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BL】創傷後戀愛症候群 - 第30回

李勤英 | 2023-12-14 21:00:04 | 巴幣 1000 | 人氣 97

【BL】創傷後戀愛症候群
資料夾簡介
愛情如果成為創傷的彌補,還是它本來的樣子嗎?

  期末考最後一天。

  張德皓下午考完最後一科,便迫不及待趕回租屋處拿行李,跨上摩托車去接羅世傑,然後直接衝往陽明山。他們打算今天直接到飯店吃晚餐泡溫泉,明天一大早去看日出,接著再沿路到各景點玩。

  在出發之前,張德皓依舊很擔心這趟旅行會不會造成反效果,但在討論要去哪裡、開始訂住宿的時候,羅世傑難得展現興奮的樣子,讓他也漸漸開始期待這次的旅行。比起以往什麼事也不做,這樣獲許能夠轉移注意力,專注當下不再去想過去的事。

  山路意外的很平順,騎上山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到達飯店CHECK IN的時候剛好臨近晚餐時間,兩人一放好行李就趕緊到餐廳準備大快朵頤一番。

  「我們這樣算在約會嗎?」從菜單後方探出頭的張德皓,小心翼翼地問。

  羅世傑抿起嘴,眼神飄忽不定,繼續低頭看菜單,「你覺得是就是吧。」

  「那你覺得是嗎?」

  「快點看要吃什麼,我要餓死了啦!」

  飯店每天的菜色都不同,今天剛好是單點的中式料理,餐點分量很多,吃完最後一道甜點時,張德皓覺得飽到快吐了,於是提議在飯店裡散散步,順便到處看看公共設施。

  即使已經是盛夏,在山上少了太陽之後氣溫便開始急速下降,兩個人緊挨在一起緩緩走著。張德皓時不時稍微放慢速度,就著微弱的燈光偷看羅世傑的表情,他像個孩子一樣東張西望,好像對所有設施都感到好奇。

  「欸幹那游泳池也太漂亮了吧,可惜不能過去。」

  「加錢就可以用啊。」

  「你那麼多錢喔?」

  「我有多帶一些。」

  「算了吧,也沒帶泳衣。回去房間吧,好冷喔。」

  張德皓二話不說,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丟給他,「你外套帶太薄了。」

  「我以為會熱啊。你不會冷喔?」

  「滿涼的啊。」

  「你已經習慣這裡的天氣囉?我還是覺得台北好冷。」

  「應該永遠都不會習慣吧。」

  「但這裡也是有像老家那樣,可以在晚上看到很多星星的地方啊。」

  張德皓順著羅世傑的手指抬頭看去,雙眼稍微習慣以後,看見了很多平常在都市裡看不到的星星。

  「那也是要和你一起看才有意義啊。」

  「又在講這種話,不害羞喔?」

  兩人順著原路邊散步邊走回房間,一打開門,羅世傑隨意將鞋子脫在玄關,飛撲到床上成大字型,「啊……好累喔。不過你騎車應該更累吧?」

  「還好,你昨天有熬夜嗎?」

  「沒有,今天的考試根本不用念書。」

  張德皓將行李整齊放在牆邊後,又把羅世傑隨意丟在床角的外套掛起來,接著打開行李,拿出盥洗用品。

  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休息的羅世傑一直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忍不住問:「你在幹嘛啊?」

  「我想泡溫泉,你要一起嗎?」

  「一起?」

  「對啊。」

  「喔,好……啊。」

  看到羅世傑傻住的樣子,張德皓忍不住笑出聲,「那我先進去浴室囉。」

  「欸不要!我先進去!」

  「可是你不是要先休息?我把水放好再叫你……」

  羅世傑迅速從行李袋中挖出衣服,直直衝進去浴室裡,把門鎖起來。「我說可以了你才能進來喔!」

  過了十幾分鐘,浴室裡終於發出允許進入的指令。張德皓一進到浴室,只見在散發著霧氣的石造浴缸裡,羅世傑躲在角落將身體泡進溫泉中,只露出一顆頭。

  「不要泡太下去,很危險。」張德皓盯著他,直到羅世傑乖乖聽話,他才放心開始洗澡。

  簡單盥洗後,下半身圍著毛巾進到浴缸裡,原本放鬆看窗外風景的羅世傑又縮到角落看著他。

  「你到底在幹嘛?從剛剛就很奇怪。」

  「你不會害羞嗎?」

  「幹嘛害羞?以前不都看過了。」

  「那都小時候的事了。」

  「而且最不能看的也看過啦!哈哈哈!」

  「閉嘴啦!」羅世傑激動地朝他潑水。

  「欸很燙欸!」

  被熱水連續攻擊後,張德皓趁嬉鬧中抓住羅世傑的手,在瀰漫的霧氣中他似乎感覺到對方因為他的靠近而用力深呼吸,羅世傑閉上眼睛,像在等待什麼似的一動也不動。

  張德皓噗哧一笑,把手指上的小水珠噴在羅世傑的臉上,便回到剛才的位置繼續享受泡湯。

  有點失望的羅世傑抹去臉上的水珠,碎念道:「以為你要親我……」

  「如果停不下來很麻煩啊,我們還是好好看外面的風景吧,我特地挑可以看到外面的。」

  「嗯,真的滿美的。」

  「好險現在是淡季,不然很難訂到喔。」

  「謝謝你要準備考試還這麼用心找飯店。」

  「以後這一天……我都帶你去玩吧。」

  「為什麼要說你帶我?我們是一起出來玩啊。」

  張德皓沉默了半晌,接著淡淡地說:「上次忌日的時候,你半夜拿著枕頭來找我,我有點嚇一跳。」

  「為什麼?」

  「因為上大學後,你的情緒變得很穩定,不再像之前那樣,我就覺得……好像不被你需要了。所以那時候我其實很開心。」

  「你幹嘛每次都自己想這麼多,你擔心這種事情就好像是不相信我。」

  「我沒有不相信你啊。」

  「你總是在害怕,為什麼呢?」

  「有嗎?」

  「你沒發現嗎?」

  張德皓看向他,盯了一會後說:「欸,你臉很紅欸,要不要起來了?」

  「你不要轉移話題。」

  「說真的啦。」張德皓把手貼在羅世傑的臉上感受熱度後,站起身拉著羅世傑離開浴缸。

  「嗯……好像真的有點暈。」

  「我就說吧!你慢慢來。」

  兩個人站在浴室中間對望幾秒,都在等對方進行下一個動作。

  「你這樣我怎麼換衣服?轉過去啦!」

  「我怕你跌倒啊。」

  張德皓轉身面對窗戶,仔細聽著羅世傑的動靜,深怕他突然頭暈跌倒。

  「我先去躺著喔。」

  「好。」

  張德皓也趕緊擦乾身體,換上乾淨的衣服離開浴室,順手拿了一瓶礦泉水走到床邊,「喝點水吧。」

  「謝謝。」

  張德皓將一顆枕頭放到羅世傑的腳下墊高,接著用手貼近羅世傑的臉確認他的溫度。剛才嬉鬧時被潑的濕漉漉的頭髮上,滴了一滴水下來。

  「你先去吹頭髮吧。」

  「你還很熱欸,需要我去買點什麼嗎?」

  「不用了啦。」

  「我剛剛看樓下有賣餅乾飲料的地方,我去買瓶運動飲料給你喝。」

  當張德皓要起身時,羅世傑將他拉回來,讓他猛地坐下。

  「幹嘛?」

  「張德皓,你不需要再這樣了。」

  「……什麼啊?」

  「我已經可以照顧自己,而且我也有能力讓你依靠了。」羅世傑堅定地說。

  「我只是要去買飲料而已。」

  「我不是在說那個。」

  張德皓苦笑問:「我聽不懂,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我們一直以來都不想面對的事情,所以我不會再哭了。」

  張德皓原以為他要說交往的事情,從羅世傑嚴肅的表情才知道他是在說世瓔的事,臉上的笑容漸漸散去。張德皓這時候才意識到,這是他今天第一次想起世瓔。

  「你從來沒在我面前因為她的事而哭過,不管我哭得多慘,你總是很冷靜。」

  「我必須保持冷靜才可以照顧你。」

  「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也知道你這幾年一直在壓抑自己的情緒,可是現在……」

  「你一定比我要痛苦好幾百倍,我怎麼可以還讓你來接受我的情緒?」

  「她不是也是你重要的人嗎?我們的痛苦是一樣的。」

  張德皓搖搖頭,「不一樣……完全不一樣,你當時的樣子好像你也一起死了,你不再是以前的那個你,我在你身邊所以看得很清楚,我知道這件事對我們影響的程度是不一樣的,所以我才決定要振作起來保護你,讓受傷之後僅存的你可以好好活著。」

  「我不想要你再這樣做了。」

  「我已經習慣了。」

  羅世傑緊鎖眉頭,嘆了一大口氣,接著將張德皓用力緊抱,「張德皓,從今天開始,我希望你可以在我面前展現你的脆弱,你不用只顧著保護我,我們可以互相照顧彼此,你難過的時候也可以找我,這樣才是我們想要的無條件的付出和單純的喜歡吧?」

  張德皓有些驚訝,一時之間無話可說,只感到一陣鼻酸。他抱過羅世傑很多次,卻是第一次如此安穩地在他的懷裡,他緩緩閉上雙眼。

  真的可以在羅世傑面前展現脆弱了嗎?可以不用繼續站在他身後,而是可以並肩而行了嗎?突然之間,多年來壓在自己身上的東西,好像都瞬間消失了。

  「我知道了。」

  「謝謝你,現在可以換我好好接住你了。」

  張德皓也伸手回應這個擁抱,將臉埋進羅世傑的肩膀,他身上的衣服殘留洗衣粉的味道,和自己身上的一模一樣。


  隔天,天還沒亮就被鬧鐘吵醒,兩人沒有賴床,快速梳洗完後便趕緊出門。

  一路上羅世傑為了怕張德皓睡著,整路都和張德皓聊天,但沒幾分鐘後能聊的都講完後還是不敵睡意,在機車後頭打起瞌睡。張德皓發現後只好將車速放慢,隨時注意羅世傑的狀況。最後比預計多花了一些時間抵達擎天崗,天邊的顏色已經微微透出藍灰色。

  「快點快點。」雖然很懊惱自己睡著,但羅世傑還是著急地催促停車的張德皓。

  從停車場到看日出的地點還要一段距離,天空的微光還不足以照亮草地,羅世傑打開手電筒,快步爬上步道。

  「走慢一點啦,很暗欸。」

  「我怕來不及啊。」

  眼看張德皓落後,羅世傑回頭牽起他的手,拉著他往前趕路。羅世傑的手如同往常一樣沒什麼熱度,但張德皓卻還是感到很溫暖。

  看見羅世傑興奮的模樣,原本還很擔心他的張德皓頓時放心不少。或許他真的不一樣了,直到這一刻張德皓才發現昨天羅世傑說的不是玩笑話,他一直將自己困在原地,想成為羅世傑能夠依靠的人,卻不知道羅世傑已經率先向前邁進了。只是他沒有把自己丟下,而是回頭找到他,拉著他一起往前。他那身型和自己相差不多的背影,頓時變的很寬闊。

  到達觀賞日出的最佳地點,已經有許多人在草原上等待,不時有零星的細小說話聲,每個人都在屏息等待日出的到來。

  「那個……昨天你說的那些話……」

  「嗯?」

  「我可能不習慣在你面前表現脆弱,所以……」張德皓昨天睡前想了一堆卻說得支支吾吾,臉上滿是懊惱。

  「沒關係啊,慢慢來,久了就變成另一種習慣了。」羅世傑補充說:「別忘了現在這個是我的專長。」

  天空越來越亮,雲層之間透出一點橘黃色。羅世傑不時墊起腳尖查看,張德皓看著他的側臉,真的好久沒看他笑這麼開心了。這幾年彷彿過了好久好久,久到張德皓忘記了他最初的笑容,忘記怎麼讓自己開懷大笑,不禁一陣鼻酸。

  「有了!」羅世傑指著太陽喊道。

  橙黃色的太陽從雲層裡冒出,渲染了四周的景色,全都覆蓋著一層溫暖的色彩。

  「……你怎麼在哭啊?」

  張德皓低頭啜泣,一邊擦掉眼淚搪塞說:「沒有啦……」

  羅世傑笑的很開心,他稍微鬆開手,將每根手指輕輕地扣緊張德皓的手掌。

  「不要哭了,日出這麼漂亮,快點看啊!」

  張德皓吸了吸鼻子,抬起頭,四周已經比剛才還要光亮,太陽也漸漸變得刺眼。

  羅世傑望向前方說:「我其實這幾年的這一天,都是在房間裡看著窗外的天空越來越亮,怎麼樣都睡不著,總是希望這一天都不要開始。」

  「所以你才想看日出嗎?」

  「今天的太陽好像特別漂亮呢,你覺得嗎?」

  「那是因為和你一起看啊。」

  羅世傑哈哈大笑,「這種話說太多次就不浪漫了啦。」

  「我又不是為了要那樣才說的……」

  「以後生日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一起過吧,你不用再偷偷摸摸把禮物放到我房間了。我們找個餐廳,或像現在這樣出來玩,好好慶祝,好嗎?」

  「嗯,好啊。」

  「那你覺得……如果我們今天開始交往的話,以後這一天我們是不是就不會難過了?」

  羅世傑的雙眼因為笑容和陽光變的細長,還有那扎扎實實握在手心裡的溫度,所有的一切,讓張德皓的胸口緊縮了一瞬間。

  「原來是你啊……」

  太陽已經完全升起,所有這個世界上的陰影都被照亮了。


《創傷後戀愛症候群》全文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