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10.所謂魔法迴路

佐渡遼歌 | 2023-12-06 20:00:18 | 巴幣 128 | 人氣 33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暑假最後一個月。
 
  在空調持續嗡嗡運轉的悶熱夏末,瞭望塔工房的成員們各自忙於手邊工作。
 
  秦樓月等人專心穩固與秦家刀的關係,談妥兩支隊伍的合作細節,張定緯、梁世明、林誠每周都有數天會前往南投草屯,學習「天穹四抄」的內功心法與落雨刀法。
 
  燕子原本就負責工房的對外事務,雖然在情報機關撤離台灣之後好一段時間有些清閒,在瞭望塔工房正式獨立的此刻,再度以新的立場與殲滅軍、蒼瓖派與玩家協會等等其他隊伍進行聯繫,交換情報,其他時間則是待在練武場修練。
 
  原本燕子預計在暑假時前往日本,拜見黑檀流薙刀術的佐久間刀馬師父,然而後來發生了「隨行者限制」的解鎖與意外參加了『獸血寶石』這場遊戲,行程持續推延,最後實在撥不出時間前往日本,因此也無法繼續鑽研心法,轉而將時間用在精進薙刀術。
 
  李少鋒則是同樣努力修練,幾乎每天都被楊千帆、夏羽在第三練武場打得破破爛爛,別說工房地盤,甚至連工房本身都幾乎不會踏出去。偶爾晚間在交誼廳和燕子一起看美劇或是陪夏羽散步到便利商店買消夜是少數心靈慰藉。
 
  今日,李少鋒也是一大清楚就被夏羽吵起床,在她督促之下簡單吃完早餐就被拉到第三練武場。
 
  「──學長,現在的事態刻不容緩,因此關於你的心法修練也得適時進行調整。」夏羽雙手交環抱在胸前,正色開口。
 
  「是喔。」李少鋒坐在第三練武場的地板,一邊散出真氣補充整體濃度一邊說:「也沒有妳講得那麼緊急吧……」
 
  「教團聯合比原本預期地還要早拿到『隨行者限制』這項總榜獎勵,能夠以兩倍的人數參加遊戲,破關機率也會大幅提升,導致他們會更早獲得其他的總榜獎勵,為了因應變數增加的未來,學長必須盡快變強。」夏羽說。
 
  「原本預計還要更久嗎?」李少鋒問。
 
  「總榜獎勵的內容會因玩家而異,就是單純的機率問題,即使預測到阿瑪迪斯、貝琳達等等幾位總榜強者會在教團聯合全力支援之下迅速提升等級,也無法掌握拿到那幾項總榜獎勵的精準時間。」夏羽坦承說。
 
  「這麼說起來,當初『霜后』伊芙琳獲得總榜獎勵時,教團聯合提出了五個要求,希望讓她去選,記得是……『解鎖即時公告』、『解鎖同行者限制』、『解鎖六階技能書』、『遊戲難度增加』和『玩家語言共通』對吧?妳知道理由嗎?」李少鋒回想著問。
 
  「解鎖『即時公告』能夠讓所有玩家共享關鍵情報,日後有教團聯合一方以外的玩家選擇了新的總榜獎勵,也能夠在第一時間知曉……解鎖『同行者限制』有兩個好處,其一是讓參加遊戲的玩家人數翻倍,提高破關率;其一是確保情報絕對不會外洩的談話場所,否則依照原先情況,希望與特定對象參加同場遊戲的機率微乎其微。阿瑪迪斯當初應該沒有在Lv.95的總榜獎勵當中看到那個選項,才會選擇了類似效果的『隨行者限制』。」夏羽說。
 
  「其他幾項總榜獎勵呢?專挑已經知道的兩項說明有點奸詐吧。」李少鋒問。
 
  「姆姆,我也不是很清楚呀。」夏羽偏開視線裝傻,片刻才耐不住目光,妥協地說:「只要解鎖『六階技能書』,顧名思義,就有機會在遊戲場所取得六階的技能書,雖然閱讀起來耗時許久,卻能夠得到許多極為貴重的外星情報,長期來看同樣有助於攻略;『玩家語言共通』則是同樣顧名思義,讓所有玩家的交流不再有語言隔閡,簡單且確實地提高破關機率。」
 
  「那麼『遊戲難度提升』呢?」李少鋒又問。
 
  「在總榜獎勵的分析上面,殲滅軍做出的猜測幾乎正確。遊戲本身會根據新增的總榜獎勵做出不公開的細部調動,因此遊戲難度提升,整體而言也是有助於破關的。」夏羽說。
 
  「這樣不會很矛盾嗎?」李少鋒皺眉問。
 
  「假設『黃金蜂蜜酒』、『伊斯之大圖書館』這些幾乎沒有生命危險的遊戲消失了,抑或是難度提升,原先頻繁參加那些遊戲的玩家們勢必得轉而參加其他遊戲。那些玩家可能會死亡,也可能會放棄,不過人們戴上那枚戒指就有著賭上性命的『理由』,長遠來講,玩家的整體實力會提升,自然能夠攻略建議難度更高的遊戲。」夏羽詳細解釋說。
 
  「真是站在玩家立場很難想到的說法。」李少鋒怔然說。
 
  「轉換立場思考也是很重要的。」夏羽傲然說完,猛然回神地蹙眉說:「請學長不要把話題越扯越遠啦。」
 
  「先提到隨行者限制的人是妳耶。」李少鋒無奈地說。
 
  「追問其他總榜獎勵的人是學長呀。」夏羽不服氣地反駁。
 
  「算我的錯。」李少鋒乾脆投降,低頭說:「請回到原本的話題。」
 
  「很好。」夏羽滿意地點點頭,繼續說:「目前已經解鎖了『隨行者限制』,而教團聯合遲早會陸續拿到那五項總榜獎勵,如果真解鎖了『遊戲難度提升』,更是連主動參加遊戲都有莫大風險,必須趁現在做好準備,總之要先有效應付『隨行者限制』。」
 
  「確實,可不想又被其他玩家抓著參加遊戲了。」李少鋒心有戚戚焉地說。
 
  「騰挪閃避是一個辦法,然而在室內對面高手,很難徹底閃掉,考慮到被碰到就有可能滿足隨行者的條件,最簡單且有效的辦法就是利用『護壁』製造出間隔。」夏羽說完就輕微踩地。
 
  淡金真氣蕩出波紋,地面隨之斜衝出一個方柱。
 
  「終於要讓我開始練魔法迴路了?」李少鋒正色詢問。
 
  「原本就是預定魔武雙修,稍微提前進度沒有問題。」夏羽說。
 
  「第一個就學護壁嗎?魔法的基礎變化是聚火、聚風那類的吧。」李少鋒問。
 
  「是的,這點已經與千帆學姊討論過了,不需要實際的肢體接觸,而且能夠有效率地和對方拉開距離,護壁是最為適合的變化。要利用『隨行者』的方式強拉其他人參加遊戲,就得覷準遊戲即將開始的短暫時間,反過來講,只要撐過十幾秒就沒有問題了。」夏羽再度踩腳,讓方柱型的護壁自然消散。
 
  「不是,我的意思是不用循序漸進沒問題嗎?」李少鋒問。
 
  「學長的氣息總量很多,不用特別讓護壁瞄準特定位置,那個其實算是很高難度的技巧了,單純在地面立起一面護壁……或者是好幾面護壁,採取守勢也足以爭取到時間。」夏羽說。
 
  「至少也要撐一分鐘左右吧?」李少鋒斯思索著問。
 
  「差不多吧。當然護壁原本就是防禦為主的用途,而且學長目前沒有辦法凝聚出近乎具有實體的護壁,不過用來削弱對方的護體真氣、拖緩腳步就行了,或者學長也可以抱持著反殺回去的氣勢,瞄準要害主動搶攻,畢竟如果在轉移到克蘇魯遊戲的場所瞬間就深受重傷,基本上也等同於死了。」夏羽說。
 
  「等等,玩家死了,攜伴的隨行者也無法破關啊。」李少鋒皺眉說。
 
  「最優先是不要被當作隨行者帶著參加遊戲呀,如果真的無法拉開距離,那麼就只好採用次要方案,想辦法重創對方,讓其放棄。如果在倒數結束之前就喪命,那樣也無法攜入隨行者了。」夏羽說。
 
  「遇到死士還是沒有意義吧……動真格反殺的方案還是先保留。」李少鋒說。
 
  「學長在這方面還是不夠狠啊,希望可以多學學千帆學姊。面對刺客,反殺回去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如果真想要學長的命,很有可能強行拽著參加超高難度的遊戲,參不參加都是死,當然是想辦法先下殺手。」夏羽隨口說。
 
  李少鋒沒有想得這麼深入,被這樣當面道破,不禁寒毛直豎。別說用隨行者的方式強行參加高難度的遊戲,光是轉移到遊戲場所之後就拉開距離、徹底隱匿行蹤,那樣就無法返回地球了。
 
  夏羽聳聳肩,很快就繼續原本話題地說:「首先,讓我再次說明何謂魔法迴路。細節處可能和千帆學姊的見解有些差異,不過每一個家系的魔法迴路都會自行改動,沒有絕對,適合自己是最重要的,這些細節就請學長慢慢融會貫通。」
 
  「麻煩了。」李少鋒低頭說。
 
  「東方內功心法的路子貫穿全身;西方魔法迴路的結構則是獨立的,一個接著一個,能夠各自運作。學長已經很習慣心法的運氣方式,因此這是要特別注意的部分,如果同時發動了數個魔法迴路,不僅僅浪費氣息也有可能引起出乎意料的情況。」夏羽一邊說一邊單腳而立,舉起右腳腳踝。
 
  腳踝的皮膚表面頓時浮現出淡金色魔法迴路。
 
  李少鋒不禁往前端詳。
 
  「那、那個……請學長別看得那麼仔細,呼吸吹得有點癢。」夏羽紅著臉說。
 
  「抱歉。」李少鋒急忙往後拉開距離,開口問:「要將內功心法與魔法迴路徹底分開嗎?」
 
  「目前先這樣,最終練熟就沒問題了。一開始要特別專注,等到運行數百萬、數千萬次以後就能夠隨心所欲了。」夏羽說。
 
  「整體而言應該差不多吧?就是規模不同。」李少鋒說。
 
  「魔法師要練內功心法會比較順利,可以將全身的迴路都視為一體,同時運行;反之,武術家已經習慣了運氣就運行全身,即使理解魔法迴路的結構也很難在運氣時避開那些迴路。」夏羽說。
 
  「不好意思,這邊可以解釋得更詳細一點嗎?」李少鋒似懂非懂地問。
 
  「這麼說好了,心法路子每次運行的瞬間就會讓真氣運至每一個角落,循環不息;魔法迴路卻是將魔力集中在身體某處發動位於該處的魔法迴路,需要適時挑選運氣的位置,更加花費心神。」夏羽說。
 
  「嗯……」李少鋒思索著說。
 
  「雖然以實際情況而言,魔法師在有所小成的時候就已經練了近百個魔法迴路,很難再去練路子貫穿軀幹四肢的心法路子,因此魔武雙修以心法根基、佐以迴路為大宗。」夏羽補充說。
 
  「所以最終而言,不管是武術家或魔法師,雙修還是都很難練。」李少鋒苦笑著說。
 
  「如果沒有從小就練起的話,因此才會普遍被稱為邪道。樓月學姊、千帆學姊同樣都是魔武雙修,而且是以東方心法為根基,如果有問題也可以去問她們,或許會得到新的見解。」夏羽說。
 
  「如果有矛盾之處聽誰的?」李少鋒問。
 
  「那樣八成是學長理解錯誤,當然是先跟我報告,之後我再去找她們兩位討論。好啦,講解到這邊,接下來就是實際練習了。」夏羽聳聳肩,平舉起雙手。
 
  李少鋒同樣舉起雙手平貼在夏羽的掌心,眼瞳閃現血紅異芒,感受著夏羽的真氣流轉,開始記住護壁的魔法結構。
 
 
 




創作回應

龍牙
推「呼吸吹得有點癢」這句話,感覺少鋒是趴下去看了,看來離類似P5八艘跳修羅場事件越來越近了。
2023-12-06 21:28:08
佐渡遼歌

也有夏羽站著一字馬的可能性(
細節處就交給大家自由想像XDD
2023-12-06 21:45:48
大漠倉鼠
呼吸吹得有點癢處瘋狂腦補(x
2023-12-06 21:58:46
佐渡遼歌
想像力!!
2023-12-06 22:30:1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