的蘿拉開心的說著,然後拉著三日月的手進入了茶道社的攤位。

「您好,歡迎光臨……哦哦!是三日月同學耶!我可以拍照嗎?」

由於兩人當眾告白的事實在是太勁爆了,某方面來說三日月跟蘿拉也算是IS學院的知名人物了。

「可以,別打擾到我跟蘿拉就好。」三日月對這種事向來是不在乎的,只要不妨礙到他就行。

「拍完後記得給我一張。」蘿拉走到拍照的社員身邊小聲說道,但她的語氣因為太過緊張而跟平時完全不一樣。

拍完照後的兩人繼續往內走去。不過現在的狀況兩人想要低調都不行,只不過三日月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實在是太強烈了,想要圍上去的女生全都老老實實待在原地,根本沒有人敢去打擾兩人的約會時光。

「那麽麻煩請在這裡正坐。」

三日月與蘿拉按照指示脫掉鞋子、爬上榻榻米。

「我們不嚴格要求茶道禮法,所以你們放輕鬆喝吧。」

穿著和服的社長微微一笑,把甜點遞給三日月跟勞拉。

三日月接過來吃了一口——甜甜的白豆沙迅速在舌頭上擴散融化。

「好吃。」三日月的感想非常簡潔。

「唔唔……」

蘿拉沒吃甜點,而是露出了頗感爲難的表情。

「怎麽啦?」

「這、這個,該怎麽吃才好?」

蘿拉拿到的點心是用白豆沙做的小兔子,臉部表情相當可愛。那隻兔子彷彿正凝視著她,不知是對著她說「請吃掉我哦」還是「請、請放過我」。就蘿拉的反應來看,應該是前者。

「蘿拉。」

「什、什麽?」

「不把這個吃掉的話好像就不能喝茶了。」

「嗚、嗚嗚……!」

在三日月的催促之下,下定決心的蘿拉一口氣把兔子形狀的甜點吃掉。或許她大概是不想看到吃了一半而留下咬痕的兔子吧。

「唔……嗯,日本甜點果然很好吃。」認真吃著甜點的勞拉臉上露出滿足的表情。

「請。」

然後社長在三日月與蘿拉面前端出抹茶。

「領受您的茶道了。」

兩人在行了一禮之後拿起茶碗,轉了兩次送到嘴邊。 抹茶獨有的苦味在口中擴散開來,沖走殘留在口中的茶點甜味。喉昽瞬間舒暢無比,喝完後的三日月和蘿拉輕輕地吐了口氣。

「您的茶道真是完美。」

三日月和蘿拉以茶道的慣用語收尾,然後再行一禮。

盡管原本應該還要觀賞茶杯,但這裡的茶道教室還沒講究到那個地步,重點主要放在「品嘗抹茶」上。

「有空再來哦。」茶道社社長目送兩人走出茶室。

「很不錯呢。」對於剛才的體驗行程三日月感到很滿意

「嗯,沒錯,日本文化果然很有趣。」

「那麼,去下一個地方吧。」

「嗯。」

結束了在茶道社的行程,三日月與蘿拉兩人手牽著手繼續朝下個地方前進。




在歐格與三日月兩人與各自的伴侶享受著校慶的悠閒時光的時候,一夏這邊倒是有些靜不下來。畢竟自己的後面可是跟著一個偷窺狂,尤其自己還能察覺到那位偷窺狂的存在。雖然一夏相信歐格跟同伴們一定有方法處理她,但現在一夏仍舊感到了一絲壓力。

經歷了與銀色福音的戰鬥之後,一夏的感覺開始敏銳了起來。靠著敏銳的感覺一夏能在戰鬥中更早察覺對手的意圖,但現在這種感覺反而給一夏帶來了反效果。

「怎麼了,一夏?你臉色不太好的樣子。」對於自己的男朋友被跟蹤一事完全沒有察覺的箒關心的問。

「沒什麼,只是早上的工作太累了,想不到我人氣這麼高。」一夏趕緊編了個理由。接著他將目光放到了前面的劍道社攤位。

只要能進去那裡的話,應該就能暫時擺脫那位卷紙小姐的跟蹤了。打定主意後一夏拉起箒的手往劍道社走去。

「妳看,是劍道社的攤位耶。我們過去看看吧。」

「等.......一夏,別拉啊。」箒稍微抵抗了一會就放棄了,老老實實的被一夏拉進了劍道社的攤位內。

在一夏與箒進入劍道社後,一直在後方跟蹤的卷紙小姐停了下來並轉身進入一處轉角中。她不能跟得太緊以免被一夏察覺到,加上一夏這個目標一直在人多的區域活動,想要抓他的話必須在人少的地方下手才行。自己要有耐心。

在卷紙小姐還在盤算著要如何抓捕一夏的時候,另一邊也在逛校慶的斯塔與西西莉亞正在討論一些高雅的藝術話題。

「話說回來,西西莉亞好像會拉小提琴吧?」

「嗯嗯,鋼琴也會一點。」

「真不愧是大小姐啊,興趣也這麼高雅。跟我這種整天與程式碼為伍的人差多了。」斯塔看著眼前的攤位感嘆著。演奏樂器方面的事他是一竅不通。

「那、那樣的話!」

西西莉亞拉住斯塔的手臂,然後指向寫著「吹奏社體驗攤位」的教室。

「如....如果斯塔同學你要學的話,我也不是不能教你.......」西西莉亞有些扭捏的說著。

「咦?現在開始學還來得及嗎?我連樂譜也不會看耶。」斯塔有些訝異的問。

「沒關係。所謂的音樂只要心裡有愛就可以了。」

「愛嗎.....感覺有些抽象啊。」

「細節部分就不用在意了,我們先進去吧!」西西莉亞說完便拉著斯塔的手往教室內走去。

「別那麼急啊,西西莉亞。」

無法違抗西西莉亞的斯塔只能老實地被她拉進教室。當西西莉亞打開門之後,只見吹奏社社長獨自在寂靜的房間正中央埋首調整樂器。她爲了確認樂器狀態而壓起活塞,並上了點潤滑油。聽到開門聲後她才從樂器中抬起頭來看向西西莉亞與斯塔兩人。

「哦哦!哦哦!第六位客人終于來了!來、來,請往這邊!咦,這不是斯塔學弟跟西西莉亞學妹嗎?我可以拍照嗎?」似乎是很久沒有客人來光顧加上是名人的關係,吹奏社社長顯得非常興奮。

「可以啊,記得拍完後給西西莉亞一份。」斯塔對於拍照這件事沒什麼抗拒。

「太好了!」

拍好照後社長看著手機畫面傻笑了起來,面對就這麽笑嘻嘻地看著手機畫面的吹奏社社長,西西莉亞發出乾咳的聲音打斷對方。

「咳、咳!我們可以在這裡體驗到哪些樂器?」

「嗯,在這裡的所有樂器都可以!我個人推薦法國號哦,法國號吹起來感覺超棒!音頻上上下下的。」

「音、音頻上上下下?」斯塔不太明白社長的意思。

「那麽斯塔學弟,馬上開始吧!」

才剛說完,社長便把剛才還在調音的法國號吹口朝斯塔遞了過去。接過法國號之後的斯塔,發現其重量比看到的感覺更重,有點驚訝。但還在接受範圍內,就是不知道該怎麼拿這個樂器。

「這個該怎麽拿?」

「右手的手指要放在這裡,拇指放到內側,然後再將左手伸入這裡的出口。」西西莉亞立刻指導斯塔正確的法國號拿法。

「是,是這樣子嗎?」斯塔按照西西莉亞的指示拿起法國號後問。

「沒錯。那麽,你試著一口氣吹到底吧!」吹奏社社長給出了肯定的答覆,然後讓斯塔吹一口試試。

「好吧,希望不會太大聲。」

在社長再三的催促之下,斯塔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用力吹出。

呼呼嗚~

「睋哦,聲音出來了!」

斯塔是用盡全力吹的氣,本來以為聲音會很大,但沒想到出來的聲音比他預期的還要小,看來自己的肺活量不太行。

「哦?滿有天分的!斯塔學弟要不要考慮入社呢?」

「我還是算了吧,妳找西西莉亞如何。」斯塔對於演奏樂器沒什麼興趣,他轉而推薦西西莉亞。

「那個,斯塔同學,我只會弦樂器睋,從來沒吹過管樂器。」西西莉亞也對入社沒什麼興趣,她最近也要抓緊時間訓練,沒那個時間參加社團活動。

「是嗎?總覺得你很適合吹長笛呢,有種深閨的千金小姐的感覺。」吹奏社社長聽完後有些惋惜地說道。




結束了午休的歐格與夏洛特並排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咖啡廳這個項目可是要持續到校慶結束的,要休息也要等到校慶結束後才行。歐格看著有些安靜的走廊,跟上午人滿為患的樣子差真多。

「不過,等一下這裡大概又要塞滿人了吧。真是辛苦一夏了」夏洛特看著走廊說。

「畢竟這關係到一夏的去留問題,雖然對他有些不好意思,但下午也要請他繼續努力了。我們也要好好支援他才行。」歐格說完後活動了一下手臂。

現在的安靜只是為後面的熱鬧做鋪墊,待會一夏又要回到被很多人相互爭奪的情況。

「锵锵锵,楯無姐姐登場了!」

就在歐格準備回到岡位上繼續工作的時候,一位玩忽職守的人現身了。

「妳怎麼穿著我們咖啡廳的衣服啊?」歐格一看到楯無的打扮就開口問道。自己店內的物資被無端領用可是很嚴重的。

「哎呀呀,你別在意這些細節嘛。歐格團長,因爲我來你們教室幫忙,所以請你也來幫忙學生會辦的活動吧。」楯無說著一甩手中的扇子將其手起直指歐格。

「好吧。那妳說的活動是什麼。」冷靜下來的歐格詢問楯無,既然她出現在這裡,就代表那件事已經準備就緒了。

「是演戲喔。」楯無打開扇子遮住自己的嘴回答。雖然被扇子遮住了半張臉,但歐格知道此刻的楯無一定在笑。

「我的入場費可不便宜。入場觀眾的一半數量要計入咖啡廳的人氣統計當中,這沒問題吧?」歐格瞇起了自己被瀏海遮住的左眼問。

「當然,當然。姐姐我可沒那麼小氣喔,歐格團長。」楯無爽快的答應了歐格的條件,然後就自來熟的挽住歐格的手帶著他走。

「那個——學姊,如果妳帶走歐格的話,我們會很困擾的....」夏洛特立刻攔在了楯無面前,要是身為店長的歐格離開了,那咖啡廳的經營要怎麼辦?

「夏洛特學妹也一起來吧,反正現在只差妳們兩個了。」

「咦?」夏洛特突然明白為什麼走廊會這麼冷清了,因為主要的服務人員都被楯無拉走了。

「姐姐可以讓你穿漂亮的禮服哦~?」看著遲疑的夏洛特,楯無又拋出了一個誘惑。

「禮、禮服……那......那麼,我也參加吧.......」夏洛特最終還是沒能戰勝禮服的誘惑。

「順便問一下,請問妳要演什麼?」此時歐格的心中突然出現了不祥的預感。

「哼哼哼——」楯無笑了笑然後啪!的一聲展開扇子,上面寫著「迫擊」二個字。

「灰姑娘哦!」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