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我如何看待幻獸帕魯

阿倫 | 2024-02-09 00:38:16 | 巴幣 202 | 人氣 147

首先聲明,我不太熟悉和在意遊戲大廠跟玩家之間的那些事。我大體基本就只玩寶可夢。我並沒有特別厭惡任天堂,而對於GF,該罵則罵。老粉一定都知道整個寶可夢產業在遊戲上的潛力很大,但作品卻有進步緩慢還時而倒退的問題。

有關帕魯的風波已有一段時間,大部分的說法也已經落定。最大的聲音我想應該還是回歸到"人家遊戲就做的好玩"這點。只是近來有幾件事的氛圍讓我感覺有些重疊,我會特別著重心裡比較在意的一小塊事。

我自己有一套理論,也許聽著有點偏頗或是像文字遊戲,但是畢竟討論帕魯的抄襲界限也是模糊曖昧還帶主觀,更別說在法律上的細節。總之我個人是認為,本質上,你是不可能基於"因為喜歡寶可夢"的理由而去玩幻獸帕魯的。一般來說玩家會喜歡某款遊戲,大概有幾種原因。
1.遊戲性
2.世界觀
3.藝術設計

寶可夢本身是回合制RPG。即便是阿爾宙斯的動作部分,也並非全是寶可夢玩家的菜。我個人甚至覺得在當時,這個新鮮的感受可能壓過太多東西,給人一種認為動作遊戲就是比回合制優越的感覺。如果單純就得出寶可夢就該這樣的結論,我只覺得這樣講並不恰當。阿爾宙斯在回合制上也有新機制,可因為缺乏PVP也沒有受到關注。至於若僅是喜歡蒐集奇幻生物,其實這件事本就不僅包含寶可夢了。

再來,玩法本身,就也多少會涉及到世界觀。 如超粒方所說,帕魯的核心循環龐大。絕大部分的要素應該是來自生存遊戲。問題是,雖然我們從小看小智旅行,大多數時候寶可夢是一個相對先進的世界。到底不是生存遊戲,這點很多粉絲也是清楚的。所以我認為有相當的玩家在談論到這個部分時,基本上無視了太多寶可夢本身大多數時候世界觀的設定。寶可夢確實有它能夠經營資源收集和建設的領域,比如說以前的秘密基地,其實就是很有潛力的。但是他的構成,可能會是偏支線的,與帕魯的循環完全不同。

剩下的大概就是互動。像騎乘、撫摸這些就很明確是寶可夢有做到但一直不完善的部分,也是最明顯的一個期待之一。只不過打槍和勞動,這雖然也是世界觀的差異問題,可很明顯大家津津樂道的,就是這些比較寫實殘酷的部分。那你說要強行去添加到寶可夢身上,只因為寶可夢本身也是奴役動物戰鬥,這種巴不得所有遊戲都是GTA的角度,我不能說你不對,但這也絕非源自喜歡寶可夢吧。

我的重點是,透過帕魯所看到的,很多的這些基於希望寶可夢進取的觀點,很容易來自一廂情願。因為太容易就能把其他的遊戲要素融合進對寶可夢的期望裡。這些理由其實不會是回歸到"因為喜歡寶可夢"上。最多只是基於對寶可夢未有的改善而來的失望,但這並不在我定義的喜歡範疇內,也並非等於我眼中期望寶可夢能改變的方向。這類期望,先有阿爾宙斯的動作遊戲,後有開放世界,現在又要面臨對幻獸帕魯的評估。如果帕魯出現在劍盾時期,光是開放世界這點一定也會被放大,然後曠野地帶的實際狀況會被罵得更慘。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我在YT或推特的圈子這些年,也看過不少人的想法。這些幾乎都是曾經被某些頻道主提出過的,確實有些人是真的比較喜歡傳統的寶可夢遊戲形式。有些人雖然讚賞阿爾宙斯,但總覺得少了甚麼。或者是像開放世界的問題,簡單說就是對GF的技術力無法期待的情況下,推崇開放世界是一種非常盲目的行為,因為這涉及到更深層的一些美學或是遊玩心理。以我自己的感受來說,我並不覺得劍盾的場景編排輸給朱紫。
可以參考這個影片對於"邊界"的探討。


回到一開始那句,人家遊戲就做得好玩。
這句話本來是沒甚麼,但是因為GF的表現,和大家對大廠的印象,我相信是個正常人都會想檢討的,GF的開發者內心也不可能毫無波瀾。但是我覺得也無法否定這裡面有太多的牽拖,有一些程序不正義的感覺。我們'為了該不該告就吵成一團,像我自己也覺得3D縮放不代表就沒問題,可還是有很多人跳出來說其實嚴格檢視起來,是不太能告成的。那麼相對玩家,遊戲公司不行動,應該視作成熟還是默許呢?

以我的立場來說,我實際玩的遊戲可能不多,但看著寶可夢多年以來是有非常多顯而易見的改善方向,這些東西從來就不會也不該來自於帕魯。所以我不是說甚麼想保留傳統文化,但是如果因為這波鬧劇,寶可夢的方向產生甚麼變調,確實也會是我同樣擔憂的事情。


帕魯既然在縫合玩法上做的好,我認為美術的部分他們絕對有更好的規避方式。有些東西你明明換個顏色就好了卻不願意這麼做。那在我看來帕魯使用類似寶可夢的設計,它的效用就是引起爭議,遠不是甚麼模糊的致敬或是勾起玩家的情懷。光是這點,在我心裡面就很難諒解。

真正深究寶可夢設計風格的人(你也可以說被綁住),想來到底是少數,畢竟這是最主觀的東西。我無疑是比較在意美術設計的人,網路上也當然不乏說帕魯的設計沒有靈魂的人。雖然說帕魯本身有抄襲爭議,但我認為的沒有靈魂,不是來自抄襲,更多是就連一些即便是原創的東西,設計的也只是非常膚淺。寶可夢對於設計背後的典故通常是非常講究的,即便有時候也確實有點歪,但是這個精神一直是我敬佩的。
帕魯有數匹非常相似的設計,比如滿滿的伊布臉、或是深怕你不知道是衝著帥氣做出來的一些飛獸。在那種拼湊出來的世界,那些設計在我看來是非常辣眼睛。更別說那種隨意的中二感很好組合出來,很多同人繪師也是傾向設計出那樣的東西,確實很多人愛那一味(或是說根本不在呼)。但根據杉森健的說法,這就不是他們的設計思維。隨便一個朋友,甚至是粉絲,都可以很輕易地跟我說這個帕魯我覺得比寶可夢好看欸,這在我聽來是非常沉痛的。因為對我而言,那些東西不是寶可夢,我也並不想用步入一種能賣就好的心態。


也許最終,遊戲會變成一級玩家的"綠洲",所有的類型、要素被整合,大家唯一能做的就只是把以往的MOD往裡面塞,或者嘗試做新的MOD。這樣好不好姑且不說,但我在這裡想做的,只是在面對海量玩家眼中不重要的事,或一些精神層面的東西,多少拉一點點回來罷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