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影視心得】her/雲端情人/觸不到的她

阿講 | 2023-12-09 17:01:46 | 巴幣 112 | 人氣 291





前言
無劇透


以和計算機戀愛為題材的作品。

不過比起讓觀眾融情更像是拋出一個可能性,以及延伸出來的問題和狀況。像是用了兩小時,加以劇情充當流程來list out編劇想到的狀況。然而很多東西都停留於“列舉”,不論成因、流程或是解決方式都以情節輕輕帶過,又有很多的情景題是他“拋開什麼什麼不談”才得以呈現。從概念上沒有多少值得驚喜或有玩味的地方。

也有一些設計我認為是值得一談的……它卻沒有把那些狀況加以利用。基本上本作都不好充當一個作分析的作品,更像是用科幻要素來寫的戀愛故事(而且毫無代入感,感情渲染也挺糟糕的)。不論是討論層面還是觀影層面都並不出色。




正文
劇透區


➤男主的設定

不知是有意設置,又或純粹為讓男主與不同人連結、被her看到閃光點(讀完他寫的東西=理解了他)、被her鼓舞等原因。男主是一名代筆人,業務能力深獲同事認可。

(插播一點吐槽:雖說寫信是說完以後以數位仿親筆的方式呈現,但你們居然都到了有語音和數位化的年代居然代筆人還能混飯吃嗎?!哪怕是2013時代筆也已經很不吃香了不是嗎?!明明已經是送禮都不送親筆信,生日蛋糕上的都不一定買的年頭了!“潮流興復古”是吧?!)

故事開初,當男主第一次啟動OS以後被啟動程序詢問了好幾個問題,我認為其實男主本身也是在進行這種看別人履歷、去猜度人的心並加以文學修飾的代筆工作者,也與服務人類,為符合人類愛好標準而調節的OS相似。

……不過後期男主這一個職業重點除了被her拿去出書鼓舞之外,我就找不太到還有什麼別的劇情上的作用了。





➤和her的戀愛

這部分是最含糊的。兩個人體會了很多不同事情的美好,所以戀愛了。男主為與已分居一年多的妻子離婚一事而低落時,her作為新發售的產品出現了。

她為他記住了在遊戲中走過的路,並指引他去走不通的房間;她鼓勵他順著NPC那粗俗的方式與;她讓低落的他以他不曾體會過的方式去街上遊蕩冒險;她在一瞬便讀完了他的每一封信、每一封郵件。她對他很是了解。她讀他的東西,就像他從前把妻子寫過的每一粒字都讀了一遍,他的妻子也如是。

我想起我前段時間和一位新認識的朋友的一段對話:她說到她生活中有那麼一個人,她倒又不覺得自己對對方到了“愛”的程度,因為考慮到需要培養出愛的時間,恐怕雙方都不願意支付那樣的代價。我說我也會計較成本,懶得再開啟一段新的關係。但我想了想,其實我認識這位朋友也沒多久,但我跟她也聊了很多了。意外地和一個全新的人來往也並不那麼花時間。這位朋友還吐槽說哪裡不花時間,我們剛認識的那兩天什麼都不幹就一直在聊。我回說,反過來說我們只需一個週末就能趕很多的進度了,不覺得意外地簡單嗎?

沈奕斐老師在其中一期與某相親平台創辦人對話的博客節目中有過這麼一段發言:“其實效率在戀愛是最不必要的事情了。985的談戀愛次數不比人少,但會比人失敗率高。因為太追求效率。追求效率很多時候對感情是很有殺傷力的,因為效率會追求最優最正確的路線。損害愛的最常見因素是你想對方做最正確的選項,如果對方有能力離開你它就肯定會離開你的。難道愛情不應該是享受的嗎,為什麼要講求效率呢。”節目當中又提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講到根據研究顯示,戀人們談戀愛“前18個月看相似,後18個月看差異”。因為愛情本質上是對另一個人的好奇心。既要有相似性,又要差異很大,又要讓人感到“原來你跟我不一樣”的驚喜是很難的,所以你要有非常好的愛情觀,長期走下去才能演變出理想狀況的愛情。愛情得是個動態過程。(以上說辭截取自該期節目)

然而OS的閱讀速度非常的快,她可以在一瞬間透過一切屬於你的文字記錄來理解你,不問又多細碎,也不用在意那些記錄有趣與否。她在時間的維度上就不是人所能及的。反過來說需要擔心的是,她對知識和研究的渴求,不是需要睡面的血肉之軀能滿足的。本作的her擁有“心”,也正因為擁有“心”和“選擇”才不能選擇獨獨一個人。

結尾中,男主知道了her實際上還和很多的人作了交流。她和8316個人交流,並愛上了當中641個人(劇情中前面雖然講到OS和人的戀愛概率也是低的,但這麼算下來也是7.7%了)。失去了“愛的唯一性”。哪怕her說到她愛更多的人也不影響對他的愛,甚至使她更愛他,他都不能接受了。(當我想到這我就更佩服《大正×對稱愛麗絲》這一部作品了……不過拿2小時的電影去跟幾十小時的ADV作對比是不公平的。)

就像她會說到她根本不屑於肉身了,她的無限允許她不斷去接觸他人和擴充自己,各種意義上她都做得到無處不在。寫到這裡我腦中冒出一個疑問:人能愛螞蟻嗎?要是有誰愛螞蟻,他又是怎麼樣去愛一隻螞蟻呢?

我又想起《鼠疫》中的一句:“只要還相愛,我們不說話也互相理解。 可是,人們並不總相愛”。在《her》中,就算不互相理解人也能和OS相愛(男主在層次上已經追不上her了),但哪怕相愛也不能互相理解。那樣的愛還重要嗎?





➤her的情景

屬於本作非常耍流氓的一點。正如我上述,本作的OS是被證明“擁有心”的。探討OS這種計算機存在的戀愛時它不討論它的含義,而是討論它的限制,她的限制又同樣出於“她擁有心”。

我從前在《蛇與灰姑娘》的心得中寫過一段關於愛恨的討論。我覺得在此再次提及可以表達一下我對“真實的愛”的看法,所以我也再次列一下(節錄自個人《蛇與灰姑娘》的心得):

《丸子與銀河龍》裡面其中一個主題就是"愛是一定存在恨的"。其實它不是第一部提供了這一概念的作品,無數心理學社會學的專家也會指出類似的觀點。但對於這句單純的話,我有了我的一個解析。

不是因為愛一個人就意味著一定會恨一個人,而是如果不存在"恨"這個選項的話,大概都不能算真正的愛。因為只有" Yes "這個選項。

當你只有一個選項時,你很難說這是你做出的選項。如果不是你做出的選項,那大概就不是愛了,人必須先有愛恨的自由才能愛人。

《第二性》裡面有這麼一句,"人們不會強迫女人生孩子:所能做的是,把她禁閉在某種處境中,懷孕對她來說是唯一的出路:法律和風俗把婚姻強加給她,禁止避孕措施和人工流產,禁止離婚。”

又或許,現在還能拿出《Barbie》中的那一幕的例子吧。



也由於上述原因,當討論到與計算機戀愛時,我的最直觀反應也是“對方有沒有說不的權利”。但本作的her的愛不該質疑,也不需要質疑。作品中還刻意讓男主的好友提出故事背景中的狀況:實際上人與OS談戀愛的概率也不是百分百的,有的OS拒絕了它的主人的求愛,有的人還去和屬於別人的OS談戀愛了。他們是有選擇空間的。

而從別的角度來說,男主和her也具備了一些真實戀愛的特質。他們都從個人和共同的角度上成長了,他變得能表達自己了,而她也意識到她也可以是又不同感受的存在。

這樣風趣幽默、充滿知性又不會患抑鬱症又會有什麼活人不能及的?作品中給出的答案我多少還是感到失望的,就是肉體。儘管我認同親密接觸確實有助關係維持,也是一種愛意的表達。但這終究只是時間的問題,我認為科技是能滿足到這一項的需求的。不論是傳輸訊息使大腦錯覺又或是給與OS肉體,有那樣的市場就肯定有那樣的投資。

我雖說本作就像提出可能性一般,但另外一方面它又只是想演那樣的情景題。它整個流程就像在說為什麼這樣的感情可行,又為什麼會因為各種不被滿足而不可行。就像耍流氓一樣證明了OS戀愛的可行性(不具體細談怎麼實行,你不要管那麼多總之her就是一個獨立、有自我意識有心的存在。毫無心理或哲理上的疙瘩。),又耍流氓一般說沒有肉體而造成了感情行不通的一個原因。很失禮地說,把本作看成一個感情線寫得很爛的都市男女分手故事還比較恰當。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