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日常篇(一):惻隱之心

白蓮山人 | 2024-02-04 14:51:17 | 巴幣 0 | 人氣 42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日光炎炎,晴空萬里,是一個令人心曠神怡的好天氣。在學海無涯的傳統裡這種好天氣老師一定都要到外面的黃連木下上課,沒有一個老師能夠例外,因為這個傳統是身為儒門的人是不許違背的。時值午時正是日頭正旺的時候,由於有黃連木所以日光沒有照到草地上,草地上鋪有草蓆,是讓師生坐下的地方,這樣的風景猶如野外教室。


這堂課的授課教師是央森,午時的時候他講課講得正起勁:「大時代沒落之大騷亂,即在中部發動而蔓延至南部,王仙芝先發,次之為黃巢。黃巢,他的家庭是做鹽的生意,後來科考屢試不第因此對朝廷產生怨恨。」這時央森瞥了一下手錶:「OhNo!時間竟然過的這麼快,同學們可以下課了。」


這時亮作筆記做到忘我對周遭環境一點都沒察覺,突然有人叫了他一聲:「塔矢君,時間到了!」


亮將頭抬起看了看:「原來是月英同學,怎麼了?」


月英將手指放在手錶上:「還問怎麼了,現在已經十二點,老師早就下課了。」


聽到月英言語的亮也拿起自己的手錶一看,發現長針與短針同時都來到「12」這個數字上。「嗯·····中午到了嗎?時間還過的真快。」


「如果我沒有叫你,你是不是大概忘記時間?」


······


「不回答就是認了。唉!走吧,一起去吃午餐吧。」月英起身穿上鞋子後向教室走去,亮也隨後起身穿鞋跟在月英的後頭。


我很常在下起圍棋或著讀書的時候忘記吃飯的時間,導致午餐沒什在吃。每次將便當盒拿給母親時,便當盒如果是重的,母親就會笑著問:「亮,今天在忙什麼事情呢?」我就會依當時午休做的事情來回答,有時候是研究棋譜,有時候是整理筆記。當我將這些答案告訴母親時,他總是笑了笑沒有再追問就往廚房走去。雖然沒有責罵,但是在我心中感覺過意不去。自從月英出現後,每次到中午他都會拉著我去吃飯,在棋院手合時也一樣,正常說在手合休息時間我都是想下一局棋要怎麼下,根本沒心思吃飯,結果他還是一樣把我拉去吃飯。


這真的那我很納悶,明明我們是朋友、對手的關係,為什麼他要這麼的關心我?看來今天要跟他說個清楚不可。


午休時間教室裡幾乎沒什麼人,大部分的學生都去學生餐廳用餐。起初亮與月英也都有到餐廳用餐,但由於口味不大習慣所以都自己帶便當。便當裡面都有自己至親的關愛,這也讓他們倆放心不少。


這時亮夾了一個玉子燒放入口中咀嚼,一邊咀嚼一邊想問題。月英看到亮的表情心裡也知道他的想法。


當亮將咀嚼完的食物往咽喉吞下後,便開口問月英道:「月英同學,我問你一個問題可以嗎?」


「可以,你想問為什麼我要關心你,常常拉著你去吃飯,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


「如果我跟你說我有讀心術,你相信嗎?」


「這······


「你在想說不相信,對吧?」


「好吧,我認了。」


月英聽到亮的答覆後輕笑了幾聲,之後拿出一張紙與毛筆到桌上寫了四個字。寫完後便將紙拿給亮看。


「這是什麼字?」


「這是······惻隱之心?」


「沒錯,這就是我給你的答案。每個人都會有不忍害人的心,以前的帝王都有不忍害人的心腸,所以才有不忍害人的政策。人只要看到小孩受到危害,自然就會起憐憫之心。他們不是要與小孩的父母做朋友,也不是要向鄉里朋友討稱讚,更不是為了怕名聲變壞才這樣做的,由此可見,惻隱之心是做人的根本。如果沒有惻隱之心,那這個人根本沒有人性可言。」


「你認為我有憐憫之處?」


「你一直虐待你的胃腸,難道不值得憐憫嗎?」


······


「胃痛一直是你隱疾,沒錯吧!」


「這·····你怎麼知道?」


「你有時候會將手放在腹部而且表情眉頭深鎖,明眼人也知道是胃痛。」


被說中了,我的狀況一切都被看穿了,一絲不掛的看穿了,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說出惻隱之心那瞬間的確讓我嚇到,這句話是一直是伯父的口頭禪也是精神指標。幫助他人是好事,但是接受他人的幫助這是頭一次遇到。這時亮突然想到神無月的話:「人是互相幫忙的,我們幫助人的時候,別人也會幫助我們。」對啊!人是互相在生存的,是我將月英的好意當作打擾,我實在太不明理了!


這時月英說了一句:「你臉色這麼鐵青,到底是有沒有事情?」


「不,我沒事,謝謝你的關心。」說完便露出開朗的笑容。


「不必說謝,這只是舉手之勞。」


「那我欠你一份恩情,你希望我怎麼還。」


「不用了,人情債還不完,所以你也不用還了。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照顧自己身體就好了。」


那次對話後,我跟月英的距離好像又增加一步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