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Infinite Orphans #45 女僕咖啡廳

宇智波薩克 | 2024-02-25 15:52:12 | 巴幣 0 | 人氣 59

全校集會當天的放學後,一班的教室裡舉行了臨時集會,大家正爲了決定班上要擺什麽攤位進行熱烈討論。但是現在在講台上的一夏現在的表情卻非常扭曲。

「織斑一夏的牛郎俱樂部」、「與織斑一夏玩扭扭樂」、「與織斑一夏互咬餅乾棒」、「與織斑一夏玩國王遊戲」,女生們提出的全是些不正經的項目。

「駁回!」一夏覺得要是真的搞這些項目,先不說校慶能不能拿第一,自己就會先社會性死亡了。而且上面除了自己的名子外還有歐格、三日月、斯塔這些已經有女朋友的男生們的名子。這些女生們是想把一班搞成牛郎俱樂部嗎?一夏在心中如此吐槽著。

「咦咦咦咦咦——!」噓聲如環繞立體音效響起。看來女生們對於一夏反駁他們的提議感到很不開心。

「真按這些提案搞的話,妳們是想把一班變成牛郎俱樂部嗎?再說擺這種攤位有誰會高興啊!」一夏把自己內心的吐槽全部說了出來,其他男生也跟著點了點頭。就是夏洛特等人似乎有些失落。

「我會很高興哦,我敢肯定!」

「沒錯、沒錯!你們必須盡到讓女生高興的義務!」

「織斑一夏是我們一班的公共財産!」說出這句話的女生下一秒就受到了三日月的視線攻擊,冰冷的眼神瞬間就讓這位女生受到了驚嚇,看來她十分後悔自己為何要說出這種不經大腦的話。

「你就當成是在幫助別人嘛!」

「要有救世主的架勢!」

「妳們嘴上這麼說,其實就只是覬覦他的身體吧,真是的.........」斯塔對於這些女生火上加油的行為感到很無奈。

講台上的一夏聽完女生們七嘴八舌的提議之後氣得渾身發抖。差點一口氣喘不上來。

(這些是什麽鬼話啊。話說回來,我該怎麽辦啊……)

憤怒情緒退去的一夏為了求救而四處張望,但身為班導的織斑千冬已經先行離開不再教室裡了,留下來的只有副班導山田真耶。

「山田老師,這些奇怪的企畫應該不能用吧?」為了打消女生們的念頭,一夏試圖讓山田老師來救場。

「咦?你要、要問我的意見嗎?」被一夏點到的山田老師有些意外,從臨時班會開始的時候她的存在感一直都很低。

「呃、呃……嗯我、我個人覺得互咬餅乾棒好像不錯耶……?」山田老師微微臉紅地說。

(天啊,沒想到唯一希望的山田老師居然是顆地雷,一班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看著救場不成反而添亂的山田老師,一夏在心裡吐槽了幾句。

「總之,提一些比較正常的意見啦!」事到如今,一夏只能靠自己了。

「女僕咖啡廳如何?」從班會開始就一直保持沉默的蘿拉,突然提出了一個根本不像是她會提出的提案。雖然這些提案相較於前面幾個正常許多。

不只是一夏,班上除了三日月以外的人都愣住了。

「這主意挺好的不是嗎?」歐格笑著說。

「應該會很受客人歡迎吧?而且經營餐飲攤位還可以回收經費。我記得外面的人透過招待券制度也能入校吧?那樣的話,應該會有不少人想找個可以休息的地方。」

雖然蘿拉的口吻一如往常地冷淡,但這些話實在和她本人的形象差太多,讓班上的人都需要花一點時間理解。

「這主意不錯,大家覺得怎樣?」一夏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畢竟女僕咖啡廳總比什麼牛郎俱樂部好多了。

不過即使是採多數決,也必須先看看大家的反應。或許是突然間被詢問意見的關系,班上的女生依然處於呆滯狀態。

「這樣不是很好嗎?只要讓男生們當管家或負責廚房工作就OK了。」像是配合蘿拉的話,夏洛特的發言打動了所有女生的心。

「織斑同學他們當管家嗎?感覺很棒耶!」

「女僕裝打算怎麽辦?我在戲劇社是負責做服裝的,可以縫制哦!」

班上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很熱烈。看著這些女生的注意力成功轉移到其他地方,一夏鬆了一口氣。

「女僕裝的話我有管道,包含管家服在內,都能問問看可不可以外借。不過外借還是太麻煩了,乾脆直接訂購一批吧。」西西莉亞也加入了討論,身為大小姐的她立刻就解決了服裝問題。

「真不愧是班級代表,出手真大方。」斯塔開口稱讚西西莉亞,這讓她有些不好意思。

當然西西莉亞之所以這麼快解決服裝問題的理由是因為她的一部份私心。她想藉此機會看看穿著管家服的斯塔是什麼樣子。跟她差不多的還有歐格,他也想藉著個機會看看夏洛特的女僕裝。一想到這個他就閉上雙眼掩蓋自己激動的心情。

「好了,你們大家,這可是一件大工程啊,打起精神上吧。」歐格從座位上站起來大喊道,受到鼓舞的所有人都發出了熱烈的歡呼聲,每個人都很有幹勁。

「歐格還真是有領袖氣質啊。」逃過一劫的一夏鬆了一口氣。看著正在與三日月交談的歐格,一夏感到很安心。




「總而言之,一班決定要擺設咖啡廳攤位。」

在教師辦公室內,一夏在千冬的座位旁邊報告班會結論。跟他一起來的歐格、三日月、斯塔則待在辦公室外等他結束報告後一起去第三競技場特訓。

「又挑了平淡無奇的主題啊......雖然我很想這麽說啦,不過這裡面大有文章吧?」千冬的直覺告訴她這份提案的背後一定充滿著腥風血雨,尤其是在一班這個笨蛋雲集的班級裡。

「不,那個……就像是角色扮演咖啡廳啦……嗯。」一夏本想試圖隱瞞,但看到自己姊姊的目光後還是招了。

「那提議的人是誰啊?田島?還是利亞迪?我猜一定是那群想熱鬧熱鬧的傢伙吧?」千冬的臉上露出了諷刺的笑容。

「是蘿拉。」一夏也不打算隱瞞,直接告訴了千冬真相。

「………………」聽到蘿拉的名子千冬的笑容瞬間僵住了。眨了兩次眼之後,她突然狂笑起來。

「噗……哈哈哈——是鮑德溫嗎?太讓我意外了。不過……呵、哈哈——她說要開角色扮演咖啡廳?真虧她個性改變那麽多。」

「果然你還是覺得很意外……嗎?」一夏看見千冬的反應如此之大感到有些意外。

「當然囉,因爲我知道她的過去,所以更覺得妙到極點。呵、呵呵,那家夥說要開角色扮演咖啡廳……哈哈!戀愛真的會改變一個人耶,哈哈!」

又大笑了一陣子之後,千冬拭去眼角笑出來的淚水。對教師辦公室內的老師們來說,千冬會有這種反應似乎也是非常意外的光景,大家都圓睜雙眼,詫異地凝視著她。

「嗯、嗯咳——好了,報告到此爲止嗎?」發現周圍的視線後,她隨即清了清喉眬,調整說話的語氣。

「對,只有這些。」

「那麽,你把需要的器材和食材之類的都寫在這份申請書上。記得要在一周內繳回,沒問題吧?」

(一周的時間?應該夠吧。)

「沒問題。」一夏說完後向千冬一鞠躬,然後走出了辦公室。

「看來都處理完了啊,趕緊去競技場吧,一夏。」看見一夏從辦公室出來後,歐格立刻上前招呼。

「箒她們估計已經在等我們了。」斯塔也跟著說。

「說的也是,都已經下午四點了,得趕緊過去了。」

由於IS學院的放學時間比一般的學校早很多,學生有充足的課後時間可以運用。雖然一夏與斯塔一開始有些不適應,但久而久之也習慣了。

「唷。」

正當眾人剛要起步的時候,學生會長更識楯無從走廊的那頭向他們打招呼同時走了過來。

「……幹麽?」男生們用著警戒的眼神看著更識楯無。

「嗯?爲什麽你們起了戒心呢?」楯無若無其事地帶著愉悅的表情看著眾人。

「妳明知故問。」斯塔說。

作為擅自將一夏當作校慶獎品的元兇,在場的男生們自然是不會有好臉色給她。

「啊,我想說如果一開始的相遇不具震撼性,就會被忘記啦。」

「我不會忘記的。走吧,歐格、三日月、斯塔。」說完之後,四個男生朝著競技場走去。身旁的楯無非常自然地和眾人並肩而行。不過由於在移動前歐格與三日月就移動到一夏的兩旁將他與楯無隔開,所以楯無只能走在排在三日月隔壁的斯塔旁邊。

「放輕鬆、放輕鬆,別那麽悶悶不樂的。如果從年輕的時候就開始自閉,對你可是沒好處的哦?」

「妳以為一夏會這樣是誰害的?」歐格說。

「歐格說的沒錯,我新學期過得好好的。突然就被妳宣布成為校慶的獎品了。妳覺得我會開心嗎?
」一夏對這位學生會長也沒有什麼好臉色。

「而且妳也沒得到一夏跟我們的允許就擅自把一夏當成獎品,妳有考慮過後果嗎?」斯塔也在一旁幫腔,更識楯無的行為已經得罪了整個警備隊團體了。

「嗯——不然讓我提個交換條件吧。從今以後,就讓眼前的我當你的IS教練,這樣如何?」

「不,我已經有一堆教練了。」一夏謝絕了更識楯無的好意。

「唔——別這麽說嘛,我畢竟是學生會長啊。」更識楯無似乎還是不放棄。她繼續推銷自己。

「這跟那有什麼關係?」

「怪了?你不知道嗎,所謂IS學園的學生會長就是——」

就在更識楯無打算說下去時,前方有個女孩以揚起沙塵的氣勢單手持竹刀襲擊而來。

「覺悟吧——!」

「什麽……?」一夏反射性地站到斯塔與更識楯無身前,但更識楯無卻在流暢的閃過一夏的同時拿出了扇子。

「絲毫不帶猶豫的步法……真是不錯。」

更識楯無居然用扇子格擋竹刀,隨即用左手劈下一記手刀。在女孩倒下的同時,這次換成玻璃窗碎裂了。

「這、這次又是什麽?」

只見接連不斷的箭瞄准更識楯無的臉部疾射而來,仔細一看,隔壁校舍的窗口有個穿著桍衣、拉日本弓的女生,正不斷朝這裡射箭。

「看來是弓道部的,不過.....」

斯塔立刻進行了部分展開,一陣閃光過後斯塔的右手被遊星者的裝甲覆蓋,然後他喚出了遊星者的高能量光束步槍「星雲」瞄準了那位女生。那位女生一看到對面的人拿槍出來也是愣住了。估計她也沒想到對方居然這麼不按牌理出牌。

就在那名弓道部女生還在猶豫要不要撤退的時候,更識楯無踢起那位倒地女孩身旁的竹刀,並在它浮上半空時抓住,同時擲了出去。竹刀直接穿越破掉的玻璃窗,筆直地擊中弓箭女的眉心,溧亮地擊敗了她。

「看我的厲害啊啊啊啊!」

砰!走廊上的掃除工具櫃內沖出第三個刺客。她的雙手都戴著拳擊手套,腳下踩著輕巧的步伐,以承載著體重的拳頭襲擊過來。看來應該是拳擊部的。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這裡真的是學校嗎?」看這越發離譜的場面,歐格忍不住吐槽起來。

「哼嗯,真有精神呢……對了,織斑一夏學弟。因爲感覺你好像不知道,所以讓來我告訴你吧。在IS學園裏,學生會長這個職稱可說是某個事實的證明哦!」

更識楯無以半開的扇子掩嘴,愉悅地說著話。只見扇子上寫著「實至名歸」四個漢字。

而且在這段期間裡,她依舊持續用微小的動作閃過拳擊女的猛攻,看來本人的實力確實不容小覷。

「所謂的學生會長,就是所有學生的領導——」

更識楯無用畫圓的動作避開揮來的右直拳,咚的一聲……她的腳踹向地面,讓身體躍往半空中。

「而且是最強的稱號。」

然後,她踹出如槍矛般的回旋踢,使拳擊女像倒帶般地被踢回原本登場的櫃子裏,發不出聲音來。

「……就是這樣。」

她轉了一圈,讓因使出回旋踢時松手而落向地面的扇子在落地前重回手中,並順手壓住飄揚的裙襬。

「……所以現在是什麽情況,更識會長?為什麼我們好端端地走在路上會被人襲擊?該不會跟妳有關吧。」斯塔解除了遊星者的裝甲後向更識楯無問。

「一切就像你們看到的一樣囉——弱小的我經常陷入危機,所以也想要有個騎士保護嘛。」

「如果有把人一腳踢進櫃子裡的力量還算弱小的話,那我還真不知道怎樣才算強大。」斯塔毫不留情地吐槽更識楯無。

「請不要把人當傻瓜,更識學姊,妳剛才明明還說自己是最強的。」一夏也不是笨蛋。

「哎呀,被你們看穿啦。」被識破的更識楯無也不裝了,她開始向眾人解釋:「嗯,簡單說明的話,就是每個人隨時都能出手襲擊最強的學生會長,如果贏了,那個人就會成爲學生會長。」

「這是什麼原始時代的規矩!」聽到這個規矩的斯塔不禁吐槽。

「唉……真是亂七八糟。」對於這個規矩一夏也感到哭笑不得。

「嗯——盡管如此,自從我就任以來,幾乎沒人出手襲擊過我耶……所以剛剛的果然是……」

更識楯無往一夏的方向靠近,把臉湊近他。

「是你害的吧?」

「愚弄人也要有個限度!」斯塔立刻上前用雙手把更識楯無從一夏的身旁拉開。

「這個女人.....真令人火大。」三日月的手微微顫抖,感覺他隨時都會展開獵魔往更識的頭上來一槌。

「冷靜點,三日!」歐格也立刻架住三日月防止他做傻事。

「嗯?瞧,因爲我把你當成本月校慶的獎品,所以那些應該拿不到第一名的運動、格鬥類社團就只好使用武力了吧?她們要讓我下台,取消獎品的規定,順便把你弄到手之類的囉!」被斯塔架住得更識楯無如此解釋著。雖然一夏覺得這些都是她的臆測,不過總覺得她的推測大概是對的。

「別擔心,一夏,這次的校慶鐵華團一定會取得第一。到時候你就不用擔心自己的安危了。」安撫好三日月的歐格對一夏說,從他的口氣聽來更像是在向更識楯無下戰書。

「是嗎?既然歐格團長這麼有信心,那麼作為把你們捲入這場騷動的賠禮,我想請你們來學生會辦公室作個客喝杯茶可以嗎?」看見歐格這麼有氣勢,更識楯無也是識相的服了個軟請眾人到學生會喝茶休息。當然除了歐格的氣勢之外,她也察覺到了三日月的敵意與殺氣。

「既然學姊妳都這麼說了,那就去吧。」一夏也不好意思再拆更識的台。

「嗯,很好很好。」

更識楯無露出滿意的愉悅笑容,和剛才的成熟笑容不一樣,帶著稚氣的感覺。沒錯,就像是小孩惡作劇成功的表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