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箱庭の世界】恩賜遊戲:戰士之證(祈恩)

Minny 咪尼 | 2024-03-03 02:26:32 | 巴幣 1012 | 人氣 108


*祈恩短篇
*公會創作:箱庭の世界
*角色:尼亞 伊爾加

恩賜遊戲:戰士之證
遊戲規則:七天之內獨自一人打倒任意比自身強大對手,手段不論。
勝利條件:獲得勝利
失敗條件:重傷、放棄、逃跑、敗北

*特別感謝並借用了鮭魚尼爾所製作的生物--斯涅托亞
*生物強度參考了公會wiki

*附上生物資訊(從尼爾的生物資訊複製)
生物名稱:斯涅托亞
生物種類:精類
生物體型:大型
所屬立場:中立
生物智能:低~普通
生物強度:略強
生活環境:北門外圍、寒冷、高原
生物數量:少量
生物介紹(外觀、組織、能力、戰鬥方式):斯涅托亞的身體由白雪組成,擁有半人馬的外觀,頭上長有深藍色的角,下半身有大部分都覆蓋有白色的皮毛,體內埋藏著由冰晶構成的碧藍色心臟,其碧藍的雙眸也是由冰晶構成。性格與冰冷的外表相反,相當敦厚貼心。牠們自古以來就被北門外圍的居民視為守護神,一直都深受崇拜。斯涅托亞並不喜歡戰鬥,但如果惹他們生氣、或者是意圖侵害北門外圍的居民的話,他們就會舉起由冰晶構成的弓箭,將敵人凍成冰塊並射成冰渣。斯涅托亞只能在寒冷的土地上生存,會主動遠離旅人的營火。
名字源自 snow(雪)和 runt(半人馬)
(不反對任何人在串內使用此生物。)
【雪白軀體】效果等同特質-『低溫適性LV3』『元素身軀LV1』『自我生存LV1』
【人馬一體】效果等同特質-『後踢專精LV2』『長弓專精LV2』
【冰柱碎濤】凝聚能量,往前方射出一支冰箭,下一秒冰箭變為一公尺長的冰之長矛。
【寒氣陣陣】每次攻擊附加冰霜與低溫傷害,能夠使人凍傷。
【冰晶箭矢】召喚出四根由冰晶構成的箭矢,環繞在自己的身體四周。
【白夜奪魂】當次攻擊命中敵人後都會累積1層「凍結」狀態,隨著此異常狀態堆層,能使敵人逐漸凍成冰塊。
當累積3層時會使雙腿發麻、當累積5層時會使行動成功率中等幅度降低、當累積7層時會使行動成功率大幅度降低、當累積10層時會使對象凍成冰塊,陷入「冰封」狀態,無法行動狀態,持續兩回合。此效果結束後,堆層會降至5層。


  天上白雲邊,河堤水溝邊,一顆顆小星星正在一閃一閃地眨著眼,微風徐徐地吹來,這樣的夜晚,總會使人不禁地想多做些什麼,一位有著黑皮膚的女子,正坐在自己房間的陽台上,望著漫天星辰…

  女子將雙手合十,閉上眼低頭說著:「占卜之神啊,以匙靈為媒介,願你能指引我方向。」女子說完,便緊握著手上的橋牌,從中抽出一張並隨著空氣慢慢降到地面。

  輕輕地張開雙眼後,由星相判斷方位,確認那張橋牌所要指引的方向…

  「去北方吧。」女子說完,便拿出了來箱庭時的百科全書小冊子,從所有北方的生物頁面中,隨意地用手指了指其中一個生物──

  「斯涅托亞、守護神、冰屬性、遠距離。」女子貌似正在為了什麼而做筆記,好似要直接出征的樣子,雖然就這樣決定對手貌似過於草率。

  幾天前──女子為了未來共同體的未來,再次跑去祈恩,然後收到了像這樣的契約單:

  恩賜遊戲:戰士之證
  遊戲規則:七天之內獨自一人打倒任意比自身強大對手,手段不論。
  勝利條件:獲得勝利
  失敗條件:重傷、放棄、逃跑、敗北

  這幾天的他都在思考著要找誰來當作自己的對手,以及要用什麼樣的手段打倒,或許是因為這關乎著自己共同體的未來,也或許是因為要好好地保護自身,說白點,這種事情,總是需要勇氣的,一陣子沒有鬥技的他,也都快忘記了那鬥技的快感。

  現在有位枕邊人會幫她處理著大大小小的事情,但自己的內心深處,那名為天災的種子還依舊佇立著,女性獨立的力量該是時候要出來了,最難纏也是最難處理的不為其他的事,通常,都是關於自己的事,女子尼亞,當然也明白,但勇氣總是最後才會出場。

  他從恩賜卡中拿出了天災護目鏡,想像著自己還正走在米撒拉沙漠上,全身被風沙蓋過,沒有借助其他人的力量,靠的全是自己的意志力,那護目鏡上的摧殘以及老舊的樣貌,正是征戰過的痕跡,也是經歷過、經驗的累積。

  因此,他便選在了沒有月光,只有漫天星光的晚上進行占卜,那占卜的內容就如同上述的行動。

  現在的他,正要出發。

  「帶著這個吧。」尼亞對著手中的橋牌自言自語著,把數個小東西放進了自己的恩賜卡中,看來… 他早就下定決心要來場不公平的對戰,畢竟,手段不論。

  尼亞跟隨著星星的腳步,一步步地往傳界門移動,突然覺得很多任務的地點,都是在那枕邊人的故鄉,雖然有著大型結界保護著,但那溫差還是無可避免,以及… 因那銀色純白世界而易迷失方向,感受著最後的南門氣溫和氛圍,最後,尼亞踏入了傳界門,前往北門。

  「呼──呼──」才剛進入北門,迎面而來的是那陣陣北風席捲著全身上下的器官,不僅僅手指開始僵硬了起來,開始有些不靈活,而且身體不自覺地顫抖著… 不得已之下,尼亞將自己身上的黑色斗篷盡可能覆蓋著耳朵,渴望著那一絲絲的溫暖。

  「哈──」他還試圖用自己呼出的氣來溫暖自己的雙手。呼出的氣體傳回了來自斗篷的回饋,那是自己最親近的枕邊人氣息,感受至此,不自覺地,好像身旁的氣溫又再次升高。

  隨後他拿出了那本小冊子,仔細地研究著方位以及位置,還好現在是晚上,扣除路面狀況或許需要特別小心行走,但有星星的力量真的是錦上添花。

  「看來… 只能碰運氣了。」尼亞看了看上面寫的地點資訊,發現到這生物是隨機出現的… 但鬼靈精怪的尼亞並不會因此而作罷,他想到了一個好方法。

  「咳咳… 」他先是清了清喉嚨。

  「好冷、找不到位置,這裡是哪裡?」還刻意選在沒有燈火的地方大聲求救著。

  「救命──!」

  然後貌似沒有方向地胡亂地走著,就像是迷失方向的人一般,非常地需要一位守護神的幫忙。

  不久後...

  「咚、咚、帕、帕──」有安穩的腳步聲正靠近著尼亞。

  那是一位有著四隻腳的巨大白色半人馬,頭上有著深藍色的角,一臉疑惑地出現在尼亞的面前…

  「咦?」就像是第一次看到布雷克一般,那半人馬帶給他的感覺讓她沒有那樣地害怕著,反倒是… 安心了不少。

  「謝謝您,各方面。」說完,尼亞便深深地向他鞠躬,並致謝,然後就轉身要離開… 沒錯,尼亞開始覺得很不好意思,叫人家來救自己,結果目的卻是要跟他打?

  話雖如此,尼亞連要去哪裡都不知道,他只是一昧地背對著巨獸往前走,原本只是要裝迷路的他,這下還忘記原本亂走的路線,看來真的迷路了… 他試著望著漫天的星星,很慌張的樣子,從他的行動很明顯地知道他已找不到回去的路。他鼻頭一酸,有些難過,但自作孽,再難過也只能獨自吞下。

  在那充滿絕望之際...

  「帕、帕、帕、帕!」傳來的是那因踩踏雪地而發出的聲響!其實半人馬沒有完全離開尼亞,他依舊好奇地跟著他。

  「要去哪?」他充滿好奇的疑問著。

  「我... 想回南門。」尼亞有些哭腔地回覆著,隨後他便吸了一口氣,用著那堅定的眼神看向半人馬。

  「但… 我有個請求,能請您和我決鬥嗎?」尼亞說完後便對半人馬行90度鞠躬。

  《最尷尬的事情莫過於暗自對其別有目的。》

  只見,那人馬的表情開始產生變化,他回覆著:「不要。」這半人馬意外地充滿溫情呢,但好似不喜歡戰鬥,他深表無奈的樣子。

  「欸… 就是只過過手,然後若有一方會造成嚴重傷害即獲勝,且須立即停下,這樣如何?」尼亞先是和這位半人馬談了談條件。

  「嗯?你──真想打?」他看起來真的很不解的樣子。

  「是!請多多指教!」尼亞充滿朝氣地說完,也不等半人馬回覆,便自主張地要直接開始,他直接緩慢地退後,讓雙方距離100 m。

  然後對著半人馬吼著:「開始!」

  半人馬看似百般不願意,但他還是輕點了點頭回覆著,看來,這仗必打不可,且勝負獎勵也沒說,這小女孩也真夠大膽的,而心裡掛記著打完後要帶他回家。

  剛吼完的尼亞立刻拿出匙靈抽卡。

  (機油很難喝
  機器人
   — 今天 01:01
  @Minny
  5d54:
  114[17+22+7+38+30] = 114,1黑桃2愛心2菱形)

  尼亞直接拿出了愛心來應戰,只見橋牌從手中直接閃現圍繞在尼亞的身邊,形成了一個大大的防護罩,並且她很認真地注意著敵人的動向。

  斯涅托亞沒有多想,聚能後直接往尼亞的方向射出一箭。(【冰柱碎濤】凝聚能量,往前方射出一支冰箭,下一秒冰箭變為一公尺長的冰之長矛。)

  發現危險的尼亞迅速地帶著防護罩右滾翻躲避這支箭史的攻擊。

  接著尼亞再次抽卡。

  (機油很難喝
  機器人
  — 今天 01:08
  @Minny
  1d54:
  2[2] = 2,累積2黑桃1愛心2菱形)

  他還拿出了冰雪滑雪板,手中使用著鬼牌,邊讓橋牌聚在自己的手上邊直直地往半人馬的方向靠近,然後隨時注意著半人馬的動向。

  斯涅托亞則是拿著一隻一公尺長的冰之長茅應戰,這和尼亞想的完全不一樣,原本想說斯涅托亞只會用遠程攻擊,拉近直接敏捷拉滿,用刺客攻擊就好,結果沒想到他居然還有近戰用的長茅。

  尼亞在靠近半人馬約20 m處便迅速地射出橋牌聚能砲,而斯涅托亞就這樣把冰之長茅對著橋牌和尼亞的方向直接投扔出去。

  尼亞利用冰雪滑雪板往左邊大滑移躲避長茅。

  接著尼亞拿出黑桃,只見一張張的橋牌就像是手裡箭般,一邊射出一邊放大成約臉的大小,迅速地往半人馬方向射去。

  斯涅托亞則是用【冰晶箭矢】召喚出四根由冰晶構成的箭矢,環繞在自己的身體四周,抵禦攻擊。

  接著尼亞乘勝追擊,先是快速抽卡。

  (機油很難喝
  機器人
  — 今天 01:24
  @Minny
  1d54:
  17[17] = 17,累積1黑桃2愛心2菱形,剩餘花色1黑桃1愛心2菱形)

  尼亞直接拿出了愛心,讓橋牌閃現成一顆顆的棒球,並迅速地往半人馬方向攻擊。

  斯涅托亞外面有冰晶的輔助,所以他很放心地讓箭史有時間充能,並瞄準尼亞射出。(【冰柱碎濤】凝聚能量,往前方射出一支冰箭,下一秒冰箭變為一公尺長的冰之長矛。)

  這次的尼亞為了搶快而沒有注意到半人馬的動作,只見一根箭史直直地往尼亞射過來,完全來不及閃躲,就這樣先打中了尼亞的防護罩,然後破了防護罩後打中裡面的尼亞。

  【寒氣陣陣】每次攻擊附加冰霜與低溫傷害,能夠使人凍傷。
  【白夜奪魂】當次攻擊命中敵人後都會累積1層「凍結」狀態,隨著此異常狀態堆層,能使敵人逐漸凍成冰塊。當累積3層時會使雙腿發麻、當累積5層時會使行動成功率中等幅度降低、當累積7層時會使行動成功率大幅度降低、當累積10層時會使對象凍成冰塊,陷入「冰封」狀態,無法行動狀態,持續兩回合。此效果結束後,堆層會降至5層。

  雖然這箭的傷害被防護罩削弱不少,但還是擊中尼亞,累積一層凍結狀態,低溫與冰霜傷害對於尼亞的體質來說根本就是加成攻擊,逼得尼亞不得不使用先前準備的賤招。

  他先是觀察場上橋牌的位置,判斷材料是否足夠,接著先拿出愛心再做一層防護罩,雖然手指有些不靈活,也不太俐落地拿出恩賜卡,但該做的還是要做。

  他,從中拿了…

  打火機,看來是要做陰的了。

  「喀──喀擦──喀、喀、喀!」打火機在這種嚴峻的環境根本完全點不著啊,這與尼亞腦中的想像完全不同,他一臉絕望地看著打火機。

  看來就只能到這裡了嗎?

  不,還有一招。

  要說真不愧是鬼靈精怪的尼亞嗎?這麼短的時間內,他還有別的方法。

  但斯涅托亞可不會給予尼亞想像的時間,他再次發出了一箭,直直地往尼亞射出。

  可憐的尼亞… 怕到跪倒在地,就這麼湊巧地躲過攻擊,但那一箭還是削破了尼亞的防護罩,讓橋牌防護罩化為普通橋牌散落一地。

  「最後一試──」這次,尼亞拿出了天災旅人的護目鏡‧沙塵,只見北門的場地瞬間強制變成沙塵的場地,那豔陽搭配著凌亂的風沙… 風沙對於半人馬沒有太大的傷害,只是那豔陽…

  「啊──吼──」才剛變換場地斯涅托亞就受不了了,尼亞一見如此,便直接取消了比賽,讓場地恢復城北門原來的樣子,並拿出菱形,做成大盒子,笨拙地撈起了白雪往半人馬灑去。

  「謝謝您的指教!真的謝謝您!」

  「很抱歉讓您不適了… 」尼亞真的非常自責,說白點,他先是演戲叫半人馬來,接著又是真的迷路,現在又要跟他打架,怎麼樣都超級不好意思,最後還讓他受傷。

  不過… 尼亞的凍結貌似還沒結束,他幫忙人馬到一半就動作停止,且怎麼樣身體都不聽使喚。

  「恭喜獲勝。」雖然半人馬是這麼說,但還是一臉疑惑的樣子,畢竟也不知道打這仗到底要做什麼,然後還讓自己燒傷,燒傷就算了,那人要幫忙降溫,降溫到一半還直接停止,不得不說,這人馬的脾氣真的超好。

  「那… 境界門在這個方向… 」他還是沒有忘記尼亞想要回家的事情,還非常地冷靜安定地記得要帶尼亞回家。

  「我是南門破魔軍御用占卜魔術師──尼亞 伊爾加,真的非常感謝您!」

  「北門,斯涅托亞。」他簡單地回覆著。

  還好本次決鬥地點距離境界門不遠,很快地就再次回到了門口。這夜晚看似很漫長,但終於要結束了呢,那一路引領著尼亞的星星也即將進入夢鄉,換成太陽要準備接班。

  尼亞再次對著斯涅托亞行禮,然後踏入了境界門離開令人凍結的北門。

  回到南門,第一次感受著這樣的清晨,太陽還沒冒出來,夜晚又剛退去,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好多小生物正準備起床。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小蒼蘭的氣息,清晰、低調、有著恬淡的香氣,瞬間有種通體舒暢的感覺,皮膚也還在享受著南門這樣溫暖、充滿感情、以及熟悉的觸覺,而心情卻是由內往外感到幸福。

  《人子啊,人類的冒險精神是一樣很有趣的事物,其本質就是好奇心,沙暴的後方到底會有什麼?河流的盡頭又是何處?人類並不強大,正因如此,嘗試跨越天災、深入險境之人總是直得尊重的,而成功之人則是偉大的。》--血腥的豺狼人(賽特)。

  「嗚啊──」是時候去回報了,腳上的冰雪依舊還沒融化,身上的疲憊感也絲毫未減,就不說匙靈還在那備戰狀態,現在要繼續打,也還是可以打的那種,頭上還掛著那天災旅人的護目鏡。

  身上的凍結效果也還是累積一層,尚未解除著,拖著這樣的身軀,尼亞再次回到了官方祈恩聖所。

  接著,就是未來的故事了。

  《所有的傷口就像是一面鏡子一般,只要受了傷,即便修補,也會有痕跡。》──改編至實況主UC說過的前女友對他說過的話。

  有些事情,在體會了第一次能有深刻感受,第二次開始就會少了一點悸動,而且,無法再次回到最初的感動。

  這是不可逆的,願自己能深刻地記住這些傷痕,帶給未來無窮的希望。

創作回應

鮭魚尼爾
超棒!
2024-05-12 15:16: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