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Infinite Orphans #46 學生會

宇智波薩克 | 2024-03-02 14:52:35 | 巴幣 10 | 人氣 59

「他們幾個怎麼還沒來啊?」

第三競技場內,訓練到一半的箒看看時間,現在都已經四點半了。照理來說,只是去交個報告而已,應該不需要這麼久的時間吧?

「一夏也就算了,怎麼連歐格團長跟斯塔都......」

「會不會是織斑老師又有什麼事要他們做?」一旁的鈴音問。

「就算是這樣,也應該打個電話說一下吧!」

此時西西莉亞跟夏洛特朝著兩人的方向走了過來。

「今天的訓練歐格他們是來不成了。他們在教師辦公室外遇到了學生會長,現在他們正在學生會。他剛才打電話過來,要我跟你們說。」夏洛特把歐格的話告訴了眾人。一聽到又跟學生會長有關,箒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這個學生會長到底想怎麼樣啊?早上擅自把一夏當成校慶獎品,下午又跑去辦公室堵人。她就這麼對一夏有興趣嗎?」

箒會這麼生氣也是理所當然。在她看來,學生會長的行為就像是無視她這位一夏的女朋友一樣,以自身的職權強行將她與一夏分開。遇到這種情況,沒有一位女生不會生氣。

「畢竟一夏可是『世界唯一一位可以啟動IS的男生』啊,他就跟動物園的大熊貓一樣珍貴,不堵他堵誰啊。」鈴音發表自己的看法。

「冷靜一點,箒同學。有斯塔跟歐格團長在,相信那位學生會長應該也不會做出什麼逾矩的事。」西西莉亞試著安撫箒的情緒。

「真是那樣就好了.......」箒還是不太放心。

「放心吧,箒。就算那位學生會長真的想對一夏做些什麼。歐格他們也一定會阻止她的。所以妳就不要再擔心了。」夏洛特走到箒的面前說。

「既然夏洛特妳都這麼說了......」箒的表情這才緩和過來。

現在箒只能在心中暗自祈禱,希望一夏不會出什麼意外。





「……你要發呆到什麽時候?」

「好困……好……晚……」

「好好做事。」

「收到……」

當這樣的聲音從門的另一端傳出後,一夏莫名地猶豫了起來。

「嗯?怎麽啦?」楯無問

「不,我好像聽到了曾經在哪裡聽過的聲音……」

「確實,好像有點耳熟」

一夏與歐格都對門內傳出來的聲音感到熟悉。

「啊,對哦,現在她應該在裡面吧。」

這麽說完之後,更識楯無輕輕地打開了門。厚重的推門在開啓的過程中絲毫沒有發出噪音,似乎是一扇挺不錯的門。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會長。」

迎接她的是三年級的女孩。這個戴著眼鏡、綁著辮子,看起來頗具「個性頑固但工作能力很好」特質的人,很適合用單手拿著文件夾的姿勢。在她身後的人則讓人感到非常意外。

「哇……是織班耶~~……還有歐格、三日月、斯塔,今天來的人好多啊。」

「果然是她啊。」

「是大剌剌同學……那個……奇怪?爲什麽?」一夏對於這位大剌剌同學為什麼會在這裡感到奇怪。

「會出現在這裡,就代表妳是學生會的成員。我沒說錯吧?布佛同學。」斯塔說。

「沒錯呦~~~」布佛的臉在回答斯塔的時候抬高了三公分左右,但隨即又垂回桌子上。

「現在是在客人面前耶,你振作一點。」

「我做不到……好困……可以……回家嗎……?」

「不可以。」

布佛同學懷抱著最後的希望,用只剩下單字的話語發問,然而三年級學生的無情回答徹底將她擊潰。

「呃,大剌剌同學?你很困嗎?」一夏問

「嗯……深夜……連日……收拾……牆報……」

「唔、唔嗯?」

「哎呀,你們居然互叫綽號,感情真好呢。」更識楯無一邊說著一邊將泡茶的事交給三年級的學姐,隨後優雅地環起手臂、坐到座位上。

「啊——不是,那個……我不知道她的本名……」

「咦咦~?」

啪砰!大剌剌同學站了起來,用眾人初次聽見的大嗓門喊著:

「好過分,因爲你一直用綽號叫我,害我以爲你喜歡人家耶~~……」

「不,那個……對不起。」

當一夏覺得這樣的確太過分而低頭道歉時,正好端著茶杯過來的三年級學姐插話了:

「本音,不准說謊騙人。」

「嘻嘻嘻,被看穿啦?我知道了啦,姐姐~」

「姐姐?」

「是的,我叫布佛虛,妹妹叫本音。」三年級學姐如此介紹著。

「從很~~久以前就是更識家的幫傭哦,代代都是。」本音接著姊姊虛的話繼續說。

「咦?所以……你們姐妹倆一起進了學生會?」歐格問

「是啊,盡管學生會長必須是最強的,不過其他成員直到人數達到上限之前都可以隨意加入,所以我就錄用和我一起長大的她們兩個囉!」更識楯無爲眾人說明。

「畢竟侍奉小姐是我們的工作。」虛將似乎剛好泡好的茶逐一倒進杯中。她的動作有模有樣,散發出來的氣質像是女秘書或侍女長。

「啊,別叫小姐啦。」

「抱歉,習慣不小心跑出來了。」

從她們的對話來看,更識家應該是名門貴族吧?這一點從楯無的一些動作也可以看出來。

「原來會長....也是一名貴族呢。」歐格這麼說著的同時心裡也在想,難道貴族們都有些莫名其妙的癖好嗎?

「幾位學弟也請用茶。」

「謝、謝謝。」

虛也替眾人倒了杯茶,客氣的態度讓歐格也變得拘謹起來。

「本音,把蛋糕從冰箱裡拿出來。」虛接著吩咐本音

「好~~我清醒的時候做事是很幹練的。」

眾人都很懷疑她的話到底是真是假。她的動作依然慢吞吞,而且不知道是否仍昏昏欲睡,走路的步伐非常不穩。然而不可思議的是,本音同學沒有跌倒,安全地把蛋糕拿過來了。

「你們聽我說,這裡呀……這裡的蛋糕呀,超超超超~~……好吃的哦。」本音一邊這麽說著,一邊吃起自己的那塊蛋糕。

「別這樣,本音,布佛家的儀態會被外人質疑的。」

「沒事啦、沒事啦。好吃、好吃♪」

「…………」

妹妹專心舔起沾在蛋糕底紙上的奶油,不過嚴格的姐姐似乎不允許她這麽做。砰的一聲!虛以拳頭用力地搥下去。

「哎呀呀……好痛……」

「本音,你還想被我打嗎……這樣啊,真是拿你沒辦法呢。」

「我什麽話都還沒說~~我沒說話啦~~」本音的眼眶泛著淚水。

「好好好,我知道你們姐妹感情很好,不過現在可是在客人的面前哦。」楯無出聲把兩人拉了回來。

「非常抱歉。」

「非、非常……抱歉……」

三位學生會的成員重新面向一夏等人。

「總之把來龍去脈說給你們聽吧——由於一夏學弟沒加入社團活動,我們收到了很多申訴,如果學生會不逼你加入某個社團,事態將會變得很嚴重哦。」楯無開始說明原因,但這原因顯然不能讓在場所有人信服。

「真是找麻煩,我光是做IS的特訓就忙翻了,根本沒有閑工夫參加什麽社團活動。」一夏對此直接拒絕。

「而且對我們這些男生來說,全是女生的社團也不好參加吧。」歐格說。

全部都是女生的社團活動對一夏來說實在是沒辦法參與,至少在精神層面上辦不到。而且如果是運動社團的話該怎麽辦?連男子更衣室和淋浴間都沒有嘛!一夏覺得與其參加什麼社團倒不如在鐵華團警備隊跟歐格他們訓練還比較好,至少跟男生在一起一夏感到很自在。

「所以你才設計出校慶的投票決戰嗎……?」斯塔問。

「沒錯。畢竟各社團對於讓一夏加入社團的請求已經堆積如山了,在不處理的話問題就大了。順帶一提,你們幾個也有喔,只不過你們三個的量加起來還沒有一夏多就是了。因此作爲交換條件,從現在開始到校慶結束爲止,就讓我替你進行特別的鍛煉吧——包括操控IS與訓練本人在內哦!」

「請容我婉拒。我已經說過我有好幾個老師了吧,再說妳究竟爲什麽要指導我啊?」

「嗯?理由很簡單,因爲你太弱了啦。」由於楯無回答得太流暢了,一夏一時之間沒聽懂她說什麽。不過在意會過來的同時,一夏有些憤怒了。

「我認爲自己沒弱得像你說的那樣。」

「不對,你很弱哦,弱得很可憐,所以我才說要把你鍛煉得稍微像樣一點。」楯無的回答依舊很流暢。這徹底激怒了一夏。等他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站起來指著楯無了。

「那我們來比一場吧!如果我輸了的話就聽你的。」

「嗯,好啊。」

歐格與斯塔用著不敢置信的眼光看著一夏,三日月則是繼續淡定的喝著茶配著火星椰棗。只有楯無露出了微笑,那張微笑的臉龐上露出「你中計了」的神情。




一夏跟楯無正面對面地站在放學後的榻榻米道場裏,彼此都是一襲日本自古以來便有的白色護胴搭配深藍色道裙的武者打扮。

順帶一提,道場裡除了一夏和楯無兩人之外,歐格、三日月、斯塔也跟了過來,而布佛姐妹似乎有工作要做,不在這裡。

「希望能快點結束,現在西西莉亞她們的特訓應該已經進行到一半了。」斯塔看著自己手機的時間說。

「是啊,早點結束我也好去接夏洛特吃晚餐。」歐格的反應也跟斯塔一樣。

對於歐格和斯塔來說,不論一夏這次是贏是輸,他們都已經準備了對策防止一夏被帶離鐵華團。

「不過......雖然這麼說對一夏有些不好意思,但現在的他想要贏過學生會長我覺得還是有些勉強。」斯塔說。

「是啊。雖然她總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舉動,但是她的實力絕對不是吹出來的。」

對於曾是傭兵的歐格來說,他知道楯無說自已是學院最強這點絕對不是騙人的。確實,一夏變強了,但是對上楯無還是有些吃力。

「好了,說到勝敗條件嘛……只要讓我倒在地上就算你贏。」楯無熱身完畢後開始說明規則。

「咦?」聽這這個規則的一夏有些疑惑。

「相反的,如果你沒辦法繼續比賽的話就是我贏,這樣可以吧?」

「咦,不,等等,這樣……」正當一夏打算表示這樣的規則對於楯無未免太不公平的時候,楯無已經搶在前頭先行表示:

「反正我會贏的,所以沒關系。」

「………………」

盡管知道是低級的挑釁,一夏還是忍不住火大起來,擺出了防禦姿勢。

過去一夏在箒她們家的道場練劍時,曾經預想過劍折斷的狀況,所以也教過赤手空拳的古武術。他的身體已經記住那套武藝,即便有點生疏但也不至於完全忘記。

「我要上囉。」

「隨時候教。」

楯無臉上的笑容並未消失,若無其事的表情更增添身上的神秘氛圍。

(總之先試探看看好了。)

一夏紮實地以擦足方式移動,然後抓住楯無的手臂,然而……

「!」

她瞬間反過來抓住了一夏,一夏的身體就這樣被狠狠摔到榻榻米上。他頓時感到呼吸困難,肺部內側出現強烈的壓迫感。在嗆出一口氣之後的下一個瞬間,楯無的手指便像是在探索頸動脈似地撫摸著一夏。

「唔……」

「我先勝一場。」

在讓一夏見識到「只要有那個意思的話是可以傷害我的」這點之後,楯無隨即放開了他。

(這個人很強悍……!)

一夏深深地領悟到——在面對更識楯無時,如果不以應付千冬的心態去對戰,絕對無法戰勝這個對手。不過如此一來,他便不能隨便出手,情況於是陷入膠著。

「………………」

「嗯?你不上嗎?那麽我就——主動過去囉!」

咚!楯無突然急速逼近至一夏的眼前,擦足的動作實在太漂亮了——不對,那是古武術的密技之一「無拍子」。

簡單來說,人都是依賴「韻律」而生存的,除了心臟的跳動以外,也包含呼吸的時機,所以舉例來說,所謂的「氣息調和」就是這種現象的正面表現,相反的,「體不協調」則是反面表現。刻意調整律動以擾亂對手的攻勢,就是所謂的「擊拍子」;配合律動控制情勢,則是所謂的「貼拍子」。至於最上乘的招式則是讓人感受不到一切律動,並加以利用這份無法察覺的律動空白,這種武技就是——「無拍子」。

「慘了——」

隨著啪、啪、啪三聲響起,一夏的手肘、肩膀、腹部全都遭受輕輕的掌擊,然後在他的身體反射性僵住的瞬間,楯無的雙掌已擊向一夏的肺部。

「咳、呃……!」

肺裡的空氣被強制排出,讓一夏的意識瞬間渙散,接著——

「小心腳底。」

砰咚!一夏的背部重重摔在榻榻米上。

而且在一夏被摔出去時,楯無使用了「貫手」招式觸碰一夏的數處關節,即使他想立刻撐起身體,也會因爲輕微的麻痹狀態而難以動彈。

「這樣子我就勝兩場了,你還要打嗎?」

衣衫完全沒亂的楯無對一夏露出溫柔的笑容。

「我還能打……!」

說是這麽說,一夏的身體卻依然動彈不得。他用力地深呼吸,在吐氣的同時讓身體從地上躍起。

「嗯,努力的男生很棒哦!」

「你過獎了……」

楯無重新面向一夏。盡管對方的臉上一直挂著相同的笑容,現在的他卻覺得那是一眼深藏不露的可怕面容。猶如森林裏起了濃霧,不讓人看見真實的面貌。人們並非因它的濃密而感到害怕——無法摸清潛伏其中的事物,那種不透明性才真的讓人畏懼。這一點也適用在人身上。猶如銅牆鐵壁般的笑容讓人無法窺見所有真實的情緒。然而也不能說那是騙人的笑容。楯無始終由衷地露出微笑,不過不知道她爲何而笑的這點讓一夏感到不知所措。

(冷靜一點……冷靜一點……我又不是在跟怪物對打,既然對手是以雙腳站立的人類,就一定有擊敗的方法。)

一夏深呼吸兩次。同時閉上了眼睛。腦海中浮現出不會搖曳的燭火……一夏讓自己冷靜下來,集中意識。

「唔,你認真起來了。」

「………………」

面對一夏無聲的響應,楯無也緘默以對,彼此間充斥著向對方使出必殺技的高度緊張感。

(要有一出招就擊敗對方的決心……上吧!)

一夏以「動」來破壞楯無的「靜」,他施展筱之之流古武術的隱藏密技「零拍子」——搶在對手出第一招之前動手。

雖然一夏的雙眼是閉著的,但是他猶如睜開雙眼一般筆直地衝向了楯無沒有一絲猶豫。或許是對一夏的速度和突然改變的氣勢感到詫異,楯無為了拉開距離而後退了半步。

但在楯無的腳再半步就要著地之前,一夏搶先抓住她的手臂,使勁把她摔出去。被抓住的楯無使出渾身解數試圖掙脫,但是被一夏爆發出來的力量死死的壓制住,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一夏摔出去。

「嘿呀!!」

伴隨著一夏中氣十足的喊聲,更識楯無的身體被重重摔在塌塌米上,期間她使出各種招式企圖解開一夏的束縛,但是都被一夏一一化解了。

「看來是我輸了呢......」躺在塌塌米上看著天花板的更識楯無這麼說著。

「學姊,承讓了,呃......」

一夏睜開眼睛後立刻把頭別了過去。剛才凝聚的氣勢也瞬間消散,現在的一夏跟剛才的一夏簡直判若兩人。

「呀啊!」

楯無的護胴完全敞開,包覆在胸罩裏的豐滿乳房彈了出來。高級絲質蕾絲內衣裡的胸部感覺非常有分量。

這時慌亂的不只有一夏,歐格也拿出了衛生紙擦掉了自己的鼻血。

雖然鬧出了些小插曲,但這場比賽以一夏的勝利落下了帷幕。歐格、三日月、斯塔也從座位上起身收拾東西準備去第三競技場接其他人去吃晚餐。

「真是看不出來啊,一夏。沒想到你這麼強。」歐格上前拍了拍一夏的肩膀後誇獎他。

「嗯,對你刮目相看了。」斯塔也跟著稱讚一夏。

「沒有啦!只是有種『當時就應該這麼做的感覺』。」對於兩人的稱讚一夏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對於剛才的感覺他也是摸不太清楚。

「該去接蘿拉她們了,各位。」三日月出聲提醒三人,現在時間不早了,第三競技場那裡差不多要結束特訓了。

不過在這之前還得先處理更識楯無的問題,畢竟剛才是她自己跟一夏約定誰贏了就聽誰的,現在她輸了,就應該履行承諾。

「哎呀!看來姊姊我只能聽一夏學弟的發落了呢。」楯無站起身來。雖然輸了,但她的臉上依舊掛著微笑,好像勝負根本與她無關似的。

「所以,一夏,你打算怎麼做?」歐格打算讓一夏自己決定,畢竟這場比賽的勝利者是他。

「嗯......我想想,不如就讓學姊加入鐵華團吧。」一夏回想起剛才交手時楯無的實力,隨後他做出了決定。

「IS學院最強的人加入鐵華團的話,不僅能讓整體實力更上一層樓,加上會長確實有兩把刷子,在訓練方面也能幫大忙,不錯的主意。」斯塔贊成了一夏的提議。

「哪三日你覺得呢?」歐格問三日月。

「都可以,只要她別來煩我就好。」三日月對於更識楯無的加入沒什麼意見。

「那就是全員通過囉。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學弟們。」楯無看見一夏的提議被通過後立刻自來熟的跟眾人打招呼。

對於更識楯無來說,只要能接近織斑一夏,不論是在警備隊還是學生會都可以。不過對於警備隊的人來說,新加入的更識楯無雖然在能力方面非常出色,但本人的性格也不禁讓人擔心起來,希望她不要再做出什麼奇奇怪怪的事。

創作回應

初代超越之神_丹列♆
非常严格的姐姐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3/27623ab39b6e8cb84dcc0f55738d8035.PNG
2024-03-02 16:35:2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