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11.嗯嗯,同時練喔

佐渡遼歌 | 2023-12-08 20:00:11 | 巴幣 106 | 人氣 33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數個小時,李少鋒總算稍微理解了「護壁」的魔法迴路。
 
  整體尺寸確實比心法路子小上許多,精密程度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同於隨著修練過程逐漸加深、加廣的內功心法,魔法迴路從一開始就是近乎完成型的複雜程度,因此需要維持高度的注意力反覆運行,直到每一個細節都沒有差錯。
 
  新手的魔法師會從先嘗試在體外構築,甚至用素描、木製模型等等不同方式去理解魔法迴路的結構,等到有一定熟悉度才開始嘗試在體內以魔力構築,這點也是異於武術家的部分。
 
  李少鋒原本也提議先那樣練,不過被夏羽嫌「那樣太慢了」,只好直接貼著手掌反覆運行魔力,努力記住「護壁」的每一個細節。確實有種見識到不同修練法門的新鮮感,卻也累到真氣幾乎耗竭,身心俱疲地躺在地板大口喘息。
 
  「果然學長的記憶力挺不錯,接下來每天都這樣練三到五個小時,在開學之前就能夠稍微掌握護壁了。發動時可能要花上幾秒,也難以精準控制形狀細節,不過依然可以在實戰發揮效果。位置就放在腳底吧。」夏羽說。
 
  「因為那樣距離地面最近嗎?」李少鋒問。
 
  「生死相搏的廝殺當中,能夠快上半秒就是半秒……『護壁』通常會放在腳底,『引魔』放在小腿,『破魔』放在掌心,『魔力鎧甲』放在肩膀與腰際。這些是魔法師花幾千百年的時間,研究出來的最佳位置,沒有特殊理由就不會貿然改動。」夏羽說。
 
  「不過終究要避開內功心法的路子吧。」李少鋒努力坐起身子,正色問。
 
  「放心交給我吧!」夏羽自信滿滿地拍胸說。
 
  「嗯……」李少鋒一瞬間感到遲疑,不過沒有力氣爭辯這點,轉而說:「那麼關於攻擊勁道的修練就得暫時延後了。」
 
  「嗯嗯,同時練喔。」夏羽理所當然地說:「畢竟不會互相干涉。由於千帆學姊也會使用旋勁,已經拜託她負責了。」
 
  「真的假的?」李少鋒愕然問。
 
  「如果練好旋勁,學長也有了相較強力的攻擊手段,在各方面都很有用。剛剛也提過反殺對方的方案呀。」夏羽說。
 
  「師父原本就很在意沒有辦法教導心法的事情。既然現在有機會,絕對會讓我往死裡練吧。」李少鋒說。
 
  「那樣很好啊,加油!」夏羽笑著說。
 
  啊啊,她們兩個是一夥的,這個應該是在報復上次去見自家老爸時只有帶燕子學姊的仇吧。李少鋒理解到這點,知道不管講什麼都無法改變,默默放棄。
 
  「學長應該也有很多次面對旋勁的經驗了,只是實際去學也有差異。趁現在順便講解一下,旋勁是武術家最為泛用且普遍的攻擊勁道,主要分為左旋、右旋。」夏羽繼續說。
 
  「聽起來很單純耶。」李少鋒點頭說。
 
  「單純才泛用,而且講起來簡單,要練到在任何姿勢、時候都能夠以最大威力擊打出去就不簡單了,各家流派也會針對這點持續進行改良,區分出雲泥之別的差異,不會那麼簡單就是一種方向轉到底,有些會在最後突然加速;有些則會左右同時轉出不同方向,新手的話一直都用左旋等到發現破綻再改用右旋搶攻也會收到奇效。」夏羽補充說。
 
  「銀鑰在這方面有什麼獨門變化嗎?」李少鋒舉手問。
 
  「我的心法是練《天穹四抄》和《翠華訣》,因此旋勁也是學自秦家刀、蒼瓖派,不過既然講好交給千帆學姊傳授,細節就不多說了。」夏羽聳肩說。
 
  在破關『獸血寶石』之後,李少鋒曾經單獨追問過銀鑰不存在《偽死靈之書》的心法迴路,而是練《雙祭書》,夏羽卻是一如往常地笑著說「有很多原因啦」,表示等到日後見到阿妮絲甚至「首席司書」的列蒂西雅就會清楚了,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李少鋒沒有追究下去,順著夏羽是練《偽死靈之書》的前提問:「那樣到時候會再讓我練其他的旋勁嗎?」
 
  「就要看情況了。秦家刀的心法配合著武術招式,主要是纏刃,旋勁並不是特別鑽研的攻擊勁道,而蒼瓖派更是有全球獨門的黏勁、碎勁,也沒有特別鑽研旋勁。」夏羽說。
 
  「那樣師父的旋勁又是什麼門派的?」李少鋒問。
 
  「應該是揉合各家所長,配合現況臨機應變,不過樓月學姊應該有私底下示範過秦家刀的旋勁,相較於內功心法與獨門武術,這個不太算是秘密,偷師也是千帆學姊的專長,現在使用的旋勁應該很接近秦家刀,所以和我學的旋勁也很接近。」夏羽說。
 
  「喔喔。」李少鋒有些似懂非懂地說。
 
  「那麼講解完畢就來實戰吧。」夏羽站起身子,拍了拍褲子就擺好備戰架式。
 
  「我剛剛練護壁練到差點氣息耗竭,接著卻要實戰嗎?」李少鋒皺眉問。
 
  「可以練習如何節省真氣戰鬥,很不錯吧?」夏羽笑著說。
 
  「如果氣息耗竭昏過去很不妙吧?」李少鋒問。
 
  「現在是暑假,昏個一整天也沒有關係啦。」夏羽搧搧手,逕自推進話題地說:「我守你攻,接下來只會用護壁,只要學長有辦法碰到我,今天的訓練就結束了。」
 
  「……所以如果沒有碰到就得持續到半夜的意思?」李少鋒遲疑地問。
 
  「我的真氣也是有限的,纏鬥下去遲早會撐不住啦。」夏羽笑著說。
 
  「先撐不住的人怎麼看都是我吧,一開始還散出不少真氣補充第三練武場的氣息濃度耶。」李少鋒嘆息說。
 
  「對了,要碰到皮膚才算喔。畢竟聽說『隨行者』也得有肢體碰觸才符合條件,碰到衣角、褲管都不算。」夏羽補充說完,淡金真氣迅速繞過右腳,往外散出。
 
  下一秒,兩道方柱護壁從地面斜衝而出,直擊李少鋒的胸口。
 
  李少鋒早就料到這招,當下側身閃避。
 
  「看來學長總算有所成長。」夏羽勾起嘴角,再度跺腳。
 
  原本交叉立著的方柱護壁側面又衝出一道新的方柱護壁。
 
  李少鋒倒是沒有預料到還有後著,措手不及地被打散護體真氣,接著就被方柱狠狠撞在胸口,疼得往後跌去。
 
  「學長是第一次被護壁打到嗎?」夏羽蹲在旁邊,偏頭問。
 
  「應該……算是吧。」李少鋒運氣壓下痛楚,隨口說。
 
  「魔法變化比起真氣變化更有彈性,剛剛那樣在護壁側面再度凝聚出新的護壁也是一例,正好學長沒有太多和魔法師對戰的經驗,這樣也是一個好機會,如果用面對武術家的思維和魔法師戰鬥,可是很容易吃虧的。」夏羽雙手插腰,笑嘻嘻地催促:「好啦,快點站起來,否則真的要打到半夜喔。」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