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翻譯】春泥棒/ヨルシカ

阿崧在認真耍文青 | 2024-01-29 22:18:18 | 巴幣 0 | 人氣 132

今天在音樂創作的LINE群組中,我提及「說到必須一口氣將整張專輯聽完,就不得不提ヨルシカ了
然後開啟腦粉模式用力的安麗了一遍(笑)
那既然上一篇翻譯了《創作》的第一首歌〈強盗と花束〉,就接下去第二首歌〈春泥棒〉吧。

-----我是分隔線-----

【n-buna於推特上的留言】

春の日に昭和記念公園の原に一本立つ欅を眺めながら、あの欅が桜だったらいいのにと考えていた。あれを桜に見立てて曲を書こう。どうせならその桜も何かに見立てた方がいい。月並みだが命にしよう。花が寿命なら風は時間だろう。それはつまり春風のことで、桜を散らしていくから春泥棒である

春日、我一邊眺望著矗立於在昭和紀念公園草坪上的那一棵櫸樹,一邊想著那棵櫸樹要是櫻花的話就好了。將它視為櫻花來寫歌吧。既然如此也把那棵櫻花當作什麼吧。雖說已是老生常談,就比喻成生命吧。花如果是壽命的話,風就是時間了吧。
也就是說,吹謝櫻花的春風就是春天的小偷。



〈春泥棒〉(春天的小偷)

Verse 1
高架橋を抜けたら雲の隙間に青が覗いた
最近どうも暑いから ただ風が吹くのを待ってた

通過高架橋後,我在雲的縫隙間窺視蔚藍
最近天氣特別熱,而我單純地等著清風吹拂

Pre-chorus 1
木陰に座る
何か頬に付く
見上げれば頭上に咲いて散る

坐在樹蔭下
有什麼沾上了臉頰
抬頭便望見繁花開落於頭頂上

Chorus 1
はらり 僕らもう息も忘れて
瞬きさえ億劫
さぁ 今日さえ明日過去に変わる
ただ風を待つ

飄飄然 而我們已然忘卻了呼吸
就連眨眼都顯得麻煩而多餘(*註1)
看吶 今天到了明天也都會變成過去
我們乾等著風

だから僕らもう声も忘れて
さよならさえ億劫
ただ花が降るだけ晴れり
今 春吹雪

所以我們連聲音都忘卻
就連再見都顯得麻煩而多餘
只是繁花飄落罷了,晴空下
此刻 春吹雪(*註2)

Verse 2
次の日も待ち合わせ
花見の客も少なくなった
春の匂いはもう止む
今年も夏が来るのか

隔天也約好了
而賞花客也變少了
春天的氣味已經沒了
今年的夏天也會到來嗎

高架橋を抜けたら道の先に君が覗いた
残りはどれだけかな
どれだけ春に会えるだろう

通過高架橋後,在路的彼端窺望你
還剩下多少呢
還能遇見多少個春天呢

Pre-chorus 2
川沿いの丘 木陰に座る
また昨日と変わらず今日も咲く花に

河邊的小丘 坐在樹蔭下
面對和昨天一樣、今天也盛放的花

Chorus 2
僕らもう息も忘れて
瞬きさえ億劫
花散らせ今吹くこの嵐は
まさに春泥棒

我們已然忘卻呼吸
就連眨眼都顯得麻煩而多餘
此刻這陣吹散繁花的狂風
簡直是春天的小偷

風に今日ももう時が流れて
立つことさえ億劫
花の隙間に空 散れり
まだ 春吹雪

而時光今天也隨風而去
就連起身都顯得麻煩而多餘(*註3)
天空在花兒的縫隙間露臉 嫣然散去
又一陣 春吹雪

Bridge
今日も会いに行く
木陰に座る
溜息を吐く
花ももう終わる

今天也要去見你
坐在樹蔭下
嘆息
花期已經過了

明日も会いに行く
春がもう終わる
名残るように時間が散っていく

明天也要去見你
春季已然結束
彷彿為了念舊那般,時間消散凋零(*註4)

Chorus 3
愛を歌えば言葉足らず
踏む韻さえ億劫
花開いた今を言葉如きが語れるものか

一旦要歌詠愛,便顯得枯腸渴肺
就連押韻都顯得麻煩而多餘
而繁花綻放的此時此刻,又怎是能用言語形容的事物呢

はらり 僕らもう声も忘れて
瞬きさえ億劫
花見は僕らだけ
散るなまだ 春吹雪

翩翩然 我們已然將嗓音忘卻
就連眨眼都顯得麻煩而多餘
只剩下我們在賞花了
我還不准你散去啊 春吹雪

Outro
あともう少しだけ
もう数えられるだけ
あと花二つだけ
もう花一つだけ
ただ葉が残るだけ はらり
今 春仕舞い

還剩下一些
已然屈指可數
還剩兩朵花
只剩一朵花
只剩綠葉盎然 飄飄然
此刻 春日完結



註1:瞬き除了「眨眼」以外,也可以是「一眨眼、一瞬間」的意思
註2:「春吹雪」原意指的是「早春的雪」,但這顯然和「晴空下」的情境、以及「暮春」的設定矛盾;因此這邊應當是指櫻花飄落,也就是「花吹雪」
註3:立つ除了「站立、起身」以外,也可以是「離去」的意思
註4:散る除了「消散」以外,也可以是「凋謝」的意思

隨隨便便就用了三個雙關,真不愧是我大n-buna

這是一首沒有用到任何片假名(西方外來語)、使用日式五聲音階譜曲,卻在副歌用上blue note(降E),讓人不禁跟著「おっくーぅうぅう」的和風歌曲;也是一首沒有提到「桜」這個詞,卻不會讓人誤會成「梅花為寒所勒,與杏桃相次開發」的歌曲。

和一氣呵成的〈強盗と花束〉不同,這首〈春泥棒〉在「時間帶走生命」的框架之下可以有非常多種不同的解釋。當然,倘若不是ヨルシカ的粉絲、單純的欣賞這首歌曲也未嘗不可。

配合和《創作》這張EP相對的專輯《盗作》,我們可以知道在這個故事線裡頭,丈夫是失志的音樂人,而妻子則因病臥床、行將就木。
再繼續延伸下去,將「通過高架橋」視為「離開或前往醫院」的暗號,就可以各自帶入丈夫和妻子的視角,解讀出「坐在樹蔭下=醫院外的板凳」、「相約=探病」這類的暗喻。而且、由於日文通常會省略主語的關係,我們甚至可以在段落間隨意切換視角,卻不破壞其合理性。

另外也不得不提的是,最後的結尾是「只留下葉子」,而非「花兒已經全部凋零」。
花朵代表著生命,那樹葉呢?是軀殼還是新生,就任人解讀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