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剣が君|つづかよ】幸せ

摸魚 | 2024-01-10 09:45:55 | 巴幣 0 | 人氣 63


*銜接九十九丸幸魂結局
*九十九丸x香夜(つづかよ)



    自遠野回到江戶的這段路途相比來程讓人覺得更加漫長,這是為什麼呢?明明旅程的距離並未改變,身旁的人也仍舊是同一位,是她最重要的、最特別的人,是哪怕追到常夜,也要從三途川河畔帶回來的珍視之人——

    「⋯⋯姐——

    雖然不太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麼事,她不太能理解那位稀人為什麼會選擇將一切還給九十九丸,但總歸是皆大歡喜。好不容易才奪回了身體和未來,現在的九十九丸真真切切地在她的身旁活著⋯⋯

    ——小姐!」

    「⋯⋯啊!怎、怎麼了嗎?九十九丸?」被呼喚聲喚回神,香夜嚇了一跳,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有些遲鈍地揚首迎上那雙盈滿憂心的湛藍雙瞳:「妳還好嗎?剛剛喊了好幾次妳都沒有反應⋯⋯」

    「啊,對不起⋯⋯」聞言,香夜帶著歉意垂下了頭,看來她過度沈浸在思緒之中,完全沒有注意到九十九丸在對她說話。

    「沒事的,啊、正好,小姐,我們就在此處休息一下吧。」說著,九十九丸便牽著她的手,領著她往官道旁的一條小徑走,而不遠處恰好有座並未上鎖的小廟可供過路人稍作休憩。

    「這樣好嗎?我們得在大禍刻前趕到下一個宿驛⋯⋯」

    「休息一下再加緊趕路就好,別擔心,況且比起趕路,我更擔心小姐的狀況。」走在前方的九十九丸回過頭來,給了香夜一個帶著安撫意味的微笑,哪怕她再怎麼強調自己現在很好、沒有不舒服,他仍然憂心忡忡地望著她。

    這讓香夜感到有些無奈,嘴角卻不自覺地上揚——好安心,無論是面前的他,還是與他交疊的掌心所傳遞過來的溫暖體溫。

    一口氣取回被稀人奪走的那五年,讓眼前的九十九丸令香夜感到熟悉又陌生。儘管如此,就算整個人變得高大了、臉部線條變得更加成熟了,九十九丸還是那個九十九丸,就連體貼到有些過度保護的部分都和原來的他一模一樣。

    但是——雖然她心裡明白,卻很難不去在意九十九丸的身上所發生的變化,比如⋯⋯牽著她的那隻手相比過去大上了許多,可以輕易地將她的整隻手掌包裹起來;而總是冰冰涼涼不帶一絲溫度的手心,如今帶著比她的要再更暖一分的熱意。

    想到這裡,她後知後覺地有些難為情。

    「小姐?妳的臉頰好紅,真的沒事嗎?」九十九丸帶著擔憂的嗓音再度將香夜從思緒中撈了回來,她有些驚慌失措地對上了他的眼睛,然後⋯⋯紅著臉錯開了視線。

    「我、我沒事⋯⋯」她只是⋯⋯有點不習慣⋯⋯以及有些莫名其妙地、在意了起來。

    然而,香夜的反應落在九十九丸的眼裡,卻被解讀成了令她始料未及的涵義。他肉眼可見地低落了下來,垮著眉毛、耷著嘴角,像一隻垂頭喪氣的小狗。

    「果然⋯⋯小姐不喜歡我現在的模樣嗎⋯⋯」

    「咦!?不是的,九十九丸怎麼會這樣說呢?」他們分明是已經心意相通了,香夜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向九十九丸。

    這一眼、令九十九丸的容貌完完整整地映入她的眼簾,再次令她意識到了發生在他外貌上的變化,香夜莫名地有些胸悶氣短、腦子也暈乎乎的,總覺得臉頰也燙了起來⋯⋯但這一次她沒有別開臉,她很清楚要是再避著九十九丸,恐怕會加重他的誤解。

    「但是⋯⋯最近小姐總是不願意看我的臉⋯⋯」

    「那、那是⋯⋯」她結結巴巴地,隨後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深吸了一口氣:「那是因為⋯⋯我還有點不習慣⋯⋯」

    「雖然心裡明白九十九丸就是九十九丸,除了外貌沒有任何改變,但是⋯⋯你突然變得好成熟,讓我意識到你確實是比我年長的男子⋯⋯」

    過去的九十九丸,其外貌定格在身死時的十五歲,身量並不高大,看起來與她年齡相仿,因此哪怕明白他是個劍術高超的可靠武士,並與他一步步走近距離、再到心意相通,就外貌上而言,他們仍更像一對兩小無猜。

    但現在,他恢復到了本應有的樣貌,是與他的年齡相符的高大身量⋯⋯

    「總覺得稍微⋯⋯有點、害羞⋯⋯」

    「欸、害羞⋯⋯原來如此,是因為害羞才不好意思看著我⋯⋯啊、鬆了一口氣,還以為自己被小姐討厭了⋯⋯」聽到她越說越小聲的話語,九十九丸睜大眼睛,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隨後像是感到安心似地露出了她十分熟悉的柔和笑容。

    「怎麼可能討厭⋯⋯難道九十九丸還不明白嗎?」對於自己的心上人事到如今還會擔心這種事,香夜既無奈又忍不住有些著急,她將雙手覆在九十九丸的手上,認真地凝視著他:「我對你的心意始終不曾改變,我不願意去想像沒有你的未來,我⋯⋯喜歡九十九丸。」

    再次傾訴告白的話語,令香夜難掩羞澀之意,但她目光堅定地直視著九十九丸的臉龐。這一刻,哪怕感到難為情,也絕不能移開視線,必須好好地將心意傳達給最重要的人。

    「小姐⋯⋯」面對如此真誠的、所愛之人毫無保留的心意,他要如何不動容?心潮澎湃、難以自抑之下,九十九丸忍不住反過來將那雙小手納入掌心:「我也——

    「轟隆——

    九十九丸未盡的話語驀然被一陣震耳欲聾的雷鳴打斷,兩人驚愕地往天空一看,這才發現不知不覺中,灰壓壓又無比厚重的雲層覆滿了天空,隨即,豆大的雨點毫不留情地傾盆而下,雨勢浩大,頃刻間將泥地染為一片深色。

    得虧兩人恰好在小廟的台階上休憩,這才沒被大雨淋遍,只是這來勢洶洶的雨水與刮起的風使得台階也免不了雨勢的攻擊,見狀,九十九丸當即帶著香夜躲入廟中避雨。

    「好突然的雨,一點徵兆也沒有⋯⋯」香夜忍不住呢喃道,不,也許並不是毫無徵兆,只是兩人沈浸在情緒之中,並未留意到罷了。

    「啊哈哈⋯⋯嗯,不過,這雨雖然看著聲勢浩大,但應該下不了多久,我們還是來得及趕上的。」室內陰暗,視野不佳,這令香夜有些緊張,但此情此景如此似曾相識,大雨、廟中避雨,以及⋯⋯那時為了替淋雨受寒的她取暖,冰冷卻令人安心的、九十九丸的懷抱。

    「⋯⋯總覺得稍微有點懷念呢。」她小聲地將心中所思所想說了出來。

    「啊、是啊,跟那個時候相似,不過⋯⋯幸好現在妳並未因受寒而發熱,自然也不用取暖⋯⋯了⋯⋯」這應該是好事才對,但是不需要取暖的話,似乎就沒有正當理由能將香夜抱在懷裡⋯⋯總覺得,似乎⋯⋯有點遺憾?

    啊、不對不對,九十九丸你在想什麼呢!這種情況下怎麼可以想著這種事情!他幾乎是立即按耐住想與香夜再靠近一些的自己,懊惱地自我譴責了起來。

    然而,耳畔傳來了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聲,他能感覺到香夜摸索著靠近了自己,然後——挨著他坐了下來。

    「是啊,幸好我們躲避及時,幾乎沒有淋到雨。說起來⋯⋯雖然說是取暖,但那個時候的九十九丸體溫很冰冷⋯⋯」不過,懷抱很令人安心。香夜默默地在心裡補充一句。

    「啊,說的也是,但那個時候實在顧不上那麼多,只想著要盡可能讓小姐舒服一點⋯⋯不過,現在不一樣了。」黑暗中,傳來了九十九丸溫柔的嗓音,他的話語令香夜心中一動。

    是啊,現在不一樣了,現在的九十九丸擁有溫暖的體溫、強而有力的心跳聲,以及,比以往更加厚實寬廣的胸膛⋯⋯也許是因為這似曾相識的處境,又或許是身處黑暗之中,儘管眼睛看不清,但身體與意識都清晰地明白身旁是她所信所愛之人——她忍不住又往九十九丸那邊靠得近了一點,然後,被他溫柔地伸手帶入懷中。

    誰都沒有說話,伴隨著外頭淅淅瀝瀝的雨聲,她將頭靠上了九十九丸的胸膛,側耳傾聽來自他的脈動。噗通、噗通,一下又一下,她靜靜閉上眼睛,感受著他的體溫。

    「⋯⋯好溫暖。」溫暖到讓人有點想哭,但這肯定是喜悅的淚水,因為、因為,他的體溫、他的心跳,都象徵著他確實『活著』。

    她沒有失去他,他好好地待在她的身邊,每當意識到這個事實,香夜的心中便充斥著感激,以及⋯⋯強烈的幸福感。

    「嗯,現在的我,可以確實地用體溫來溫暖妳⋯⋯真好啊,這是我活著的證明,代表我真的能和妳一起生活下去、一直一直和妳在一起了⋯⋯」說著說著,九十九丸忍不住加大了擁抱的力度,緊緊地將香夜抱在懷裡。「小姐⋯⋯我真的好喜歡妳⋯⋯我想永遠和妳在一起⋯⋯」

    九十九丸的擁抱與話語無一不透露著強烈的心意,雖然擁抱緊到讓香夜稍微有點難以呼吸,但她的眼眶泛紅、唇邊漾著笑容。不待她開口回答,九十九丸便繼續說道:

    「我知道⋯⋯妳應該需要一點時間來適應和習慣我現在的樣貌,但是、妳不用著急,慢慢來就好,如果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事情,儘管告訴我便是。」

    「⋯⋯嗯。」他的體貼與包容令香夜忍不住眼眶泛淚,「對不起⋯⋯雖然是因為害羞,但我的態度畢竟讓九十九丸受傷了⋯⋯」

    「沒事的,妳不必在意,更何況⋯⋯回到江戶的旅程還有幾天,回去以後我們也會一直在一起,還有時間慢慢習慣。」

    「說起來,回去以後,該怎麼向父親和大家解釋呢⋯⋯」

    「啊、對呢⋯⋯」

    兩人靜默以對,接著不約而同地笑出了聲——是啊,還有一些不太能輕易跨越的難關,未來還有大大小小的挑戰在等著他們,但,那又如何?

    兩個人在一起,總會有辦法。自東海道之旅相識,經歷江戶御前比武,再到行旅至遠野、踏足至常夜,一路走來多有風雨,所幸終能轉晴。

    無論前方是否艱難險阻,他們定會攜手前行,迎向屬於他們的幸福。

    ——啊,雨停了。」

    「是啊,那麼⋯⋯差不多該準備繼續上路了⋯⋯總覺得、有點捨不得放開手⋯⋯」

    「那⋯⋯接下來的路途,我們牽著手走吧。」

    「欸!?啊、好,唔⋯⋯振作一點,九十九丸,事到如今怎麼還會因為和小姐牽手而害羞⋯⋯!」

    「九十九丸?那個、你剛剛說了什麼嗎?」

    「啊、不、沒什麼,我這就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