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三九九

黑霧 | 2023-12-08 09:52:00 | 巴幣 14 | 人氣 44


  閃光感嘆歸感嘆,要做的事情沒有改變。

  既然約翰試著跟上,那她便跟著稍微加速,看似要脫離這個區域。

  這下子約翰似乎也沒辦法維持這個狀態推進,雖然說是巨足,但變換自由的約翰無需真的用人型的雙足才變得出來,就只是龐大的肢體會對重心構成影響,不利於行動,因此要追加速脫離的甲冑少女,實在是沒辦法維持這種鐵壁般的做法。

  雙方的距離已經被拉開了些許,閃光差不多抵達通道的盡頭,約翰為了避免跟丟,解開了巨足的變形。

  即使我不像黑刀或者小焰取得那麼突破性的成果,可要是就這樣看輕我的話——閃光在心裡吶喊著彷彿是為了提振士氣,又或者是令自己的情緒變得高漲,因為這是她唯一的一個機會。

  約翰是會學習的存在,牠的智能比起其他類型來得高,要是這一擊沒有得手,恐怕真的剩下留在這裡和對方乾耗著的下場。

  「解放——」閃光甚至不自覺地張開嘴巴,發出完全不符她形象的吼聲,在一瞬間放開了心靈的束縛。

  侵蝕我吧!

  取代我吧!

  要是辦得到的話——

  如果這是常規作戰任務,也就是說有充足的支援人員與器材,此刻鐵定警號轟鳴,提醒當前有多麼危險。

  可是現在這些全都沒有,有的只是與「未知」連接的甲冑少女,卸下與「未知」的對抗心,甚至萌生試圖接納異物的想法,連接指數在瞬間飆升,換取了閃光尋求著的驚人力量。

  時機可謂完美,閃光剛好退到通道的盡頭,也就是說她能藉由踩踏盡頭的牆壁,以直線的反作用力把自身化成一顆炮彈朝著約翰衝去。

  不,炮彈要是有意識,恐怕也得自愧不如。

  在牆壁抵受不住閃光所踏出的巨力而呈現龜裂時,真真正正變成一道雷光的少女,其長槍已經觸碰到那個如倒轉水桶的異形頭部。

  簡單,直接,沒有絲毫花巧,以極致的速度突破所有障礙。

  約翰的左手有試著再度變化出巨足,但甚至還來不及變大一半,自己便已經被長槍刺個正著。

  迅雷不及掩耳,便是此刻最好的形容。

  閃光遏制著身體的動能,並沒有讓其貫注到長槍上,是以自己的身體推著敵人一同飛去通道的盡頭,即使再輕的約翰仍是逾百公斤,依然抵受不住透過解放連接限制而換取的超人力量,就那樣被帶著撞上通道的盡頭。

  「嘭」的一聲巨響,震波之強彷彿連頂上的電燈也跟著搖曳閃動,如此確保敵人被自己的長槍釘在牆上後,那伴隨「飛行」的巨力才釋放出去,其力度之強居然依然壓制著想要變出螫肢掃走閃光的約翰。

  不長,但短短一秒的時間已經足夠漫長。

  與長槍接觸的面部外皮開始因為侵蝕而碎裂,長槍的尖端毫不客氣地刺穿內裡的血肉,直抵背面的外皮內側繼續侵蝕。

  「嘖……核心不在這嗎!」閃光忍受著劇烈的痛楚,她心裡知道不論是自己的能力,還是敵人會作出應對,這樣的狀況難以維持下去。

  想要在一擊之內解決掉反應不過來的約翰,這樣魯莽卻又不得不說算是有效的作戰顯然失敗了,不過閃光藉此確認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只是當下閃光沒有空閒去處理那件事,畢竟約翰就在自己眼前,近得呼吸都能吹到對方身上。

  約翰已經反應過來,突刺所伴隨的勁頭亦已散去,除去頭部被閃光以長槍釘在牆上外,牠的手腳並沒有受到任何限制,以看起來既不會感到痛楚又不會心生恐懼的生物來說,只要核心不被毀滅就能夠自由地行動,此刻成為了最可怕的武器。

  既然都被閃光釘在牆上呈無法著地的騰空狀態,約翰索性四肢並用,而且也不再模仿其他型態,而是直接回歸基本,以近似軟鞭的姿態似是要擒抱面前的閃光。

  面對從四面襲來,一旦觸碰到大概就會在眨眼間完成侵蝕,然後無情地切斷身體的攻擊,如此深入的閃光自是早有準備,長槍在這個距離雖然不好使,但前提是把它當成長槍來使用。

  現在槍頭已經刺進敵人體內,而眼前的敵人亦非那些噸位級的類型,當下閃光便把槍當成釣竿,猛地一咬牙,奮力提槍的同時轉身,就像背負投一樣把約翰甩飛出去。

  看來約翰是鐵了心要拖延時間,在幾乎貼著天花板飛出去的時候,牠沒有選擇變形四肢抓住牆壁來減速,反而是再度變出巨足令閃光無法追擊。

  「真是討厭……果然只需要突襲一次,就會學懂那個距離會被我突破。」閃光輕輕地吁了一口氣,雖然稱不上安全,但已經沒有必要維持深度連接,便開始集中思緒壓制想要侵佔身體的「未知」,苦痛的浪潮開始緩緩減退。

  閃光沒有追擊,畢竟只要約翰選擇一直維持「粉碎者」的巨足,那她就沒有進攻的機會,而她亦沒選擇離開,因為她不想刺激對方產生新的行動模式。

  閃光當然記得自己的任務。

  「長官,這裡是閃光,有重要情報。」閃光剛才的行動所為的便是現在,她不等巴頓的答覆便逕自報告下去:「在幻焰離開後我再度與『擬態者』交戰,對方實力變弱,而且還有避戰傾向。」

  沒有多餘的話語,閃光心中當然有不少分析與想法,實際上也有更多話想傳遞給同伴,但她選擇了沒有任何修飾,最客觀直白的說法。

  避戰方面無需多說,包括門前沒有主動偷襲只是打算阻止二人離開,以及重新交戰後的表現可謂相當明確;至於變弱的部份,便是剛才閃光那番行動的真意,「擬態者」曾經在設備齊全的「第一城」展現自己的力量,一切都被記錄下來,僅以「攻擊速度」來說好了,只要分析影像資料便能取得,閃光擁有客觀的數據來下這個判斷。

  閃光相信巴頓能夠輕易瞭解這兩項事實背後藏有怎樣的意義,並會妥善利用,無需自己多話。

  接下來自己該做的,就是不能讓眼前這隻約翰妨礙到接下來的作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