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街頭的幽靈》Ⅲ.愚者勘破(05)

霜松茶 | 2023-12-22 00:00:05 | 巴幣 348 | 人氣 129

《街頭的幽靈》
資料夾簡介
「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覺。差別只是,有的人能夠察覺是幻覺,有的人卻對幻覺深信不疑。」

  糊糊的東西阻礙了摩葙的視線,就像是把姑姑烤蛋糕打發的蛋白,當作肥皂泡泡抹在身上一樣。屬於少年的光躲在濃厚的霧氣背後,四處游離,不讓摩葙捕捉。每當他快要看到一點細節,光點就全速衝刺,繞著少年飛快地溜走。
  那些調皮的白霧不停妨礙,氣得他認真較起勁來。他擰起眉頭,用上全力,狠狠地瞪進那些跳動的白影──
  「唔嗯!」
  腦袋裡像是被灌了瓶漿糊,黏答答的,很不舒服。
  「凡事不是用力就看得清楚。」
  少年平淡無波的語句和翻頁聲一同響起,甚至都沒朝他投來一眼,就像是沒看見他有多不舒服似的。
  區區詩歌,有什麼有趣的,完全看不懂嘛!那種東西隨時都可以看啦。現在可是他們的幫派時間耶,明明這麼久沒見了。
  不甘的摩葙抱著腦袋蹲到地上。
  他知道就算大聲嚷嚷,少年也只會說太複雜了、他現在聽不懂,然後叫他去看更多的書。但他還是抱怨:「為什麼啦!」
  少年壓住頁角的小指頭一頓。
  「你若真想了解,應該去專門的學校學習知識。」
  「專門的學校?」摩葙不以為然:「還不都是學校。」
  「不一樣。而且,專門的學校有獎學金,再不濟也會有補貼津貼。」
  「哪裡有差?學費又不是我想要付的。」
  摩葙一腳踢開眼前的石頭,不悅嘟噥。上學的錢都是爸爸媽媽出的。他總是不懂,爸爸媽媽既然覺得學校裡面教的沒有用,為什麼還要送他去。難道就因為是法律規定的嗎?
  他們的國家真是壞透了。就算他曠課不去學校,家裡還是要強制被收學費。因為這件事,爸爸媽媽總是在強調為了他花了好多錢,爸爸得工作得多麼辛苦。但是每次摩葙問學費多少錢,爸爸媽媽又會要他不要管那種事。
  少年細微地挑起眉頭:「怎麼可能沒有差。不覺得聽笨蛋浪費八小時的口水還要貼錢,很令人不悅嗎?」
  好有道理!
  摩葙想起講課堪比催眠曲的老師,不捧著教科書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上次甚至還被他駁到惱羞成怒,一狀告回家裡,害得他偷讀異教徒詩歌的事情差點露餡,氣得又抬腳踢了踢沙塵。
  「就是說啊,不如讓我出去找工作。」
  「雇聘未滿十四歲的童工,屬違法行為。」
  「為什麼?這種法律對我太不公平了。」
  「放心,是雇你的人違法,不是你違法。」
  為什麼神秘少年總是能若無其事地說出讓國家蛀蟲找上門的話?好可怕!不知道少年是做什麼工作的……

  該不會就是負責抓人的傢伙吧?
  摩葙為自己的想像笑出聲音。才不會呢,那種人都坐在辦公室裡頭,每天用人民的稅金吹暖氣、吃甜甜圈,胖得跟豬一樣,要是沒武器在手就抓不了歹徒。神秘少年可是一出現就能把混混們嚇得逃跑,比國家蛀蟲厲害多了!
  說不定其實大哥哥是秘密偵探?不要看他這樣,在首都實際上可是個狠腳色,每當大哥哥踏入辦公室,所有人都會起立,恭敬地鞠躬叫他一聲「大哥」──
  聯想到神祕少年披上調查員風衣,戴上墨鏡、梳起爆炸頭的形象,摩葙猛地甩頭,差點就笑得跌下輪胎。
  媽媽說得沒錯,著迷於禁果的世界真的很危險!現在他的腦袋變得好奇怪了,總喜歡想些不切實際的東西。
  回過神來,他發現神秘少年無言地望著他對空氣傻笑的鬧劇,頓時漲紅臉頰。因為太過羞恥,摩葙埋頭衝到塗鴉牆前面,拿起噴漆罐搖晃。於是少年又捧起書本讀了起來。
  失策了!

  ***

  時間來到五月。

  少年推薦給他的第五本史書讀完了,最近他喜歡上介紹大地的百科。

  豐富的地理風貌令摩葙著迷,宏偉的插圖也讓他愛不釋手。百科裡的小字他都會一字不漏地看完,在心中想像外面的世界。

  神秘少年鼓勵他多去學校,「看看深陷幻覺的人們的迷惑行為,可做為人生一大娛樂」。既然被幫派老大任命為幻覺調查員,摩葙勉為其難地去了,遠遠地觀察老師與同學們──當然,只限於他不想上圖書館的日子。

  大多時候,還是圖書館有趣得多了。

  反正,他愛去哪就去哪。對付他的媽媽太難纏了,老師和校長不想浪費時間打電話去他家。他們認為他是壞孩子──可不是,他現在幹的,沒一件是好孩子敢做的事情。連街頭的混混都沒有他邪惡!

  他們平均兩個禮拜有一次幫派聚會。氣溫回暖了,不下雨的時候,少年和他會用廢棄輪胎堆砌深海的怪物,或是在異教徒詩歌裡面出現的生物。摩葙在上面噴漆,少年便閱讀著圖書館外借的成年人詩歌。那些宏偉壯觀的邪惡生物,讓每個路過的人都退得遠遠的,上次甚至將偷看的街頭混混們嚇得屁滾尿流。

  摩葙覺得自己快配得上「地獄的使魔」的稱呼了。

  有的時候,他們也會在正式集會地(圖書館)和秘密基地(廢棄輪胎廠)之外的地方進行幫派活動。像是今天,聽說爸爸媽媽不肯幫他簽校外教學的同意書,少年帶著他進入市中心,兩個人自己去了市立博物館。

  這是他第一次搭跨區公車,第一次逛博物館,也是第一次上電影院看電影。雖然市中心亮得他瘋狂流淚,但是有趣極了。

  回到廢棄輪胎廠後,神秘少年用冰水沾濕手帕,為他冰敷眼睛,又繼續翻閱成年人的詩歌。他搓著鼻頭,仰躺在輪胎堆上休息;興奮的餘韻仍在血液流竄,停不下來。

  好壯觀喔,想不到機器能投出那麼大的光屏,骨頭標本竟然可以架起來立在空中,邪惡的魔獸也會帶來對經濟有益的循環。外面的世界,也沒有那麼可怕……對吧?

  敷了半個小時,眼淚終於止住,但他的眼睛還是充滿血絲,又脹又澀。

  少年折起手帕,一手捧著書本,另一手撥開他的眼皮查看,面露沉吟。

  探究的目光讓摩葙緊張起來。




創作回應

聽而不聞的蛋糕
https://media.tenor.com/vjUQ0FeV9cwAAAAC/rexy-jurassic-world.gif
2023-12-22 02:03:04
霜松茶
這個好像有點太新鮮了Σ(´∀`;)
2023-12-22 02:10:19
聽而不聞的蛋糕
剛出爐的呦
2023-12-22 02:10:42
霜松茶
https://media.tenor.com/rmcSKNR1xbYAAAAC/allitenor-hot.gif
2023-12-23 14:07:11
大漠倉鼠
坐在辦公室裡的人形容地太寫實了w
2023-12-22 13:07:16
霜松茶
刻板印象已點滿的摩葙(掩面
2023-12-23 14:06:23
Lee~
幫派?讀書會?
2023-12-30 03:45:22
霜松茶
還有博覽會,研討會,科研會,集會和藝術沙龍可以選喔(๑•̀ㅂ•́)و✧
2024-01-07 16:42: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