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Infinite Orphans 別傳 蒼眼的渡鴉

宇智波薩克 | 2024-02-11 00:14:13 | 巴幣 0 | 人氣 50

七月,開始放暑假的IS學院顯得非常清淨,大部分的學生不是回到自己的祖國就是回家了。不過也有少部分沒有回去的,凰鈴音就是其中之一。本來她也是有回國的想法的,但是立刻打消了念頭。

反正回去父母也不會和自己待在一起,自己也不想在軍方的設施裡接受麻煩的訓練。不如就待在這裡,至少還比較自由。

「不過真的....好無聊啊。」

在凰鈴音認識的人之中,歐格、夏洛特、三日月、蘿拉目前正在離地球幾千萬公里遠的火星過暑假,雖然從夏洛特發在社群網站上的動態來看,目前似乎是火星農地的收穫季節,他們幾個這次回去也不是完全的沒事可做。

西西莉亞與斯塔兩人都是要工作,看來菁英也不是這麼好當的啊。

剩下的就是身為日本人的一夏與箒了。不過在目睹了那個場景之後,自己現在還不能跟他們兩個見面,她還需要時間讓自己的心靈沉澱一下。

「........」

鈴音躺在床上,呆呆地望著天花板。這時,門外傳來了女生的騷動聲。

「怎麼回事?」

聽到騷動的鈴音下床走到門邊,剛打開門就發現走廊上站著一群女生,她們似乎包圍了什麼人。

「妳們在幹嘛?那是什麼人?」鈴音問了一位跟她一樣沒有回去的女生。

「凰同學,妳不知道嗎?他就是下學期要轉進妳們二班的男生。而且還是跟妳同一國的喔。」

聽到有男生轉進這所IS學院,而且還是自己的同鄉。鈴音也提起了一些興趣。

「就算是這樣,也不用圍成這樣吧。平常那四個男生妳們看得還不夠嗎?」

「這妳就不懂了,他跟斯塔同學他們們可不一樣,不僅是混血兒,而且他只有左眼是藍色的耶,簡直就像是奇幻小說中才會出現的角色一樣。」

「等等!?妳剛才說什麼?」鈴音突然激動了起來。

「我、我說他像奇幻小說中的角色......」

「不對!前一句!」

「呃.....他只有左眼是藍色的。」

在鈴音認識的人之中,有一個人正好符合這位女同學的所有描述。那是她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她拯救了一個被霸凌的混血兒男生。雖然當時她們不同班,但是當時的鈴音無法坐視不管,於是她便上前將那些霸凌人的男生全揍了一頓。

升上三年級之後,兩人很碰巧的被分到了同一個班級。或許是因為救了他的緣故吧,那個男生總是跟她走得很近,鈴音雖然不太喜歡這樣子,但是一方面又擔心他可能再次遭到霸凌,也沒有特別排斥。不過四年級結束之後,自己就因為家裡的原因而轉學了。那之後也沒有那個男生的消息了。

「該不會......」

鈴音使出全身的力氣,把包圍那位男生的女生們拉開並往前進。等到她終於見到那位男生時,她不由得驚呼起來。

「賽特!?」

「妳是.....鈴音嗎?」名叫賽特的男生也認出了鈴音。

認出對方的兩人呆站在原地。此時周圍的女生也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什麼什麼?他跟凰同學認識嗎?」

「看他們的樣子好像是很久沒見了耶。」

「 該不會是青梅竹馬吧?可是凰同學的青梅竹馬不是織斑同學嗎?」

「那就是二號青梅竹馬囉。」

眼見周圍女生的討論越來越熱烈,鈴音做了個決定。

「你跟我來!」說完,鈴音就拉起賽特的手往宿舍外跑走。連回應都來不及的賽特只能被她拉著跑。

兩人走到宿舍外的一處陰暗角落才停下來。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啊?」鈴音質問賽特。

「為什麼?剛才那個女生不是說了我下學期要轉到妳們班嗎?」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你會變成CA駕駛啦?」

「我才想問呢。妳怎麼就變成IS駕駛了,聽到妳的名子的時候,我還以為只是同名同姓而已呢。沒想到真的是妳。」

「我的事不重要。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啦。」

「好好好,妳冷靜點。」賽特安撫完鈴音後開始說:「我因為某些原因,被軍方相中成為CA駕駛。加上IS學院也要開始轉型了,所以我作為第一批交流生就轉來這裡了。」賽特說完後尷尬地把頭別過去。畢竟鈴音現在的穿著真的事非常清涼,讓他不敢正面直視鈴音。

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穿著非常危險的鈴音立刻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身體,但她暴露的部分實在太多了,只能勉強遮住上半身。

「你膽子也變得挺大的嘛,居然敢直接闖進女生宿舍,」

「IS學院本來就只有女生宿舍,還好現在是暑假人不多,不然情況會很麻煩的。而且那個戴眼鏡的老師說要我先跟二班的班級代表打聲招呼,就把妳的宿舍位置給我了。」看來賽特是聽了山田老師的話才會過來找鈴音。

「原來是山田老師啊......」鈴音在心中嘆了口氣。

「對了,妳要繼續維持這個打扮嗎?」

現在兩人的位置是在室外,即使IS學院的校風再怎麼自由,鈴音現在的穿著也是很危險。

「怎、怎麼可能啦。我先回去換衣服,你在這裡等我,知道嗎?」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看著鈴音跑進宿舍,賽特心中不禁感到五味雜陳。

(那傢伙,看來一點都沒變呢。雖然做事總是瞻前不顧後的,但是正義感卻非常強。如果沒有她,我現在大概也不會在這裡吧。)

想到這裡,賽特的臉上不禁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

一段時間過去,換好衣服後的鈴音走了出來。

「我說,你現在應該很閒吧?」

對於鈴音的問題,賽特先是一愣,然後開口。

「啊,我的個人物品都放好了,現在也沒有什麼必須做的事,怎麼了?」

「來跟我打一場吧!」

「啊?」賽特無法理解鈴音的話。

「正好我認識的人都不在,我正愁沒人跟我對練呢。既然你能被軍方看上,就代表你應該也有一定實力對吧?那麼檢驗你的實力正是身為班級代表的我的責任。」鈴音雙手插腰,擺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

雖然賽特認為檢驗實力跟鈴音是班級代表這兩件事應該沒有交集,但他還是答應了鈴音的請求。「好吧,就來打吧。」




在IS學院的走廊上,一夏跟箒兩人走在一起。自從兩人確定關係後,一夏都會來學校看箒練劍道。今天也是一樣,箒練完劍道後,一夏來接她。

「不會被女生團團包圍的感覺真好~~~」一夏在走廊上大力的伸展。

「我說你也太誇張了吧。」箒輕笑著說。

這時,兩人看到前方的路口有一群女生跑了過去,而她們前往的方向是競技場。

「發生什麼事了?」一夏問。

「不知道,我去問問吧。」

說完,箒走過去攔下了一個跑得比較慢的女生。

「不好意思,請問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啊,筱之之同學跟織斑同學。聽說二班的凰同學跟新轉來的男生要進行一場模擬戰,大家現在都跑去看了。」

「什麼?」兩人同時發出驚呼。

「而且啊,我還聽說那個男生跟凰同學是還青梅竹馬的關係喔。」女同學又補充了一句,隨後就離開了。

一夏與箒兩人互看了一眼,決定跟著過去看看。

兩人到達競技場後,只見鈴音已經完成甲龍的著裝。而在她的對面,一台以墨綠色為基底,軍武氣息十分濃郁的CA也蓄勢待發。只見那架CA的雙肩以及小腿部分都有掛著飛彈莢倉,左右手各有一支雙管格林機槍,簡直就像是個移動軍火庫。那就是賽特的CA,「渡鴉」。

「不過,鈴好端端地怎麼會突然要打模擬戰呢?就算是認識的人,這也不太好吧。」在觀眾席上的一夏說。

「但是鈴音應該不是那種會挑釁別人的人。」箒跟著說。

這時,兩人同時接收到了鈴音的私人通訊。

「喔,一夏跟箒你們今天都在啊。」

「鈴,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啊?」一夏立刻詢問鈴音。

「別激動,一夏。這只是一場單純的模擬戰而已。對了,跟你們介紹,他是賽特。」鈴音以輕鬆的語氣回復一夏。隨後切斷了通訊。

「有認識的人來了嗎?」

場內,賽特注意到鈴音似乎有跟場外的人進行通訊,於是進行詢問。

「是啊,等這場戰鬥結束後我在把你介紹給他們。你準備好了嗎?」

「當然。」

隨著比賽開始的信號響起,鈴音立刻展開推進器朝賽特衝去。賽特見狀也馬上發射飛彈製造彈幕企圖阻止鈴音。雖然賽特製造的彈幕很密集,但也讓鈴音有機可稱。她使用背後的衝擊炮轟擊飛彈,爆炸引發的連鎖反應讓整個場地瀰漫煙霧。

「太天真了,這種程度的煙霧在IS的高精度感應器面前可是一點用都沒有的。」鈴音剛說完這句話,無數顆子彈立刻向她飛來。

從煙霧之中衝出來的賽特,一邊保持高速移動維持自己與鈴音的距離,一邊用左手的機槍朝鈴音射擊。看來是打算用火力壓制不讓鈴音有靠近的機會。

(他是為了節省彈藥嗎?從剛才開始右手就完全沒有動作。)

此時的鈴音也無法猜出賽特的想法,從渡鴉的武裝來看,明顯就是以重火力壓制的類型。但從賽特刻意保留右手的彈藥這點來看,他顯然不認為單靠火力就能擊倒自己。

(不過,他沒有近戰武器是事實,只要我能靠近他,就能分出勝負了!)

打定主意,鈴音展開推進器使出瞬間加速,一下子就突破了賽特的彈幕來到了他的眼前。

「看我的!」

就在鈴音的刀即將揮下的前一刻,賽特立刻將左手的機槍作為盾牌擋住了鈴音的刀,同時用右手的機槍直接朝鈴音揮了過去,沉重的打擊讓鈴音飛了出去。

「嗚哇!」

雖然鈴音立刻調整姿勢,但幾乎是在她被擊飛的同時,賽特就衝向她並架起了右手的機槍,等她回正的時候,槍口已經離她不到五十公分。

「結束了!」

隨著賽特話音落下,無數子彈傾洩而出,一瞬間就將鈴音的防護罩能量消耗殆盡。

「比賽結束。勝者,賽特.宇文。」

這場模擬戰,以賽特的勝利落下了帷幕。




「來,礦泉水。」

在休息區,賽特遞給鈴音一瓶礦泉水。

「謝啦。」鈴音接過水,打開瓶蓋喝了一大口。

「妳真的很強呢,鈴音。我算是見識到IS的性能了。」賽特喝了一口水後說。

「你也不錯啊。我沒想到你居然會把槍直接當成近戰武器來用。」

這時,休息室的門被打開了。進來的是一夏跟箒。

「鈴音。」

「箒、一夏,我跟你們介紹一下。他是賽特,下學期要轉來我們二班的中國CA駕駛,也是我的青梅竹馬。」鈴音將賽特介紹給兩人。

「你們好,我是賽特.宇文,請多指教。」

「我是織斑一夏,請多指教。」

「我是筱之之箒,請多指教。」

「剩下的人等他們回來再介紹吧。」鈴音又喝了一口水。

「還有其他人嗎?」賽特問。

「嗯。不過他們一個在英國,一個在太空的空間站,剩下的四個全在火星。」

「妳居然連火星人都認識?」賽特對於鈴音的交友圈如此廣泛感到詫異。

「因為我也是鐵華團的一份子嘛。」

「鐵華團?」

「這個讓我來說吧。」接著一夏便將鐵華團成立的原因以及成員的組成告訴了賽特。

「原來還發生了這麼多事。」

畢竟目前的IS學院可說是聚集了各國的精英,尤其在CA誕生之後,這裡更成為了許多心懷不軌之圖的惡人們的金庫。賽特對於鐵華團也產生了些許興趣。

「嗯~~~像這樣打一場之後,覺得身心都舒暢多了。」將剩下的礦泉水一飲而盡了,鈴音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鈴音將空瓶丟入回收桶,並拿起個人物品準備離開。

「我先走啦!有空的話再來對戰吧,一夏跟箒想要的話也可以喔。」鈴音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休息室的門。然後回自己的宿舍去了。

「總覺得...鈴的心情好像變得很好耶。」一夏對於鈴音的心境轉變有點無法理解。

「是啊。」箒跟著附和。

(妳能恢復真是太好了,鈴音。)

箒心中如此想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