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隨筆,大地上零碎的對話-王國叛徒

WJ偉爵 | 2024-03-27 20:27:34 | 巴幣 2 | 人氣 40

「最後一位果然是你呢。」
      「怎麼?見到自己還有同學活著不好麼?」
「我抱有最後一絲期望,期待你不是范特格溫村的屠殺者之一。」
      「如今不抱期望了?」
「不了,不切實際。」
      「噢...想必你感到十分失望哦。」
「倒也不會」
      「咦?真難過。」
「嗯...可能是有那麼一點。」
「畢竟今天過後,當年一起在皇室近衛科畢業的同學只會剩一個人了。」
      「不然要不要加入我們?一起推翻皇室,我們一直都挺歡迎同學的喔?」
      「嘛...雖然如今只剩我會非常歡迎就是了。」
「你還可曾記得我對皇室發過誓言?」
      「噢...我也發過,我們入學時跟畢業時都發過,那時你還很興奮,以至於少念了幾行都沒發現。」
      「不過那並不是什麼有意義的事,它只是長官事先準備叫你唸的台詞。」
「我會履行職責,維護我們這一期的名譽。」
      「名譽?你在殺掉艾韋思、菲羅、彼納德時也是這樣大言不慚的跟他們如此宣告嗎?」
      「哦~也許你所謂的榮譽是指不顧往日情面,殺掉不願對你下死手而收劍的艾韋思?」
      「還是在與菲羅的決鬥時讓弩手自他背後放冷箭呢?」
      「啊,想必你的榮譽是假借要加入我們,並且揭露真相之名,把彼納德騙進滿佈伏兵的森林裏呢?」
      「彼納德在死前還很慶幸至少你逃出埋伏圈呢,他曾幾何時想到這一切全是他皇室近衛科最好的摯友所設下的陷阱呢?」「你們辜負皇室的恩情!成為國家的叛徒!」
      「你又何嘗不是利用我們的信任,成為同期的背叛者?」
「公理面前不容私情!」
      「我還可真沒想到有一天,從你口中吐露的公理會變得如此可笑。」
「你們原本的結局應該是隨先王戰死在七岳峽谷,但你們不止沒死,竟還卻大逆不道的舉起反叛之旗,哪來的資格談起公理正義!」
      「死在弒父陰謀中?得了吧。」
「注意你的用詞!叛徒!」
      「嗯,那麼,我為何變成了叛徒了呢?我們如何變成叛徒了呢?」
「你們害死了先王!」
      「"我們”替“你們”害死了先王!混帳!」
      「為何在七岳峽谷遇襲前,我方的戰馬毫無預兆地一匹接著一匹毒發倒下!為何魔族得以在極短的時間自峽谷四方殺入先王的陣地!為何應由威爾斯公爵的護衛軍掩護的右翼山道會在我方遭遇突襲時便杳無音訊!」
      「那麼為何,當我們帶著先王遺體拼死殺回邊境要塞前方之時,迎接我們的是威爾斯公爵的箭矢以及鐵騎的馬蹄呢?」
「......!」
      「你沉默了,我想也是啦,你心裡最清楚這些問題的答案了。」
      「畢竟,侍奉長王子...不...現任國王的你,怎麼可能沒有意識到王子極其明顯的野心,發覺這場顯而易見的政變呢?」
      「我想,你不只知情,還身處其中吧。」

      「“長王子的鋒芒“」

      「“王國真正的叛徒。」

      「“新任近衛隊侍衛長”」

「多說無益,拔劍。」
      「不繼續催眠自己所行之事皆為大義,行滅親之作為了麼?」
「結束這場鬧劇吧。」
      「我們真蠢啊,曾經還妄想著那個信仰正義的你,會以不同的方式贖罪的。」
「......沒人會在乎真相的,只有持有話語權,才能將凡事化作真理,這裡只有你需要贖罪。」
      「你說的真好呢。」
      「不過,我不打算死在這裡,《范特格溫的威爾斯之死》、《兩位侍衛長的贖罪》,都只是其中一幕戲曲罷了。」
       「我得讓這場於王之殞落中揭起的劇本,伴隨著王之殞落而落下帷幕才行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