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我心中的流螢,我喜歡的她

克拉拉熊 | 2024-02-17 17:03:54 | 巴幣 6272 | 人氣 1891

本文內含本次2.0更新之主線及支線假面雙人舞之劇情,有雷,還沒解過劇情,且在意被劇透的請慎入!

本篇主要討論我個人對於流螢在本次劇情的主觀猜測。因為我個人是流螢廚,所以文內不時帶有我對流螢的個人情感流露,但我盡量以客觀的文筆去介紹她。

我個人不是專業的劇情考據黨,無法提出太多目前已登場劇情之外的佐證,例如相似作品的致敬原型之類的。會發這篇只是單純想為流螢做些什麼。

前言:

2.0已經更新一段時間了,我也毫不避諱說我喜歡流螢,這段期間一直想為她發些什麼,想了又想後決定發了這篇。

確實,流螢是個女友力爆棚的角色,甚至這次的劇情蠻多人覺得她是上天掉下來的女朋友。但事實上她的背後絕對沒有這麼單純。

對我來說,為什麼我會喜歡流螢?

簡單的一句話:

「因為她對我好,所以我也想對她好」

可能不少人會認同,覺得流螢為我們付出了很多,自己辛苦省下來的私房錢願意全部拿來請我們吃飯之類的。

但我這邊提的並不是單純的指她請我們吃飯,或帶我們遊覽黃金的時刻這點片面上的好。

關於這次更新的劇情,我個人是給非常非常大的好評的。我本身沒玩過崩三,第一次接觸米哈遊的遊戲是2020年原神開服時入坑,而匹諾康尼也是這三年半以來第一次讓我對劇情這麼「認真」。

至於有多認真?最少這近兩周以來我晚上幾乎都沒怎麼睡(其實是睡不著),白天不時的用傳訊息的方式和朋友推敲、琢磨劇情,晚上有時間則是進DC一起語音討論,不斷的看劇情回放或自己開小號重跑劇情,找尋過程中的蛛絲馬跡。

2.0的劇情內容量非常大,但因為我自己不是擅長做劇情考據的,我也承認我是這個版本才開始認真看劇情、補設定(誰叫前面的仙舟真的讓我提不起興致QQ),這邊就不針對整塊大劇情提了,一方面篇幅會太長,另一方面我畢竟不是專業的。

我就把重點都放在流螢身上就好。

參考資料:



本文可搭配劇情動畫回放服用:


正文:

其實只要是有跑過主線的玩家應該也都感受到,簡單來說2.0的主軸就是「各方勢力交手,每個陣營都有各自的目標,他們彼此設局、拉攏戰友」

而流螢自然也不會是傻白甜的單純女孩,有看過內鬼的應該都已經知道她屬於哪個陣營了,不過我們今天不針對那些所謂的內鬼設定來推測,單純從目前劇情裡面有看到的部分來討論就好。

下面是我認為在和流螢相處的過程中,應該要特別注意的地方:

1.劇情一開始躍遷,我們還在車上睡的時候做了一個夢,在夢裡遇到黃泉。而在這個夢裡面黃泉引領著我們走到牆壁和天花板上,而我們在這個夢的大廳裡面有看到很多人,看到了砂金、真理、星期日、知更鳥、花火、黑天鵝、銀狼、「薩姆」唯獨沒有見到流螢

2.我們剛加入黃金的時刻解救被包圍的流螢後,她說了:


多謝你剛才出手相助!不然我可能真的要……被抓走了。

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只是一句再正常的道謝,但這句話中間的語氣是有間隔的。她本來可能不是要說「被抓走」,而是要說別的,只是突然改口。

至於流螢原本可能要說什麼呢?我個人認為有兩個方向:


在我們遇到加拉赫時,加拉赫在剛走到我們兩人身旁時,把目光轉向流螢。



而流螢也看了對方一眼,似乎是在用眼神交流。

然而在這邊的劇情有個非常不合理的地方,就是家族對於夢境的安保管制做的非常嚴格,四處都有獵犬家系的人在監視著。

為何加拉赫在一見到流螢之後,連基本的搜查確認工作都不做,直接以「這個女孩很可愛,怎麼可能是偷渡犯」為理由放她走呢?好歹也先請流螢拿出夢境護照給他查驗吧?

因為加拉赫是故意放流螢走的。

關於這邊出場的加拉赫來歷絕非單純的獵犬長官,他肯定有著其他背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例如你去問夢境中其他的小獵犬們,他們都不認識加拉赫。

目前有人猜他是黑天鵝所提到的,前來匹諾康尼的另一位憶者;也有人認為他是當年列車上曾下車的其中一人的後代。

不過這邊就先不針對這個做討論,畢竟我不是加拉赫廚。

關於這部分劇情有兩個可能性:

①、加拉赫對於流螢來說是「友軍」,可能他真的是受託來幫流螢救場,但兩人的眼神交會時,流螢輕輕點了點頭,似乎是告訴對方「沒關係,身旁的這個開拓者可以信任」。

②、這個加拉赫的來由不單純,可能在兩人眼神交會的時候,加拉赫就已看穿了流螢的來歷,而流螢的那個舉動除了可以看成是輕點頭(如果是點頭的動作,應該是頭低下去後會馬上抬起來回復原位,但她卻是單純的移動目光),似乎也可以理解成她在咽口水(一種緊張的表現),也許對流螢來說,她獨自一人面對加拉赫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

然而如果加拉赫真的察覺到了流螢的不對勁,為何還願意放她走呢?我認為是因為他見到開拓者在旁,他不想當著開拓的勢力秀出自己的真實身分,因此暫時罷休。

畢竟如果他並非真正的家族成員,卻堅持要和開拓者起衝突,自己偽裝的身分就很容易暴露出來。

因此我個人較傾向於第二者,而流螢的感謝也確實是真心的,不過是感謝我們把她從加拉赫手下救出。

3.我們在看完「塔塔洛夫」後,假桑博告訴我們流螢不單純,我們追上去後,流螢對我們說「她確實有事情瞞著我們,但感謝我們搭救的心情是真」。而後她提議要帶我去她的秘密據點,我們在中途遇到了鐘錶小子和米莎、黃泉。

但這邊有個重點,就是流螢是「看不到鐘錶小子」的,最一開始我曾聽過一個推論,指的是我們說流螢不夠純真、率直、有童心,雖然看起來只是一句玩笑話,但是否是一種暗示,暗示著流螢並不如我們表面上看到的單純,她確實別有目的?

但這邊我倒覺得可以換個想法,比起說流螢看不到對方,不如是「只有開拓者看得到」

在這段對話中我們可以注意到,當開拓者看到米沙和黃泉被幫派包圍時,開拓者說:

怎麼都是熟人啊?

而流螢回我們:


疑?「都是」……是什麼意思?

第一次看這段,你可能會理所當然的覺得流螢因為我是外來者,路邊遇到兩個人被包圍,但我都認識他們而感到震驚。

但有沒有可能,流螢會說這句話,是因為在她眼中只有黃泉一個人,她看不到米沙?

當我們使用鐘錶把戲讓黑幫老大鎮靜下來之後,黑幫老大說了「我剛才……不會是想和那位小姐打一架吧?我瘋了嗎?」

當黑幫離去之後,剩下我和流螢、米沙、黃泉,雖然在這個過程中米沙也有偶爾插話,但如果你們有仔細注意看,會發現「他們的談話對象似乎只有黃泉一人」?

而從這段劇情黃泉的反應中,她似乎也沒有意識到身旁有一個米沙?!

好,那重點來了,真的只有開拓者看得到他們嗎?

讓我們重新回憶一下:






一開始我們在現實飯店辦入住,三月七直接叫主角過去,而非問我們是在跟誰說話,畢竟如果她看的到,她也是第一次看到米沙,所以一定會問說我們剛剛在跟誰講話→三月七「可能」看不到米沙。

再來如同上面提到的,我和流螢第一次遇到鐘錶小子,雖然她說她看不到;後續到達米沙身旁,注意全部人視角對準的只有黃泉,詞語也是你/她,沒有「們」。

但注意:流螢說完「都是」是什麼意思後,我們注意看流螢視角:

當鐘錶小子說話時,她低下頭了!!!!




真相:她其實看得到鐘錶小子,只是刻意的裝出她看不到。

關於這點目前還不知道原因為何,可能因為開拓者體質特殊,可能因為開拓者體內有星核。

至於流螢此時為何要隱瞞開拓者?這篇文繼續看下去就知道了。

當然,米沙的身世也是本次劇情的一大重點,如果能解開他的秘密,或許就能解開鐘錶匠的謎題,不過這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4.前面約會劇情時,流螢只憑著肉眼觀察就說出了這些:


乍看之下理所當然,但現在回頭看看,更會發現她並沒有這麼單純。

當我們築夢邊境的秘密據點時,流螢和我們說了:

「鐘錶匠」的遺產固然是她的所求……(以下略)

多美啊……時光永遠停駐在這黃金的時刻,一場黃金的夢。酒館的愚者憶庭的憶者、流浪的游俠公司的使節、星穹列車的無名客……我。

看到這邊,就算是被場景和BGM的粉紅泡泡沖昏頭的玩家,應該也都注意到有哪裡不對勁了吧?

我們身為開拓者,對於來黃金的時刻的目的隻字未提,但流螢不但知道鐘錶匠的遺產,還和我們說了那是她的目標。

妳看出我是開拓者就算了,但一副理所當然的知道無名客也是這星球上正角逐鐘錶匠秘密的其中一大勢力,這只有一個可能性-

妳也是局內人。

流螢能道出歡愉、記憶、存護……等各大勢力的名字,這難道是一個單純躺在醫療艙的女孩能知道的嗎?

看到這邊我們也可以感受到,流螢的來歷多半不簡單。細數劇情裡面出現的各個陣營,流螢這邊沒有提到哪個?

扣掉泯滅幫的話,就剩下星核獵手了。

這時再回憶一下我們在 1. 所見到的,自然就不難把流螢和薩姆聯想在一塊了。

而這邊我覺得還有一個細節,流螢在說話時,固定把每兩個陣營用「和」連在一起,彼此用頓號隔開。

是巧合呢?還是一種暗示?暗示著這些勢力間的關係?這個和是「合作」,或是「競爭」

5.當我們被花火推入稚子之夢後,我們在房間內醒來,一出房門就看到流螢在外面等我們。而她的身旁有一頭倒下的怪物。

這個怪物是本來就死在這邊?還是……流螢打倒的?

再讓我們回憶一下3. 當時流螢說的這句話:

球棒的效率太低,這個「效率」指的是?難道流螢有更高效率的方法?

6.當我們第一次遇到死亡時,雖然我們和流螢站在一起,但死亡卻直接抓住了流螢。

而這時流螢雖然被抓住了,但我們可以注意到她的表情是從容的,面對突如其來的敵人,她的表情沒有太多驚恐,甚至鏡頭還有針對她的手做特寫,她先是握緊了拳頭,考慮是否要使用「特殊力量」,而後緩緩放開。



看完第4.點,我想我們已經可以大致推斷流螢是星核獵手陣營的人了。而既然如此,是否代表著流螢應該有看過艾利歐的劇本?

關於流螢這邊的這個舉動,我個人有兩個想法:

①、按照流螢原先看到的劇本內容,她不會死在這裡,因此握緊雙手是基於下意識的第一直覺反應,但後續想到艾利歐給的指示之後便選擇相信劇本,不使出力量。

有些人認為,流螢是單純因為感應到黑天鵝來救場而收手,但我認為應該不是,因為流螢畢竟和憶者是不同陣營,她就算感應到一股不一樣的力量,也無法立即斷定究竟是敵是友,她不會下這麼大的賭注。

②、她不想這麼快在開拓者面前用出她的能力底牌,在使出特殊力量之後,流螢可能會有特別的改變,例如失去理智,或是她的樣子會變得跟原本很不一樣,她不想讓開拓者看到這個樣子。

7.接下來就是最後,也是很多人在意的段落了,也就是夢境的白日夢飯店。

很多玩家對於這段都有很大的陰影,當看到流螢死在我們面前時,開拓者難過落寞的神情我想應該是大家在跑劇情時的心情寫照。

但我們想想,當我們趕到那個廣場時,流螢原先是背對著我們,當她見到我出現後,她原先的表情和第一次遇到死亡時類似,是堅毅警覺的樣子,但一看到是我出現,才露出笑容。


如果你是被前面的約會劇情沖昏頭,搭配後面見到的流螢殘影,可能會直覺的聯想到流螢一路很驚恐的逃到了這裡,見到我們之後才覺得得救了,所以才會露出這個如釋重負的笑容。

但,流螢站在這邊,是剛好逃到了這邊?還是她其實是在這裡「等」呢?

如果是等,等誰?

等開拓者?

死亡

我等一下會說我對於這段的想法,讓我們先跳到後面的那段,也就是流螢死後,黑天鵝要我們別浪費時間,趕緊去找有沒有流螢流下的線索,也就是我們後續看到的流螢逃跑過程中的殘影

關於殘影這邊我個人也有兩種解讀:

①、先假設這個殘影是真實發生過的事,讓我們來回憶一下流螢這邊說過的每個臺詞

當時和開拓者遇見的那個東西……如果我沒有猜錯……那一定和「鐘錶匠」有關。→是否意味著流螢一直在進行某種調查?前面提過她的目的就是「鐘錶匠」,那她得這句話是否能理解成:先前遇見死亡的這件事在她預期當中,也和她此行目的有關。

如果,能再來一次……→再一次,指的是?

如果,能再讓死亡出現一次?

冷靜,流螢,冷靜一點……→關於這句可能有些人回解讀成流螢在這個危險的環境驚慌失措,但別忽略了此時的她正站在一個大型螢幕前。

也許,她是看到了螢幕畫面中有什麼會讓她緊張的內容?是關於鐘錶匠的資訊呢?或是……艾利歐劇本中曾預示的,最壞的一個情況?

我們出發吧……→暗示著此時的流螢身旁有一個同行者

你怎麼……?!這和說好的不一樣……

「機甲」……為什麼?

關於上面這兩句,在文章的後面會說出我自己的理解,這邊就先不談。

門……打不開……這裡是死路……

這裡竟然有路……

是出口……沿著這邊應該能離開……

總算回到大廳了,這樣就……

如果單看這些對話,可能會理解成這是流螢在夢境飯店迷路後慌張驚恐的逃亡過程。但這當中就像我上面提出的,有一些細節卻是我們不能輕易忽視的。

如果這段回憶是真的,乍看之下可能會覺得是同行者的反目。但有沒有另一個可能性呢?

自始至終,流螢就只有一個人,她所謂的「這和說好的不一樣」,以及和機甲的對話,有沒有可能都是透過無線電之類的裝置(或心電感應)和遠端的薩姆聯繫的?

因為當時只有流螢,所以黑天鵝自然只能重現一個人的情境,她並沒有真正的「同行者」。

如果當時流螢的身旁沒有人,那麼自然就沒有所謂的同行者中途背離了。流螢自始至終都是自己一個人。

也因此,流螢和薩姆在夢中可以分別行動,那麼兩人各自有獨立意識的可能性非常高。

說到這邊,我們應該還記得在流螢逃亡的過程中、在她迷路之前,曾經進入過一個房間,而房間裡面有一隻小鳥說道:

「啾……剛剛也有個小女孩匆匆忙忙跑過來啾……」

我認為小鳥所見到的,所說的就是真實發生過的事,也許劇情裡面的每個人都會騙人,但小鳥應該不會。

它只有提到一個小女孩,也代表著當時真的就只有流螢一個人

至於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死亡第二次直接鎖定流螢?它一出現就直接瞄準流螢,抓起來砍掉,彷彿眼前完全沒有任何其他目標,她難道不是被背離者間接害死嗎?

先讓我們想想,當你第一眼見到「何物朝向死亡」時,你的第一印象是什麼?你能感受到它身上有什麼特別的元素?



注意到了嗎?有很多眼睛

接著讓我們回憶一下,當第一次遇到死亡時,稚子之夢最深的房間,四處除了幾扇門還有什麼?
電視。

而夢境飯店,流螢殘影獨自出現的那個大廳裡面最多的是什麼?

電視。

如果說,夢境裡面的所有電視螢幕,都可以是「死亡」觀察一切生靈的「監視器」。而流螢當時剛好一個人站在滿滿的監視器的中間……

所以,她就是從那時開始被鎖定了。

②、好,接下來來說說我理解的第二種可能性。

下面的這個可能性較低,你們不用放太多心思在這塊上,只是這也確實也是我曾思考過的一個可能,所以就順便提出來。

想必應該蠻多人都已經解過「假面雙人舞」這個同行任務了吧?雖然遊戲的主線和支線並非必然相關,有可能是獨立的不同故事。但對於這次的劇情來說,我認為這個支線就是在透過非常多的暗示,來和主線做連結。

關於這點如果要談可能可以額外多個幾千字,礙於篇幅有限,我們就單純聚焦在一個地方:

任務的最後,花火假裝成黑天鵝發訊息給我們,問憶泡的存放位置。

這有沒有可能是一個暗示

我們在主線後半進入夢境飯店的過程中,陪著我們的黑天鵝真的「全程」都是本人嗎?


她「暫時離開」一小段時間。



劇情中在流螢死後,黑天鵝說要帶著我們趁證據消散之前找尋流螢最後留下的記憶。




但當我們經過一個大廳時,黑天鵝卻提議我們用剪斷天花板上吊燈的方式砸破地板,讓我們自由落體的到樓下的大廳,也就是流螢的殘影出現的地方。

那,會採用這種方式,除了真的像黑天鵝說的,為了我們的精神著想,不能每次都用憶者的力量之外,是否還有一種可能性-

因為她不是真正的黑天鵝,自然的就做不到帶領我們穿越空間。

我們在這段劇情中接下來做的是什麼?追隨所見到的流螢殘影,一路推理流螢過程中的經歷,直到遇見「薩姆」。



還記得薩姆見到我們的時候,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嗎?

「偵探遊戲該結束了。」

這是巧合嗎?

回想一下假面雙人舞劇情中,誰喜歡玩偵探遊戲?

答案是否已經呼之欲出……

當然,以目前我們所看到的劇情中,我個人認為第一種可能性是比較大的,即我們身旁的是真正的黑天鵝,而見到的流螢殘影也是真實發生過的事

且動畫最後黑天鵝明顯使用了憶者的力量將我們傳送走,這應該是花火做不到的。

且就如同上面分析的,流螢殘影所表達出的臺詞對於劇情推進是可以做更進一步的解釋的,但這些額外的解釋必須建立在這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才有意義。


最後來說說我對於流螢的看法吧:

對於流螢在劇情裡面的死,過去這一周我見到大多人的反應往往都是錯愕、不捨、難過、崩潰。

但關於第二次遇到死亡,我認為高機率是在艾利歐所預見的「劇本」當中的。

就像前面我提到的,流螢殘影中的那句「如果能重來一次」,如果解釋成「如果能再接觸到一次死亡」……

那麼,對於這次被死亡殺死,是否在流螢「本人」的預期中呢?

我個人認為:沒有

還記得主線劇情一開始,姬子向我們說的,邀請函上的密文問的兩個問題嗎?


㈠、將夢中不可能之事盡收眼底。

㈡、找尋人們因何而沉睡。

關於第一個問題,其實流螢已經給過我們答案了:

「我夢見一片焦土,一株破土而生的新蕊,它迎著朝陽綻放,向我低語呢喃。

人們因何而沉睡?我想,應該是害怕從夢中醒來。」

流螢在這段劇情中同時向我們傾訴,她現實中的病症,以及夢境對她來說之所以珍貴的原因:

溫暖的夢境VS冰冷的醫療艙

她是害怕從夢中醒來之人。

至於第二個問題呢?何為夢中不可能之物?

還記得,劇情中家族不斷的和眾人保證:匹諾康尼是絕對安全的,不會在夢境中遭遇生命危險。

換句話說:不可能在夢中死去

講到這邊,我想已經可以大致推定流螢之所以第二次遇到死亡時會選擇站在那邊等待,就是在等待死亡,因為她已經得到了何為不可能之物的答案。

然而,你說流螢之所以進入深層夢境,就是為了「送頭」嗎?

我倒覺得不盡然,正所謂「將夢中不可能之物盡收眼底」,她也許只是為了要離死亡近一點,先搜集如何召喚死亡的線索等等,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真的會被「殺」。

對於她來說,她之所以想接近死亡,可能只是單純感應到了它身上的特殊氣息,因此察覺到這可能和鐘錶匠的秘密有關。

她可能也只是單純想當一個解謎者,去調查出這個憶域迷因身上究竟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她未必有將這隻怪物和「死亡」做聯繫。

至於流螢當前的處境是否危險呢?結合這一整篇文看,我認為這一切都還在星核獵手的劇本當中

別忘了,我們之所以能這麼順利的進到夢境飯店,還是依靠著銀狼給的坐標,而銀狼提供我們進入的途徑,用意難道是要我們去「解救」流螢嗎?

她之所以讓開拓者進入夢境找流螢,八成也就只是想要開拓者的體質去協助觸發某種讓劇本能正式開演的先行必要條件而已。

所以我認為這一切都還在星核獵手的掌控之中,既然如此,也不太需要去討論流螢到底有沒有危險的問題

被死亡帶走,真的是被「殺」嗎?有沒有可能其實只是被傳送走了?

就結果來看,她確實遇害了。

前面提到的「傳送」,不一定是字面上所看到的將她傳到哪裡。

就目前我們對於何物朝向死亡這個怪物的認識來看,被他的墓碑帶走的人會陷入一種「夢死」狀態,而夢死者從外界來看是「精神死亡」,但是否只是將流螢的意識傳送到了某個更深層的地方?是一種「夢中夢」?

也許在這個夢死的過程中,流螢可以經歷一些特別的事,找到某些她需要的答案。也因此,劇本才會這麼安排。



接著我們回憶一下這幕動畫,薩姆在剛見到我們三人的時候,提到「一名巡海游俠,一位獵者,就此離開,沒人會受傷」,並沒有提到開拓者的名字

而在此同時,他朝著我們的方向,掌心向上。

這是否視為一種對我們的邀請?希望我們留下,而其他兩者離開,不要打擾我們。

在這段動畫的最後,薩姆將手伸向我們時,黃泉為我們擋住,然後就跟薩姆打了起來。

而接下來黑天鵝則是叫我們把舞臺留給他們兩人,接著手上牌一晃,我們就在夢境飯店大廳醒來遇見砂金。

要論精神穩定的話,我不覺得當時的開拓者內心會比剛見到流螢死亡時穩定多少。但為什麼先前說為了我們好不能直接傳送,現在卻可以了呢?

是否有些矛盾?

初次看這段劇情可能會覺得是否黃泉和黑天鵝是在保護我們,但現在想起來或許她們另有盤算?無論是黃泉的為我們擋招,抑或後續黑天鵝的強行傳送,都只是不希望讓開拓者被薩姆抓走。

這結合前面我們看到的,第二次遇見死亡時,黃泉和黑天鵝互望,心照不宣的樣子。除了星核獵手之外,她們是否已經意識到了開拓者和流螢/薩姆的組合,有著影響大局的能力。


過去在開拓者失憶之前,流螢是否就已和開拓者有一些特殊的經歷?才會在這次劇情裡面不斷的將這份強烈的情感表現出來。

關於流螢對我們的這份情感可能來於何處,我個人有推出一個邏輯尚且合理的可能性:

劇情的前半段,從我們在黃金的時刻遇見流螢,到後續上秘密據點,這段時間點其實流螢都不是在執行任務,這段期間是她的自由時間

要簡單比喻的話就是例如表定任務開始時間是午夜十二點,但是你晚上六點就先入夢,那這中間的六個小時是你可以自行運用的。

關於這點其實也可以從劇情中我們甫離開稚子之夢,進入夢境飯店時銀狼的來電,薩姆轉傳給我們的內容猜測出:


「在無法抵達的夢中,戲碼即將開演。」

是否代表著,在此之前尚未開始正式的戲碼?

而這段自由時間,對流螢來說,可能只是單純的想要和以前一樣,自行一個人遊覽夢境。但是就在那個時候她被獵犬追捕,而開拓者出現在她的身旁。

縱觀這一整段,我們會發現流螢前後的言行有著不少的矛盾之處,她確實沒有那麼的老實。但這些謊言的背後目的只有一個-

「建立人設」

什麼人設?「流螢」的人設。

她努力捏出一個黃金的時刻本地人的人設,因為唯有這樣,才有足夠的理由來讓開拓者在剛見面時就同意讓流螢擔任嚮導。

縱使之後被拆穿,那也是之後的事,因為這個謊言只是為了和開拓者結伴同行。

就像劇情後面呈現的,當後面被發現說謊時,流螢會直接的向開拓者承認。當然你可以因為她的不誠實而不全然信任她,但對流螢來說,如果她一開始不跟你撒這個謊,那根本沒有後續的,能跟你獨處的機會。

還記得我們前面在看塔塔洛夫時,當我們即將接近真相,這時卻被流螢打斷了,可能會有人認為流螢在這時候阻止我們看到真相,她在干擾我們。

但我自己的想法是,如果她過去曾認識開拓者,結合後續劇情來看,她會這麼做有可能只是基於她不希望開拓者入局,去淌匹諾康尼的這灘渾水

以目前劇情的推進來說,花火很可能是知道事實全部真相的人之一,而劇情中她曾有兩次試圖告訴我們真相。

第一次是前面提到的給我們看憶泡,第二次則是在黃金的時刻將我和流螢推入稚子之夢。

還記得在我們首次入夢前,在房間內遇見砂金嗎?當時砂金曾和我們說過,我們是擁有能掀翻牌局能力之人:


在第一次看夢泡時,假桑博曾對著我們說:眾人都將可憐的小灰毛推至臺前:


而我們第二次遇見假桑博時,他一見面就對我們說對開拓者很失望,接著和我們說匹諾康尼的美夢正在腐壞等等。







流螢在見到桑博時,將我擋到了她的身後:

「小心,現在我可以確信,你的這位朋友有問題。」

我們可以特別注意,桑博兩次用了相同的稱呼方式-「小灰毛」,指的就是開拓者,也就是被眾人推到檯前的人。

而流螢提到的「問題」,大概率指的是桑博不斷的想告訴開拓者真相的這個行為。

對她來說,她不希望開拓者接近真相,她希望開拓者不要入局,不要成為棋局中的一枚棋子。

談到這邊,我甚至可以合理的推論出,流螢在進入夢境飯店時,我們見到她的殘影所反應出的慌張反應:

你怎麼……?!這和說好的不一樣……

「機甲」……為什麼?

有沒有可能,指的其實是前面提到的:薩姆邀請開拓者進入飯店的這個行為?

流螢前面之所以做的這些,就是努力的想讓開拓者不要牽涉其中。而花火會出現在那邊擋住我們,是否也可以猜測:

流螢在劇情前半段帶著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嘗試帶著我們拉開「入局」的距離。

當愚者、憶者、砂金、家族、游俠等各勢力將開拓者視為破局的籌碼,想拉我下水時,流螢則是努力的將我從中拉出。

當黑天鵝來救場,開啟傳送門之後,流螢連忙拉起我們的手逃出去。或許,對她來說,她以為只要帶著開拓者回到現實就沒事了,卻沒想到薩姆會請銀狼轉達那則訊息,拉開拓者進來。

也因此,她在得知開拓者也進入了深層夢境之後,才會感到如此的震驚和錯愕。

可能會有人認為流螢之所以為了接近開拓者,是需要開拓者帶她進入深層的夢境。

但她需要嗎?不就叫銀狼敲個代碼就能解決的事。

你說,流螢可能需要開拓者體內的星核,才能讓死亡出現?所以必須跟開拓者同行。

但別忽略一個重點,當我們在秘密據點和流螢合照完之後,收到了列車組的訊息,我們因此決定返回現實。當時流螢的反應並非留住我們,而是和我們約定在黃金的時刻道別。

如果不是花火的出現,將我們推入稚子之夢,那麼我們可能甚至不會遇見第一次死亡。

說到這邊,我們或許可以推測出,流螢死前的那句「對不起」,可能是什麼意思了:

「對不起,我只是想以流螢的樣子和你認識。和你相處的過程中我做的一切都是想讓你成為『旁觀者』,沒想到最終『流螢』卻成為了讓你入局的最後一根稻草。如果之後你得知了一切的真相,請你原諒我,好嗎?」

或許,也就是在此時,流螢才真正的意識到開拓者的入局不可避免。而也就是在此刻,她才覺悟到何為真正的「將夢中不可能之事盡收眼底」

這句話真正的含義或許並不是指被死亡所殺,而是指由他人見證在夢境中發生的「死亡」。

流螢當時的無助落淚,除了對開拓者的歉疚以外,我想還有著一種突然徹悟的成分在:

「我……被殺了……但我終於懂了,原來『在夢裡面死亡』就是夢中不可能之物……」

結合此時的流螢死亡,而後砂金給開拓者看的:知更鳥的死。

開拓者入局了。


對於流螢和開拓者的關係,之前的劇情已經提過開拓者在失去記憶之前,曾是星核獵手的一員。

那麼如果這是真的,過去我們是否和流螢可能有過一段親密關係,即過去曾為青梅竹馬

但有沒有另一種可能性?

這次是我們和流螢的「第一次」見面。

流螢曾在劇情中說過,在現實中的她必須聽醫生的指示躺在醫療艙內,無法像在夢中一樣可以自由的活動。

關於這點,「醫療艙」或許不是真正的醫療艙,有沒有可能是……薩姆的駕駛艙?

這邊我個人的推測是或許流螢在現實中不但沒辦法和在夢境中一樣自由跑跳,且因為某些特殊因素,她必須待在薩姆的體內才能維繫生命。或者換句話說:薩姆是她所依附的維生裝置,那從這個角度來看,流螢稱其為醫療艙確實有道理。

縱使流螢和薩姆各自有彼此的獨立意識,但薩姆作為特殊兵器,在設計上要啟動、運轉,必須有流螢的能源驅使。

(關於薩姆的背景,請看文章一開頭的參考資料影片)

流螢要活下去不能離開薩姆,薩姆要開機也必須有流螢的駕駛,兩者在現實中處於一個彼此共生的模式。

但,流螢對薩姆來說的意義就是「電池」,或許流螢在薩姆體內還是可以獨立思考、做出獨立判斷、和薩姆對話,但一切向外界的表現都是以薩姆的身分進行。

或許因為某種限制,流螢沒辦法以本人的身分直接和外界互動;或者說她必須先將她的想法告訴薩姆,再由薩姆以「轉達」的方式說出。

總之,就是沒有那麼的便利。

在過去的日子中,有高機率開拓者是不認識流螢的。

這邊談的認識並不是說不知道薩姆的體內有一個流螢,而是開拓者知道流螢是我們的一員,但也只是聽薩姆、其他同事轉述這個人的存在,無法做到跟「流螢」這個人好好的坐下來進行一對一的交談。

可能薩姆過去曾和尚為星核獵手的我合作出過多次任務,我們也有不錯的交情。

但這些都是我和「薩姆」的關係,流螢可能只是單純作為一個旁觀者的身分,她能共享這些情緒,她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但她始終都是只能看,並沒辦法真正以流螢的樣子和我們進行實際意義上的相處。

然而如果過去這段時間,流螢本人就對開拓者有好感。這個好感不一定是指戀人程度的喜歡,也可以是戰友間彼此的信賴。

無論如何,如果流螢和開拓者是「已經認識很長一段時間」,但「第一次以流螢的樣子和他見面」,這是否就說得通了?

正因為是第一次見面,流螢也知道可能是她生命中唯一一次、或為數不多的機會,能夠用這個樣子陪在你身旁,所以她才如此急迫的想帶你四處游歷,想讓你知道「她是流螢」。

也因為過去曾經跟你相處很長一段時間,深知你的為人,因此相處上能對你無條件的信任,對你有這麼深的好感。

她在相處過程中,努力想讓你感受到她是個平凡女孩的樣子,她想抓緊每一分每一秒,直到劇本開演之前都想在你身旁。

她知道總有一天夢會醒,你會知道這一切。有些事情就算現在瞞著你,也沒辦法永遠瞞著你,你最終也會知道真相。

她確實撒了謊,但她沒有因為前面的謊言而再撒後面的謊傷害你,她選擇向你坦誠有些事她不能說,盡可能的把你們間的嫌隙降到最低。

她的舉動有著許多破綻、前後不一。

例如:

劇情一開始和你說她是鳶尾花家系的臨時演員,但在天臺上卻跟你說她怕鏡頭。

她跟你說她是本地人,但是當到達遊樂場的時候,她卻問商人我們可以領幾個代幣,並不知道只需要掏出夢境護照給對方查看就好。

但她有惡意嗎?從在秘密據點上的互動來看,她雖然和你說怕鏡頭,但她是躍躍欲試的,並非以此為理由拒絕我們。相反的,感覺的出來她很期待和我們留影。

這一切都回到了我上面談的,這一路上她的所作所為,只是為了建立人設。

她只想把握當下及時行樂,用這一個晚上的相處時間,讓你好好記得「流螢」真正的樣子。

很多人說開拓者在見到流螢死後的悲憤反應有些不合理,因為流螢和我們相處的時間畢竟只有一個晚上,在情感鋪陳上太短了,但我們不妨換個例子:

今天如果你家附近有一隻你早上才餵過的野貓,結果下午他當著你的面被車撞死了,縱使你是第一次看到牠、你是第一次餵牠,你會不會感到些許憤怒、難過、後悔?

會不會問自己:如果當時自己再多陪小貓玩一下、如果當時自己願意把牠移到更安全的地方,那牠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而劇情中開拓者的情緒就是貼近這個情境。


結尾:

在和流螢的相處過程中,我感受到了她是一個很真誠的女孩。

這個真,並不是她無條件的每句話都和我說真話,而是她努力的想在「任務」和「做自己」間兩全,讓你認識真正的她。

她有任務在身,她必須跟我保持距離,她有些事情必須瞞著我們。但在此同時,她的內心卻又很希望跟我當朋友,她努力的想對我釋出善意,告訴我,她對我有一份特殊的情感。

例如當我們剛看完塔塔洛夫後,假桑博告訴我們這個女孩不單純,而我們追上她,當時的對話是:

流螢:……

(女孩側過身,看向遠方,像是在迴避你的視線。半晌,她才回頭,輕輕開了口。)

流螢:……對不起。

我:不用道歉,我沒有懷疑妳。

流螢:謝謝。

流螢:我……是向你隱瞞了一些事……

流螢:比如我確實不是「本地人」,獵犬家系追捕我不是毫無來由……與你同行也有一些別的原因……

流螢:但感謝你出手相助,是真的。

(當說到這句話時,她原先沉鬱的神情頓時笑顏逐開。)

以及後續我們到達秘密據點時的對白,都能看出她確實是帶有著某些目的而接近我們,出於她的立場,她必須對我隱瞞很多東西,但她不時的告訴我:她把我當成很重要的人

她沒有忘記她的任務,一切都在正軌上。畢竟縱使流螢接收過艾利歐的指示,劇本所載的多半也是大方向,並不會像說明書一樣分成各個步驟指示。

但在此同時她也非常在乎我,不希望跟我有太多的隔閡或猜忌

縱使因為立場不同,無法向我傾盤托出,但她不想讓我覺得她是敵人。

在一兩個多月前我就曾公開表示我對流螢的建模有好感,我會抽她回來。

但當實際跑過劇情之後,我會對她如此癡狂,即使已經快兩個禮拜,我每天醒著睡著都在想她,當中原因也絕非單獨的懷念在劇情約會時她對我的好。

我承認我暈船,而且是玩了這麼多款遊戲以來最暈的一次。

但我並不是單純回憶跟她約會的過程,或是一味的饞她身子,我做的是推敲各種劇情發展的可能性,她的立場,背後會這麼做的原因。

如同這幾張劇情截圖,她的神情:


我能強烈的感受她內心的掙扎和矛盾,她因使命在身而必須和我保持適當距離而糾結、愁眉不展。

但一想到現在她是用流螢的樣子在我身旁,能夠以她喜歡的樣子跟我相處,她旋即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能以「流螢」的樣子和你相處很開心,是真的!


我……好難受,我不想讓你覺得我在騙你……


對不起,我確實是為了達成某些目的才接近你。

或許是想到美好的兩人獨處時間即將結束,接下來即將要做正事了,因而感到惆悵和內心掙扎。





我要好好把握短暫的夢境時光,帶你去很多很多地方玩!因為只有在夢中,我才能如此自在的以「流螢」陪伴在你的身旁……


流螢的美術戳我是一部分,但真正戳到我紅心的點就是文章前面提到的人設。

她笑起來確實很美,但更戳我的是那必須在達成任務和接近開拓者間達成平衡,因而皺眉、內心掙扎的神情。

在這個各方勢力角逐,彼此想拔得頭籌的棋局中,流螢當然也有她的使命。

縱觀整段劇情,她的言行有著不少矛盾之處,她也確實對我們撒了不少謊。但這些隱瞞和謊言的背後更多的是基於「希望能在開拓者面前留下好的印象」而這麼做。

約會過程中她曾有過多次愁眉不展的神情,但都是一瞬間就恢復笑容了。因為她知道,她必須在開拓者面前展現出最好的樣子。


美好時光轉瞬即逝,或許夢醒了我無法再能這麼自由的和你相會。

但正因如此,我想要好好的把握這須臾的夢境,抓緊每一分每一秒。

有些事情雖然夢醒了就做不到了,但夢中曾經歷的一切卻會凝聚成回憶。

我會好好珍藏這份回憶,我也想讓你記得,這一路上陪著你的女孩名為「流螢」。


這篇獻給流螢的文章到這邊就結束了,嚴格來說不算是什麼劇情猜測或分析,單純就是以我個人對她的情感來寫出這篇文章。

我的大多推論也許都會被後續的正式劇情推翻,我也承認許多就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但那又如何呢?我只是寫給流螢看的。

我只是想為她多做一些事,為玩米哈遊遊戲三年多以來,首次撼動我的內心的角色。

流螢,我愛妳。












創作回應

依雷Q拉憨塔
流螢現在這劇情的斷點,後續處理得不好有可能反而讓觀感下跌(不論是對流螢角色本身還是整體劇情),米哈遊也確實在這方面有一點點讓人擔心,希望這次的編劇筆力足夠強勁啊[e20]
2024-02-17 22:50:49
克拉拉熊
就……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流螢的外形固然戳我,人設也是完美正中紅心。我這兩周每天不斷翻來覆去都是在思索她得這一切,她說的每句話和做的每個動作背後是否有什麼特別的含義。

雖然相信燒雞的實力,但有時候劇情怎麼寫不是編劇說的算的,可能也帶有商業考量。如果接下來流螢的劇情比起現在下降好幾個層級,我會受到非常大的打擊就是了……會對這遊戲徹底失望
2024-02-17 23:10:13
玄狐日誌
那我就要提出一個問題:
為什麼燒雞想要讓玩家們,能夠透過仔細的著墨、不斷地觀察及縝密的推導來得出「流螢=薩姆」呢?

最後

有什麼目的性?
有什麼寓意性?
有什麼特殊性?
2024-02-18 02:53:45
克拉拉熊
等於這點我目前有個猜測,但真的就是「純」猜測:

我們在入夢的時候有個先行條件就是必須在飯店的「入夢池」進行,關於這點我認為入夢池的「池水」有著特殊的成分,是讓我們的意識從現實到夢境的一個關鍵載體。

然而夢境就像大海一樣(劇情中有段比喻,入夢過程中會感覺沉入深海),夢境中的匹諾康尼本身就是深海中的一顆星球。因此如果你要精準的降落到你的目的地,除了需要池水之外,還需要類似軌道的東西,才能讓你精確的到你想去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家族說用非正規方式入夢會有危險。

而飯店的入夢池本身除了提供載體以外,還有著能控制目的地的功能。

為什麼星核獵手陣營會選擇派薩姆&流螢登場?我認為有兩個可能性:

1.如果說流螢是薩姆的駕駛員,她能坐在機甲的駕駛艙內,那這某程度上不也和「躺在入夢池」內相似嗎?都是透過某個載體去入夢,也許薩姆的機甲構造帶有某種特別的能量,可以達到接近入夢池的效果?所以派薩姆登場對於成功率來說最高?

要這麼做,他們需要的只剩下入夢池的池水,但偷一點出來對於神通廣大的獵手來說應該不是問題。至於控制目的地,銀狼在劇情中已經告訴我們她有能力編寫代碼。

2.也許鐘錶匠的遺產和流螢所說的她的失熵症有關?或者說這個遺產是她作為獵手,和艾利歐進行交易後必須由她去找到背後秘密的劇本內容之一?

至於為何要刻意的讓玩家把流螢和薩姆聯想在一起?我只能說是想透過劇情中的各種情感鋪墊,讓玩家感受到流螢那種矛盾的心情吧?算是一種提升玩家好感的方式:

「她想要用讓開拓者不反感/流螢本身喜歡的形態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認為大致上就是她本身在任務和私人人情感部分矛盾的關係,至於流螢為何一見到我們就有這個情感,真的只能看後續劇情會不會交待了……
2024-02-18 09:58:38
索米STUDIO
既然有人猜流螢=薩姆,那窩猜流螢是開拓者親妹妹應該可以吧? https://media.tenor.com/j6_Q2WfMi94AAAAM/yosuga-no-sora.gif
2024-02-21 20:20:17
克拉拉熊
唉...其實現在可以做很多的猜測,但無奈幾個月前就已經有相關的內鬼設定流出,導致很多猜測都可以被那個設定直接推翻...就變相的少了很多猜測的樂趣
2024-02-21 20:25:24
irnais
現在預言成真了,那些不是通過內鬼而是通過細節猜出來的人確實蠻厲害的
2024-03-31 18:56:29
克拉拉熊
其實2.1劇情的發展跟我的猜測還是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例如薩姆就是流螢,是同一個人變身,並沒有獨立心智,逃亡中的「機甲……為什麼?」,指的可能是當時的流螢突然沒辦法變身,所以她感到驚慌,而這點可能也跟同諧力量的介入/干涉有關(就像星期日給砂金下了同諧的祝福,如果期限內沒有達到要求,就會被夢境同化)

而這邊也可以很合理的確定當時流螢是真心感謝我們將她從加拉赫手中救出了,因為在流螢眼中加拉赫是獵犬家系的人,而她是星核獵手,如果這是她的任務,她肯定知道家族本身不簡單,如果任務失敗被抓住可能會有無法離開夢境的危險(?

當流螢被死亡殺了之後,去了真正的匹諾康尼,拿回了她的力量,變成了薩姆殺回來了(我推測可能真正的匹諾康尼的時間流速和我們這不同,雖然從流螢被殺到薩姆登場只有短短的一段時間,但也許流螢已經在另一端經歷了很多事情,而這個推論也很合理,畢竟鐘錶小子的核心要素就是「鐘錶」)

而流螢有什麼力量呢?在我跑了2.1劇情之後,有跟朋友討論了很久,我朋友也有在板上發了一篇文,可以看一下裡面提到的,關於薩姆可能跟繁育有關的那樓,他在整理資料的過程中我也有參與討論: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72822&snA=6924

2.0劇情剛跑完的那幾個禮拜,我是真的跟瘋了一樣,每天醒著睡著都在想流螢的事,工作的時候一直分心,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都在推敲她的劇情,後面我決定放過自己,專心在現實生活上乖乖等她就好,有多的時間就去搜刮她的二創圖,不要想東想西

老實說,關於在前面的劇情看到她被捅,我完全沒有任何難過或叫燒雞還我老婆的衝動,因為從這些劇情中我看出流螢一定有她的深意,她不是單純的路過遇到鬼然後被捅死,要我們幫她報仇,這個死亡一定有更深的意思

關於內鬼,我老實承認我有看,在解2.0的當下,我就已經知道流螢那句「對不起」真正的全文是什麼了。但我覺得又無妨,就算我已經知道了答案是什麼,我一樣可以用我的感受去寫,我不是什麼劇情考據學家,我沒必要去拿出任何證據證明流螢=薩姆,因為我就只是想寫流螢,就單純是針對劇情裡面我看到什麼就想寫什麼而已,算是一個歷程吧,我也不在意最後是不是真的像我想的這樣,畢竟光是寫這篇就已經算是一種為她付出的方式,我是寫給流螢看的,所以我放小屋

2.0和2.1的主線都寫的很有水準,尤其是2.1,砂金的劇情我真的覺得很頂,我非常期待2.2的劇情,因為就目前的內鬼來看,2.2是流螢的主場,有機會跟這次砂金的戲份一樣,讓我更了解她

卡池慢開老實說我完全不著急,畢竟我本來就是個月卡黨,也沒太多的石頭可以抽,雖然這次為了流螢兩輪首儲全下了,但慢點出我能存的就更多,我焦急的反而是劇情XDD角色可以慢抽,但想趕快看劇情啊啊啊

2020/9/28原神開服而入坑米家遊戲的我,流螢是第一個在劇情上帶給我如此悸動和衝擊的角色,現在已經確定她會是我在星鐵的第一個6+1,不在意強度,只要實機是流螢跑大世界我就抽滿,我也已經下購了不少流螢週邊,想讓我的身邊都是滿滿的她

螢火蟲,短命又何妨?我只願妳活的絢麗,過得開心,而這一路上我是妳身旁的其中一人,這就夠了。
2024-03-31 21:20:45
*UTA*
更新2.1了,之後看看過劇情,會不會跟你推測,是否相同呢? 看預告似乎,流螢還活著,太好了。 雖然沒跟你一樣,看劇情那麼仔細,但是跟流螢相處劇情,我都很喜歡她,無論人設或長相,都是我xp點上。
2024-04-04 14:30:2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