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Infinite Orphans #36 臨海學校的收尾

宇智波薩克 | 2024-01-28 18:08:20 | 巴幣 0 | 人氣 60

激戰過後的當天晚上,IS學院的學生正在享用在這裡的最後一頓飯。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坐在他們身邊的鐵華團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戰鬥。

雖說早上千冬說過檢討報告下學期在交也可以,但為了過一個無壓力的暑假,眾人還是聚在一起將報告寫完。為了寫報告所有人可謂是絞盡腦汁,更別提身為團長的歐格從來沒做過這種事,過去的他只要犯錯,隨之而來的就是大人的一頓毒打,在他成立鐵華團之後也沒有要求團員做這種事,所以他是完全不知道如何下筆,好在有夏洛特的協助,總算是把報告寫完了。

晚餐過後,學生們紛紛回到自己的房間收拾行李並開始討論暑假要做什麼,鐵華團的成員們也不例外。在收拾完行李後,鐵華團的成員們便聚在一起。

「歐格,你暑假打算做些什麼呢?」夏洛特問

「這個嘛....應該會跟三日回火星吧,畢竟我還有同伴在那,還有我也得跟大哥說一下這幾個月的狀況。」

聽見歐格的回答,夏洛特的臉上蒙上了一層薄博的陰影。

「火星啊....還真是遙遠呢....」隨後又用著自嘲的語氣說,「看來我們應該是相隔最遠的一對情侶了,說不定還可以刷新世界紀錄呢。」

歐格馬上就反應過來了。自己要是回火星的話,夏洛特就會一個人留在地球上,那樣自己就無法履行保護她的承諾了。

「如果夏洛特妳願意的話.....要不要跟我一起回火星?」

「可以嗎?」夏洛特立刻睜大眼睛盯著歐格。

「沒什麼不可以的吧。畢竟留妳一個人在地球也不好。」

「嗯!我要去!」此刻的夏洛特開心地都快要飛上天了。

「既然三日你要回火星的話,那我也要去。我可不允許我的新娘離我那麼遠。」蘿拉一本正經的宣示著。

「可以啊。」三日月的回應還是那麼簡潔。

距離歐格等人稍遠的地方,斯塔與西西莉亞也在討論暑假的行程。

「因為英國的公司無論如何都需要我親自處理,所以我非回去不可。」

「這樣啊,西西莉亞妳也很辛苦呢。不過我好像也差不多就是了。」

西西莉亞因為要處理英國的家族企業的事務所以必須回國,而斯塔除了要處理觀星者的改良作業,還要負責獅電與獵魔的強化改造,加上為一夏的白式設計新武裝。可以說兩人即使是在這個暑假依舊是閒不下來。

「為什麼只有我們兩個要這麼辛苦呢......」西西莉亞不禁抱怨了起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斯塔苦笑著。

「話說回來,鈴音同學呢?從剛才開始就沒見到她了。」西西莉亞這才發現從剛剛開始就沒看到鈴音了。

「一夏跟箒好像也不在這裡。不過正好我想跟一夏討論一下關於白式的新武裝的事情。不如我出去找他們吧。」

「那我跟你一起去。」

為了尋找一夏、箒、鈴音,斯塔與西西莉亞走出旅館,隨著搜索範圍的擴大,兩人在一處海灘的礁岩後方發現了鈴音。

「啊!找到了,鈴音同.....」

鈴音同樣也發現了斯塔與西西莉亞,但當西西莉亞想出聲叫她,卻被她制止了。她做出手勢示意兩人安靜並過去她那邊。

「怎麼啦?這麼偷偷摸摸的。」斯塔小聲地問,鈴音沒有回答,只是用手指指了指前方。

前面的海岸上,一夏正與箒坐在一起。

箒穿著純白色的泳衣,而且還是她絕對不會穿的比基尼款式。泳衣邊緣鑲著黑線,肌膚裸露的面積很大,搭配箒的身材,增添了幾分性感氣息。

為了聽見兩人的對話,三人默默地打開了收音裝置。

「那、那件泳裝,很適合你……嗯。」

「唔……」

箒嚇得縮了一下身體。

「這、這、這是……那個……臨、臨時起意買的……可、可是真的要穿的時候,總覺得很不好意思……所以……」

「原......原來是這樣啊,不過這件泳裝真的很適合妳。」

「嗯…謝謝……你……」箒羞澀的低下了頭。

或許是因為害羞,一夏與箒一直維持著背靠背的姿勢說話。

「那、那個……我、我才想問你沒事嗎?那個……你受傷了吧?」

「嗯?哦,好像痊愈了!」

「什、什麽?」

「嗯,當我眼睛一睜開,IS就啓動了;等到注意到的時候,傷口已經都痊愈了。」

「別、別說傻話了!這種事怎麽可能——」

箒一把抓住一夏的肩膀,將他的背轉過去。

「不見了……真的一點傷都沒了嗎……?」

「嗯,都痊愈了。呃,你看,不是有那個什麽嗎?IS操縱者保護機能。」

「那個只有保護作用吧?療傷這種事我連聽都沒聽過……」

箒用指尖再三確認是否有傷口存在。

「別、別摸了,真的都痊癒了啦!」一夏的臉紅了起來。

「抱、抱歉。」箒這才停止動作。

「唉呀,痊愈了不是很好嗎?對吧?」

「才、才不好!都是因爲我,你才……一夏才會受傷的……」

「什麽嘛,你的意思是說沒治好比較好嗎?」

「不、不是的!」

箒說完後才發現自己的音量過大。

「不是這樣……不是這樣的……只是如果這麽簡單就被原諒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箒似乎覺得自己應該要爲一夏受傷的這件事負責,不過因爲傷口消失,使她不用受到斥責就能獲得原諒,這一點似乎讓她很不能接受。

「況且,要是沒有受到這個傷,我大概要很久才能明白這件事。」一夏突然正視著箒的眼睛。

「你、你指什麼?」

一夏深吸了一口氣。

「我.....喜歡箒!」

一夏的這句話不僅讓箒,甚至是在礁岩後面偷聽的三人嘴巴都張的好大。

「不會吧....一夏同學居然......」

「聽說生物瀕臨生死關頭的時候,本能會讓生物產生延續後代的強烈慾望。大概是因為受到那樣的傷所以開竅了吧。」

西西莉亞與斯塔小聲地討論著,但鈴音卻是不發一語。

「你、你說的.....是真的嗎?」箒突然拉住一夏的雙手。兩人的的視線交會在一起。

雙方都看著對方的臉看到入迷。隨後兩人緩緩地靠近彼此,直到雙唇貼合在一起。這讓礁岩後面的三人更驚訝了。

「啊......本來那麼遲鈍的一夏同學居然變得這麼大膽....」

「真是一鳴驚人啊,一夏。」

沒有理會西西莉亞與斯塔的評論,鈴音站起身來,然後默默地離開。

看見鈴音異狀的西西莉亞與斯塔兩人也沒心情繼續偷窺了,跟著站起身悄悄離開。




走了好一段距離,鈴音這才停下腳步。

「鈴音同學,妳不要緊吧?」追上鈴音的西西莉亞出聲關心。在一夏明確表態的現在,鈴音基本上是失戀了。

「不用擔心我啦,西西莉亞。既然那個笨蛋已經做出選擇了,那我也不會那麼不打趣地繼續纏著他。」

雖然鈴音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但斯塔還是注意到了從鈴音臉頰旁滑落的淚滴。

「換個角度想,說不定我以後能遇到比那傢伙更好的男人,這樣我反而是很幸運的呢。」

鈴音的聲音依舊平穩,但臉頰上的淚珠卻是不斷落下。西西莉亞正想繼續開口,斯塔卻伸手搭住了她的肩膀並搖搖頭。

「就讓她一個人靜一靜吧。」斯塔小聲地說。

西西莉亞點點頭,接著對鈴音開口,「妳.....不要太晚回來喔。」

「嗯。」

等到斯塔與西西莉亞離開之後,鈴音走到一處偏僻的草叢中,然後蹲下身子放聲大哭。




「嗯……嗯,嗯~~」

口中哼著歌的女性叫出了一個螢幕——上面正播放著白式第二型態的戰鬥影像。

筱之之束坐在海岬邊的圍欄上,搖晃著雙腳,看著那影像。

眼前只有廣闊的海洋,高度將近三十公尺;不過就算待在這種摔下去一定有事的地方,她的表情也絕對不會改變。

「哇~~話說回來,白式真令人驚訝耶!沒想到它居然能讓操縱者的軀體再生,就像是——」

「——就像是『白騎士』一樣吧?核心編號〇〇一的首台實戰投入機,也是你耗費最多心血的第一台機體,對吧?」

千冬無聲無息地從森林裡走了出來,裹在黑色套裝裏的身影像是要把夜晚的暗黑都帶走般,充斥著沈靜的威嚴。

「嘿,小千。」

「哦。」

兩人都沒有轉身面向對方,就這樣背對著背;束依然跟剛才一樣搖晃著雙腳,千冬則是輕靠在樹旁。

即使不看彼此,她們也知道對方現在臉上挂著什麽表情——

那種確實的信賴感存在於兩人之間。

「對了,小千,我要考考你——白騎士(SHIROKISHI)跑到哪兒去了呢?」

「……把白式(BAYAKUSHIKI)念作『白式(SHIROKISHI)』的話,大概就是答案了吧?」

「賓果,不愧是小千,果然是駕馭過白騎士的人呢!」

過去被稱做「白騎士」的機體在留下核心後便遭到解體,對于第一代IS機型的制作具有極大貢獻;不過它的核心在某個研究所發生襲擊事件之後就下落不明了,然後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被裝進了名爲「白式」的機體裡。

「然後啊……呵呵,打個比方——有人在核心網絡(CoreNetwork)交換了信息,交換了小千最初的機體『白騎士』以及第二台機體『暮櫻』的信息;如此一來,就算它們開發出同樣的『獨一無二的特殊能力』,或許也沒什麽不可思議的地方吧?」

「………………」 千冬沒有回答。但是束並不在乎她的反應,繼續說了下去:

「話說回來,真是不可思議耶……那台機體的核心明明在分解之前就被初期化了啊,怎麽會這樣呢?因爲是我做的,所以當時應該確實地被初期化了才對啊?」

「這個世界上總是會有不可思議的事發生。」

千冬的確不清楚這件事, 束也一樣。 不過就算束不懂也不成問題。

「……對了,我也來打個比方吧。」

「咦,小千嗎?真難得耶。」

「譬如說——某位天才刻意讓一個男孩弄錯高中入學考試地點,而且把該處所使用的IS設定成只能在該時點啓動,這麽一來,原本應該無法被男性操控的IS便會變得可以操縱了吧?」

「嗯~~?可是那樣的話應該沒辦法持續啓動吧?」

「說得也是。你不會耗費這麽長的時間在同一件東西上面動手腳。」

「嘿嘿嘿,因爲我會膩嘛。」
    
「……那麽真相究竟是如何呢?某位天才。」

「誰知道呢?呵呵呵,其實我也不知道白式究竟爲什麽會啓動,照道理說阿一和IS研發完全扯不上關系呀?」

「哼……算了,換下一個假設性的話題吧!」

「還真多呢。」

「你很開心吧?」

束在回答完「沒錯」之後,繼續聽千冬說話。

「某位天才想要讓心愛的妹妹在IS的正式舞台上風光出道,所以準備好一台專用機,以及在某處發生的IS暴走事件。」

束並未出聲響應,於是千冬繼續說了下去:

「由於暴走事件的發生,新型的高性能機種就能參與作戰。這時天才的妹妹就能以專用機持有者的身分華麗出道。」

「嘿~~真是很不可思議的假設性話題呢!似乎有個很厲害的天才存在哦。」

「是啊,是有個好厲害的天才存在;那個天才以前曾經自導自演,讓十二個國家的軍事電腦同時遭到黑客入侵,創造出史上留名的大事件。」

束並未回答,而千冬則是繼續往下說:

「如果三年前。P.L.A.N.T.的核心裝甲發表會沒有成功的話,現在IS就不會走向沒落,天才的妹妹也能獲得更多的關注了吧?」

「誰知道呢?」

對千冬而言,束的回答都在意料之內。

「欸,小千,你覺得現在身處的世界有趣嗎?」束突然向千冬提問,

「普普通通吧。但是即使如此,這個世界還是有著許多值得去發現的美好事物。」

「這樣啊……」

吹上海岬的強風發出了一陣呼嘯聲。隨後束的身影便消失無蹤。千冬歎了口氣,將後腦勺靠到樹幹上。口中發出的聲音則隨著海風一併消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