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不落魄的不是大神】009

久局 | 2024-03-20 23:29:10 | 巴幣 4 | 人氣 61


009|兄弟的代溝
下午四點,天空烏黑、飄著綿密的細雨。四個女孩子包了一台計程車到位於N大學附近的KTV歡唱。
張曼曼和葉瑜芯一到包廂就到點歌台前開始瘋狂點歌;王小舒則是嚷著肚子餓了拿起桌上的菜單和服務生點了一堆油炸物;裡頭最沒勁的姚以樂只能默默地在旁邊看著朋友們High。
張曼曼最一開始就點了一整排的流行歌曲,雖然是個大音痴,音頻總是對不上歌詞節拍,但其實她這麼唱著唱著也習慣她的音痴音調,好像也不這麼刺耳了,而且還有絕佳的自然“笑”果,逗的所有人哈哈大笑。
姚以樂同時也擔心自己的耳朵,因為音痴歌聲聽太久這次回去會不會也變成大音痴?但想想自己好像也不是唱歌多美妙的人,雖然喜歡聽歌,但她幾乎不開口哼歌,就算變成音痴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嘴裡含著一根薯條,姚以樂邊聽著張曼曼唱歌。然後服務生走了進來送紙巾,遞給姚以樂的同時順便給了她一張粉紅色的小紙條,原本以為那紙條是什麼歡唱優惠卷之類的,不過小紙條只有她有,其他人都沒有,服務生的意圖也很明顯了。
服務生送完了紙巾,拿起放在一旁的托盤要走出包廂,離開前還看了姚以樂一眼,然後緊張臉紅的走出去。
「又收到小紙條了。」王小舒怎麼樣也看得出是怎麼回事,好奇心作祟湊到姚以樂旁邊:「裡面寫了什麼?」
「什麼什麼,我也要看看!」張曼曼將歌曲設定成原唱導唱,然後也扒到姚以樂身邊。
葉瑜芯更是搶先一步拿走了紙條,把它打開來唸了出來:「我可以認識妳嗎?可以的話請加我的LINE:xxxx……哦哦哦!」
姚以樂收過不少種要交換通訊的紙條,但她本人完全沒有加過哪個人一次。
「這次是小鮮肉呢!感覺只是高中孩子而已。」張曼曼用手肘碰了碰姚以樂的腰:「樂樂,妳就加看看嘛!」
「我覺得他這個年紀還是乖乖念書好,妳們說是吧?」
姚以樂拿回紙條後將紙條摺了回原樣,算是間接的給人打槍了。雖然早就預料到姚以樂會這反應,但眾妹子還是沒趣味的吐槽了一翻。
「呿呿,真無趣。」
「我們家樂樂拒絕人的手段真是越來越高明了。」
「我看妳這輩子就抱著古大神的照片死去唄。啊,不過退役了妳只能抱以前的照片。」
室友妹子們吐槽完後,包廂又回到原來的樣貌,被張曼曼的可怕歌聲侵襲。
KTV三樓服務站前,一位笑瞇瞇正在整理餐食碗盤服務生,讓身為經理的男子頭上三個問號。
身為一個KTV的經理,必須關心一下基層員工的心情,這是他的工作職責!他悄悄的走到那名服務生旁邊:「嘖嘖……我們這邊薪水低的要死,客人又難搞的要命,什麼事情讓你那麼開心啊?」
「喔!古經理,你好啊!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啊?」服務生看到主管來親切的打了招呼,事實上這個“古經理”也是一名受員工愛戴的主管,雖然嘴巴有點壞,但為人和善好相處,和員工相處也沒有隔閡。
「喂喂,你這話好像我平時不常過來一樣。」古經理開玩笑的揍了一拳在服務生頭上。
「不是嘛?」不明白自己為何被揍的服務生故意說道。
「算了……」古經理放棄解釋,開始威脅員工:「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回答不出來扣薪水。」
「經理,這是壓榨啊!我要去勞工局投訴。」服務生抗議。
「去去,快去,勞工局我家開的,怕你不成。」古經理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快說唄,你這小子不會中樂透頭獎吧?」
「欸,中樂透我就丟東西走人了,還在這裡幹什麼。」服務生無奈之下告訴了古經理自己為何開心的原因:「A-6包廂有個漂亮的妹子,我剛剛寫紙條要了通訊,等等她一定會加我的?」
原來這小子是在把妹啊……而且說實在的這個還在唸高中的服務生工讀員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能把到妹。
古經理無力吐槽,只能以過來人的身份勸說:「年紀小小的學大人把什麼妹。年輕人,看女人可別看外表啊!內在是最重要的,還有你們的性格要適合才行。」
「古經理,你自己都快30了還沒結婚也沒對象,說這話實在很沒說服力。」
「……」
被一個只有高中年紀的孩子說這話真的是很火大,但古經理實在無力反駁……因為他真的是要30歲了還沒對象啊!最後他只能假裝沒聽到、假裝很忙的說:「我忙去了。」
古經理轉身離去時,服務生想起了一件要緊事沒說便說:「啊,對了經理,會客室今天有你的客人,說是你的弟弟。」
古經理睜了大眼,神情透漏出了一絲憂意,與那個愛半開玩笑的青年差異極大。他嘆氣了,然後點點頭:「嗯,知道了。」
要不是父母都在國外生活,他還真忘了自己有個蠢蛋弟弟。
-
會客室平常都是大長官來巡視時會請他們泡茶休息的地方,再者就是來找員工的朋友,像今天坐在會客室的就是員工家屬。
古仕軍帶著黑色的棒球帽,坐在KTV的會客室內,他什麼也沒做,呆坐在椅子上等著自己要找的人到來。
門打開後,一道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又不是什麼大明星,帶什麼帽子,裝模作樣的小鬼。」
早就習慣大哥的吐槽,古仕軍撇過頭看來一眼走進門的人,親眼確認是自己哥哥後才把帽子拿下。
「習慣了。」古仕軍笑了笑,雖然笑容感覺很勉強,但他還是打了招呼:「哥,好久不見了,你過的好嘛。」
古仕軍的哥哥——古又丞。今年29歲,是位於N市這間KTV的店經理。
古又丞在對坐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開始對弟弟發牢騷:「在KTV上班能有多好呢,包廂裡的客人可出一堆奇葩唉。」
「可是哥在工作時挺快樂的。」古仕軍說。不知道為什麼,對於哥哥抱怨工作的事情總讓他很羨慕。
他知道古仕軍最近發生的事情。
兄弟倆多年沒住在一個屋簷下,除了春節長休會回家,平常他們兄弟也不常見面。儘管如此,古又丞還是非常關注弟弟的職業比賽,雖然他不打遊戲、看不懂轉播比賽的花樣,但只要有弟弟的比賽,他都會開電視看,因為只有看電競比賽,才能看到弟弟的樣子。
古又丞沒多說什麼問暖的話,拋頭就丟出了這個疑問:「幹什麼就退役了,當初那份不顧一切也要打遊戲的決心去哪了?」
古仕軍沒有正面回答,但也沒多什麼理由,只淡淡的說了一句:「抱歉。」
「真是沒有恆心的傢伙。」古又丞斥責後,又說:「你退役的事情,爸媽在當天就知道了。」
「哥你告訴他們的?」古仕軍有點訝異,他知道這事情遲早會傳到遠在澳洲的父母耳邊,但沒想到那麼快。
「我哪來那麼閒告訴他們這種事情。他們自己看網路訊息知道的啦!澳洲又不是只有袋鼠。是你手機都不接,他們聯繫不到你,只能打給我了。」
古仕軍點頭,只說了「喔」一個字。
看自家弟弟那麼淡定的回答,古又丞大怒的站起來:「蠢蛋,你喔屁啊喔!你幹嘛都不開手機?你知道這兩個禮拜我也打了好幾通過去嗎?」
「抱歉阿……記者一直打給我,所以我就關機了。」古仕軍冷靜地說著。從退役消息發出後他的手機就一直沒開過,如果現在打開可能會看到有好幾百通未接來電吧。
「之後可能會換門號,到時候告訴哥吧。」古仕軍說。
「唉,好啦好啦……」古又丞心累,但是古又丞不說。提了現在最重要的問題:「回歸現在的問題,你之後要做什麼?你今天來找我不是為了要應徵這邊的服務員吧?我告訴你啊!我是不會僱用你的,早早死了這心吧。」
「哥,你想太多了……」古仕軍忍不住吐槽腦洞大開的哥哥。
這麼問著,古又丞又問了:「說起來,杓娜也知道你退役的事情吧?她怎麼說?你們交往也快四年了吧,雖然這個年紀還早了點,但早點定下來也不是壞事吧,不然像我一樣快30歲了還沒結婚可就難看啦唉唉……」
古仕軍沉默了許久,聽著哥哥說下去,但沒過幾秒他緩緩的開口:「我們分手了。」
「蛤?什、什麼?」古又丞吃驚的停住了話,對於弟弟的女朋友他沒什麼干涉,只覺得兩人狀況一直都還挺穩定的,本來以為弟妹的人選就非她莫屬了,但最後竟然破局?
「什麼原因?」古又丞問。
「很多原因,總之……就是分手了,今後也沒關係了。」古仕軍看來不想多說。
「好,我了解了。」從兩個人的個性來看,他大概能分析出兩人破局的原因。古又丞說:「你先搬回家吧!退役還有女友的事情我之後再來慢慢審問你。」
古仕軍沒多說什麼,其實他今天來找哥哥就是要告訴他自己打算搬回N市,但還沒收起面子這麼說,古又丞就先提了,也正合他意思。
「哦,好的。」
「既然這樣決定了,快點收拾行李回來吧!說來這兩週你住在哪裡啊?星海那邊還給你繼續住?我說你不會是當流浪漢吧?還是你住飯店?我說你是笨蛋嗎?退役就退役不快點搬回家,飯店很貴的……」
後面劈裡啪啦的一堆話古仕軍完全是左耳進右耳出,對於哥哥的上百個疑問,他一個都不想回答。
「我過幾天就搬回去了。」古仕軍說,站起身子拿起帽子戴上,準備往門外走去:「哥忙吧!我先走,不打擾你了。」
至於那個像老媽子的哥哥也站了起來跟在他後面要走出門外,還不放棄的繼續滔滔不絕說:「喂喂,臭小子,你給我回來,我話還沒說完,你耳朵聾了嘛!我說你快點給我去換門號啊!喂喂喂——」
「哥!」古仕軍打開門的同時,打斷了哥哥的一連串牢騷,一口氣:「幸好還有你,謝謝了。」
「……」
不知道為什麼,古又丞眼眶莫名的泛了淚水,但是在強烈的意志下沒讓淚水留下來。
這個笨蛋弟弟竟然和他道謝!
可惡……這個混蛋弟弟竟然出這招……
「搬回家的時候我會主動聯繫你的。」古仕軍打開門,要關門前還不忘說:「愛哭鬼大哥。」
「混蛋!我才沒有哭!」為自己辯解的話才一出,會客室的門已經關上。古又丞才又嘆一聲氣:「笨蛋弟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