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Infinite Orphans #38 夏日重聚(下)

宇智波薩克 | 2024-02-09 22:09:27 | 巴幣 0 | 人氣 51

本來大家還在對於要如何開口而感到尷尬,但現在鈴音主動要說出來反而幫了眾人一個大忙。

「我想想,大概是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吧,某天的下課時間,我在外面逛的時候,看到有一群男生圍著一個蹲在地上的男生欺負他,嘴裡還不停地說著『怪物』、『有病』之類的話,我因為看不下去就過去制止那些男生。」

「那個男生就是賽特嗎?」夏洛特問。

「就是我。我還記得當時那些男生看鈴音是女生就沒把她放在眼哩,結果鈴音一過來就往其中一個男生的臉上來了一拳。其他男生見狀也打算動手。結果反而全被鈴音打到哭了。當時我第一個想法就是『好暴力的女生』啊。」

聽見賽特的話的鈴音臉微微變紅,「我這麼暴力還真是抱歉啊。」

對於鈴音的話,賽特只是輕笑了一下,接著繼續說:「當她把那些男生打跑之後,我一邊哭一邊站起來,同時問她『妳不覺得我的眼睛很怪嗎?』,你們知道她是怎麼回答我的嗎?」

當賽特說到這裡的時候,鈴音的臉似乎又變得更紅了。

「她說:『不就是顏色不一樣而已嗎,有什麼奇怪的。』」

聽到賽特的話,眾人的臉上都不約而同地出現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真的很像鈴音會說的話呢。」夏洛特首先開口。

「是啊。」歐格也跟著附和。

「你、你們那個笑容是怎樣啊!?我那時是真的不會覺得奇怪啊!」鈴音紅著臉,有些激動的說著。

「妳先別激動,鈴音。妳可是做了一件好事,用不著感到不好意思。」箒安撫著鈴音。

自從箒與一夏交往之後,她與鈴音的關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她們兩人之間不會在瀰漫著敵意,而且或許是因為賽特的到來,箒與鈴音的關係似乎變得比以前更好了。

「箒說的沒錯。妳可是把賽特從霸凌中拯救出來的人,這是一件好事。所以不用感到不好意思。」斯塔也跟著說。

「後來升上三年級之後,我們兩個正好被分在了同一班。不過念完四年級之後鈴音就轉學了,我也是在轉進IS學院才又見到她。」

聽完兩人的描述,眾人這才釐清了兩人之間的關係。此時一夏看向牆上的時鐘,發現已經接近中午了。

「已經這個時間了啊,差不多該來做飯了。抱歉,在吃飯之前你們就先吃蛋糕墊墊肚子吧。」已經系上圍裙準備做飯的一夏把剛才西西莉亞拿來的蛋糕從冰箱中拿出來,隨後將裡面各種口味的蛋糕拿出來讓眾人享用。

此時箒也已經系上圍裙準備跟一夏一起做飯了。這些日子以來她都是來一夏家裡幫忙做午飯的,今天也不例外,就是人數這麼多,作飯的時間恐怕要被拉長了。幸運的是一夏家裡的食材存量足夠支撐十個人的份量。

「我也來幫忙吧,三個人做飯速度也比較快。」鈴音主動站起來說,她的眼神沒有任何競爭意識,就是單純的想幫忙而已。

「喔,那就麻煩鈴妳了。」一夏也不囉嗦,馬上從廚房拿了一件圍裙給鈴音穿上。

於是在鈴音、箒、一夏三人作飯的時候,在客廳等待的歐格等人便玩著鈴音帶來的桌遊打發時間。在眾人玩遊戲的歡笑聲中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物突然打開客廳的大門走了進來。

「什麽嘛,我才想說怎麽會這麽熱鬧,原來是你們這些傢伙啊。」

眼前的人物正是織斑千冬。她穿著一襲白襯衫搭牛仔褲的便服,展現出行動派的性格特色。衣服底下搭配的黑色背心則緊緊包覆住豐滿的胸部。

「千冬姊妳回來啦,麥茶我放在桌子上了,冷熱都有,我現在暫時抽不開身。」在廚房做飯的一夏聽見自己姊姊的聲音後馬上回應。

「知道了。」千冬放下包包後走到桌子前拿起冷麥茶直接喝了起來。

「午餐吃過了嗎?如果沒有的話我現在做,妳想吃什麼?」廚房裡的一夏又問道。

「不用了,我在外面吃過了。」喝完一杯冷麥茶的千冬回答,隨後她看了看在客廳玩桌遊的眾人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轉身對廚房裡的一夏說:「我馬上要出門了,今天還有工作要做,晚上就不回來了,之後由你處理,不過不准留女生過夜。」

「咦?這樣啊……可是早上做的咖啡凍差不多可以吃了耶。」

「下次再吃吧。那麽,我去換衣服了。」

「啊!襯衫跟其他衣服都拿出來了。我把秋天的衣物之類的放在千冬姐房間的包包裡了,別忘了帶走囉!」

「知道了。」千冬聽著自己弟弟的撈叨,隨後她看著在廚房做飯的箒笑了笑就上樓拿一夏給自己準備好的換洗衣物,拿好之後千冬就再次準備出門了。

「織斑老師好忙啊。」看著從二樓下來的千冬,夏洛特不禁感嘆道。

「我們教師在暑假期間也是很忙的,才不像你們學生這麼優閒。」

啪答!隨著關門聲響起,千冬離開客廳。原本壓抑的氣氛也終於獲得解放。

「好了,我們繼續玩吧。我想想.....接下來就玩....這個!」歐格從袋子裡拿出了名叫「巴巴洛薩」(Barbarossa)的黏土遊戲。

「哦,是我們德國的遊戲啊。」見到德國國旗的勞拉將雙手交叉在胸前,似乎有點開心。

「那麽,這是怎樣的遊戲呢?」歐格問

「這是猜中用彩色黏土捏出什麽東西的遊戲,過程中也可以提問。」

「咦?這樣不會被捏的人的技術影響嗎?」

「不會啊,如果做得太好,反而會被立刻猜中而得不到分數哦;適當地做得讓人看不懂是最有利的——」

「嗯?不過這麽說來,做得太爛的人還是很不利囉?」

「不,這要依提的問題而定,如果一下子就猜中的話,不問問題也可以。考慮到遊戲內容——應該說比起黏土的造型,如何提問才是這個遊戲的關鍵。」

在歐格與蘿拉的一問一答間,眾人理解遊戲玩法後,遊戲正式開始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捏製塑形後,眾人完成了各自的作品。

「完成了。」

「那麽,開始囉。」

從夏洛特開始輪流擲骰子,遊戲正式開始。

「嗯~~一、二、三,開始。」

「啊,得到寶石了。」率先獲得提問權的是歐格。

「那我要問囉。好,那我對蘿拉的黏土提問。」

「我接受。對了,回答只能說『是』、『不是』或『不知道』哦。如果對方回答『不是』,提問便必須中止,所以最好先從大分類開始問比較好哦。」

一邊聽蘿拉的說明一邊點頭的歐格,看向了蘿拉的黏土。呈現圓錐狀的黏土散發出沈靜的威嚴氣勢,但完全猜不出來是什麽。事實上除了蘿拉之外,所有人都有一種「那是什麽」的感覺。

「那是在地球上的東西嗎?」

「嗯。」

「好……那麽,比人還大嗎?」

「對。」

在地球上比人還大的東西,那麼很有可能不是道具類的東西,但即使如此大家依然猜不出來那是什麼。

「是人造的東西嗎?」

「不是。」

「好,提問結束。歐格可以選擇現在回答,要試試看嗎?」

「嗯,好,反正就算猜錯也不會失分,我答看看吧。」

正式的規則是要將答案寫在紙上,只能給捏黏土的人看,但是這一次只是練習而已,所以蘿拉把規則改為說給所有人聽。

「那,請回答。」

「是樹!」

「不對。」

「不對嗎?」

「嗯.....如果是杉樹的話在形狀上是有那麼一點像啦。」斯塔看著蘿拉捏的不明物體評論道。

隨著時間的經過,遊戲進行到了中場。

「如果再沒有出現正確答案的話,被猜中的人也是沒辦法得分的哦。」

順帶一提,夏洛特捏的馬立刻就被猜中了,所以本人沒得分。得分會根據答出正解的時間點而有所不同——是「巴巴羅薩」黏土遊戲的特征,最佳的表現方式則是「說什麽像什麽」的造型;如果在中盤被猜對的話,不只是答對的人,捏黏土的人也可以得分。

斯塔捏的是「隕石」。雖然很難懂,不過由於夏洛特太會提問,於是在最佳時刻答對。

接下來的問題在於蘿拉和西西莉亞的程度不遑多讓。蘿拉一樣捏了一個謎樣圓錐物體,西西莉亞則是做出了謎樣的細胞體物體,兩人各自一臉得意。

「那、那是食物嗎?」

「不是哦。」

「比建築物還要小嗎?」

「不是,更巨大。」

自己捏的黏土已經被猜中的斯塔和夏洛特,無論如何都想猜中蘿拉和西西莉亞的作品是什麽,於是拼命地思考,然後提出問題——卻還是連邊都沒搆著。

如此這般,總之練習賽就到這裏結束了。

「所以蘿拉,這到底是什麽啊?」在旁邊一直想問得不得了的歐格迅速地開口發問。

「是山。」

「啊?」

「是山。」

蘿拉重複回答了兩次。

「這是哪座星球的山啊?」斯塔不禁吐槽。

「你的見識太少了,斯塔,聖母峰不就是這種感覺嗎?」

「那樣的話,如果不說是聖母峰,有誰會看得出來啊!」

「除了聖母峰以外,也有其他的山長這樣吧。」

就是不肯承認自己做錯黏土的蘿拉將雙手交叉在胸前,不願意放下。

「好了好了,因爲蘿拉的題目沒有被別人猜中,所以要扣分哦!接下來,西西莉亞的是?」夏洛特看向西西莉亞的黏土。

「唉呀,沒有半個人知道嗎?我有點意外斯塔居然猜不出來。」

連鐵華團中最聰明的斯塔都猜不出來的東西,其他人就更別想猜出來了。

西西莉亞擺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然後舉起右手,大大地畫了一圈說:

「是我的祖國,英國!」

「........」

所有人全都陷入沈默。順帶一提,在這之前大家的答案是:「壞掉的馬鈴薯」、「單細胞物體」、「爛掉的披薩」、「海草」、「破掉的布」、「受傷的狗」、「淋浴的貓」。

「真是的,我對大家的不用功感到十分驚訝,建議你們每天都要看一次世界地圖才好。」

「誰會知道英國的形狀啊!」盡管所有人都很想開口反駁,但還是以沈默取代。

時間飛快的流逝,轉眼間已經到了晚上了,玩了一下午桌遊的眾人立刻開始準備晚飯,與中午不同,這次是所有女生一起做自己擅長的料理,至於男生們除了也是做飯的一夏跟負責監督西西莉亞別放奇怪東西的斯塔,賽特也加入了做飯的行列。而不會做飯的歐格與三日月兩人則是被請到了客廳外的空地上吹吹風等吃飯。

享受著吹來的晚風,此刻歐格的心情十分放鬆。他抬起頭來看著夜空中的星星,三日月也跟他一樣一起仰望星空。

「我說啊,三日,我想大聲笑出來,我想像個傻子一樣大笑,和我身邊的大家一起。」

「是啊,歐格。這裡真好,跟火星完全不同。」

「我想好好守護這哩,你也是一樣吧,三日?」說完歐格與三日月互相對視,兩人都從對方眼中讀到了相同的想法。

沒有任何話噢,歐格與三日月互相擊拳,這是兩人之間無可比擬的默契與羈絆。

「我們大家的.....」

「歸宿.....」

沒錯,為了守護這個歸宿,我必須變得更強,強到可以守護所有人。在歐格下定決心的時候,暑假已經進入了倒數計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