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二章 番外篇 人偶的母親

八神太一 | 2024-02-17 21:22:23 | 巴幣 2 | 人氣 47

連載中無能之人無所不能
資料夾簡介
太陽與月亮兩個世界,當科學與魔法相遇會擦出什麼火花嗎,這是超能力與魔法師交織而成的嶄新故事


潔莉姆跟焰的師傅女武神,是巧奪天工的魔法人偶,是精雕細琢的木偶精靈,具有出神入化的劍術,人類般幾可亂真的外表。


一位手持聖的戰鬥天使站立在聳的城墻之上,她那冷傲而聖潔的面容透著以讓每個男人只看上一眼就要撐破褲子的艷,黃金一般閃耀的發以讓古希臘傳說的海也為之失色,然而最引人眼球的還是那被鎧甲包裹住的完美身材,兩顆如聖峰一般無暇的滾圓聖讓人忍不住現在就脫下她的盔甲,用粗糙的手掌撫弄著她翹挺拔的兩粒球,長靴包裹住的襪有無比致命的誘惑能力,光是看一眼就能讓人為之神魂顛倒。


她就是焰,潔莉姆的師姐,十年前,
「還真是個惡劣的國家啊...」女武神長籲短嘆起來,在這爭鬥不斷,戰火連綿的環境下,


百姓流離失所,永無寧日。連像焰這樣無辜的小小生命,也都可能遭受到惡意的摧殘。小時候的焰自然沒有辦法理解女武神心中的憤慨,她幼小的心靈中只有個再單純不過的念頭:


這個姊姊,就是她心目中的女神。可以的話,真想要一直陪在這個姊姊身邊。「小妹妹,妳家住哪裡?要不然我帶妳去見妳的父母吧?」女武神無法坐視眼前這小女孩不管,好心的疑問說道。


但焰的表情卻寞寞神傷,面對女武神的疑問她說不出任何的回應,只是不斷地搖著頭。「咦?小妹妹,難道妳不會說話嗎?」不管女武神問著怎樣的問題,


焰卻只會用點頭和搖頭來回應,哭泣的淚珠懸在眼角,像是有什麽難以告人的苦衷。「這樣啊...這下可麻煩了。」看到焰靜靜地不言不語,就算女武神有心施援,卻也是愛莫能助。


女武神嘆了口氣後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後淡淡說道:「沒辦法了,這一帶還很危險。妳最好不要繼續在這邊逗留,有多遠走多遠吧。」「啊...啊...」看到這個強悍的大姐姐就要離己而去,焰的表情一陣難捨難分。


那乾啞的嗓子竟忽然間生出了力氣,就像是小嬰兒突然牙牙學語一般,說得極是緩慢,卻又相當無助與誠懇。「HO...HOMU...」焰的呦呦哀鳴勾起了女武神的註意,讓她訝異的轉過頭來,與焰的視線對在一起。


焰的哭聲,現在聽來就像是個孩子在對著母親撒嬌般。「HO...HOMURA...「HOMURA...小妹妹,這就是妳的名字嗎?」女武神的目光飄來,


焰卻變的呆若木雞,連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怎麽突然會說話了?「我的名字,是『女武神』由奈。」女武神乾脆俐落的報上了自己名號,四周雖仍帶著戰火過後的硝煙味,


但風拂過了她馬尾的輕柔髮絲,就像是個雲帚,已經輕輕地將焰心中的害怕給掃得一乾二淨。「那...那個...我...」焰的口氣還是很緊張,小臉蛋上卻已經有了點淡淡的紅暈,被女武神的豐采魅力所迷。


女武神的手突然握緊了,這個素昧平生的小女孩,竟在這一瞬間仿彿與她的心靈產生了共鳴。「小妹妹,記清楚囉。」女武神清楚領略著焰欲言而止的那股羞澀,說出來的這番話則深深震撼了焰的靈魂。


「心裡想說什麽,就要大方地說出來喔。言語,是會為妳帶來力量的!」也正因此這番教誨影響了焰如此深遠,雖然有時口不擇言讓大家尷尬莞爾,


卻也使她在往後成長過程中,變得如此光明磊落,不畏眼前險阻。


保羅將先前展示給麻美看過的B・CUBE,慎重的放入了焰的手掌心。「我不知道妳有沒有辦法承受這個責任,所以我剛剛特地在觀察妳的一舉一動。看到妳就像女武神大人那樣勇敢,我才放心了。」


保羅語重心長的說著:「這就是...妳一直想知道的,攸關女武神大人下落的真相...
「這就是...師傅她的?」焰心中忽然變的忐忑不安,所有的真相如今已經握入掌中,


但這小小的B・CUBE卻變成了潘朵拉的盒子一般,讓她不知道開啟過後,是會釋放出更多的災難,還是留下了最後的希望?




「這...不...不會吧...!」影片放映到了中途,佐佐木與茉莉已經被內容震撼的呆若木雞,額頭直冒出冷汗。


「這就是女武神她...為什麽沒有回來找焰的原因...?」


「呃啊啊啊啊.....!!」焰才看到影片中途,便再也難以壓抑這股內心激昂的思緒,


發出了悲鳴長嘯,頭也不回的便跑出了礦坑,在貧民區的街道中不住穿梭...「師傅...不會的,師傅...!」黃豆大的汗珠不住落下,


一雙美麗的眼睛已不自覺哭的紅腫。奔跑捲起的狂風捎起了她的髮絲,卻冷得讓她的心一片冰涼.這座國家由於吏治腐敗,盜賊四起,當時年幼的焰也差點遭到綁架要賣到基魯斯特去,幸而被路見不平的女武神仗義所救。.
小時候的焰被女武神的颯爽英姿深深著迷,但年幼的她口齒不便,連說話都像是嬰兒在牙牙學語般含糊。


女武神對焰也起了憐惜之心,便教導了焰極為重要的一句教誨:「心裡想說什麽,就要大方地說出來喔。言語,是會為妳帶來力量的!」這番話深深影響了後來焰總是藏不住心事的性格,女武神也對年幼無助的焰難捨難拋,就這樣將她當作自己女兒撫養了起來。


隨著日子過去,國家中的戰亂逐漸弭平,人們又重新回到了安居樂業的生活。「是的!師傅!」小時候的焰結起了沖天辨的髮型露出前額,滿頭大汗的維持著金雞獨立的姿勢,


聽到了女武神對這星球有所稱讚,也開心的出聲附和著:「而且這裡的壽司...很好吃的喔!」「嗯...是很好吃沒錯...但是小笨蛋!誰準妳鬆懈下來的!」女武神見到焰的小腳已經有一邊垂了下來,


隨即又板起了面孔督促著:「妳不是說想要學會劍術嘛!那就不可以偷懶!」「抱歉!師傅!」被女武神這樣一訓斥,


焰立刻又繃緊了神經,努力地將已經落地的腳丫又重新擡了起來。女武神見狀微微一笑,想不到當初那個哭哭啼啼,連話都不敢說上半句的小女孩,


現在不但已經能開口說話,面對各種嚴苛的修行也都不怕吃苦,讓她的心中也頗感欣慰。「小焰啊...為什麽妳會這麽想學劍術呢?」「是的,因為在下也想像師傅一樣,又堅強又帥氣!」焰緊咬著牙關忍住身體的痠痛,汗水攪和在唇齒間有些鹹澀,


但她卻仍是目光灼灼,奮發圖強。「等到在下也變得像師傅一樣後,就輪到在下來保護師傅了!「雖然有些難以啟齒...不過在下真的超喜歡師傅!」雖然受當地文化習慣以及女武神薰陶,


焰的用字遣詞比常人都來的成熟,但她的天真童語,卻仍保有赤子之心的無垢純潔。女武神欣然一笑,想到初來乍到這國家時滿地瘡痍的殘破,如今卻在這小女孩身上見到了生機的燦爛,以及未來的光明。


她心中也暗自做出決定,要將這孩子教養成俯仰無愧於天,赤忱熱血的傑出人物。「團子、團子、團子大家族~~~」修行一早上過後,焰開心的與女武神結伴上街,


在團子店前津津有味的邊吃著團子,邊哼唱著小曲。只是這樣簡單填飽肚子,就足夠把修行時的疲累辛勞給忘了一乾二淨。


焰手裡晃著團子串,對女武神的和服打扮笑著說道:「師傅!妳的打扮很適合妳喔!」「哈哈,是這樣嗎?」女武神看著焰就算吃著點心,手裡卻仍是緊緊抱著一個鼬鼠布偶不放,


想到第一次見面時,焰就算被強盜土匪們團團包圍,也是不肯將那布偶拋棄,不禁也起了好奇心。「小焰啊,妳那個布偶是什麽寶物嗎?常常看妳這樣帶著呢...」「嘿嘿!這是娘親和在下分開時,送給在下當作守護的唷!」


焰開心地將布偶舉了起來晃呀晃,女武神卻著實感到意外。「欸...原來小焰妳的母親還活著嗎?我第一次看到妳時是一個人,還以為妳是孤兒呢?」


女武神鮮少問起過焰的過去,而焰也因為不擅言語,所以對認識女武神前的記憶,一時間也難以表達完全。焰的娘親據說是為了要工作賺錢,在戰亂爆發前就透過門路離開了這國家。


所以焰對娘親的長相還是名字都記不太清楚了,只知道娘親臨走前將這個布偶留給了她,作為將來再度重逢時的信物。「嘿嘿...只要在下乖乖聽話,努力修行,在下相信娘親一定會回來的!」


焰撫摸著玩偶一臉陶醉,卻讓女武神見了深自感慨。戰亂的殘忍竟讓親生母女被迫分離,就連相見重逢也不知還要等上多久才會實現。正當女武神慨歎起戰爭帶來的悲歡離合時,卻有三名婦人眼光湊上了她們。


她們擺出了不以為然的神情,交頭接耳的說著:「妳們看啊!那魔法人偶...是不是就是先前南方戰爭中,很有名的那個啊?」「應該是吧!不然這地方又沒有其他魔法人偶!」
「欸欸,妳聽說了嗎?據說她一發起威來,就把成千上萬的盜賊集團像西瓜般殺的血流成河耶!好恐怖喔!」
「真是的!為什麽這麽危險的傢夥會來到這裡啊?」女武神老遠就聽到了這些三姑六婆的嚼舌根,但她也知道在這落後的國家中,


像她這樣精密發達還有自我感情的魔法人偶,對當地人來說就像是個異類,只是她性情隨和,倒也沒有將這些流言蜚語放在心上。但這些三姑六婆的話題重心,卻由她移到了焰身上:「看啊,為什麽旁邊有個小女孩和她一起行動啊?」


「討厭啦,該不會是想學人類一樣當媽媽吧?」「就是啊,她以為她是誰啊?」若只是對她的外表妄作評論也就罷了,但聽著那些三姑六婆的苛薄言語竟將矛頭指向了焰,


就算女武神心理再怎麽堅強,仍難受的黯然低下了頭。為什麽?難道魔法人偶帶著人類小孩,在這國家會比燒殺擄掠還更讓人瞧不起嗎?「妳們幾個,快點把話收回去!」正在女武神悵惘出神時,焰卻突然跑到了那三名婦人身前,


義正嚴詞的大聲喊著:「師傅不是娘親!師傅就是師傅!是這世上最溫柔,最厲害的人!」「啊?這小鬼頭說什麽鬼話啊!」「看吧,被魔法人偶帶出來的小孩就是這麽沒禮貌!」


被焰這樣疾聲斥責,那三個婦人反倒更是滿臉嫌惡,對女武神的牢騷奚落更是難堪。「唉...」雖明白焰是出於對自己的一番好意,


只是這樣一來弄巧成拙,反而把場面變得越來越麻煩了...「真是的!小焰,不要老是這樣想到什麽就說什麽啦...」


女武神立即將焰一把抱住,也不管那三名婦人講話有多刁鑽,便邁開大步跑了起來...「可是可是!她們欺負師傅!」被抱住的焰大叫著,


女武神心下對她的仗義直言也是相當感動,便摸了摸她的頭,溫言說著:「師傅知道。謝謝妳喔,畢竟這也算是妳的優點嘛!」「YA~!!」被女武神這一誇獎,焰更是覺得飄飄然,仿彿得到了這世上最珍貴的莫大榮寵。


即便她們這樣的師徒搭檔在他人眼中格格不入,可是焰對女武神的景仰之情卻是與日俱增。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焰也不再是個懵懂無知的小女孩,逐漸成長的亭亭玉立,出落的窈窕動人,宛如彩蝶翩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