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從日劇《高嶺之花》看藝術創作的啟發

皓月當空 | 2024-03-28 14:09:33 | 巴幣 0 | 人氣 7

  熬夜看完了2018年由石原聰美、峯田和伸主演的高嶺之花這部日劇,除了情感刻劃不足、收尾倉促之外算是一部不錯的作品。但今早搜尋了這部作品,發現當時在播映時收視率似乎不是很理想。對於該劇的批評不外乎男主角的外貌、不可思議的世界觀、藝術創作的爭議、劇情鋪陳不足等。當然格差戀跟男主角過於善良的性格在現實中並不常見,但也不是不可能存在。畢竟是故事,以特殊的個人跟情境做為骨幹也是很正常的創作方式。我就單純來聊聊劇中所描述的藝術創作,以及我所知的藝術創作是怎麼回事。

  內容可能涉及據透,請斟酌閱讀

  劇中關於藝術創作的一些描述及概念是很正常及常見的,甚至是經過淨化的版本。以我在藝術大學念研究所的觀察及研究經驗(雖非嚴謹的研究結論,但為我所觀察的藝術大學學生與藝術家實際的狀況),我覺得藝術創作是分成兩種方向去進行的,一是從既有的理論跟技巧去發揮;另一種則需要跳脫既有框架。從既有理論跟技巧發揮是相對容易理解跟進行的,這也是一般人在概念上比較能夠接受跟大多數創作者遵循的創作方式。例如依照寫實派的技巧作畫,構圖的合理性、光線的陰影深淺等都是從既有的繪畫理論已經奠定的基礎層面去實作。因為依循既有理論跟技巧的創作方式已經有過去成千上萬的實作,所以這類創作大多只能從精細、精確跟複雜度等面向去追求極致。而跳脫既有框架的創作就很吃天分,創作者使用的是過去未曾發現或使用過的理論或技巧進行創作。

  一般人的思考被既有創作框架及美學價值限制的話是很難做到的。跳脫既有框架的創作需要跳躍性的思考及靈光的啟發,而具有這類天分的人相當少。所以歷史上這麼多藝術創作者出生又死去,但真正能留下姓名及作品的比例實在不算高(當然這其中還牽涉到歷史脈絡以及美學價值的問題,這邊就不詳述了)。另外跳脫框架的程度也有多跟少的差異,以繪畫來說,保留多數傳統創作理論與技巧,僅改變其中一兩項來創作(如用色、投影法),就能產生不同風格的作品;以音樂來說,跳脫原本樂器既有的演奏方式(如鋼琴的彈奏),用不同的演奏樂器的方法(用不同的物件去敲擊鋼琴的不同部位來產生不同的音響效果),就能產生不同以往的鋼琴演奏曲。這些都是過去藝術創作發展的進程中曾經進行過的「藝術創作」方式。當然這樣的「藝術創作」方法實際上是依循在「保留多數既有規則,改變部分少數規則」的方法來進行。但就作品來說變化及影響的多寡是有差異的。

  創作時通常會預想作品完成的狀態,這些預想是基於經驗及審美所產生的。也就是說你想畫一張人物像,就會先想到人物像完成的畫面在圖紙上,接著透過既有的繪畫技巧去建立骨架、輪廓、上色等完成這幅作品。或是說想到一段旋律採譜,再依既有的樂理規則去編曲進而完成曲子。但假設你沒有看過那樣的畫面、聽過那樣的聲音,要如何預想作品完成的狀態?有些創作確實是從理論及技巧的變化產生的,但如何想像這些變化的可能性,甚至跳脫這些變化的規則?

  既然預想作品完成的狀態是基於經驗所產生,那預想未曾經歷過的事物除了想像之外就是體驗了。純粹的憑空想像需要天分,而體驗則可以透過「啟靈」來達成。這邊「啟靈」我把它理解為啟發靈性,實際上可能是歷經一些特殊的體驗而改變想法與感受的過程。宗教的修行目的也是為了啟靈,當然不同宗教的啟靈方式有所差異,有些是透過打坐入定,有些則服用啟靈藥物。從啟靈藥物來看,在醫學上它有致幻的效果,改變人的知覺、感官、情緒、意識;打坐下的高度專注也會形成失去感官而產生幻覺的狀況。一些藝術創作者常酗酒或施用藥物其來有自,因為在酗酒及施用藥物的狀態下會感受到與正常狀態下不同的感官體驗。這樣的經驗對於進行創作時的作品預想是有幫助的。許多藝術創作實際上也與啟靈過程中所聽、所見、所感受到的非常類似。

  回到劇中對於花道的「藝術創作」描述。從作品後方插花是技巧層面的,擺放的位置角度等是對於立體概念的理解,像龍一的京都流花道圖紙的菱形概念。完美的放置是一種既有美學觀的形式化(理論、技巧),但不一定能成就極致的美學。而劇中提到另一個自己的視角,則是跳脫花材位置角度這種形式的層級,是一種美學的呈現。美學的呈現不一定完全依循形式化的理論及技巧,也就是前面說到的,跳脫既有規則的部分。另一個自己的視角就是對於美學的理解,至於是不是劇中所說就是小時候的自己,那就見仁見智了。以我的理解來看,小時候的自己是一種初見作品時對於美的感受與體悟。利用初見作品時的美學感受與體悟來進行重現,依靠的是純粹的直覺;然而這種美的感受與體悟也可以變化為新的理論及技巧,那麼小時候的自己也就消失了。

  說到月島流家主市松及神宮流兵馬各自找回另一個自己的方法論。兩者的方式不能說不對,基本上都是從精神的層面變化去改變意識及情緒。但這樣的方法效果對於不同的個人來說是正面或負面其實會有差異,也沒有知覺與感官體驗那樣直接。滿多創作的天才精神狀態都不若常人,但精神狀態都不若常人是不是都是創作天才那就不一定了,精神狀態的變化不一定完全跟創作連結。

  一些藝術創作者會常以菸、酒、藥物激發創作是時有所聞的,但也不一定對所有人都有效。而性格偏激或精神狀態與常人不同的創作者,他們的意識情緒與創作的因果是正或反也各人有異。我實際上看到的是:成神的創作者多為理論與技法精練的類型;成魔的創作者多有超越常規與突破性的發展。

  然而最後所有的創作價值及美學定論,都掌握在握有話語權的領域掌權者手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