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29.新學期

佐渡遼歌 | 2024-01-19 20:00:32 | 巴幣 1306 | 人氣 40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睜開眼睛,緩緩在床鋪坐起身子,打了一個哈欠。
 
  燦爛陽光從窗戶透入,今天是一個晴朗的日子。
 
  李少鋒起身走向浴室盥洗,半睜著眼刷牙,接著凝視嘩啦流淌的清水,忽然注意到戴在右手無名指的晶藍戒指反射著水光,閃閃發亮,不禁有些恍神。
 
  高中一年級的開學不久,李少鋒在某天的放學後意外撿到這枚戒指,戴上之後因此見識到了身處世界的裏面。
 
  社會背後其實有著無數不會公開現身的組織,有辦法飛簷走壁的武術家與有辦法憑空燃起火球的魔法師都是確實存在的,而在他們當中,戴著這枚晶藍戒指的人們則被稱為「玩家」,有資格挑戰被稱為「克蘇魯遊戲」的凶險考驗──失敗者的代價是發瘋發狂,甚至喪命;成功者卻可獲得龐大財富、莫大的名聲威望以及外星種族的文明碎片。
 
  人類的歷史乃是克蘇魯的歷史。
 
  在人類誕生之前的遠古之際,難以計數的外星文明就已經發展至遠遠超過現今地球的程度,輝煌璀璨、莊嚴壯大,卻也由於各種原因衰敗、滅亡,此一過程反覆輾轉,當人類興起,數千年的歷史陰影當中也始終可以窺探到外星文明的痕跡,甚至可以說是基於這些來自外星的知識才得以建立起如今的社會與文明。
 
  水龍頭的清水持續流出,嘩啦、嘩啦地,螺旋消失在排水口。
 
  李少鋒用力捏緊手指。
 
  過去一年來,李少鋒在成為玩家之後拜了同年級的高冷校花楊千帆為師父,加入由學長姊們創立的瞭望塔工房,以「迷途者」的身分從零開始習武練氣,參加克蘇魯遊戲也遭遇到眾多事件。
 
  第一次參加克蘇魯遊戲的時候意外發現『詭譎叫聲』的第二個破關條件,前往花蓮參加蒼瓖派主辦的玉閣祭途中意外遭遇教團聯合的襲擊,世界局勢也隨之出現劇烈轉變。寒假期間,自稱信仰著「三柱神」尤格・索托斯的「銀鑰」使者的夏羽自薦加入瞭望塔工房,其後又參加了『神眠村』、『砂之古城』、『獸血寶石』幾場遊戲。
 
  這段時間,李少鋒也曾經進入專門販售兵器的「武器店」;出售古籍、文獻與技能書的「舊書攤」;位於台北車站地底的「殲滅軍」總部;鄰近故宮博物院的「冬花宮」根據地;位於南投草屯的「秦家刀」宅邸,更加深入瞭解到武術門派的日常生活,也逐漸建立起這方面的價值觀。
 
  話雖如此,由於「受到啟發之人」這個極端稀少的稱號,李少鋒因此成為了教團聯合的招攬對象,並且也因此與蒼瓖派的掌門千金夏旖歌締結婚約。開始習練氣短短一年的時間,卻是過去十七年人生當中最為充實、凶險且緊湊的一年。
 
  「去年的這個時候就算作夢也不會想到這些發展吧……無論如何,現在應該比起以往更加靠近韶涵了……」李少鋒緩緩吁出一口氣,迅速盥洗完畢,旋緊水龍頭返回房間,換穿成華文高中的制服。
 
  李少鋒站在立身鏡面前整理儀容,接著注意到開門聲響。
 
  「──少鋒,怎麼一直盯著鏡子發呆?」
 
  李少鋒聞聲轉頭,正好看見楊千帆站在房間門口。
 
  留長至膝蓋的黑髮自然垂落,容貌可謂傾國傾城,由於總是繃著俏臉,在學校被同學們認為是難以接近的冰山美人,不過實際相處之後會發現她非常愛操心,只是不擅長將內心情緒表現出來。
 
  「師父早安!」李少鋒急忙打招呼。
 
  「早安。」楊千帆淺淺一笑,走上前伸手幫忙拉挺制服衣領,開口說:「今天在學校有很多事情得忙,放學後的日常修練就先暫停一次,優先處理好工房和社團的事情。」
 
  「沒有問題。」李少鋒說。
 
  「樓月學姊昨晚有給我一份社團成員的最新名單,沒想到──」楊千帆講到一半就微微蹙眉,側身閃開。
 
  下一秒,一個將白色長髮紮成馬尾的少女衝入房間,興奮喊著「學長!我的新制服好不好看!」就往李少鋒的懷中撞去。
 
  「講過很多次了,不要提氣衝過來。」李少鋒沒好氣地罵,卻也習慣成自然地側身閃過,間不容髮地伸出右掌抵住肩膀,伸腳絆腿,將她整個人順勢往旁邊床鋪摔去。
 
  「姆姆!這樣制服會皺掉啦!」夏羽的眼眸當中閃過淡金色的異芒,宛如直接踩在空氣似的倏然止停,在半空中翻了一圈,翩然站在枕頭上面,認真拍著百褶裙裙擺。
 
  「不要用腳踩我的枕頭!」李少鋒再度喊。
 
  「現在的重點不是枕頭啦!重點是我終於可以和學長穿同套的衣服了!」夏羽刻意又踩了兩下枕頭才跳回地板,平舉起雙手,原地轉了圈展示之後再度興致高漲地問:「所以到底好不好看?」
 
  至今為止也因為各種情形穿過高中制服吧,像是參加隊長會議的時候。李少鋒想歸想,沒有刻意潑冷水,聳肩說:「很適合。」
 
  「不要這麼敷衍啦!認真點誇獎!」夏羽鼓起臉頰喊。
 
  「夏羽,妳今天是新生,快點去學校。」楊千帆說。
 
  「所以我來找學長一起上學呀。」夏羽說。
 
  「少鋒和我需要趁著新生進入校門時確認他們並非修練者。這是每年開學,工房二年級成員要負責的工作。」楊千帆說。
 
  「不用那麼慎重啦,樓月學姊她們早就反覆檢查過新生名單了,而且如果真的有其他隊伍想要讓人混進來,殲滅軍、蒼瓖派或秦家刀肯定會派人捎個消息,他們三支隊伍的情報網加起來幾乎徹底涵蓋全台灣了。」夏羽說。
 
  「華文高中是我們瞭望塔工房的地盤,當然要由我們負責。」楊千帆說。
 
  「妳先去學校吧。」李少鋒說。
 
  「姆姆……」夏羽頓時垮下臉,嘟起小嘴鬧了好一會兒的彆扭發現沒有效果,退而求其次地約好要一起吃午餐後才離開房間。
 
  「興致真是高昂。」楊千帆淡然說。
 
  「畢竟是新學期。我去年也挺興奮的,即使知道大致上和國小、國中差不多,內心還是期待著會發生某些不同於日常生活的事情,然後隨著時間經過,這份興奮感也逐漸被削減……倒是沒有想過實際真發生了一堆異於尋常的事情就是了。」李少鋒苦笑著說。
 
  「我倒是也沒有想過會收你當弟子。」楊千帆微笑著說。
 
  當李少鋒和楊千帆並肩來到交誼廳的時候,由於大學依然在放暑假,身為大學生的張定緯、秦樓月、林誠都坐在沙發,一邊悠哉吃早餐一邊閒聊。隊伍總管的片桐總一郎則是站在廚房區域沖咖啡。
 
  「兩位早安。」秦樓月率先說。
 
  「早安,真是羨慕大學生。」李少鋒說。
 
  「世明剛剛去學校前也講過一樣的話。」秦樓月笑著說。
 
  「盡管羨慕吧。」張定緯勾起嘴角,不過很快就轉而嘆息說:「吃完早餐就得幫樓月整理研究資料,估計有一百萬字,其中還夾雜英文、拉丁文和德文,就算一個人負責三十萬字大概也得忙到天黑。我們要交換嗎?」
 
  「請容許我拒絕。」李少鋒左顧右盼地問:「燕子學姊呢?」
 
  「燕子大小姐已經先去學校了。」總一郎說。
 
  「這麼趕嗎?」李少鋒訝然問。
 
  「她說了要去處理學生會的工作。」總一郎說。
 
  「這麼說起來,燕子學姊確實是學生會長。」李少鋒停頓片刻,偏頭問:「前任會長,學生會的工作有需要在開學當天趕著去處理嗎?」
 
  「實際上都是文書作業。確實有幾個很忙的時期,但不是開學。」林誠說。
 
  「那麼燕子學姊那麼早去是做什麼啊……」李少鋒不解地說。
 
  這個時候,片桐總一郎單手端著放有三杯咖啡的托盤走到桌邊,頷首說:「千帆小姐、少鋒先生,請問早餐要在這裡吃還是帶去學校?」
 
  「我們要去確認新生情況,在學校吃吧。」楊千帆說。
 
  「沒有問題。」總一郎立即從轉身吧檯拿起兩份餐點,遞給楊李兩人。
 
  「那麼我們先去學校了。」楊千帆頷首致意,理所當然地牽起李少鋒的手,離開交誼廳。
 
 
 
 
  李少鋒和楊千帆站在校門兩側,各自審視著依序踏入校門的新生。
 
  許廣淵頂著亂糟糟的鳥窩頭,站在警衛室外面,履行職責地引導路線。他是誤打誤撞成為玩家的扒手,機緣巧合之下也成為了瞭望塔工房的新成員。
 
  在暑假期間,許廣淵已經正式成為華文高中聘請的員工,不過校門警衛原則上由保全負責,偶爾才需要輪班,大多時間依然挺有空的。經過幾次討論,確定許廣淵不會參加遊戲,而是協助進行文書整理、資料收集等等後勤工作,直屬上司是片桐總一郎。
 
  李少鋒單手拿著三明治咬著,毫不意外地看見每位男同學在踏入校門時都對容貌不亞於任何一位演員、模特兒的楊千帆投以視線,甚至有不少人當場看傻了眼,直接止步停著。
 
  「其實也可以理解他們的心情啦。」許廣淵忍不住插話說。
 
  「麻煩繼續指揮,不要讓他們阻礙交通。」李少鋒無奈地說,狠狠瞪了一名想要偷偷拿出手機拍照的新生。
 
  「你們早就確認過新生名單了,有必要這麼做嗎?」許廣淵問。
 
  「樓月學姊提過可能會有人趁著開學首日混進校園。實際上,一套高中制服到處都可以買到,如果有隊伍找了普通人這麼做,確實很難防。」李少鋒說。
 
  「沒有那種能夠辨識出可疑人士的監視攝影機嗎?」許廣淵問。
 
  「殲滅軍或玩家協會的總部或許有吧?把全校師生資料輸入系統,再進行人臉對照也不是難事,林誠學長應該寫得出程式,可惜然而我們工房沒有資金添購那些高科技設備。」李少鋒聳肩說。
 
  「真是……現實的話題耶。那麼這樣沒問題嗎?」許廣淵問。
 
  「雖然如果真有隊伍那麼做,日後會被殲滅軍、秦家刀、蒼瓖派聯合究責,大概不敢亂來。就只是保險起見。」李少鋒說完就看見楊千帆瞥了自己一眼,表示著「認真執行任務」,急忙站挺身子,繼續依序盯著踏入校門的學生。
 
  結果依照預料,並沒有發現可疑人物。
 
  等到即將敲響鐘聲,楊千帆正色吩咐許廣淵如果有學生離校,需要徹底記住特徵和身分,隨即拉住李少鋒的手踏入校舍。
 
  穿堂的立牌公佈欄貼著分班名單。
 
  華文高中在一年級升上二年級的時候會依照一類、二類、三類的志願重新分班,二年級和三年級則是除非主動申請換組,否則就不會更動。
 
  李少鋒知道自家師父和自己都是填一類組,考慮到華文高中的學生會與職員當中都有自己人,想要分在同班絕對不是問題,不過根據梁世明幾周前事前洩漏的情報,他沒有介入分班的結果。自己是六班,自家師父則是二班。
 
  「我也想要同班,這樣各種事情都比較方便,不過考慮到地盤的管理,分開在不同班級確實比較好。」楊千帆蹙眉瞪著公佈欄,遺憾地說。
 
  「實際上,早上一起跟師父上學,放學後也一起回工房修練,如果真的分在同班,幾乎就除了睡覺時間都待在一起了。」李少鋒笑著說。
 
  「那樣是好事吧……為什麼聽起來你似乎沒有很想和我同班?」楊千帆問。
 
  「師父多心了!」李少鋒急忙澄清,推著楊千帆的肩膀離開穿堂,走上樓梯,接著在經過走廊時感受到教室傳來的眾多視線,苦笑著說:「師父果然是大家的注目焦點呢。」
 
  「不用在意。」楊千帆一如往常地選擇無視,抬頭挺胸地凜然穿過走廊。
 
  「剛剛在校門的時候,有幾位明顯就是新生的男生也露出像是認出師父的表情。」李少鋒回想著說。
 
  「高中旁邊就是忠山國中、大壬國小,應該有不少學生會選擇進入華文高中就讀。既然平常都就在工房的地盤內走動,有些學生人聽過相關謠言也在情理當中。」楊千帆冷靜地說。
 
  「說的也是。」李少鋒點點頭,先陪著楊千帆走到二班教室才繼續走向自己的教室。
 
  當李少鋒抵達二年六班時,同學們都已經待在教室了,放眼望去倒是有不少熟面孔。一年級曾經同班的許家瑀、徐雅筑、程書愷、廖詠寬都在六班,而且寒假唱KTV時有過些許交集的黃郁亭、陳沛臻也是同班。
 
  雖說沒有干涉自家師父和自己的分班結果,現在這樣肯定有所蹊蹺,大概是讓老師把那些知道克蘇魯遊戲內情和多少有相關接觸的人都分在這班,方便自己就近觀察吧。李少鋒默默暗忖,向著熱情揮手打招呼的許家瑀頷首致意,坐到座位。
 
 
 
 




創作回應

小蛇hebi(詩音)忠實粉絲
當然不能跟師父同班,否則就不能下課偷偷去找燕子學姐來個單獨約會了!(X
2024-01-19 22:32:07
佐渡遼歌
真是盲點XDD
2024-01-19 22:33:25
波波忠實粉絲
想問世界觀、設定與前集提要應該只有21集有吧?還是整個第二部都會有?
2024-01-19 23:44:00
佐渡遼歌

只有第21集(約十萬字)會有。
畢竟在寫的時候是以單行本來抓節奏,會在這十萬字內尋找合適橋段,寫出像這章這樣的完整說明、前集提要、角色介紹等段落,讓從第二部開始看的新讀者可以理解。
2024-01-20 00:09:06
佐渡遼歌
不過本作是大長篇連載。
有時候某些角色睽違許久登場也會用些小技巧。
像是阿瑪迪斯登場的時候通常都會在前面冠上「狂王」、「總榜第三」;希歐登場時會冠上「教主之子」等稱謂,方便讀者想起來這是誰XDD
2024-01-20 00:12:10
波波忠實粉絲
21集有而已我覺得ok,我原本以為第二部每一集都有,這樣就會顯得比較沒必要了XD變成從第二部開始看的讀者會覺得,這個上一集提過了
2024-01-20 00:44:18
佐渡遼歌

當然主要是以舊讀者們為主XD
有時候感覺讀者可能會忘記的人物或設定在日後久違登場也會簡潔描述幾句,不過就不會像這章這樣徹底從零說明XDD
2024-01-20 11:42:29
weiting
關於楊千帆的謠言 是在ktv把大學生打趴的謠言(這好像是事實)? 還是有黑道背景的謠言? 還是以上皆是?
2024-01-20 16:55:15
佐渡遼歌

這邊有點呼應第一集少鋒還什麼都不曉得時候聽到各種關於千帆的謠言
經過一個學期,包含KTV鬥毆的謠言也是越傳越廣、越傳越誇張,此外自然也會有「隔壁高中有位那位冰山美人的校花學姊」一類的內容XDD
2024-01-20 18:38:33
Darkwolf
原來第二部分開放,我還在好奇為啥一直沒有下一篇XD
2024-01-29 18:36:53
佐渡遼歌

根據巴哈的後臺系統,這樣日後第二部可以放新的封面
如果收在同一個資料夾,改了封面就會連第一部的也都同步改掉了XDD
2024-01-29 19:49:3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