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浪費的時間總是在不經意間毀掉所有

肚有三層 | 2024-02-21 01:34:57 | 巴幣 12 | 人氣 54

說些甚麼之前要先驗其中道理.那些該說的與想說的糾結纏繞,我越發思考,答案就離我越遠。

剛與父親別過,就想起他那充滿無奈與失望的褐色瞳孔。所以當我目送那藍色廂型車駛出校園,便強制性的將那些語重心長拋去腦後。隨便的將行李丟進宿舍,就離開了浪費了我四年時間的學校。

剩下的時間還隱藏得住我的失敗,但也所剩不多。在大學街角的超商買了罐飲料,我便走向同是在那浪費了四年時間的河堤公園。午後日光曬得我不得不加快腳步。

高雄的冬天溫暖的像是夏日才剛消退,在欖仁與無患子搭起的金黃隧道裡,午後陽光明亮溫暖的撒在每個散步的人身上。暖風拂過,艷紅落葉與金黃花瓣般在眼前飄落,褐色與鐵鏽的紅與細碎的鉻黃覆滿眼前,光線穿梭在漫天花葉與抖動的陰影中,世界閃爍著如寶石萬花筒那樣的燦爛色彩。

瞇著眼睛,我在公園樹下的長椅落座,脫掉外套蓋在盤起的腿上。冒著水珠的特價罐裝焙茶,從橘紅色的貨架上被我挑走。遺留在暖冬之中的楓葉季節,躺在藍色聚酯纖維中,沉入腿間的水藍湖泊裡。

暖風再一次吹過,像是神明嬉鬧著竄過,在樹梢與蘆竹灌叢間留下了令人酥麻的聲響。

穿著有點不合時宜的白色短袖印花T恤,雙臂裸露在大片光斑之中,原本長及肩膀的捲髮已削去大半,僅有零星黑芽從帽子中探出。離我最近的光禿樹幹上長了些許紅褐色嫩芽,較遠的榕樹依舊蒼翠蓊鬱。

這時代沒有季節,有的只有熱的日子與冷的日子。但慶典依舊提醒人們時序環轉,季節會如常到來,人們需要季節依舊到來,生命依舊需要季節到來。只是慶典從稻田之間轉被放上色彩繽紛的貨架上。

落葉鋪滿河堤步道,穿過枯枝殘葉的斜陽隨著微風搖搖擺擺,陰影與亮光交織在眼前,溫暖的令人昏昏欲睡。我好像遺忘了某些重要的東西,使我活的虛浮。我想盡量讓自己活在不冷不熱,沒有絕對的世界裡面。但好像讓我變成了沒有實體的生命。

未來大概也,不會有所出息吧。這念頭淡淡的在這幾個月渲染開來。令人不知所措的感傷積在喉嚨。大概是最近沒怎麼下雨,空氣乾燥的讓鼻腔有些搔癢。

看起來我的人生逃避掉的事情太多,這樣子待在交錯光影與人們三兩成群的瑣碎步伐中的時間太多。那些沒有辦法對未來有幫助的,在瑣碎的時間裡,堆積成了了巨大的沒用沙堡。幸好高雄在這季節總是不怎麼下雨。

洋紅風鈴木在河的另一頭盛大地綻放,幾個穿著休閒的婆婆在樹下拍照,一隻土狗穿著洋紅金邊背心在河堤邊到處聞嗅。遠處有個赤腳騎著玩具腳踏車的女孩與它的年長玩伴競速。風吹起女孩的齊短髮,暖陽照的女孩的笑容閃閃發光。我發現世界模糊住了那女孩的臉。

於是我將眼鏡摘下,與寶特瓶交換位置。眼鏡落入湖泊,瓶蓋被我轉開。隨著琥珀色的液體被我嚥下,光線在眼中眩開,破碎的顏色渲染成一粒粒星點包圍住我的所有。我緩慢的吸入空氣,空氣裡帶有些許焦灼的甜膩花粉味道,我將身軀放鬆往後倚在長椅上,準備用帶著不悅甜味的空氣嚥下殘存於口中的苦澀。

突然世界迸出水花炸開的巨響,狗的嚎叫,與水鳥用力振翅拍打水面的聲音,婦人的驚叫與孩童高亢的笑聲。那些突如其來的有如雷鳴,在星光斑斕的世界泛起漣漪,吸入的空氣哽噎在喉頭,激起口腔中剛淡去的苦澀,終於,我摀住雙臉。

春天這一次冒冒失失的闖入了我的世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