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一位退伍 PMC 高中生的物語 第 20 話

月亮之城 | 2024-02-17 19:54:38 | 巴幣 112 | 人氣 72


= = = = = = =

幾天後......大阪府 大阪市......上午 1 點 xx 分......

“一天又結束了,當人們趕路回家的時候,我的一天才正式開始。菜單只有牆上寫的這些,你也可以點你想吃的,我做得出來就幫你做,這是我的營業方針。營業時間從午夜 12 點到早上 7 點......”

「好,請結束你那倒背如流的《深夜食堂》序言。」

「喂!」

我跟吧檯另一邊的廚師彼此笑了出來。

我人現在在大阪市市區內的小巷弄中,一間專開午夜場的小酒館食堂。

裡面擺設上完完全全就是日本傳統木造風格與純吧檯餐廳的裝潢,上面幾盞暖色小圓燈泡加上光罩,使這更加把原始風格呈現出來。

為何我會在這?

簡單。我想吃個有現煮的宵夜,加上聽說這間是我們圈內的熟人之一所開的,站在該立場順便去支持一下。

還有結束泰國的行動後,只想好好放空一陣子。

而面前的廚師,正是這間酒館的主人、老闆:加藤 堀喜。另外也是一名前 PMC,是在京都市那裡的學校畢業的。

當然,不是我的同梯,或者是在學校三年有機會認識的。他一年級時,我也在那時候的上個月畢業且退伍。

「堀喜,我到現在依然記得,當時新聞畫面,播到有那一次事件時,你直接抄起旁邊的平底鍋,把嫌犯打到地上扭曲。」

「靠北呀...那時候我就沒帶任何東西齁,然後當下我發現旁邊店家有平底鍋,於是直接抄起來打趴。」

「所以那平底鍋有受損嗎?」

堀喜露出驚嘆的表情告訴我。

「那鍋子打了之後,沒有受損。但有花錢買下來用到最近。」

堀喜一邊講,我也一邊回想起,那時候還有繼續服役的同梯和學弟妹所給我的畫面......

那時候遇到街上隨機搶劫案,對方又是有短跑衝刺力與馬拉松耐力的體能表現,周圍要上前協助制伏的民眾也無法擋下。

堀喜當時在附近巡邏,收到通報便立即前往,並想辦法在可能的路線上設攔截點。

後來他遇到對方時,應該是臨機應變的關係,順手拿起旁邊店家正在販賣的全新平底鍋,用底部的地方,面對面,狠狠地往他臉上扇了下去!

之後拿平底鍋打人的瞬間,開始流傳於 SNS 等等社群上。

那時候的堀喜,可說是血氣方剛的年輕 PMC。但之後...不常甚至不會跑第一線。

「所以你那時候就開始接觸料理了?」

「對...(一邊嚼口香糖)完全不知道要幹嘛,於是就想做一些料理來不讓自己閒到發慌...結果一做就到現在成這樣。」

我挖一口碳烤牛肉丼飯,直接吃了下去。

與此同時,雙眼也看向懸掛在天花板與牆壁角落處,有個被用壓克力板和木頭邊框給裱框起來的照片。

照片裡頭是一群人排列,身穿明顯與現今數位迷彩過時一段時間的破壞性條紋中緯度闊葉林迷彩服裝,頭盔與身上裝備也都已經是 21 世紀 00 年代的程度,手上的武器也都是 M16、M4 比較舊的版本型號。

前面蹲著,後面站著,最前面的幾位穿著比較透氣服飾,頭戴鴨舌帽。

最下面的位置上,有著快速手寫出來的文字......

『第四梯次 PMC 結訓典禮大合照』

那張照片中,大家都是青澀少年、少女的模樣。

我的目光從照片轉到堀喜本人身上......已經是 20 多歲的廚師與老闆。

「沒想到你會把當年的大合照掛在那。」

「就當作是我在工作空檔時,偶爾自己可以回味當年的種種。」

「所以還有聯絡嗎?你照片中那些人。」

堀喜不發一語,只是端了一盤我開始吃牛丼時,臨時加點的星鰻天婦羅,放到我所在的吧台座位上。

然後看著那張照片......

「要說有聯絡嗎?...有點介於有跟沒有之間吧...就是那次用平底鍋把嫌犯制伏後,那一刻開始,我發現我不適合跑第一線出風頭。於是轉調到後勤,空檔期間無意去接觸了*早乙女哲哉的《天婦羅的僕人》,加上我前面講的,變成現在這樣。」

(早乙女哲哉:天婦羅料理之神。《天婦羅的僕人》作者。)

堀喜講完拿起衛生紙,把嘴裡嚼爛的口香糖包起來丟掉,繼續講......

「但我也覺得,現在這樣生活,也不錯了。深夜總是會有各種小故事嘛!就跟那本《深夜食堂》一樣。」

我在他講到這裡的同時,雙眼跟著尋找那張照片中,他的身影在何處......

「話說回來,你在哪裡呀?」

「喔,我在由上往下數,第一排,從右邊數來的第二位。拿著 FN Minimi 的。」

堀喜講出自己的位置,我馬上按照他講的把目光移至那...

果真有一位拿著上機匣上,加裝一具 ELCAN SpecterOS 3.4x 瞄準鏡的 FN Minimi 輕機槍的人。

那人就是 15 歲結訓畢業的加藤 堀喜。

看起來隨時會耍出中二病的少年,如今...只能說社會使人成長。

我用筷子切開星鰻天婦羅,送一半進入口中,咀嚼吞下後,繼續話題...

「你說你是拿 Minimi 的,你應該是當火力壓制的吧?」

「那時候確實是當火力壓制的,回國後,拿一把 M16A4,沒有馬上拿下場。而是回到軍械庫,拿 M4A1 的上機匣做組裝,變成一把 M16、M4 混合體。然後就一直拿著它,直到平底鍋之後,退到第二線,改換 B&T APC45 到退伍。」

「所以你沒有把你的槍買回來收藏?」

「買回來幹嘛...沒那個必要,即使槍證我還是有更新,但也不會真的買那把回來。我頂多買這把就夠了。」

堀喜講完蹲下到吧檯以下的視線死角區,起身從那裡拿出了一把手槍出來給我看。

我接過來看了它的全身,還有身上該有的型號、序號與商標等等...

「這把喔?Ruger-57。」

「對,你也知道巷弄間,特別是像現在這種時間,總是會有各種莫名其妙,亂七八糟的事情發生。」

「所以你有用過這把將想要鬧事的客人作威嚇?」

「是沒有遇到鬧事的客人啦,就算鬧事也都是把他們拉走,除非是開門進來就已經拿著傢伙的...而且我的客人幾乎都是加班的上班族,深夜活動工作者之類的上門。」

堀喜拿起我帶過來探班的水果茶手搖飲,吸一口進去之後問我......

「那,學長,你剛剛這樣問,是說...還會回靶場活動一下的?」

「嗯,算是。都當作休閒活動了,然後自己也多買了幾把槍回來自用。」

我說完這句話後,也把星鰻天婦羅給吃完。現在在我眼前所點的宵夜,已經全部完食。

從錢包掏出零錢給堀喜以後,轉身走向店門口...

「我之後有空會再來聊聊。」

「好,歡迎再次光臨。」

走出店門後,行走在大阪市市區內的深夜巷弄......並進入到附近的停車場大樓,搭電梯到停車的樓層與繳納停車費,走回到自己的 Crosstrek。

上車發動引擎,然後下去到出口駛離。

行駛於深夜凌晨的大阪市街道,周邊大部分都已經休息打烊,除了少部份來為深夜加班上班族或夜班服務的店家,人行道上寥寥無幾的人,行走於回家的道路上。

車內微弱的空調聲,中控台上在深夜時段播放的放鬆爵士音樂電台,為這段寧靜的返家路上多了一分的愜意。

雖然說是放鬆,但腦袋還是有個煩惱正在發生......

剛好車上只有我一人,直接大口嘆氣。

「哈呀~我的 T91......」

腦袋除了是放空之外,也挪一點部分來煩惱我的 T91。

因為它在我前幾天,在泰緬邊境執行的『雷擊行動』中,被對方打壞了護木與裡面的傳動機構,不得已改拿 Colt Rail Gun 反擊。

幸運的是,只有上機匣要換,身體與身上裝備也沒有中彈;壞消息是,要買新的上機匣與護木組來用。

我的全新 FAST 盔也還沒買呀!又要再噴一筆錢了。

趁停等紅燈期間,我拿出手機看了一下這陣子的收支......

“近期入帳金額:3,630,000。支出:305,000。”

看到現在手上的口袋深度後,我放下手機放在排檔桿前的置物空間,放鬆吐了一口氣...

“還好這次行動入帳這麼多,還有股票定期那些...雖然我的生活支出已經 Cost downing ...”

當前面號誌一轉為綠燈,馬上放下剛剛思考的,右腳從煞車踏板移到油門踏板輕輕踩下...我的 Crosstrek 開始往前走。

隨著幾分鐘的路途,轉彎進入到可以最快回到家的高速公路上。

進去後馬上設定好 ACC 與最高巡航速度後,右腳暫時移開油門,雙眼完全專注前面的高速公路車道。

腦中跟著回想這十幾小時前,在一位一樣也是退伍 PMC 夥伴開的改裝工坊上聊到的東西......





(記憶回放對話與場景......)

Crosstrek 已經被開到工坊內的頂車機上,藉由油壓升降抬離地面,露出了它底下的四輪傳動系統、懸吊...等等的底盤結構。

它現在正接受著工坊的技師,拿著氣動扳手轉鬆輪圈上的螺絲,然後拿下來,開始把輪胎的氣給洩光,搬到拆胎機上,將輪胎與輪圈給分離。

在那作業過程中,我人在名叫:永瀨 宗郎的人,所開的辦公室裡,聊著一些東西。

「真是的...想說我們退下來後,後面學弟妹好好地把我們的工作給做好。結果規模越搞越大......」

「不過看下來平均次數是變少的,我覺得大概可以形容像空難發生機率那樣吧?我語帶保留喔!這言論不是要去說空難家屬什麼話。」

「我跟你講,網路檸檬們最會什麼?」

「哪個?」

「斷,章,取,義。」

我點頭笑一下。

「說的也是,實際去了解事情的真正來龍去脈後,就會發現真的只是在那邊霧裡看花,瞎機八亂搞。」

「所以對網路言論我都是抱持著一種...恩,你說的對。這樣,就是我也不想聽你在那邊耗,浪費沒意義的口水在實際上無關緊要的地方上。」

「那就是硬抓(ㄋ一ㄠ)。」

永瀨聽完我講的,拿起桌上的水壺,用吸管吸了一口用沖泡濾網,裡面包咖啡粉的冷萃咖啡。

因為在這之前我有問,說是昨天回家後直接裝冰水並冰在冰箱讓它慢慢萃取。不是煮好的咖啡,然後冰起來或加冰塊。

「喔對了,伊藤。」

「嗯?」

「你最近有沒有聽說... PMC 公司開始找像我們這些退伍的去擔任後備教官的消息?」

後備教官?是要我們有意願的話可以去兼差訓練學弟妹的意思?

我單手托著下巴,看一眼自己腳上穿的帆布平底鞋......

「有說大概內容是怎樣嗎?」

「你還有印象吧?教官那樣。」

聽到的當下,我只是伸手把額頭的瀏海往上推到底,看著辦公室的天花板。

雖然教官在當時的我們眼中,的確是一個不可撼動的存在...但也是教會我們如何在第一線各種實戰的老師。

有個性不錯的,也有那種你是故意的吧?根本在玩我們的。

同時,另一個事情從我腦袋閃過,並且告訴永瀨。

「欸!不對呀!我們也有人是還繼續在裡面當教官的,不找他們,幹嘛找我們這些已經退伍有 10 年以上的回鍋啊!?」

永瀨只是雙手一攤...

「我哪知道......」

然後他拿起手機,小聲地問我。

「伊藤,你是 165 特遣隊對吧?」

我靠近到他身邊回答......

「是呀,怎麼了?又有奇怪的事情要我們去搞了嗎?」

「前陣子長崎港有一艘註銷卻有活動的散裝貨輪,被荒木知道說有多種高威力炸藥原料走私進來。為了讓我們警方那些人知道嚴重性,直接在港區引爆這些原料,順便切斷作案者的一條犯案路線。」

手機畫面直接出現凌晨的長崎港監視器畫面...

裡面拍到一艘生鏽斑駁的貨輪,在影片播放幾秒後,瞬間爆炸為一團火球,使得監視器也被影響到,出現將近三分之二的黑白畫面雜訊。

「是說有查出來源嗎?」

「目前所獲得的情報,都是指向亞丁灣周遭。而且,海上自衛隊也都會每半年調派一隻特遣護衛艦隊去那裡執行半年護衛任務。」

亞丁灣...海自......

我聽完說出一個可能。

「所以是有機會要跟海自的艦隊一起去那裡?」

「不確定也不否定。只是有個消息不知是真是假...亞丁灣已經有數艘貨輪、郵輪,遭到葉門與索馬利亞的武裝組織騷擾。然後我們日本的也遭遇,並且有人質挾持。」

「人質挾持...幹...是又要找我們過去是吧?」

「我不知道。反正這段時間就是看看觀察,也許荒木有什麼發現也說不定。」

「說到這...啊荒木人呢?」

「喔,昨天就去搭飛機去阿聯了。」

「去阿聯幹嘛?」

「說是蜜月旅行,也順便出差一下這樣。」

對此,我只露出一個雙眼冒紅光的邪惡笑容。

“人生勝利組!還去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但還是有一個問題,出差。

「他出差是他自己的工作還是?」

「就是我剛剛跟你講的那些。我在猜,搞不好也一起去處理像是哈瑪斯之類的極端組織成員,情報也順便弄一弄。」

「我想後面有得玩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發展......」





(時間回到現在......)

回想到這裡的同時,剛好回到了家,並且把 Crosstrek 給停好在車位上,然後下車進入到屋內...

進門之後,剛好看到明天要休長假,於是追深夜更新直播番組的穗嬂。

「我回來了。」

穗嬂聽到我回來,馬上起身走過來到我面前。

「若雨,下下週的週末有空嗎?」

「下下週,目前是沒安排,怎麼了嗎?」

「要不要去這場次?」

「場次?」

我拿起穗嬂的手機,看一眼螢幕上的資訊......

“大阪市XX動漫祭”

我看了標題還有裡面的內容,馬上給出回答。

「我可以去呀!你是要去當 Coser?」

「差不多,就有個角色有出地雷系風格,我剛好想當。」

我笑了笑,然後講出自己看到這活動,腦袋當下想出的規劃。

「我應該也可以 Cos 什麼角色吧?我想想......」

這時候,我腦袋開始全速運轉,對於 Cosplay 的選擇上,哪種角色可以駕馭......

當然,第一排除的,就是軍事作戰裝備風格。因為這我已經穿了很久,更何況又是我目前的“工作”制服種類之一。

排除掉這風格後......男生,又可以算是說,不用化妝,可以遮住五官與透過服飾就能完成的Cosplay......

喔!下下禮拜的話,還有時間可以思考。

「等等再說,反正是下下禮拜嘛!」

「確定嗎?若雨。」

「當然。」

「好呀,那我先去睡了。」

「嗯,晚安。」

穗嬂抱了我一下後,轉身走去自己的房間就寢。

而我則是走到二樓陽台,拉了一張木製折疊椅坐下,抬頭往上看凌晨的夜空......





= = = = = = =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阿布達比 亞斯島......下午 6 點 xx 分 (當地時間)

位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首都阿布達比約 30 分鐘的車程,亞斯島上的亞斯碼頭,隔壁正是最高汽車賽事殿堂 Formula 1 一級方程式賽車的阿布達比大獎賽舉辦地點,亞斯碼頭賽道。

配合這賽道,亞斯島上無疑都是圍繞在賽車主題為主的對外形象。每年都會有數萬名賽車迷聚集於此,觀賞一年一度的分站賽事盛況。

時間已經是夕陽西下,入夜時分,亞斯碼頭旁的一座酒店旅館,最高的頂樓樓層,不只能欣賞因石油致富的阿拉伯天際線,周圍的空氣,不再是沙漠日照的炙熱感,而是涼爽的夜風。

荒木 元詞站在這裡,穿著一般的防風外套,普通修身牛仔長褲和一雙平底休閒鞋,背靠在等樓欄杆上,面容享受著入夜沙漠氣候所帶來的涼風。

人在這片以石油致富的國家土地上,除了是自己與妻子的蜜月旅行之外,也還有以退伍 PMC 的前輩身分,用盡各種方式來暗中保護家園的和平。

荒木滑手機看到一些關於自己 Viper 零件時,前面走來了一位戴著白色阿拉伯頭巾的男人。

兩人看見彼此,然後互相用英語打了招呼。

「卡納椰先生吧?」

「我想你就是荒木先生對吧?」

「幸會幸會。」

兩人互相握手寒暄後,一起靠在欄杆邊看著前方的亞斯碼頭賽道。

「我有聽說你在長崎港引爆的船隻,那艘正是我們在追蹤的一個目標之一。原本想趕快用急件方式去通知你們,沒想到你早一步處理掉了。」

「畢竟曾經跟這種事對抗一段時間,有經驗了。」

荒木接著開啟一份新聞稿,問了卡納椰。

「所以紅海跟亞丁灣海域已經是危險海域,有無數的攻擊事件吧?」

「這是事實。我想其他激進組織也都開始動作...另外還有一個目標消息,我覺得你也該知道。」

「哪個消息?」

卡納椰把一疊綑在一起的幾張照片交給荒木。

荒木解開橡皮筋,看了上面拍的內容......

這些照片都是幾名中壯年男子,身穿沒有打領帶的西裝,有幾個是有明顯絡腮鬍,臉孔都是中東裔的面容。

其中一位則是頭髮與鬍子都是白的。

卡納椰告訴荒木...

「白鬍子跟白頭髮的,是目前我們追蹤激進組織最大聯盟:伊斯蘭新月軍的最高領導:伊梅爾‧雅尼薩提。已經整合了我們現在所知的所有伊斯蘭激進組織,正打算要針對全球所有對他們來說,曾經攻擊過伊斯蘭的國家進行攻擊。」

「意思是說,歐美各國都是目標?」

「現在他們在秘密走私那些爆裂物原料,你當時在長崎港引爆的,就是他們搞得。這一陣子在紅海、亞丁灣的商船襲擊事件,就是葉門、索馬利亞的伊斯蘭成員。目前追蹤下來,葉門是最大宗。順帶一提,伊朗有發現足跡。」

荒木一邊聽也一邊看這些照片...同時也看到他們這些聯盟幹部,都是聚集在卡達的一處大樓裡。

然後荒木感嘆問道......

「你們伊斯蘭怎麼都很喜歡搞一堆有的沒的自殺聖戰呀...」

同樣也是身為阿拉伯人,更明顯是伊斯蘭教徒的卡納椰,聽見荒木的感嘆提問,也只是扶額嘆口氣......

「唉~誰知道啊...我根本搞不懂他們口中的“聖戰”,到底是什麼意思...尤其是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幾十年前差點要和平解決,全都被我們與對方的激進派給搞砸了。真的很莫名其妙,搞到流血死亡才高興,說實在話,我也是伊斯蘭教教徒,我也很想把伊斯蘭的那些激進派成員,掐爛他們的脖子...」

卡納椰從腰帶拿起自己的水壺,打開喝了一口。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寧願以伊斯蘭教徒的身分,對抗那些伊斯蘭激進組織的原因。沒必要弄激進手段......」

荒木手上的照片,一直是停留在卡達大樓的部分。接著他開口...

「卡納椰,你追蹤到現在,這些人都會在卡達這棟大樓聚在一起?」

卡納椰看一眼荒木手上的照片,點頭回答。

「對,這棟在卡達首都:杜哈的西灣區。」

「聽起來是要我找適合的狙擊點狙殺?」

「不,我有管道可以讓你進入卡達,武器裝備那些也都會在那準備好,會合一位我在卡達的老夥伴後,你就可以了。」

「好,我知道了。那麼關於亞丁灣、紅海這件事...」

卡納椰笑了笑。

「我想你轉達給你的日本夥伴,他們應該短期就會有行動了。」





= = = = = = =

FN Minimi + ELCAN SpecterOS 3.4x 瞄準鏡

Ruger-57





= = = = = = =

用平底鍋甩人一巴掌!(X

日常小故事而已,然後順便跟前面在長崎港的爆炸事件做一點鋪陳。

不過這樣炸...感覺其他學弟妹應該會開始想動員了。

也順便講一下一位大學長,去了一趟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蒐集情報順便蜜月旅行。

可惡的有錢人。

至於紅海跟亞丁灣那邊會有什麼事?又會跟日本這邊有什麼事件連結?

之後再說吧。

那我們下次見!88 啦!

創作回應

叫我龍五
可恨的有錢人阿,學長(´・ω・`)
2024-02-17 20:10:14
月亮之城
恨啊~
2024-02-18 16:34: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