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迷失森林 序 倖存者

睡星 | 2024-02-21 11:21:56 | 巴幣 124 | 人氣 369


迷失森林 序 倖存者


        酒杯反射昏暗泛黃的燈光,過時的流行樂環繞整個酒吧,歌手朦朧的嗓音,勾動往日的回憶,恍如時光回到千禧年時代。

        髮型潦草的男人,穿著灰色風衣,靠坐在吧檯旁,舉起手上的酒杯,一杯又一杯的灌進嘴裡,就像是要將自己灌醉一樣猛烈。

        男人的雙眼黯淡無光,像是目睹了世界末日般絕望,他看得見一些正常人看不到的東西,一些可怕的事物,為了逃離這些景象,他選擇用酒精麻痺自己,放任自己徜徉在醉意跟音樂之中。

        不知道喝了第幾杯,男人感到頭昏目眩,一不留神就會昏倒的程度,即便已經醉成這樣,他依然感受得到背後正在靠近的氣息。

        他轉頭,看見一個穿著紅黑配色服飾的女人,一百六十五公分,黑色長髮,目測二十五、六歲,從頭到腳散發妖豔的魅力,他彷彿看見鮮豔花朵大肆綻放。

        不對!不是彷彿,他是真的看見了開花的景象,宛如夢境般不真實的絢爛情景,一般人看到這樣的情況下,八成是覺得自己喝多了,但對他來說會看到這種幻覺,表示喝得不夠多,於是拿起舉杯,又乾了一杯。

        「一個人喝酒不寂寞嗎?」女人走到他身旁,挑逗似的靠到他耳邊,輕喚一個名字:「......灰狼。」

        男人嚇了一跳,不自覺往後退開,但又立刻鎮定下來,低頭說道:「你認錯人了。」

        「呵呵,看來你喝得有點多,需要清醒一下。」女人輕聲笑道,緩緩從皮包拿出一把手槍抵在酒醉的男人頭上。

        碰!

        突如的巨響,在酒吧裡迴盪,霎時間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

        灼熱、劇痛、噴發的血液,死亡的觸感衝擊男人的大腦。

        然後,男人突然醒了過來。

        酒吧還是剛才的酒吧,過時又經典的流行樂在空氣中遊蕩。

        身旁的女人正把手伸進皮包。

        「等一下!」被叫做灰狼的男人慌張伸出手,試圖阻止:「別動手,我醒了。」

        「嗯?」女人露出感到興趣的神情:「我的皮包裡放了什麼?」

        「我沒有看清楚,不過大概是一把紅色的手槍。」

        「不愧是『超感知』,果然名不虛傳。」女人拉開皮包拉鍊,調整角度只讓灰狼一個人看見,一把手槍就躺在裡頭。

        看見眼前的女人沒有進一步攻擊的傾向,灰狼暗自鬆了一口氣,冷靜下來後殘留的痛覺開始陣陣侵襲他的神經,頭痛欲裂的他很想要直接倒頭就睡,但現在另一個謎團就擺在眼前:「妳是什麼人?」

        女人拿起酒杯,挑釁般問道:「你現在不是在當偵探嗎?怎麼不自己推理看看。」

        沒錯,這個男人已經不再是那個名為灰狼的人物,而是默默無聞的私家偵探。

        知道灰狼這個名字的人很少,知道他有超感知的人更罕見。

        會用這麼極端的手法吸引他的注意力,就表示她知道他能夠預知自己的死亡。

        能夠猜測的範圍不大,問題在於她是哪邊的人?

        「妳是警察?」灰狼試探性的問道。

        「然後呢?」

        「特殊防治科......」

        「還差一點。」

        「新來的菜鳥。」

        「很遺憾,答錯了。」女人從皮包裡拿出另一個東西,一張貼有她照片的警證:「特殊防治科新任科長,代號『彼岸花』。」

        「這名字聽起來真不吉利。」灰狼嘆氣道。

        自稱彼岸花的女人不以為意道:「佇立於生與死的交界,為死者送最後一程,不覺得很浪漫嗎?」

        「你高興就好。」灰狼搖晃酒杯,窺視瓶中的漩渦:「所以,新任科長找我有什麼事?」

        「我們到外頭聊吧,省得你又一直灌酒。」彼岸花說。

        灰狼點頭表示同意。



        月光下的河畔,水面泛射閃閃微光,徐徐微風吹拂,冰冷的觸感使灰狼清醒過來。

        兩人一前一後漫步在河邊,走在前方的彼岸花先開口:「所以偵探都在做些什麼?幫忙找小貓小狗嗎?」

        灰狼聳肩,回道:「小貓小狗至少比妖魔鬼怪可愛多了。」

        「這倒是真的。」聽到這個回答,彼岸花笑了:「不過妖魔鬼怪並不會因為不去看就消失,他們就在那裡,傷害其他人。」

        這個道理,灰狼自己也明白,所以他也知道彼岸花來找他的原因。

        「我看過你的履歷,你的表現很出色,除了灰狼這個名字外,還有『倖存者』這個稱號,看得出來每個人都對你有所期待。」彼岸花問:「為什麼不做了?」

        「在一年前的案子裡,我的精神受到過大的損害。」灰狼腦裡逐漸浮現起一年前的畫面,那天他遭遇了可怕的存在。

        「嗯......不過你的精神鑑定報告結果是正常喔。」彼岸花表示懷疑。

        灰狼不滿地控訴:「那個該死的鑑定只有發瘋跟正常兩種結果。」

        彼岸花歪頭問道:「不然你覺得自己算是哪種狀態?」

        灰狼思索了一會,說道:「......奄奄一息吧。」

        彼岸花笑著說:「那就是還活著嘛!」

        「活著......嗎?」灰狼無聲的嘆息。

        「看得到嗎?那個。」彼岸花突然停下腳步,指向前方,小河的彼岸,出現在水泥大樓林立的都會市區之中,茂密遼闊的巨大森林。

        灰狼點了根菸,緩緩道出它的名字:「迷失森林。」

        「五天前,沒有任何徵兆就突然出現在市區,進去森林的人都沒出來過,因此被稱為迷失森林。」彼岸花說道:「森林內部似乎有很強烈的磁場干擾,電子設備與通訊器材都無法正常運作,搜救隊進入後很快就失聯了,接下來的事情你應該也聽說了。」

        彼岸花看了灰狼一眼,在他僵硬的撲克臉上浮現細微的情感波動。

        「特殊防治課全員出動,然後再也沒有回來過了。」憤怒、悲傷、遺憾,種種思緒湧上心頭,灰狼吐出一口菸,試著壓抑情緒:「沒有做過太多調查就貿然進入危險地區,這不像是他們的作風。」

        「這件事鬧得太大,上頭應該給了他們不少壓力,他們失聯一天後,政府才放棄搜救行動,劃出隔離區禁止任何人進入。」

        「有什麼東西從裡面出來嗎?」灰狼問。

        「目前沒有,森林周圍姑且有安排人員監視,有異狀的話我會收到消息。」彼岸花意有所指說道:「不過這跟一般民眾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言下之意就是想知道更多情報的話,就必須替她工作。

        灰狼抽著菸,猶豫、思考、迷惘,這一年來他不斷逃避,最終似乎不得不回到這裡,他不願面對超乎常理的現象,但是只要想起曾經的同伴,就會想要替他們做些什麼。

        直到菸都抽完了,灰狼才終於下定決心:「好吧!這個案子我接。」

-------------------------------------------------------------------
挖了個新坑,嘗試寫一些不同風格的東西。
參考手遊的做法,出場人物取一些很帥氣的代號。
社畜沒人權我們的粉專,歡迎過來晃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