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Infinite Orphans #35 終結的福音(下)

宇智波薩克 | 2024-01-27 21:46:36 | 巴幣 0 | 人氣 55

「………………」

杵在海面上二百公尺處的「銀色福音」以猶如胎兒般的姿勢蜷曲著身體。從頭部伸展出來的雙翼護住了它抱膝縮成一團的身軀。

——?

福音突然擡起了頭。下一個瞬間,以超音速飛襲而來的炮彈直接擊中它的頭部,引發了大爆炸。

「第一彈命中——繼續進行炮擊!」

在大約五公里外的礁岩上站著的IS「黑色之雨」,蘿拉正搶在福音反擊之前擊發下一枚炮彈。

黑色之雨的外型與平時的裝備大不相同——只見兩門八〇口徑的磁道加農炮《布立茲》分別安裝在它左右肩膀上。另外,爲了因應遠距離的炮擊及狙擊,四個物理盾牌分別圍繞在它的左右及正面,作爲防護。這正是裝設炮戰套件「裝甲炮兵」的黑雨。

「喝啊!」

還沒等到福音追擊黑色之雨,三日月的CA「獵魔」就已經衝到它的面前準備用他的錘矛往福音的頭部一發重擊。

「目標變更,優先擊毀靠近的敵機。」

毫無情緒起伏的機械聲音響徹在公用頻道,隨後福音以些微的差距精準閃過三日月的攻擊。

「閃過了嗎?」

但是下一秒,福音所在的海面突然隆起,然後爆炸。 飛出來的是深紅色的機體「紅椿」,以及趴在她背上的「甲龍」。

「你哪裡也別想去!」

紅椿朝著福音進行突擊;至於從她背上下來的鈴也讓增強機能的套件「崩山」進入了戰鬥狀態。

配合雙肩衝擊炮的開啓而增設的兩管炮口出現,合計四門的衝擊炮一起開火。

「!」

當正在進行肉搏戰的紅椿瞬間脫離該處後,衝擊炮發射的炮彈便從她的後方同時擊出;不過並不是平常那種看不見的沖擊炮,而是籠罩了一層赤紅火焰,數量跟福音不分軒轾的彈雨。增幅的衝擊炮——真要說的話,應該稱之爲熱殼擴散衝擊炮才對。

「中了嗎?」

「——還沒!」

雖然遭到擴散沖擊炮的直擊,然而福音的機能尚未停止。

「《銀之鐘》最大運轉——開始。」

福音的雙手朝左右大幅伸展,連雙翼也朝著自己的外側拉起——刺眼的光芒剎那間爆開來,能源彈開始同時射擊。

「唔!」

「箒!到我們的後面!」

根據上一次失敗的經驗,箒的紅椿目前處於機能限定狀態——爲了防止過度使用展開裝甲導致能源耗盡,現在的它被重新設定爲即使防禦時也不會自發性地啓動展開裝甲。當然,之所以會進行這樣的重新設定,是因爲將防禦的工作交給了夏洛特與歐格——這是將團體戰鬥的優勢發揮至最大極限的責任分工。

「盡管如此……這有點棘手耶。」

「是啊,要是繼續被這種攻擊命中可不是鬧著玩的。」

即使追加了防禦套件的里凡穆在防禦方面大幅提升,但持續承受福音的異常連續射擊還是很危險。有一副實體盾牌在這段時間內已經完全遭到破壞了。

然而,當福音結束攻擊之後,一發光束又直接擊中它,是西西莉亞的「藍色之淚」。

與平時不同,六台BIT全都化作裙狀接合在腰部,而且塞住炮口,作爲推進器使用。不僅如此,她手上的由兩把具近戰能力的光束步槍所組合而成的大型步槍《星塵射手》全長超過二公尺,補足了BIT被當作機動力後所缺少的火力。且爲了補強超過五百公里時速下的反應,裝設了強襲用高機動套件「攻擊槍手」的西西莉亞的頭部裝上了面罩式的超高感度超高等偵測器《燦爛一掃》;透過它傳來的情報,即使是在凌亂的戰場中,西西莉亞也能清楚掌握福音的位置。

「福音停下來了,鈴音同學,趁現在!」

「受死吧!」

鈴音從福音的正下方進行突擊,藉由雙天牙月使出斬擊後,她立刻發出了近距離的擴散沖擊炮攻擊——目標是與頭部相接的複合推進器《銀之鐘》。

福音也發射了相同的攻擊,盡管能源彈如驟雨般不停地落在鈴音身上,她的斬擊卻從未停止。雙方都受到嚴重的損傷——終於,一個斬擊斬斷了福音的單片翅膀。

    「呼、呼……!如何呀——嗚!」

雖然只剩一邊的翅膀,福音還是馬上調整姿勢,給了鈴音的左手腕一記回旋踢;藉由足部推進器加速的這一腳一擊破壞了鈴的臂部裝甲,使她墜入海中。

「鈴音!」夏洛特見狀趕忙上前接住她。


「看我的!」三日月立刻上前給福音一記重擊,福音反應不及,被直接命中。而一旁的箒也沒放過這個機會。她的雙手各持著一把刀,急速地朝福音砍去。由於被獵魔擊中而瞬間失去反應的福音被刀刃砍上了右肩。

(成功了——!)

當箒這麽想的瞬間,無法置信的事發生了;只見福音用手握住了左右兩邊的刀刃。

「什麽?」

從刀身釋放出來的能量足以灼開裝甲,然而福音卻毫不在意地將雙臂張開到最大限度。

隨著刀刃的拉扯,箒被迫跟著張開雙臂,呈現無防備的狀態;福音在此時打開了剩下來的那片翅膀上的炮口,准備擊發。

「箒!快丟掉武器離開它!」夏洛特立刻出聲提醒。但是箒並沒有放下武器。

(……要是在這裡退縮的話,我是爲了什麽……)

裝填完成的能源彈光芒四射,隨後一起迸射而出。

(爲了什麽而想得到力量啊!)

在被能源彈打中的前一秒,紅椿轉了一圈,腳尖的展開裝甲像是響應箒的意志般瞬間展開,産生了能源刃。

「啊啊啊啊啊啊!」箒以揮下腳後跟的姿勢使出能源刃的斬擊。終於,福音失去了它的雙翼,墜落在海面上。

「呼、呼、呼……!」

「沒事吧?」歐格立刻上前關心箒的情況。

「我.....沒事。」

「很好,目前為止都按照斯塔計畫的方向走,看來應該可以順利解決.......」

就像是要違反歐格的話一樣,海面上迸發出強烈的光球。

「什麼!」

仿佛時間霎時停止般,海面凹出一個球狀空間;被藍色雷電所纏繞的「銀之福音」正環抱著自己,蹲在該處正中心。

「這是……?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糟了!這是——『第二型態移行』!」

就在蘿拉提醒眾人的這一瞬間,福音像是對這道聲音有所反應似地轉向了她。

雖然是無人機,但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敵意依舊敲響了鐵華團眾人心中的警鐘。

福音突然以超高速衝向蘿拉所在的位置,僅僅一秒就突破了鐵華團的雙層封鎖。

「好快!」

福音一下子就來到蘿拉面前,還沒等到她反應,福音便抓住了她的腳。

接著,仿佛蝴蝶破繭而出一般,福音被切斷的部位開始緩緩地、緩緩地長出能源的翅膀。

「放開蘿拉!」

夏洛特迅速切換武裝,用近身刀進行突擊。不過刀卻被對方用空著的另一只手給擋了下來。

「走開!快逃!這家夥——」

話還沒說完,蘿拉就被那絢爛美麗的能源翼裹住了。

「休想得逞!」

就在能源翼完全包裹住蘿拉的前一刻,歐格迅速衝入其中,硬是把蘿拉與福音之間撞出了一個空隙。

下一秒遭受能源彈雨零距離的掃射,全身布滿彈孔的歐格墜入海中。

「歐格!可惡……!」

夏洛特放棄用刀刃攻擊,喚出霰彈槍,並將槍口對准福音的臉部,扣下扳機。

砰——

然而聲響並非從霰彈槍傳出。

福音全身上下的裝甲仿佛蛋殼一般,從胸部、腹部、背部産生龜裂,長出小型的能源翼;從該處擊發的能源彈不只打飛了霰彈槍,甚至讓夏洛特的身體隨之彈飛。

「那、那是什麽?這種性能……就算是軍用的,也未免太異常——」

當西西莉亞試圖再次以高機動進行射擊時,福音已經來到她眼前了——「瞬時加速」那是藉由雙手雙腳等四個場所同時引燃的爆炸加速。

「咦?」

一旦被對方接近,巨大的槍枝便難以發揮力量;儘管西西莉亞想要分開槍枝進行反擊,槍身卻被從側面踢了一腳。

下一個瞬間,福音兩側的翅膀同時發動射擊;西西莉亞甚至沒辦法做出象樣的反擊,便往大海中沈了下去。

「竟敢——把我的同伴……!」

使用緊急加速接近它的箒持續展開斬擊,並局部性地使用展開裝甲做出特技動作,閃避敵機的攻擊,同時藉由增壓器提高從不安定的身形中發動的斬擊速度。

「哦哦哦哦哦!」

這是一場不停地互相閃躲及攻擊的格鬥戰;緩緩地提高輸出量的紅椿終于開始稍微壓制住福音了。

(好!就這樣下去——)

箒抱持著必殺的信念將雨月刺了出去,但是——

「咦!能量又耗盡了——啊!」

抓住這個空隙,福音的右手扣住了箒的脖子。

它的翅膀慢慢地將箒罩住。

(對不起,一夏……!)




「嗚.....嗯....」

映入眼簾的,是木頭的天花板,身上的被子揭示著自己正躺在床上。

「你醒啦?」

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一夏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

「斯塔.....我...睡了多久?」一夏緩緩起身。

「大概三個半小時吧。」斯塔一邊回答一邊扶著一夏起床。

「其他人呢?」

「去討伐福音了。」

「那你呢?沒有跟大家一起去嗎?」

「這個啊,是因為.....」斯塔把觀星者無法跟上自己反應的事情又跟一夏說了一次。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得去幫忙才行。」

「你的身體不要緊了嗎?」

「嗯,我現在沒事了。」一夏伸展了自己的四肢,確定自己沒有問題後說。隨後一夏展開白式。

「好了,身體也確認沒問題了,那我過去了。」

「等等!」斯塔叫住了一夏,「要走的話,帶上這個吧。」

接著斯塔叫出了「月光」,並將使用權移交給一夏。

「我現在能做的只有這樣了,如果這把刀能派上用場的話就太好了。」

「謝謝你,我向你保證一定會拿回來還你的。」一夏把月光裝到左手臂上,隨著白式第二型態出現的新裝備「雪羅」慢慢與月光合為一體,一夏的左手看起來就像是裝備了一面有著刀刃的盾牌一樣。




「呃,唔……!」

箒的脖子被福音勒住,受到壓迫的喉嚨發出痛苦呻吟。福音的手硬是抓住箒的脖子不放,並再度施展出進化至能量狀態的「銀之鐘」籠罩住紅椿全身。

(到此爲止了嗎……真是太丟人了……)

光之翼的亮度逐漸增加。當福音進入同時射擊的倒數讀秒時,箒的腦中只浮現一個念頭。

我想見一夏。

我想馬上見到他,我現在就想見到他。

「一、夏……」

不知不覺間,她的口中喊出了一夏的名字。

面對亮度越來越高的翅膀,箒做好心理准備,閉上了眼睛。

「?」

福音勒住箒的手突然松開了。當因爲突發狀況而陷入混亂的箒睜開眼睛時,看見福音遭到強力光波斬擊轟飛的模樣。

(發、發生什麽——)

不知所措的箒聽見了她不斷思念著的聲音。

「不准動我的同伴一根汗毛!」

視線前方出現了一台散發白色光芒的機體。

「啊……啊、啊……」箒的眼角浮現淚水。

微微濕潤的視野中所看見的是——包裹在白式第二型態·雪羅之中的一夏。

「一夏,是一夏嗎?你的身體……你的傷……!」看見一夏到來,箒慌張到說話都吞吞吐吐的。

「哦,久等了!」

「太好……太好了……真的……」

「什麽嘛,你哭了嗎?」

「我、我才沒哭呢!」

看到箒用力地擦拭眼角,一夏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

「別擔心,已經沒事了。」

「我才、才沒有擔心呢……話說回來,你左手那個是......」箒看向一夏的左手。

「這個啊,是斯塔的月光跟我的雪羅結合而成的樣子。」接著,一夏突然想起了什麼,拿出了一條緞帶交給箒。

「給妳,生日快樂,箒。」

今天是七月七號,也是箒的生日。

「那麽,我去戰鬥囉——事情還沒結束呢!」

這麽說著的一夏朝著往這邊過來的福音緊急加速,直接與它正面交鋒。

「再戰吧!」一夏飛上空中,正好與安置好其他人後趕過來的歐格會合。

「你沒問題吧,一夏?」歐格問。

「嗯。」

「很好,那就上吧!」

伴隨著歐格的射擊支援,一夏使用雪片二型砍過去。面對輕輕往後閃身躲過的福音,一夏使用左手的月光放出光波進行追擊。或許是因為與雪羅結合的緣故,光波的威力比他看斯塔使用的時候還要強。盡管遭到防護能源的阻擋,這一擊仍確實地擊中了福音。

「敵機情報更新,轉換攻擊等級A。」

福音大大地張開能源翼,展開從機體內生出的翅膀,並在躲掉下一道攻擊之後開始進行掃射反擊。

一夏沒有閃避,而是舉起左手做出防禦姿態,雪羅切換至防護罩模式,開始進行相抵防禦。當一聲尖銳聲音響起後,位于左手的雪羅開始變形光膜隨之持續擴張,消弭了福音的彈雨。沒錯,換句話說,它是可以讓能源無效化的零落白夜的防護罩。

盡管雪羅很耗能源,不過只要能讓對方的攻擊徹底無效,己方就能壓倒性地占上風;從斯塔給的資料中,一夏確認過了,福音並未配置實彈武器。

「哦哦哦哦!」

裝設經強化過的四台大型翼狀推進器的白式·雪羅,可以做出二段式瞬時加速;即使是有能力進行複雜動作的福音也不可能以最高速度閃避,所以這樣應該足以追上它了。

「狀況有變!開始使用最大攻擊力。」

當機械音如此宣告後,福音將一直展開著的翅膀折向自己,並很快地把自己卷成球狀,變成籠罩在能量繭中的狀態。一夏瞬間有股不好的預感。

福音的翅膀在旋轉時一起張開,能源彈如暴風雨般往各個方位落下;也就是說,這些攻擊也會波及到尚未從損傷中恢複的鈴音她們。

「別想得逞!」歐格立刻衝到鈴音等人面前以自身作為盾牌。

「歐格!」

「別管我了,快去解決那傢伙!」

「....我知道了。」

相信同伴,現在的一夏只能這麽做了。

一夏立刻衝向福音,當福音準備閃避時,三日月突然從福音的下方出現,給福音來了一記錘矛直擊。受到這記攻擊的福音瞬間失去了平衡。

「這次你逃不掉了!!!」

一夏使用雪片二型刺向福音,在高速下,一夏與福音連人帶機衝向一旁島嶼的沙灘,滑行了好長一段距離才停止。

因為雪片二型的刀刃而被固定在地上的福音緩慢伸出右手。試圖做出最後的反抗。看到這狀況,一夏本能性的舉起左手進行防禦。一夏的右手緊緊的握住雪片二型把福音牢牢地插在地上,左手則是使用月光與雪羅變成的盾牌抵擋住福音的手,即使能源即將耗盡,一夏仍然感受到福音的力道有多麼強勁。

啪啦!伴隨著一道清脆的聲響,一夏左手的盾牌應聲碎裂,月光的刀刃也段成了兩截。不過,福音的能源也在這時消耗殆盡。

「確認福音停止運作,辛苦了一夏,這下就結束了。」趕來的夏洛特掃描了福音,確定福音的機能已經完全停止。其他人也趕了過來。

「結束了呢。」

「嗯……終於結束了。」

一夏與箒肩並肩,一起凝視著天空。




「作戰結束——雖然很想這樣說,但是你們擅自行動的這點嚴重違反了校規,回去之後立刻寫悔過書!我也已經替你們准備好懲罰用的特別訓練課程,所以通通給我做好心理准備!」

「……是。」

鐵華團的所有人站在旅館的門外聽著雙手叉在胸前的千冬說教。

「那、那個,織斑老師……差不多也該告一個段落了……畢、畢竟有受傷的人在嘛,好嗎?」

「哼……」

相對於正在氣頭上的千冬,山田老師手忙腳亂的;她從剛剛開始又是拿急救箱、又是拿水分補給桶的,顯得忙碌不已。

一開始西西莉亞還打算替斯塔求情,畢竟他本人並沒有參與對福音的行動,但是被千冬以提供計劃和借武器給一夏視為同罪為理由拒絕了。

「……話說回來,你們做得不錯;真虧你們所有人都能平安歸來呢。」

千冬看起來似乎挺不好意思的;不過因爲她很快就轉過身去,所以眾人看不到她臉上是什麽表情。

總之,這次的戰鬥結束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