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尾刀俠VI 第三章 (中)

林賾流 | 2024-02-22 10:48:56 | 巴幣 102 | 人氣 461

連載中第六集
資料夾簡介
一個台灣孤僻宅男穿越到平行世界美國城市,在孤星市中遭遇的大大小小冒險。

尼莫將遊艇停在一號碼頭,霧氣中穿著黑色騎裝加雨披的人影與高大馬匹彷彿電影畫面。
 
捲髮青年跨上馬頭,他也穿著同款黑色騎裝馬靴,只是剛剛開遊艇,斗篷雨披和便當袋還掛在肘彎。
 
「早安。」馬修看到尼莫帶著便當來,龍心大悅。
 
「早。這是你的座騎?」和尼莫想得不太一樣,既然騎術學習計劃有變,尼莫當然就不是騎馬修為他安排的那匹駿馬了,但他本能感覺馬修帶的這匹高大黑馬和他在網路影片中看的賽馬長得不太一樣。
 
「不,我沒有專門座騎,跟你們一樣使用領地畜力資源。這些馬兒也是消耗品,所以因故退休前我們都要小心地照顧牠們。」馬修回答。
 
尼莫第一次見世界首富作兜帽斗篷戰鬥打扮,遮住那雙標誌金眼只露出下半臉,身上氣質立刻變得危險無比。
 
「我查過資料,遊牧民族在戰鬥時不但會減輕負重,還會帶好幾匹替用馬匹,沒有讓一匹馬長時間承重兩個男人的道理。」但尼莫看著那頭肌肉虯結目測似乎比賽馬還高壯的黑馬,直接道出疑問。
 
「是這樣沒錯,不過你忘了古代歐洲騎士那身鎧甲武器及馬甲零零總總加起來已經比你還重,我今天帶的確實不是著重速度和跳躍技術的戰馬,是可以拉車或掛載補給品的混血品種,古時候也當戰馬用,我猜你應該比較喜歡這類馬兒。」馬修的確熟悉尼莫的喜好。
 
「所以如果輕裝的話,這匹馬可以承受我再加兩位女士左右?」尼莫直接用馬修的體重換算。
 
「差不多,只是比較不好操控。」馬修回答。「你最好還是用固定坐騎訓練,等騎術熟練了再換騎不同馬匹。」
 
「牠叫什麼名字?」
 
「菲爾莫(Fillmore)。」
 
「……你的馬該不會都用美國總統命名吧?」
 
「你不覺得那眉宇有點相似嗎?好啦!沒那麼誇張!還有將領和科學家!我是個愛國主義者!」馬修振振有詞說。
 
「算了,懶得跟你說。菲爾莫,很高興認識你。」尼莫走近黑馬,手掌一翻,掌心躺著幾塊方糖。
 
「尼莫,你這是作弊。」首富看見黑馬立刻親熱地靠向捲髮青年,不禁抗議。
 
「想想菲爾莫載兩個男人要消耗多少能量,我只是事先給予一點幫助。」尼莫說。
 
「事不宜遲,我們出發吧!尼莫,穿上雨披。」
 
「為何?現在又沒下雨,只是霧大了點,騎裝也防水。」騎裝已經讓尼莫頗感拘束,還要套上防水係數更高的斗篷披風,乍看充滿中世紀風,但尼莫清楚,這件雨披一定防彈,而且還能充當緊急帳篷用,就是有點重,意味著結實耐用。
 
尼莫可以忍受一定程度的風吹雨淋,萬一同伴裡包含傷患或體質較弱的女性和孩童,至少必須有一件庇護裝備,從自己身上拿最快速實用,以免發生當初他在山上初遇全裸首富的尷尬畫面。說句公道話,尼莫有攜帶睡袋和急救包,但當時故意演戲製造緊急情境的馬修讓他沒時間取裝備。
 
「我一開始只會慢慢騎讓你盡量認路,不過你得習慣全裝旅行,我們正進行非必要就不停頓的趕路訓練,如果你沒有事先準備又不能臨時暫停,雨水一來你或你的同伴就很容易濕透失溫,尤其是你們上馬前就已經受傷又疲勞時,永遠做最壞的假設。」馬修在談正事時從不含糊,這是讓尼莫買帳最快的途徑。
 
「同意。」尼莫當初就是危機意識超高,主動上山找撤退安全點才會意外煞到世界首富,真的是「煞」,打完東岸怪獸正要回領地避難點的利維坦直接被他的存在干擾失控落地,拚命變回人類馬修,豁出全部臉面陪尼莫演一場首富遭綁架戲碼。
 
尼莫穿好雨披,將便當放進鞍袋裡,幾秒後,他困惑地看著金眼男人:「你說要載我,怎不上馬?」
 
「你先上鞍,我坐你後面。」馬修比了個箍住尼莫的動作
 
「為什麼?我坐後面不行嗎?」對上陰險狡詐的世界首富,每項細節都需要確認清楚。
 
「這是我衝刺時確保你這隻菜鳥絕對不會摔下去的姿勢,你也不想整天都無聊地散步吧?路上有幾處地方確實要靠技術通過。」馬修說。
 
「我坐後面摔落又不會怎樣,前題是我掉得下去。」如今尼莫的實力摔個馬不在話下,但馬修騎術若像他自誇得那麼好,尼莫只要抓緊首富當然就不會被甩開,那還不簡單?
 
但他不知馬修暗暗存著報復的小心思,上次被尼莫載著騎重機時,捲髮青年人格丕變的可怕表現讓他有點陰影,馬修不怕極速冒險,出意外也有自信應付,問題那是他第一次興奮不起來,完全受制於人只能乖乖當乘客,尼莫一點都不在乎首富的無聊心情,從頭到尾都不跟他互動,自己飆得可開心了。
 
作為代價,馬修這次也要把他鎖在胸前,想隨便跳馬逃跑中離沒門!
 
「我更想被你抱著,沒辦法,這個角度你能用身體感受我怎麼操控馬匹,視野開闊方便認路和記住怎麼躲閃障礙物,要練到起霧下雨夜晚都能不靠工具辨識方位趕路的程度,你現在可沒戴超英頭盔。」首富不正經開頭說完,補上尼莫挑不出毛病的解釋。
 
另外,聽完馬修說詞後,尼莫確實不太樂意坐後面,如馬修所言,他得主動抱緊騎手的腰,一會兒還好,如果是一整天,光想就不舒服。坐前面還能摸摸馬脖子,和這頭美麗強壯的生物多些互動,尼莫再沒常識也知道馬屁股不能亂摸,馬兒對看不見的後方影響容易受驚嚇,縱使馬修這匹坐騎肯定訓練有素,尼莫不想犯蠢作出多餘動作。
 
既然雙方議定位置,尼莫不浪費時間,輕巧地上了馬鞍,動作不像新手,馬修吹了聲口哨表示讚賞。
 
「不必這麼討好我吧?我平常騎沙拉曼達連鞍也沒有。」對尼莫來說就是找處安全位置就定位而已。
 
「看你踩馬蹬的樣子就知道你很聰明。」尼莫只用了前腳掌,以免馬匹忽然發狂,靴子卡住只能在地上被拖行。
 
「這讓我想到,現在穿專用馬靴還好,但我超英制服的長靴為了攀爬跑酷,鞋底紋路很深,你當初還要我直接騎。」尼莫坐在鞍上居高臨下盯著馬修討說法。
 
馬修跟著翻身上馬回道:「需要棄馬步行時才能無縫接軌不是嗎?多練習就行了。」
 
接下來首富倒也守信,不急著炫技,操控黑馬載著尼莫緩步走入原始森林。
 
「你太僵硬了,這樣菲爾莫容易緊張。」馬修過沒多久就開始批評尼莫的乘馬動作。
 
「我又不像你有馬蹬可以踩,已經很放鬆了。」尼莫皺著眉說。雙腳懸空又要挺直腰身光想就是反人類姿勢,試過之後更是如此。
 
「你是乘客,靠著我找更多施力點才是正確選擇,不然你就要往前趴了,抓馬鬃不是好注意,還有別亂夾馬腹。噢,這提醒我告訴你,萬一打算帶俘虜上路,可以橫放掛著沒關係,但要確定綁好,否則是自找麻煩。」馬修指點道。
 
「好吧!」尼莫毫不客氣將世界首富胸膛當成沙發躺靠,別的不說,的確更能從他的肌肉活動和肢體反應直觀感覺馬修怎麼騎馬,尤其是那雷打不動的穩定重心,和用雙腿夾著馬身的細微指示。
 
尼莫乖乖配合的好學態度讓馬修非常愉快。
 
「你得讓菲爾莫知道誰是主人,別欺負牠,但要讓馬兒時刻感受被你控制,騎馬時千萬不能分心大意,也別遇到蟲子或蛇就大驚小怪。每匹馬兒性格不同,有的馬非常冷靜,不會輕易受騎士狀況影響,離了韁繩還是能自己找路,但也因此本能傾向迴避危險,遇上超自然怪物或變身系超英,哪怕蒙眼還是容易失控驚慌。菲爾莫不是這種,你的預定夥伴『巴頓將軍』也不是,牠會毫不猶豫載著騎士衝向敵人。」馬修說。
 
「很好,正合我意。」尼莫應道。
 
「我的意思是,就算你體能沒問題,還是得常常練習馬兒溝通技巧,有的人天生就和馬匹合不來,幸好你目前看來沒啥大問題。你不挑馬,也要馬不挑你,最好的方式就是花時間多騎讓馬兒都認識你。」馬修一邊說一邊加快速度進入小跑,尼莫下意識抓住鞍前突起穩住平衡,過一會兒又恢復漫步節奏,藉此讓尼莫適應騎馬的感覺,尤其是在高低不平的森林地形中。
 
「超英要學的事真多。」捲髮青年感慨道。
 
「考慮到身分保密問題,能夠互相教學和長途練騎最好,我不鼓勵新手一個人上路。」馬修補上這句。
 
「我會抓一個超英來共同成長。」不是黑杉就是沙拉曼達,尼莫的選擇很有限,直觀條件就是耐打耐操。做過野地訓練更知道這片廣袤原始林有多危險以及備援人手的重要,尼莫一個人沒事絕不會想長時間在這種陰暗森林裡繞來繞去。
 
「最近我會盡量抽空來教你,坦白說現在局勢已經不適合我一直當『馬修‧格林』了,我得重新安排時間成本。至少我想栽培一批種子教師,開放更多新超英進入領地,修養生息兼特訓提高實力和互動默契。」馬修沒隱瞞他的目的,就是要尼莫去帶小雞了。
 
「抱歉要中斷你的城市英雄事業,當成有空時的舉手之勞吧!魔女問題也還沒解決,巨龍之眼意思是觀察一陣子後確定沒事才跟我交易情報,魔女會留在美國,我們不可能把人交給他們。這段時間剛好適合你深入領地特訓,黑杉為了幫KS代打也還沒開始蓋他的小基地,總歸原因都是缺人。」首富指出令人悲傷的超英現實困境。
 
尼莫想了想又問:「能讓黑杉在對瘟疫瑪莉一戰受傷的超英朋友進來幫他蓋木屋嗎?我知道他們沒完全痊癒外加精神問題,至少有幾個已經恢復行動能力,遠離人群且有點事做說不定療癒效果更佳?」
 
「我考慮過你的提議,肇因他的朋友們背景不容易調查清楚才擱置著,很多出身和行事證據早已不存在,只能說都不算純良平民。畢竟是差點犧牲的超英,我不想太冒犯他們,是有一定了解,但未達放行程度,何況你都說他們有精神創傷了,也得保護其他會進出領地的超英。除非確定加入我方,否則我不是非得對一個行善的超能力者刨根究底。如果黑杉同樣希望如此,由他挑選適合人才交底,我可以縮短通關時間。」這就是世界首富特別之處,他將主動溝通和自願配合視為重要合作證據,尼莫大概是那唯一的例外,馬修連哄帶騙才到手。
 
「那我再和黑杉商量看看,他私下暗示很多次想要沙拉曼達那種有熱水和電力的小基地,雖然他沒去過沙拉曼達的木屋,我告訴他工具材料設備包括建築藍圖格林集團都可以免費提供,前提要自己蓋減少施作人員洩密風險。我以為瑞典人應該很愛手工,但黑杉說累了,目前力氣只夠看網路蓋屋影片,而且領地限制通訊不方便他和女友遠距離戀愛。」最後一句才是最寫實的心聲,尼莫聽完乾脆暫時放棄關心黑杉的小基地權利,反正黑人超英很滿足住孤星市安全屋,重點是網路流暢。
 
馬修當然不會把祕密道路整修成健康步道,除了沒那麼多足以信賴的人手和時間以外,他巴不得在路上多放些陷阱,天然障礙物在首富眼中可愛又必要,比如斜倒巨木、不及時低頭就會自動上吊的藤蔓和被樹叢遮住的陡陷窪地和小斷崖。
 
「先說好,我今天不會跟你換騎。既然你想用尼莫‧凱普頓身分學騎術,我們乾脆調整學習方針,將基礎打得更扎實些。你先習慣待在馬上的感覺,之後若是天氣真的很惡劣,我們可以改成去馬場工作,盡量多和不同馬匹混熟,了解照顧牠們的方法,至少你要會穿戴調整鞍具還有安撫馬兒,然後才考慮讓你操控韁繩。」
 
這段不算短的相處時間,馬修至少確定一件事,除了野貓以外,尼莫對和動物互動很陌生,尤其是中大型動物。捲髮青年不養寵物,認識圈子裡也沒人養,缺乏接觸機會當然是主因,但尼莫同樣沒有打獵嗜好或出身農場的經驗,就算失憶了,經過鑑定果然是蝸居成性的遊戲宅,只有超英工作和生存訓練能讓他動起來。
 
尼莫第一眼看見赤紅巨蜥時,立刻猜測那是超能力者,心態瞬間切換成和人類相處,哪怕對方是野獸型態也一樣,甚至只剩骷髏的瘟疫瑪莉都能坦然與其對話。尼莫對人性的認同之高從不受限外表和行為,哪怕是怪物之身,在他看來也可以是「人」,或許就是米迦勒和魔女都動搖不了兜帽超英的緣故吧?馬修暗想。
 
反過來說,哪怕人模人樣,DNA百分百符合生物學人類定義,只要違反尼莫對人之所以為人的看法,照樣被他當成怪物處理,但這方面尼莫想法又顯得變幻莫測,也是馬修搞不清楚但愈陷愈深的有趣謎題。
 
「當然,我不是為了表演才學騎術,但你居然有時間騎馬閒逛到很熟這些隱密道路?」路況不至於到完全無法辨識的野生程度,但確實接近了,有些利用石板和枕木打底後又做了天然偽裝,簡直是《魔戒》精靈族才會用的森林小徑,補給肯定是畜力,類似茶馬古道隱藏版本。
 
「你以為這些祕密運補和避難路線是誰探勘設計的?我復健運動不忘建設基地。」馬修表示世界首富的時間可金貴了,通常都是多工作業同時進行,但他佔了個利維坦變身回來前感應全地形的便宜,不只是靠空拍圖和手下先鋒嚮導盲測開路,前者基本上在原始森林沒啥作用,這就是馬修要的隱蔽效果。
 
「你回美國時都是利維坦了復健個鬼?當初不就是放受傷人設給記者寫新聞而已?」
 
「變身完後總要休養幾天,但我不想都躺在床上。你也可以說是心靈復健,那時候美國比你最後一次失憶前亂多了,我要彌補的集團損害和員工救助也是,起碼還能用傷勢當藉口離開人群喘口氣,吸吸芬多精。總部和湖心別墅還沒蓋好,我又想待在私人領地,就順便處理森林這一塊了。」馬修委屈的說。
 
「好好,你很努力。」尼莫同意馬修對領地改造速度的確是非人等級。
 
不知不覺兩人在原始林裡繞了兩個小時,除了尼莫是馬術初學者以外,也是濃霧加上濕滑環境確實不太安全,馬修很有耐心地對尼莫講解每處隱藏記號或路徑特徵,甚至還有誤導用的假路徑入口。
 
「你要把我帶到哪兒去?」
 
「某處無人地堡怎麼樣?以前我答應過災難來臨會協助你安置普通人親友,一旦真有需要,就把他們送到那裡,不是重要設施但安全低調,你現在可以考察了。我的理念是設置足夠避難地點,讓領地裡的大家都用得上,只是還需要時間完成。感覺你好像還不是很急著認識我其他員工。」馬修的社交雷達超靈敏,尼莫肯定不爽被他這樣攬在懷中共騎一匹馬亮相。
 
「我很期待,地堡。」尼莫回答。
 
「你一直都很愛末日題材,說不定能給我指點些專業改良意見。」馬修這句還真不是客套話。
 
「你真該升級一些地堡了,或者找不同團隊再蓋新的避人耳目。湖心別墅讓給魔女居住,以後你變身療養地點我要看情況改到其他領地避難建築,需要放醫療器材進去,不能比閣樓急救設備差。」
 
「我穿著衣服回別墅,應該就跟普通時候沒兩樣。」馬修‧格林是普通人,得個重感冒軟趴趴地回家療養不是很正常嗎?
 
「是啊,然後不確定你會在魔力影響下幹出哪些蠢事。」尼莫沒好氣說。
 
「你對我這麼沒信心?上次我們兩個不都累壞了嗎?一起面對魔女也沒出啥事。」
 
「我記得以你的說法是『忍得住的話什麼事都不會有』,不等於沒影響。小心駛得萬年船。」尼莫在馬修提示下伏低身體咬緊牙關,馬修直接縱馬跳過一處小山澗,一瞬凌空的感覺令他頭皮發麻,那是在沙拉曼達生物力場屏障或自己跑酷跳躍時都未曾有過的奇特體驗,既原始又狂野,他只能緊緊依賴騎士的保護與馬兒力量橫越障礙。
 
「行,意見採納。再強調一次,目前我沒有忍耐唷!雖然想不通為何她對我們兩個毫無影響,一點點也算正常,完全沒有就有些奇怪。但魔女能力調查還在進行,或許巨龍之眼那邊會有線索,不需急於一時,我不冒無意義的風險。」馬修爽快答應。
 
「下雨了。」尼莫不能再用霧氣愈來愈濃自欺欺人,雨滴已經打在全身,尤其是凍曬傷剛好的敏感臉部,捲髮青年完全沒有春天降臨的喜悅。
 
「這樣更有實戰感覺,過癮嗎?」世界首富好久沒享受這種悠閒時光,相當樂在其中。
 
「離你那處地堡還有多遠?是否趕得及回湖心島吃晚餐?你保證絕對不會迷路?」尼莫三連問,他發現私人領地裡有許多指北針失效和通訊異常區域,難怪馬修要用馬匹交通,至少馬兒是會認路的聰明動物。
 
「……相信我……應該可以。」
 
「馬修,你的自信呢?」
 
「認識你之後我還沒空重跑這些路線,不過我當然記得!你的騎士可是公認的世紀天才!反正你現在一個人也走不回去了。」馬修帶著安撫語氣說。
 
「你連地圖都沒帶?難以置信!」尼莫扭身想確認他表情是否心虛,被首富收緊雙臂兼用下巴壓住頭頂動彈不得。
 
「我還需要看地圖才令人難以置信!」馬修趕緊聲明他的實力。
 
「是我要看!」
 
「尼莫,你都認識我這些日子了,我怎麼可能在身上留實體機敏資料讓敵人輕鬆到手,當然是分開記在大腦裡,只透露給必要工作人員。還有別墅又沒門禁,偶爾一天不回去過夜還好吧?」馬修覺得尼莫太一板一眼了,他這個魔女任務總負責人都沒那麼在意。
 
「如果錯過晚餐,你就吃草吧!」尼莫是出來訓練不是遊玩,訓練總要有個結束時間,尤其是討厭的被動騎馬練習和濕淋淋天氣,捲髮青年不想加訓了,今日事今日畢對得起自己就好,再說馬修訓練菜單從來不是好消化的類型。
 
「看到這顆特別綠的圓形青苔石頭沒?地堡就在前面了,我不會忘記這種簡單小事啦!」馬修鬆了口氣,從不懷疑自己的首富被尼莫一質問居然有點不確定,尼莫說不定也擁有詛咒魔力。
 
 
 
※※※
 
作者的話:腦漿不夠寫留言了,總之就是貼貼和聊天約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