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原創靈異】強制結合前傳《入山後,請勿違反禁忌》參

冬飄桂 | 2024-02-23 11:02:24 | 巴幣 178 | 人氣 416

連載中強制結合
資料夾簡介
B級哨兵被S級嚮導強制結合後努力培養感情(?)默契順便解決靈異事件的故事。冷漠傲嬌嚮導攻x直率執著哨兵受

  李青一回到村裡,就馬上向總隊請求支援,但只得來放棄搜救的命令。
  
  「既然搜救隊員已經下落不明,再繼續行動,恐怕會像之前那樣出事,還是先回來再做打算吧。」
  
  聽到這話,李青顯得沮喪,之前武行山的搜救行動,確實有過同樣的情況——
  
  整隊人馬進入山裡不久就失去信號,至今下落不明。後來幾場搜救行動都失敗告終,武行山也列為高危險地區,只會指派義消出勤。
  
  他們本來就是志願者,明知危險還是會義無反顧出動,沒想過有天會遭遇不測。
  
  這是不想責怪難年輕隊員的理由。畢竟這不是正職,聚集在此的隊員,都是想回饋社會才加入義消行列。
  
  李青失去過不少同伴,唯獨這次不想再視而不見。
  
  那時候要是他能強硬一點,或許就不會發生意外。越想越無法當作沒事,乾脆起身去找夜丹。
  
  村裡正準備即將到來的祭靈節,到處都綁著紅繩,風一吹便隨著特定的方向飄。在昏黃的路燈之下,這景象顯得詭異。
  
  這是當地的習俗,認為紅繩能綁住生者的靈魂,能避免遭到不好的東西牽走。祭靈節便是引導亡者,祈求安穩的節日。
  
  李青曾參與過一次,印象跟廟會差不多,差在他們所舉辦的儀式會有點特殊。
  
  他來到村長家,恰好撞見夜丹他們從裡面出來,臉色相當難看。
  
  「那個,我有事想拜託你可以嗎?」
  
  李青趕緊追上去,正好迎上白菲古怪的目光,頓時感到不太對勁。
  
  「你還在啊,不趕快回去是想留在這裡觀光嗎?」
  
  夜丹沒給太多好臉色,表現卻不太自然,沒能直視他。
  
  李青察覺到他們的不對,乾脆改口問:「你們⋯⋯怎麼了嗎?」
  
  「沒怎麼了,你趕快回去吧。」
  
  夜丹拉著白菲,就要轉身閃人。
  
  「等等!」
  
  李青還想拜託,可卻突然陣陣耳鳴,像是有誰正在叫他。
  
  「李青⋯⋯」
  
  「隊長⋯⋯救我⋯⋯」
  
  那全是失蹤隊員的聲音,他心下一驚,差點就要直接循著聲音找過去。但理性告訴他,絕對只是幻聽。
  
  這裡可是村莊裡,根本沒看到半點熟悉人影。要是隊員順利脫困回來,也會先聯絡他。況且那似乎是從山裡傳來的聲音。
  
  既然夜丹不願意幫忙,李青只能放棄,回去紮營的地方,打算先好好休息再說。
  
  夜丹目送他的背影,心下有點不安。
  
  村長居然不認為他有做錯的地方,還安慰他了一番,要他別再插手這事,實在不合常理。
  
  好幾個成年人就在眼前遭到牽走,村長卻無關緊要,似乎早算到會有這結果。
  
  臨近祭靈節發生這種事,實在很影響心情。
  
  白菲深有同感,總覺得村長在算計什麼。最奇怪的是,村幹事等人聽聞這意外,都沒有半點表示。
  
  雖然不聽勸告跨越封鎖線發生意外,不是少見的事,但之前好歹都會做做樣子,幫忙聯絡外界救援。
  
  夜丹內心不太踏實,乾脆帶白菲回家過夜作伴。
  
  「白菲,我那時候⋯⋯是不是該強硬一點叫他們回來啊?」
  
  「沒用,他們都不理隊長了。」
  
  白菲坐在床緣,看得出他很不安,可卻擠不出任何安慰的言詞。
  
  最近確實很古怪,山裡的鬼影又變得更多了,還頻繁出現在村裡。
  
  祭靈節將近,村裡彌滿著詭異的氣氛,紅繩招來許多東西,搞得他實在不敢隨便出門。
  
  自從有記憶以來,他就不喜歡祭靈節,老感覺山裡有東西想牽走他。尤其是聽到有人叫他,絕不能輕易回頭。
  
  平常就偶爾會遇見,祭靈節到來會更頻繁,幾乎不能放鬆,要小心任何蠱惑的聲音。
  
  要不是跟了夜丹,恐怕這陣子都得閉門不出。
  
  「⋯⋯也是。可惡,不知道為什麼很不爽。死老頭會不會早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還硬要我去。」
  
  夜丹越想越不對勁。這種事他沒經驗,找他去根本就是送死。
  
  如果當下是更有經驗的引路人,或許就知道該怎麼做,不至於搞到多數人失蹤。
  
  「有可能。」
  
  白菲沒有否定,也覺得很奇怪,村長應該看得出來隊員對夜丹很不信任,換人才是最好的選擇,卻裝作不知道。
  
  不過為什麼要這麼做,目前也沒頭緒。
  
  他們沒再多講這些事,很快就上床睡覺。
  
  他們同睡一張床,夜丹只把他當成弟弟,沒有太多顧忌。
  
  白菲背對著他,早就習慣一起睡沒有多介意,只是床算小,睡起來有點擠。幸好他身子比較嬌小,側身還是能睡得很安穩。
  
  到了半夜,白菲隱約聽到有人說話的吵雜聲,擾得他根本睡不著,便睜開了眼。
  
  當他稍微起身,看到夜丹熟睡的模樣,很快明白那是只有他能聽見的聲音。
  
  此時外頭刮起風,樹影不停搖晃,看上去就像是個人影相當詭異。
  
  玻璃不停震動,有隻焦黑的手掌印在上方,傳來急促的拍打聲。伴隨著撕心裂肺的呼喊,震得腦袋嗡嗡作響。
  
  身邊的人仍然睡得很熟,似乎根本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夜丹命格過硬,不會受這些東西驚擾,之前沒事就往山上跑也沒出過事。
  
  白菲只能盡量捂住耳朵,往夜丹身邊靠過去,才終於得到喘息的空間。幸好沒再發生什麼怪事,又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村外的救難隊營帳。
  
  李青同樣睡不好,閉上眼老是能看到隊員伸手求教的畫面,呼救聲也不絕於耳,腦袋嗡嗡作響。
  
  他沒辦法入睡,只能起來呆坐。外面似乎刮起強風,帳篷搖晃不止,發出吱嘎的怪聲。
  
  此時門口處傳來動靜,拉鏈微微移動,發出磨擦的聲音,像是有誰想進來。
  
  「誰?」
  
  李青皺起眉頭,不認為有人會半夜跑來找他,便隨手抓起旁邊的手電筒,當作防身武器。
  
  「⋯⋯救⋯⋯我⋯⋯」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李青渾身緊繃,沒想到又是隊員的呼救聲。
  
  明知不可能,卻還是懷有僥倖心態,說服自己搞不好是他們順利脫困,回來這邊求救。
  
  他站起身來,本想上前開營帳門,手卻顫抖不止。
  
  就在這時,拉鍊驟然斷裂,門被強風吹開。詭異黑影猛然衝進來,伸著烏青的雙手撲上來,用力掐住他的脖子。
  
  李青反應不及,整個倒在地上,抓著那雙黏糊的雙手掙扎,拼命大口喘氣。
  
  此時他也看清眼前的臉孔,竟是那年輕隊員。但臉已殘缺不全,鼻眼全流著血,猶如破布可怖。
  
  李青雖見過各種慘烈的屍體,但眼前是昔日的同伴,仍是造成莫大衝擊,強烈的作嘔感湧上。
  
  他力道越來越弱,可求生的本能還是爆發出了莫名的力氣,抬腳踹開身上的鬼東西。
  
  這一瞬間,李青渾身冷汗狂冒,猛然睜開眼,強烈窒息感自胸口竄上,忍不住坐起身痛苦喘氣。
  
  當他看清眼前景象,門沒有破壞過的痕跡,才意識到是噩夢。但感覺過於真實,心臟仍瘋狂跳動,鼻尖彷彿殘留腥臭味。
  
  天色已亮,他乾脆起床梳洗,照鏡子卻看到脖子上出現紅痕。指節的形狀還清楚可見,摸上去更隱隱作痛,不免渾身發冷。
  
  李青隨便穿上衣服,趕緊往村長家去,想再拜託他找夜丹幫忙,還想再垂死掙扎。
  
  既然做了這樣的噩夢,或許他也逃脫不了了。
  
  一來到街上,便感受到古怪的氛圍,這才發現有不少紅繩散落在路邊。村民忙著撿起紅繩重綁,臉色相當難看,
  
  村長混在人群之中,臉上全是疲憊,聽著祭師的指示,指揮眾人重綁紅繩,貼上特殊的符咒。
  
  夜丹聽說昨晚颳大風,導致無數紅繩斷裂,心中更加不安。
  
  十幾年來從沒發生過這種事。紅繩斷裂是不詳的徵兆,代表有東西進了村莊,想要牽走生靈。
  
  當紅繩全數綁好,村長便提前請祭師祝禱,以求安穩。
  
  村裡的習俗特別,除了傳承的神靈,大部分受殖民的宗教影響,發展出獨特的體系。
  
  夜丹曾懷疑過,這樣亂七八糟的習俗,根本庇佑不了村莊。可當發生的怪事越來越多,不得不信有其存在的理由。
  
  白菲倒是沒想太多,能看出村裡的怪異習俗,都是為了避免不好的影響,但相對存在風險。
  
  祭靈節特別的性質,會引來許多不好的東西,舉辦完就會憑空消失。只要盡量小心,就不會有事。
  
  多年以來,從未真的出事,但昨晚卻發生了異狀。
  
  所有人都在忙活,夜丹便拉著白菲離開,走了很長一段路,才壓低聲音開口:「白菲⋯⋯我在想,這會不會跟昨天的事有關⋯⋯」
  
  「有可能。前陣子的怪事也是⋯⋯不知道到底怎麼了。」
  
  如今想起來,白菲仍心有餘悸,也感覺有哪裡不對勁。
  
  祭靈節開始之前,有登山客不慎失蹤,村長知道這事,卻不肯協助搜救隊,目前都還沒找到屍身。
  
  隔天,他就在學校看到奇怪的黑影,還緊跟在身後。每次回頭就會發現,距離越來越接近。
  
  當離到不到三步的距離,他也赫然發現,那是失蹤的登山客。
  
  沒想到登山客成了怨靈,意欲找下個無辜的受害者索命。要是不小心對上眼,就會馬上撲上來,緊掐脖子不放。
  
  這跟抓交替很像,但村裡的說法則是「牽」,認為怨靈不會停留在原地,會牽走活人代替自己受苦,才得以解脫。
  
  之所以發生那麼多起失蹤的事件,便是遭到怨靈牽走。那些人就算找到,也只剩下冰冷的屍體。
  
  他本就是容易被盯上的體質,曾幾次陷入險境。可從來沒有遇過在村裡遭盯上的情況。
  
  幸好夜丹得知這情況後,從神靈那邊求來護身符,寸步不離跟著他,才安然無事。
  
  在登山客的怨靈消失不久,便有情侶突然失蹤,算是成了替死鬼。
  
  「唉⋯⋯煩死了⋯⋯不會有什麼事吧?」
  
  夜丹扶著額頭,只求能平安度過祭靈節。
  
  「⋯⋯不知道。」
  
  白菲低下了頭,不敢太樂觀。現下異狀頻傳,或許會再次淪為目標。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牽」的說法很像魔神仔在抓交替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24/16.png
2024-02-23 16:14:00
冬飄桂
[e5] 沒錯就是抓交替的意思
2024-02-26 16:16:33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所以說老祖宗在深山裡都不會呼叫對方全名呢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39.gif
2024-02-24 12:15:52
冬飄桂
[e17] 真的 很久之前就有聽說這個說法
2024-02-26 16:16:50
仇仇仇仇仇仇仇仇仇仇
阿鼠沒認真看:

這跟抓交替很像,但村裡的說法則是「牽」
2024-03-09 12:07:5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通常不會叫全名是怕被完全記住模樣,跟回家或直接誘騙抓走都很方便( ´・ω・`)

2024-04-17 02:31:0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