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心得】彈珠汽水瓶裡的千歲同學《第八卷》

熟魚片 | 2023-12-12 21:44:05 | 巴幣 3432 | 人氣 245


魔鏡啊魔鏡。
──那個人內心映照的身影,是誰?


自那場告白之後,眾人的夏天宣告結束的八月,不斷自內心響起的獨白,宛如魔咒一般,催眠著少女的內心。

即便是壞皇后也無妨,第六.五集,在內心悄悄宣戰的七瀨悠月;
第七集,正面承受望紅葉的重擊,不再壓抑自我,願化作自己英雄的七瀨悠月;

再到現在,認清自己所有武器與能耐,準備貫徹自我心意,拿出所有本事迎擊的七瀨悠月──於第八集登場。

忘記介紹標題了,這是《彈珠汽水瓶裡的千歲同學8》的讀後心得,因為接下來就是全程劇透了,請想保有閱讀體驗的人盡量閃遠一點,以下只是一個對七瀨悠月發ㄑ……我是說腦粉的心得分享。

說腦粉也不完全準確,至少在第六.五集之前我可能是真正的腦粉,但是自從那個女人登場後,事態就變調了。

沒有錯,就是那個名為望紅葉的萬惡的女人。混帳裕夢,你第八集開頭第一張插圖就給我「致敬」第二集的七瀨悠月插圖?我看到的時候真的是心裡沒有燃起一把小火。

不過別人一點也不重要,這可是化作毒蘋果的七瀨悠月的故事,和當初將虛假化為真實的第二集一樣,所以我們就懷著虔誠的心靈,來看看第八集到底在講什麼吧。

那麼,懷著「再多看一點就好,我的眼速肯定有辦法及時避開關鍵劇透!」想法的讀者,接下來就要正式進入心得了,除非你是那種活在這個暴雷滿天的社群下還能悠游自得的厲害傢伙,否則勸你留下GP,然後關掉文章。不願意給GP的話,我則是建議你往下讀到底。

承接著上一集,學園祭籌備開始,原本以為會在第八集演到的重頭戲班級話劇「白雪公主與暗雲公主與優柔寡斷的王子」,實際上沒有正式演出。應該說仍以鋪陳為主,以夕湖和七瀨為中心,醞釀出隱隱流動的劍拔奴張的氣氛。

老實說我覺得夕湖這個角色有點難搞,不是指個性上的難搞,而是她的角色成長來到一個過於成熟的地步,讓身為七瀨粉的我倍感威脅(つд⊂)

打從第六集之後,夕湖的沉穩便宛如靜止的湖泊,有一種你丟再大顆的落石下去也無法攪動湖中心最安穩部分的感覺,那是無法動搖的思念,不怕毫無退路的堅強,在排練時與平時的對話亦有這種感覺。因此嚴格來說,演繹劇本的前戲,主要是在勾勒七瀨悠月的內心。

而且其實再重看一次,會發現欺騙自我的獨白之下,七瀨悠月的內心其實相當動搖。


魔鏡啊魔鏡。
──如果我是夕暮下的湖泊。


因為望紅葉的出現,讓七瀨悠月認知到自己的不足,面對一個全心全意,甚至可說是不擇手段、卻又抱持無比真誠的愛慕的女孩子,七瀨悠月驚覺自己毫無勝算。

不同於青梅竹馬的身分,不同於運動搭檔的羈絆,不同於培養一年以上的深厚情誼,七瀨悠月是一個單純被拯救過的女人。因為認知到彼此個性的極為相像(想更了解這部分歡迎回頭看我另一篇發ㄑ,我是說第二集的心得文),而擅自有了「特別」的認定,殊不知在紅葉的眼裡,這只是能夠一箭射穿的一廂情願。

遭受到各方面抨擊的七瀨,對於紅葉──對於自身感到無比憤怒的她,打開鎖上的心扉,喚醒內心最深處的真實自己──小七。我就不吐槽這名字一直讓我聯想到Open醬了。

不再顧慮他人,毫無保留地在球場上大殺四方,於單挑中擊敗了東堂舞;
不再以中性化打扮掩飾自我的女性魅力,開始有意識地掙脫枷鎖,運用起自己精心雕琢的完美身材;
不再以「七瀨悠月」自居,以「美學」作為第一優先,只管朝目標獻出月亮。

這是嶄新的、最原始的、也最危險的七瀨悠月。要說危險在哪的話,並不是因為這麼做風險很高,或她改變了自我的原則與作風,而是因為她在改變的同時,雙眼並非望著自己──


魔鏡啊魔鏡。
──如果我是明日的風。


能在河岸邊傾聽對自己傾訴的心上人的煩惱,身為唯一一名前輩,西野明日風或許是眾人最羨煞的角色。

一直以來如同不斷來回攻防的對話模式,從聽似調侃又聽似真心的話語之中理解彼此的想法,這是唯有極度相似的七瀨與千歲才做得到的事。然而,這也正代表著,能夠純然接收來自對方不包裝也不矯作的赤裸心聲,對於七瀨悠月來說遙不可及。

「我只是覺得今天來到這裡可以見到你。」

某個相約的地點,不約而同的默契,盤膝而坐,隨著風吐露心聲。七瀨悠月來到頂樓,以卸下「七瀨悠月」的姿態,求取千歲吐露心聲。


我拿著剪刀把自己的事情謹慎地剪下來,不帶任何情感,將藏老師那些話告訴七瀨。
就算拐彎抹角到最後只是鬧劇一場,就算對方是夕暮下的小七,我還是想在心裡劃清界線。


從千歲的獨白可以知曉,即便七瀨嘗試化身「最為接近他人的自己」,也偷不走那屬於她和他的關係。對於自有一套美學原則的千歲,他或許打從一開始就不會輕易改變自己對待他人的方式,因為那已是自然而然,任誰也無法效仿的獨一無二。


魔鏡啊魔鏡。
──如果我是優雅溫婉的天空。


以練習製作配菜和常備菜為理由,七瀨趁著優空要事纏身的空檔,於週末來到千歲家中。她換上賢淑的套裝,擺脫以往中性化的裝扮,獨自完成採買工作,替千歲打理晚餐。

滷豆腐、薑燒豬肉、燉獅魚、冬粉沙拉、芹菜鮪魚沙拉、醃漬小黃瓜白菜小松菜,蕪菁拌梅子柴魚美乃滋,炸雞翅,鹽烤秋刀魚。我很好奇裕夢對於常備菜的定義。

各式各樣的菜色,在製作與試吃過程中,七瀨彷彿放下逞強與防備,像個普通女生一樣展露缺乏料理自信的一面,希望對方覺得好吃,坦承需要休息,倚靠在對方肩膀上。少了平時「七瀨」與「千歲」的距離感,沒有多加一層包裝的對話,一切隨著剛出爐的佳餚香氣靜靜作伴。

曖昧的關係,曖昧的獨處時光,曖昧的時間流逝。

然後──「她」期待已久的夜晚降臨了。


魔鏡啊魔鏡。
──如果我是帶著毒蘋果的魔女。


──啪,客廳的燈關上了。

出浴的七瀨悠月,穿著第六.五集在購物中心,由夕湖替她挑選的衣著站在千歲面前。絲綢柔滑的酒紅色單邊露肩上衣,露出單側鎖骨與胸口,隱約可見腰部的膚色曲線;開高衩的黑色長裙,大方裸露出修長美腿;手環與耳環金光閃爍。

這是七瀨悠月將藏起的毒蘋果從鏡子中拿出的模樣。猶如溶進毒液的鮮紅蘋果,毫無保留地展現女性魅力,步步進逼,極盡所能地誘惑千歲朔。

情慾、沉溺、瘋狂。

指尖遊走在胸膛、膝蓋、大腿、唇瓣內側;雙唇與舌尖舔舐耳朵、臉頰、下顎、喉結、鎖骨;雙腿與下腹牢牢緊貼,汗水唾液交織。

即便如此,兩人始終沒有跨越接吻的那條線。那似乎是七瀨下意識拉起的界線,儘管不斷採取強硬攻勢,卻始終沒有直攻最想奪取的地方,只是不斷以話語試探、周旋,宣示自己那願獻出一切的奮不顧身。

而這全被千歲看在眼裡。


「千歲,我們來接吻吧?
好好疼愛我的身體吧?
舔遍我全身,摸遍我全身吧?
進入我裡面吧?」

「女孩子都做到這種地步囉?
拜託你,不要讓我丟臉。」



「不對。」

「──我現在這時候接受的話是讓七瀨悠月丟臉。」


隨著這句話的落下,在七瀨心中漾起陣陣漣漪,最後掀起滔天巨浪。

她發現到,單純發洩自己的慾望,要求對方配合自己,只求身體的關係,不求心意相通,這麼做的她──簡直和當初那個厭惡的男人一樣。

醒悟到這點之後,「七瀨悠月」瓦解了。

如果無法優美活著,那和死了沒兩樣。

七瀨悠月在這個夜晚死去。

──相似的人。唯一能留在他身邊的理由,被自己親手摧毀了。

看著自己留在心愛男人身上的唾液和吻痕,此刻只覺得好髒;不斷地落淚,不斷地哀求,用手指擦拭著無法抹去的痕跡,看著淚水的污痕在自己的裙襬擴大

無論如何,她都不希望自己被千歲討厭。無論如何,即便要迎來終結,也不希望自己最後在對方的心裡是如此不堪的醜陋姿態。千歲一再的呼喊聽在耳裡,只像是宣告著自己壯烈的戀情即將終止,七瀨因而抗拒、掙脫、逃跑。

然而──

被視為眾人英雄的千歲朔,將那碎成一地的月光捧起,挽留住七瀨悠月。

他用了幼稚且最為直接的方法,向七瀨證明她不骯髒;誠如七瀨所言,在這個封閉的夜晚,所發生的一切都將只成為兩人的祕密。


「如果我在這個晚上接受妳,我最喜歡的七瀨悠月好像就會永遠變成小七了。」

「可是自那天起,在我心裡的就是七瀨悠月。」

「──我迷上的是努力成為七瀨悠月的七瀨悠月。」


因為被紅葉重重打擊,而喚醒那不擇手段的小七的七瀨悠月;因為羨慕他人與千歲之間的關係,而希望成為夕湖、明日風、優空的七瀨悠月;隨著魅惑的黑夜降臨,沉溺於夜晚之中的七瀨悠月。

這些「七瀨悠月」通通不需要。

魔鏡終究只是魔鏡,反映的是人心渴望的樣貌,而非真實的自己。

一直以來與千歲朔建立信任關係的,與其共度日子的,若即若離的,被拯救的,守望的,心焦的,狂怒的,從虛假轉為真心的,總是那個直接且僅僅碰觸「心」的七瀨悠月。


魔鏡啊魔鏡。
如果我是──


不須憑藉女色,不必做與他人相同的事情,不用靠華麗的外在妝點,不用將自己與他人放在天秤上衡量。一直以來,以那虛幻月色渲染朔月的,都是高掛在天空的那輪──


──悠然的明月。



感謝各位觀看本集心得。

我是熟魚片,我們下次見。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千緒
因爲劇透只能喵個幾眼
但是……
………我的七瀨…

這下有點不敢看了:(
2023-12-12 22:36:42
熟魚片
我嚴重懷疑你的喵幾眼是喵到哪

你要不要先把第七卷讀完再說:)
2023-12-12 22:43:3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魔鏡啊魔鏡,熟魚片贊不讚(?
2023-12-12 23:23:34
熟魚片
(打破魔鏡
2023-12-13 19:39:0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Д゚=)(=゚Д゚=)(=゚Д゚=)(=゚Д゚=)(=゚Д゚=)
2023-12-13 19:52:14
熟魚片
(幫忙掃地
2023-12-14 20:59:4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