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公會】新曆01.10.15_第一次接委託的後續(下)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3-12-04 21:34:57 | 巴幣 100 | 人氣 50

文字◆對串整理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世界發生的種種故事

對串時間:2023-10-21~11-17/ 串內時間:新曆1年10月15日


對串位置:桃滿老師的藥鋪
後續串位置:回家之後



<本篇為對串整理,非創作文>



在歐洛丹堤第一次參與實戰以後,桃滿邀請大家到他所開的藥店作客,也在過程中,
歐洛丹堤從桃滿那學到了光源素瓶的製作方法,並與桃滿老師聊了許多!

章節目錄
關於下央   
解惑     

※全篇約4萬字左右

《關於下央》


在要隨桃滿回到會客室時,歐洛丹堤肚子卻不自覺的『咕嚕』響,歐洛丹堤感到有些抱歉,以單手摀住了肚子,然後稍稍後退了幾步。

從一開始到剛剛,歐洛丹堤其實僅吃餅乾以及茶,雖說有注意到桌子上的食物卻遲遲沒有開口,或許是因為,他一直不知道那其實是桃滿老師要請大家吃得吧?

而剛才歐洛丹堤聽到桃滿老師說材料很多的時候、黑禰莎詢問兩人怎麼不吃時,他一直沒意會過來,以為是餅乾材料很多、以及女孩想吃餅乾,所以當下的反應是多拿幾塊餅乾吃以及推餅乾給女孩。

然而餅乾充飢的程度終究有限,所以他肚子又叫了。

歐洛丹堤整個羞澀的低下了頭。




桃滿和歐洛丹堤兩人為了製藥在工房裡待了一陣子,出來時餐車上的東西應該已經讓黑彌莎家的影子們清理乾淨了 - 如果還有剩的話,桃滿大概會很驚恐的把黑彌莎安排到奈美爾隔壁的病房。

這時聽見了肚子叫喚的聲音、桃滿才注意到 - 自己居穰讓客人餓了這麼久:
「不好意思,我一個沒注意時間 - 雷伊先生你有什麼想要吃的東西嗎?」

「我看晚餐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和塔克先生如果沒有計畫的話,就在我家吃完再走吧?」



「诶?!那個……」
歐洛丹堤感到很抱歉,不過剛才桌子上的食物,他確實挺好奇那味道的,但如果白吃白喝又覺得很不好意思……

「謝謝,料理的話,請讓我幫忙!」
歐洛丹堤努力地開口說著,不過說到這,他突然有些慌張,有些人可能對於料理或者廚房之類的會有他人誤入的領域概念,又或者可能有些獨家料理是比較忌諱他人知道的?

歐洛丹堤不太清楚桃滿老師的情況,而趕緊開口補充著:
「那個……如果有任何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



「你要一起做嗎?好呀 - 」
桃滿笑著起身:「你有想吃什麼嗎?」
「我想想……現在家裡各種肉類基本上都有,青菜類也不少,家常菜應該都能做吧?」




「如果方便的話……想吃吃看桃滿老師的拿手菜!」歐洛丹堤笑著說。

畢竟自己也經常會準備料理,因此挺懂在煮飯時,詢問對方想吃甚麼,而對方卻回應『都可以』時,那種難以選擇的心情,所以這次歐洛丹堤就沒有客氣了,而是講出自己真心想吃的。

歐洛丹堤喜歡吃美食,這段時間也因為塔克的關係,吃過許多不同廚子的拿手菜,每一道都挺有意思的,因此現在他挺好奇桃滿老師擅長做怎樣的菜,並期待著。

「對了,我跟塔克基本上沒有甚麼不吃的,所以桃滿老師不用有顧忌!」



「唔?拿手菜嗎?」桃滿思考了一下:
「我好像沒有什麼特別拿手的 - 啊,你會介意內臟類的料理嗎?」



聽到桃滿老師那麼一問,歐洛丹堤遲疑了:
「诶……」

這麼一問還真的有不吃的耶……他感到歉意……
「那……那個……可能有點怕……對了,蟲子以及皮跟末端也不吃……」他順便補充
的說著,並低下頭歉意的越說越小聲。



『內臟類的聽起來不錯~?』惡魔女孩半順水推舟(?)

不知道為什麼,每個盤子都像是被擦試過一樣,上面空無一物卻亮晶晶的,女孩在旁邊吹著口哨(OK~)



「了解 - 那我想想……」
桃滿邊說邊走回工房,一邊思考著要做點什麼、一邊清點材料櫃和冰箱
「那我做羊雜湯和麻油湯給黑彌莎小姐。」
「雷伊先生的話、主餐用烤雞可以嗎?」



『非常好,使我三角錐旋轉~』女孩轉來轉去的說(OK)



「嗯!謝謝老師。」
歐洛丹堤感謝的說,然後立刻到一旁洗手,準備協助幫忙煮東西。



確認完餐點,桃滿帶著歐洛丹堤回了工房 - 還是剛才那個工房、還是剛才那些器材,只不過這次桃滿拿出來的材料變了。

切割後放進魔導冰箱裡保鮮的羊內臟和幾根不小的羊骨、姜蒜、醋、料酒、胡椒粉、麻油、麥芽糖,還有一罐上面畫著桃屋標誌的綜合香料。

整備完香料,桃滿又拿了些馬鈴薯、杏鮑菇、甜椒、紅蘿蔔之類的,準備當作等等考績時的鋪底。


「正好前幾天剛賣了一隻雞回來,本來還愁著肉的部分該怎麼辦呢 - 」
桃滿笑著說,然後去了和工房相連的溫室,回來時手裡提著一隻雞。

他抓著雞的雙腳、倒懸著那隻雞,而那頭雞正在炸呼炸呼的不斷撲騰翅膀,但是顯然掙扎不開。

「啊、能麻煩你幫我洗和切菜嗎?」




聽到桃滿老師這麼說,本來還擔心自己提出的內容是否有些為難對方的歐洛丹堤鬆了口氣。

至於雞?他確實沒處理過載的部分,都是買人家宰好的,所以有些鬆了口氣桃滿老師沒請他宰。

「嗯好啊!」
歐洛丹堤點點頭,然後拿了剛剛桃滿老師放置的『馬鈴薯、杏鮑菇、紅蘿蔔』開始處理。

他先是洗過,接著開始去皮,整個手法十分熟練。

「對了桃滿老師,有關馬鈴薯紅蘿蔔這些,你是要切塊還是切片或者切絲呢?」




女孩在門口窺看,已大部分身體露出牆外,少部分頭部被牆壁遮掩的方式,簡單來說,喬巴的方式(?)



歐洛丹堤對女孩微笑著,然後繼續忙。
儘管屬性相剋,但他看起來似乎對女孩的存在熟悉了。



「切塊就好,等等要舖在下面一起烤 - 」
一邊回話、轉頭看到黑禰莎、桃滿忍不住笑起來 - 幾年前,他還不懂為什麼大姊會說黑禰莎可愛,現在看看、確實是很可愛的。

於是,一個人負責處理蔬菜和備料,另一個殺雞拔毛放血摘取內臟,處理完原材料,接著抹上香料、入烤箱、煮湯 - 兩人協力合作,完成了今日晚餐的主菜部分。



備餐過程中、機械小鼠也被叫來幫忙 - 不過它們負責的是其他餐點。

整個場景一時變得有些魔幻 - 煉金工房里,一個人在煮湯一個人在烤雞,旁邊是無數隻賽博龐克風的機械鼠在端麵包、切南瓜、煮麵條、炒青菜、搬運調味罐,
角落裡還有隻影魔在幫忙指揮調度機械鼠。


最後晚餐終於被一一送上了餐桌:
包括剛才說過的羊雜湯、綜合麻油雞湯和香草烤雞,還有南瓜湯、希臘式沙拉、焗烤海鮮千層麵、鮪魚炒蛋和一籃圓胖胖的鄉村麵包。

「總算搞定啦 - 大家來吃吧?」桃滿問著。



見到協力的滿桌食物,歐洛丹堤感到挺有成就感的,也對桃滿老師感到更加親近了些,畢竟經歷了一場分工合作!

「嗯嗯!」
歐洛丹堤興奮地底點頭,然後趕緊洗了洗砧板、把桌子上的水漬擦掉,並再度洗了洗手後,來到了會客室。


xxx


塔克臨時在偏僻角落用手機跟主管們交流著目前工廠出現的問題,其話題聽得出是關於工廠在下央的發展出現問題。

「下央那裡我會請人去忙的,這件事還好你們處理的夠機警,大家都沒事吧?……貨物損失是其次,不能讓大家受傷才是首要的。」

塔克最擔憂的是工廠沒有保護好員工,他甚至設想過最糟的情況是有員工死亡,還好當時跟工廠裡的老師傅們研發的車輛護盾夠厚,員工遭到非法團體打劫時還能安全的離開。


「我知道這件事已經超出你們的範疇,關於貨運到下央的政策還是先暫緩比較好,下央的廠商若上門來的話我會親自去解釋。」

塔克深知下央本就以混亂跟幫派林立聞名,何況下央的廠商背後總會有些是非黑白的事情,自己在上一輪迴當然遇過這些事情,於是在之前已設下雙重保險。
「先讓上央們的大家安撫來自下央的員工,對,我記得新員工宿舍建好了,如果有想住外的人,就請他們跟我親自聯繫,我會詳述解決方案。」

在新輪迴後的塔克重新建立工廠,找回了曾經的員工,也在上央與下央招募到數十位新員工,這些人各自都擅長獨特的技術,甚至不比科技公司的技術人才差。


「我知道目前工廠的解決辦法雖然不完善,但我會盡力的,希望大家能跟新員工們好好相處……他們都是跟大家一樣的,語氣雖不善,但都是善良的好人。」

塔克面色嚴肅,語氣則平靜,與電話另一頭的人發布接下來工廠的走向,手上的筆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最後把"下央"畫紅線圈起來。

「嗯……工廠的問題先這樣吧,如果有變化的話再打電話跟我說。」
講電話到半小時都過去了,塔克摘下眼鏡揉了揉酸澀的眼睛,心裡升起一股無力的疲倦感。



此刻,歐洛丹堤廚房工作證好忙完,因此他走到客廳去觀察著塔克,想看看塔克是不是還在忙呢?

見到塔克的情況,歐洛丹堤心疼地看著塔克,雖然有些想法,不過他沒有講,打算等等與塔克獨處時再說。



講電話近半小時後才掛斷通訊,看了眼時間發現已經到吃飯時間了,塔克走到會客室想找雷歐洛丹堤時,看到眾人坐在餐桌前。

「嗯?好豐盛,好香的味道……是桃店長跟雷伊做的嗎?」



「嗯,是剛才我跟桃滿老師一起處理的!你應該餓了吧?來吃吧!」歐洛丹堤溫柔的笑著說。



「嗯!我去洗洗手準備用餐。」

塔克去將手洗乾淨後坐在餐桌前,跟雷伊併坐在一旁,看到美食在面前的塔克,此時面露微笑詢問雷伊。
「這些料理看起來挺不簡單的,應該要準備很多東西吧?」



「嗯,東西確實不少,都是桃滿老師準備的,有一些料理方式我也沒見過,今天真是大開眼界了!」歐洛丹堤笑著說。

「塔克看看喜歡吃哪個,之後如果還想吃,我再弄給你吃,做的方法我有記下來了!」



塔克等大家開動後才動手拿想吃的。
刀叉切下香草烤雞身上的一塊帶皮的肉。
「這隻烤雞的色澤很美呢,味道也很香,表皮是有塗甚麼醬汁嗎?」
塔克好奇了,用甚麼醬才能讓烤雞看上去這麼可口。




『噗噗~』
女孩悠哉悠哉的跳上餐椅,在上面咕嚕嚕的轉了一圈後坐下。

『你跟機械女一樣,開工廠的嗎~?』
原本輕輕哼著歌的女孩有了反應的問塔克。



「嗯……誰是機械女?」塔克困惑反問。
「我沒有像別人能開工廠那麼有能耐……只是在嘗試實現自己的理想。」塔克自嘲著。



『睡覺的那個~』女孩雙手何時並點頭,表示了解塔克的回答。



聽到女孩與塔克的對話,歐洛丹堤也好奇的瞧了瞧兩人,然後疑惑的往塔克看去,畢竟他『不知道』塔克開工廠,一直都是以為塔克被工廠老闆操得很嚴重,以至於『剛剛還在加班』!!!對此,歐洛丹堤一直對塔克的老闆充滿怨念。



「那是工廠有突發狀況才特地通知給我,就只是說關於車輛安全性,我跟老師傅們做的非常好,還好沒有人員因為車禍事故而出事……這不算是加班喔,算是好事情。」塔克苦笑說著。



……原來是有狀況,所以才……
歐洛丹堤沉默著,稍稍鬆了口氣:「沒人有事真是太好了……」

講到這,歐洛丹堤擔心的開口:
「不過工廠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有甚麼突發意外呢?是有哪邊沒做好把關嗎?」



「其實這次事件也不算是工廠內發生的……是工廠運輸貨物到這座城市"央城"底下的路途時才發生的,也就是"下央城"的問題才對。」

「我們有設置一座工廠位於下央城,但貨物在運往下央的路途時很常會出現各種"事件",而我們設計的車輛恰好能因應這類情況發生……不過發生這件事故之後,下央工廠應該會暫時停工,讓下央城的員工們都來到上央城工作,畢竟那裡的情況並不樂觀。」

塔克分析著這件事的始末併給出總結。




歐洛丹堤訝異地瞧了瞧塔克點點頭表示理解,因為他其實不怎麼清楚下央的事情,一直對下央的事情感到神奇。

「你們工廠能考慮到安全問題,真是太好了……塔克你也要多注意安全喔。」

而這一次,他大概對下央有了危險的印象了吧。



「其實……有幾次出差去下央的時候,我都會全程穿著動力裝甲防備,加上請人來探路,這些事當然是準備越多越好。」塔克點點頭。



「如果還有下次……」
歐洛丹堤稍稍有些猶豫,猶豫自己的能力,不過很快的他堅定地看向塔克:
「如果還有下次,就帶上我吧。」

而那之前,自己會想辦法努力變強的!歐洛丹堤如此想著。



「謝謝你,雷伊……若是下次出差時有你在,我會覺得很安心。」塔克微笑點頭。



本來歐洛丹堤還擔心塔克會要自己再多提升一點冒險者等級再來,但塔克出乎意料的同意了,這讓他有些訝異,但歐洛丹堤也轉而變成了笑容。

畢竟塔克會沒有這麼猶豫的講,這是信任自己的表現吧?這可讓他感到更有動力了!

不過注意到周遭還有其他人在,即便是已經公開關係的場合,歐洛丹堤依舊在意識到以後感到害羞,趕緊拿起碗喝雞湯擋住。



xxx



『阿,真讓我傷感,你們談工業規劃之類的問題,讓我想起機械女平常的模樣~』一伸手,女孩就掃玩了半籃麵包,邊吃邊說。




「嗯?機械女??」
歐洛丹堤疑惑的看著黑禰莎,不過有想起任務之中多次見到的機械人而猜到是誰。

「他……主要興趣是研究那種能自主戰鬥的機器人嗎?」

歐洛丹堤好奇的吃著沙拉邊問著。




『不只,不只~』女孩回答。
『比那多的多~?說不定你們身上會有她的工廠產品~噗噗~啊~應該也不會,畢竟停工好幾年了~不過又快可以啟動了~』女孩拿著一瓶酒,晃來晃去的說。



「嗯?身上?工廠產品?」
歐洛丹堤疑惑的瞧了瞧自已身上,又瞧了瞧塔克。

「嗯……像是通訊設備的零件嗎?」




『我們~為了想了解現在的時代~曾經要求她,解釋一下那有什麼用,這又有什麼用~但她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給出一~~~大堆的藍圖~』

『然後~一些好奇心特別重的小伙子~花了很多時間,搞懂藍圖,刷新了我們對凡足科技的認知~說實話,在那之前,我常常有種凡族還是揮著冷兵器,魔法也只是尚可的感覺~』說完,女孩將酒喝光。



「嗯?搞懂藍圖?刷新科技認知??」
歐洛丹堤疑惑的解讀著女孩的話,然後指了指塔克。

「那塔克也讓你刷新認知嗎?他的盔甲好像是他自己設計的。」講到這,歐洛丹堤往塔克盔甲瞧了一眼,再度往女孩看去。



『如果是從前~我會說那大概是一種比較新的板甲或全身環甲吧~不過根據學生們~~~也就是負責解讀藍圖的人解釋,這是動力裝甲~?不過既然是他自己設計的話~應該不會和機械女的藍圖相同吧~』女孩把一個茶杯放到頭上後說。



歐洛丹堤感到神奇。
「你所說的那位,感覺也會好多,好厲害!」



桃滿一邊吃著晚飯、一邊聽著其他人的談話 - 想起了以前自己拿到的手套,明明好不容易拿到了,卻一直沒機會試用,可惡。

「說到這個,下央那地方的治安真的是越來越差了……我一直想要雇用幾個正式的保鑣,但是實在沒有合適的人選……」
 
 
桃滿一邊閒話家常,一邊從櫃子裡取了個瓶子出來、在黑彌莎面前晃晃
「要陪我喝一杯嗎?」



那個瓶子裡裝著黯沉如墨的深綠色液體,看上去有些黏稠:
「這個本來就我自己在喝,但是我忽然想到、妳的話應該沒問題 - 」



『還有好東西~?這我真有點意外~?讓我聞聞~』女孩拿出一把扇子說。



「好東西倒也不完全算是 - 」桃滿一邊說著一邊給黑禰莎倒了一杯 -
深沉的綠色、不知為何滾動的氣泡,頗有一種【這東西一看就是『毒藥』、正常人看了誰都不會傻呼呼去喝】的古典(?)感。



而那藥水聞起來是一種略帶腐敗感的甜味,感覺挺濃稠。
桃滿給自己也倒了一杯,小口小口慢悠悠地喝著。


歐洛丹堤眨了眨眼,訝異的見著桃滿老師與惡魔女孩喝著那……看起來有毒的東西。

惡魔女孩喝,歐洛丹堤覺得還好,可是桃滿老師也……他很訝異。

難不成桃滿老師不是如外貌那樣是人族嗎?
不過儘管歐洛丹堤有各種驚訝,他僅是表情訝異,沒有做任何反應。




「雷伊先生以前有去過下央嗎?」喝綠色液體之餘,桃滿問。



「沒有,而且其實我是前陣子才知道還有下央這種地方。說實話……直到現在,我依舊還是覺得,這地板下其實是另一座城市的這件事情挺神奇的……不知當初這座城為什麼會這樣被設計呢?」歐洛丹堤笑著,回應著桃滿。

見著桃滿的瓶子,歐洛丹堤感到神奇,畢竟看起來有點詭異,他並沒有興趣嘗試看看。



「嗯……那是輪迴時的事情了……要說的話,一開始的目的是為了【避難】來著。」桃滿回應著歐洛丹堤。




「唔 - 雷伊先生相信四災審判、光之種和輪迴那些事嗎?」桃滿歪頭想了想。
「現在主流意見大多都是相信,親身經歷的人也不少,不過、還是有人挺牴觸這些事的……」
「如果相信的話會比較好解釋(?) - 」




「嗯……要說相信嗎……我是聽說一點,因為多少會聽到人提起,但知道的並不多。而且那些是自從我來到阿斯嘉特這裡,才陸續聽到的,不過如果桃滿老師告訴我那些是真實發生的,那我就那樣相信吧!」

歐洛丹堤笑著說,而他潛意識則是把桃滿所說的那些,當成是阿斯嘉特這地區的神話吧!

畢竟對他而言,在他的記憶是這樣的,無論四災光之種還是輪迴,都是在他來阿斯嘉特後才開始聽到有人提起的。

他,從未遇過四災。




【從來到阿斯嘉特才陸續聽到】
這說法讓桃滿愣了一下、面露疑惑。

照理來說,四災審判和輪迴是【全世界】都會經歷的,就連平行世界也都因此崩毀過,他的說法卻比較像是【他完全沒印象】。


一般來說、沒有四災相關記憶的 -
有些人是死得太早、有些人是可能因為種族關係一睡好幾年正好錯過、有些人是衝擊太大失去記憶了、有些是新生兒。

不過對大部分人來說,四災期間的記憶都還是保留著,去街上找人問問或是翻翻報紙看看網路,應該都會知道相關情報。


「唔……嗯……這樣啊……你沒遇過四災啊……」
桃滿有些苦惱的用指尖騷騷臉頰:「那該算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在桃滿看來,歐洛丹堤現在最有可能的情況是【失憶】
畢竟他看起來就是纖細可憐的樣子,遇到四災那種鬼事、產生精神創傷導致失憶什麼的也是很有可能。

雖然這都只是自己的推測 - 但是如果真的是失憶了,還逼他想起來感覺不太好……
要是真相不是失憶、而是其他理由……不管哪種,感覺都不適合多提這方面的事情。


「嘛、沒遇上也是好事吧,少許多煩惱 - 」桃滿說。
「總之、下央是當初為了避難才建造的,有點像是【龍捲風來時要躲在地下室】那樣。」
「不過避難嘛,環境自然就沒多好,久而久之就有些壞東西留在那裡了。」

「不過那裡雖然危險、資源也很多,我常常去那邊找素材什麼的,在下面也有分店。」




歐洛丹堤認真地聽著桃滿老師所說,並理解的點點頭。

「壞東西……?」
雖然歐洛丹堤滿腦子想到的壞東西都跟地下室有關,像是灰塵、潮濕、蟲,不過既然也是城市,應該不是指那類東西吧?

「資源或者素材……既然在地底下,應該是黑漆漆的吧,那該不會有甚麼發光植物吧?」歐洛丹堤想像著並詢問著。



接著桃滿也給兩人倒上了飲料 - 不過不是毒,只是普通的餐後酒:一小杯的甜杏白蘭地混柳橙汁。

毒酒也還、水果酒也好,都是讓大家在聊天時可以喝點東西放鬆一下 -
然後桃滿就繼續思考要去哪裡抓闇屬性招喚獸了。




「謝謝桃滿老師!」
歐洛丹堤感激地點點頭,然後接了飲料過來。

接著他開始先細瞧著著光澤,這不僅是歐洛丹堤品茶品酒的習慣,而這一次……也是確認著應該是比較正常點的東西吧??

雖然他是相信著桃滿老師的,不過見到桃滿老師與黑禰莎喝的,開始疑惑了。
最後在確認聞起來的味道也是正常的以後,他就大大方方地開始小酌的品嘗著味道!~



塔克微笑接過飲料,「謝謝桃店長...」

塔克稍微看一眼飲料的色澤,然後將杯口靠近嘴,先是聞了聞味道,才喝一口品嘗口感。



杯子裡是帶著悠悠酒精香氣和淡淡水果甜香的橘色酒液 - 是相當正常的酒。



「那裏雖然在地下,但是也不全都是暗的呢 - 中央區的發展很好的,畢竟車站也在那。」桃滿說。

「不過越往外圍會越暗沒錯,也確實有可以發光的物種。」桃滿停頓了一下。

「不過,個人意見是、如果預見會發光的生物,稍微離遠一點或是保持警戒會比較好啦……」




聽到發光的物種,歐洛丹堤感到有些神奇,因為這類物種,他一直以為只是童話的插圖,但沒想到那些竟然會存在……

不過既然是在黑暗的地方,那是否……
正當歐洛丹堤要詢問甚麼時,聽到女孩突然想跟桃滿老師買那奇怪的東西,然後問了……很驚悚的話,因而目瞪口呆,他聽到女孩說——


『恩~讓我想起瓦爾拉克斯蛇蜥(?),賣嗎~?』
女孩喝了一口後說:
『有些煉金師也會喝下類似的東西,認為有助於激發潛能~』



「妳要買嗎?」
桃滿眨眨眼,想了一下後一如既往(?)的回應:「我接受現金或是以物易物 - 」
「妳要多買幾瓶也行。」



『我想要一桶~你想要我的左眼還是右眼~?又或者普通的金幣~?』女孩用一塊餐巾遮擋自己的臉後說。
 
 
 
「這麼極端的選擇嗎?」
桃滿思考了一下:「妳知道的,我在這種時候總是有些貪心……」
「左眼吧?如果真的能讓我拿的話。」



『問都不問~?這在與我們交易時是壞習慣,好在我對你沒有惡意~』
在餐巾的遮掩下,女孩拿起一根刻滿繁複花紋的小試管,到自己的左眼下,隱約能聽到液體低落的聲音。



『這是萬能溶劑~~~的一種~?只能裝在這個瓶子裡,也不能見光,否則會永遠失去它~而如何用這個製造東西並從中提取~?這應該不是我的問題~』女孩介紹著,並將不透明的試管給桃滿。



「唔 - 我居然一時間忘了。」
對於自己缺乏安全意識這點,桃滿語塞,不過他還是愉快地收下了那特殊試管。

「我會努力研究這東西的!」



妥善的收拾好稀有素材後,桃滿從櫃子裡又取出了幾瓶剛才的毒藥 - 估良了一下量,又拿了幾瓶出來、然後用繩子捆上,最後交給黑禰莎:
「這些夠嗎?」



『你還有什麼推薦的喝法嗎~?』女孩接過後,直接喝掉了一瓶後問。



「推薦喝法嗎?」桃滿想了一下。
「之前夏天的時候我會把它冷凍起來、當成冰棒啃 - 結凍之後效力會變弱一些些、直到在肚子裡化開的時候會猛的一下起效,挺有趣的。」
「不過最近冬天快要到了就是 - 」

「加在火鍋裡也不錯,不管是肉、蔬菜還是火鍋料都會被腐蝕,看起來真的超像巫婆鍋……不過鍋子要用玻璃或是厚重一點的材質來做、才不會整鍋漏光。」


『嗯嗯~』
女孩把藥劑放進不知何時拿出的大型布袋後,就去拿烤雞,邊喝羊雜湯。



期間歐洛丹堤雖然有再次開始夾菜到碗內繼續進食,不過自從黑禰莎貌似做出甚麼『疑似把眼睛取下來』的事情後,他就一直不時的往黑禰莎的左眼看去……

不是直視的那種,而是偷偷瞧。
他不敢直視,總覺得有些失禮,也有些讓人害怕。

雖然有點害怕會不會變成空洞,可是又疑惑,他們是否交易其實,只是左眼的眼淚之類的,而不是整個眼睛呢?

嗯……

好讓人在意……


『很好奇嗎~?』
女孩拿掉餐巾,隨便在空氣甩了兩三圈,你能順便看到女孩的左眼下有七彩的水痕。



當女孩拿下餐巾時,歐洛丹堤其實不敢看得別過了眼,但是……

他真的是有點好奇……有點……

所以還是瞧了過去,接著見到了那神奇的水痕。

歐洛丹堤感到疑惑。
『所以確實是取眼淚嗎?』想到這,他稍稍鬆了口氣。

「還好不是真的在講眼睛……」歐洛丹堤笑著說。



『這叫煉金暗語~』
女孩沒有去擦拭水痕,但水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了。



歐洛丹堤歪頭挺疑惑的,看來他對鍊金完全不了解。
不過不是真的眼睛就好,不是就好……。他笑著。




「感謝桃店長美味的晚餐跟好喝的餐後飲品,兩位晚安。」塔克微笑示意。




在吃完飯後,歐洛丹堤感激地向桃滿點點頭感激著,配方也有好好的收好在他的黑色包包內,以及幫忙整理與洗碗,接著就隨塔克一同回家了。

至於這一次的經歷心得?他確實有些想法,打算回家後再來問問塔克的。




《解惑》


【南方工業旁的住宅區|晚上】(預約)
今天的這一次是歐洛丹堤首度的正式委託,協助闖關拯救委託人的朋友。

由於此次的委託程度,就在冒險者中不算初階的程度,讓歐洛丹堤感到挺震撼的,然而最讓他震撼的,是塔克的表現。


雖說後續受桃滿老師之邀而前去桃屋的過程中,歐洛丹堤暫時擱置了這件事情,不過在與塔克一同離開後,他再度憶起了當下的話面,並斟酌著。

直到回到了兩個人共同租的住所後,歐洛丹堤才開口:
「塔克……你……很享受戰鬥?」





聽到雷伊詢問的話語,塔克反思自己會享受戰鬥嗎?

在四災降臨時,自己曾經歷過,撕心裂肺的傷口,分泌腎上腺素的亢奮,深入脊椎的恐懼,這些是他想要的嗎?不對,他有傷口時會感到難受到極點,他受到致命傷時會害怕過自己的死亡,他救不到人時會有難以壓抑的暴怒,準確來說……他討厭無力反抗的戰鬥。

但是……他有個不得不去戰鬥的理由。


「我享受著戰鬥,不過那是因為……我知道為甚麼而戰。」
塔克進入住家後,走到廚房洗手並用手巾擦拭乾淨,這是他一直有的習慣,不把手上的病菌帶到家裡。

塔克手拿著洗手泡沫罐,等雷伊過來洗手。



歐洛丹堤倒是沒有隨塔克走到廚房,而是有些心不在焉的走到了廁所洗手,不過過程中以直反覆想著塔克所說的話,感到訝異極了。

『塔克享受著戰鬥。』

這與一直以來,歐洛丹堤見到的塔克很不一樣。

在歐洛丹堤的記憶裡,塔克是個研究者、工作狂,他做事與工作還有學習都很勤奮,很聰明,但他的聰明也是努力來的。
塔克之所以懂得很多的原因,是因為他也花時間在閒暇之餘看了很多的書。

但歐洛丹堤從來沒有見過塔克如這次委託那樣,喜歡戰鬥的模樣……

是因為塔克的老闆給他太多事情,讓他壓力很大,所以他才改由這種方式發洩嗎?

歐洛丹堤沉默著,並在返回客廳坐到了懶骨頭上之時,默默地多瞧了塔克幾眼,觀察著塔克的一舉一動思考著。




塔克起初會想戰鬥,是覺得自己打造裝甲的技術還不夠……人類的身體是血肉之軀,會受傷,會生病,非常的脆弱。

所以這副鋼鐵之軀必須要具有全面的防護,才能應對各種危險,需要不斷戰鬥來產生研究數據,讓裝甲逐漸改善品質與防禦。


「小時候的我其實並不喜歡戰鬥,因為那會讓身體很痛,全身很難受,但經歷過戰鬥後,我不得不承認戰鬥能夠讓人的心智變強,能知道自己的弱點,思維更加活躍,出招更果斷。」

塔克坐在客廳的另一個懶骨頭上,順勢著躺下並陷入懶骨頭裡回憶起來。

塔克的記憶裡有這個片段,自己製造了沒有鎧甲包覆的外骨骼穿戴,並在戰鬥測試中被機器人不斷暴打,那時候的自己還很年幼,直接痛到唉唉叫。


他雖然感覺到痛,但沒有就此放棄,他邊抗著打邊學會自身於戰鬥的弱點。

粗製外骨骼的每個部位也變得更加完善,從電機驅動關節的逐步改造為魔力驅動的完整裝甲,在戰鬥測試裡,他的戰鬥不再是一面挨打,他學會善用盾牌與武器來施展自己的長處。



聽到塔克來到這,坐到一旁的懶骨頭時,歐洛丹堤只是默默的以餘光觀察著,不表現出自己有在觀察他的模樣,直到塔克開口,歐洛丹堤才看向塔克,並專心的聽著。



「歐洛丹堤呢?你享受戰鬥嗎?」
塔克從懶骨頭上爬起,轉身趴著看歐羅丹堤。



見塔克從懶骨頭爬起轉而要看向自己時,歐洛丹堤原先下意識的有想避開眼神,不過他仍是鼓起了勇氣回看了塔克一眼,然後思索著塔克的問題。

塔克為什麼這麼問呢?
是自己有怎樣的表現讓塔克這麼覺得嗎?

那麼,塔克應該是在瓦連京老師的駕駛課時,才會有這樣的感覺吧……
「騎在重機上感受著來自自然的風很舒服,但若要討論到,拿著槍去狙擊目標,我並不享受。」
「戰鬥……我以前從來沒想過。如果是切磋的成分,或許不錯,如果是其他的……我不確定。」


講到這,歐洛丹堤直直地看向塔克,當下有許多的疑惑想問。
想問塔克享受戰鬥,是因為開槍很爽嗎?
或者命中目標很爽?
又或者破壞很爽?
還是說……開火之餘,能讓自己感受到萬能?


但這些問題當下問又好像是在斥責,不是反對塔克,也絕對不是支持塔克,歐洛丹堤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想知道甚麼,自己在想些甚麼。



塔克頭側躺著,聽歐洛丹堤對戰鬥的看法。
在他印象中,歐洛丹堤經常會對自己的操勞感到擔憂。

參加駕駛課時他也了解到歐洛丹堤並不排斥騎摩托,而且騎得很好,這也讓感到訝異。
至於戰鬥……每個人對此的看法本就不一樣,所以無法一概而論。



歐洛丹堤稍稍低下了頭,縮回了自己躺的懶骨頭內,接著再度轉過頭看向塔克,問起了他當下嘗試冷靜後想到的問題:
「……塔克小的時候就需要戰鬥嗎?」



「對,我小時候逼自己訓練如何戰鬥……動力裝甲是關於保護人體的研究,要讓裝甲的拳腳能靈活運動,我得親身將這些戰鬥經驗都運用到研發上面。」
塔克並沒有提到自己的哥哥幫助自己訓練這些的記憶,他對這個人在自己回憶中出現感到非常的厭惡。




「逼自己訓練?……是因為有戰鬥嗎?還是說因為生存需要呢?」歐洛丹堤問著。

「而且,雖說研究動力裝甲因此要測試,不過這與享不享受戰鬥不太有關係。」
「那個,我不是說這個不好。只是……」
講到這,歐洛丹堤稍稍縮回了懶骨頭內,並思考著該怎麼說。


「只是……雖然我知道了塔克享受戰鬥,但……我還是不知道塔克為什麼享受……」
歐洛丹堤低下了頭,整個人縮到了懶骨頭內,想讓懶骨頭包覆住自己來獲得安全感。

最後猶豫了許久,歐洛丹堤以微弱的聲音表達著:
「……你那樣子……我很陌生……」




塔克思索著對享受戰鬥的定義是什麼,對殺戮感到愉快嗎?還是對扣扳機感到開心?

不是,他厭惡不文明且沒意義的行為,因為這跟殺人犯沒什麼區別……

看著歐洛丹堤,塔克說出心中真正的答案是……

「我喜歡在戰鬥中發掘變強的方法。」


塔克猶豫一會,輕聲詢問著歐洛丹堤。
「你會討厭……這樣子的我嗎?」
塔克覺得歐洛丹堤的情緒變得很害怕,但是不確定對方是害怕自己戰鬥的模樣,還是自己對戰鬥的看法?


「……我不知道,你戰鬥的樣子,我是第一次看,所以不知道……」
歐洛丹堤回應著,並沉默著,但見塔克有些猶豫,也挺在乎自己看法的模樣,歐洛丹堤心裡稍稍有些心軟了,畢竟目前的塔克確確實實是他平常接觸的那個模樣。

「說實話……你今天的表現可不是因為在研究變強而戰鬥的模樣,而是第一反應就是開槍……為甚麼呢?」

雖然歐洛丹堤心裡也有部分有些明白,當冒險者的或許冒險戰鬥要果斷,但他就是忍不住問,或許因為曙葉老師以及桃滿老師等都不是那樣反應的關係吧。


塔克記的很清楚,面對機械巨人……跟無機物講道理可講不通,所以他才選擇開槍。
「當時面對巨人機兵的場面……早已超出普通人能應對的戰鬥,在對方出手沒得逞時,就必須要做出反擊,去戰鬥直到一方停下來才能想後續的事情。」

塔克還記得途中小隊遇上的都是機械人偶,它們沒有思維,只會依靠指令行事攻擊。

「如果在那個時候猶豫……可能會有人受傷。」

「這類防衛用的機械雖然我沒見過,但這些機械人偶在我們踏入房間時會攻擊我們,而我們的目的跟它們的目的是衝突的,依此判斷開槍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所以如果戰鬥對象不是機器人的話,塔克就不一定會一直開槍,也會用一點時間判斷摟?」
歐洛丹堤眨了眨眼,整個探頭轉身看向塔克。

從歐洛丹堤的動作與表情,可以感覺到他與剛才畏懼的反應有所不同,此刻的他開始期待塔克的回應。


「嗯,會需要點時間判斷……」

「當然,如果對方是理性跟可溝通的狀態,那麼能靠溝通解決是最好的……這樣子也沒人會受傷。」

此時塔克確定歐洛丹堤前幾句會這麼問,是因為害怕自己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人。


聽到塔克這麼說,歐洛丹堤鬆了口氣,似乎委託內所累積的錯愕與害怕都一哄而散了,也因此他翅膀與光圈的天使型態再度顯現。

因為他的羽翼能續人性命,還曾經被捕抓拔羽過。
歐洛丹堤的天使型態是他感到完全安心與放鬆的型態。

此刻歐洛丹堤將坐著的懶骨頭挪了方向朝向塔克,然後雙腳再度踩到了懶骨頭上抱膝,並舒服的將腰靠著懶骨頭蹭了蹭,兩片大片柔軟的白色羽翼抖了兩下,頭上的光圈也閃耀著,他好奇的看著塔克。

「塔克……你剛剛講到你小時候,我好像沒聽你提起過,能說說嗎?還有……嗯……為什麼小的時候就要逼自己訓練呢?你是過得很苦嗎?」



「其實不苦呀……我在家鄉待得很安全,每天都能在房間裡專心研究裝甲……但比起待在家鄉,我更嚮往外面的世界。」
「逼自己訓練是希望不被挨揍而且能有還手的餘力。」
塔克換個姿勢躺在懶骨頭上,抬頭回想小時候的記憶
「小時候……恩……從我有記憶起只知道自己待在一處沙漠底下的巨大堡壘,這個堡壘有10個樓層,越往下,戒備就越森嚴,我記得我身處在地下第十層。」

「地下堡壘聚集著很多科學家,他們跨足各個領域,生物,機械,人體等等……。」
「我跟科學家們生活在一起,喝不同口味的營養果汁,學習新知識,將知識在研究室內實現出來,不斷地重複。」
「或許是因為我的思維不同於同齡人,那些科學家對我很仁慈,也教會我不少事情。」


「原來是塔克想去外面冒險,然後把外面想得很可怕,才想要做訓練啊……」
歐洛丹堤頭靠在膝蓋上看著塔克,光圈穩穩地飄在上方發光。

「不過,你小的時候就能研究機甲,還有沙漠底下的堡壘之類的……不太能想像……會研究裝甲,以及你居住地方很多人都在當科學家研究,是因為有外敵嗎?」

若是自然的地區區住,歐洛丹堤能理解,但從居住的是所謂的『堡壘』、『戒備森嚴』還有『裝甲』聽起來就像是個軍事區的感覺。


「嗯……」
塔克也不清楚是不是要規避外敵,科學家們在研究的東西很多,其中一兩個陰謀論者都會猜疑這裡是不是在準備甚麼秘密武器,但想這些也只是給沉悶的氛圍中來點消遣而已,當時塔克都當作耳邊風,與其猜疑,完成手中的事情更重要。

「……在四災來臨時,我甚至不清楚這些災難多可怕,可能這座堡壘就是為躲避災難而準備的?」

「我來到央城時才明白……戰爭之災發生時,有著名為沙兵的可怕生物,殺死它們的同時就會有一人化為砂礫消失,這讓所有人都感到很惶恐……。」

「我起初也認為這座堡壘就是為了規避外敵,但防得了外敵,卻防不了神力跟詛咒……」

「或許我稍微幸運一點,在經歷這個災難期間繼續悶在實驗室裡研究,還沒有被化為沙子。」
塔克回想到當時看到堡壘的走道上有沙子,才理解到一些不對勁的地方,或許那些沙子……正是受戰爭之災影響的科學家們。



聽完塔克所說,歐洛丹堤沉思著,因為這事件,桃滿老師也有提到過,許多人都有提到過,彷彿四災並不是地區性的災難,而是全世界的。

但自己沒有這個記憶,難不成自己是在相對安全的地方嗎?

歐洛丹堤疑惑著,也嘗試的開口:
「四災甚麼的……我不知道,對你們而言,會很奇怪嗎?」

或許此刻,塔克可以想起翔之夢曾經跟他提到過的:
『雷伊的記憶是虛假的,他的家鄉在這世界並不存在,所以他記憶裡的那些人……也不存在。』的這件事情吧。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我覺得這並不奇怪。」

……若是雷伊回憶中的場景不存在於這個世界裡……他會怎麼想?
塔克其實對這件事抱持悲觀的態度,未來……得讓雷伊有心理準備接受這個現實。

「而且桃店長說……大多數人對四災有深刻印象也不見得是件好事,那會造成記憶錯亂與意識衝突。」

「……關於不知道四災這件事,你會覺得奇怪嗎?」塔克回問一句。


歐洛丹堤搖搖頭。
「不會啊,又沒人規定所有人都要有習慣看新聞,或者對新聞聊若指掌吧?要不然,像是蔚家鄉那種偏遠地區怎麼辦呢?」

講到這,歐洛丹堤也開始沉思著。
「嗯……所以我西北方的家鄉……也算是偏遠地區嗎?……但我覺得,很熱鬧呢……」


「你說的沒錯,每個人接受資訊的渠道都不一定是全知的。」
塔克點頭說道。
「……像央城這裡熱鬧嗎?」

塔克不確定是不是要接續這個話題,還是換個話題。


「嗯……是沒到央城這麼多人,不過也算是熱鬧的地方,只不過……都是我種族的人在那裏居住,反倒像是你們人類就沒見到了。」歐洛丹堤思考著然後回應著。

接著歐洛丹堤偷偷的瞧著塔克:
「那塔克……有空要去我家鄉看看嗎?」

歐洛丹堤有些歪頭,然後就轉身又埋到了懶骨頭內擋住自己。

『只是旅行的邀約而已!』歐洛丹堤想著,但他總感覺有點像是要帶對方去見父母的程度。

因此他補充強調著。
「只是想帶你去看看我住的城鎮,不去我家!」接著埋入了懶骨頭內躲著,翅膀也整個遮住了自己,又留了小縫偷偷看著塔克。


『嗯……嗯?!』塔克是真的沒想到雷伊會這麼問,眨眨眼在腦裡確認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這下塔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總之,他肯定會先同意歐洛丹堤的提議……。

至於去歐洛丹堤的家,他還真沒想到這部分,真的。

「好呀……但是,我想知道一件事,人類去那兒會很奇怪嗎?」
塔克提出自己的疑惑,先別說能不能到那兒,難道有人類……能進全是天使的村莊?


眨了眨眼看著塔克,歐洛丹堤有些小愣,因為家是安全的,所以他還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因此他也開始認真的思考著,然後打量著塔克,以【魔力之瞳】的視角,然後沉思著。

……
……

「……我不確定如果塔克你在高濃度的聖屬性環境會不會受得了……」

歐洛丹堤沉思著,並邊沉思邊起身離開懶骨頭走近塔克,全身打量著,思考著。

在魔力之瞳的注視下,歐洛丹堤能得知塔克並不具有魔力。

歐洛丹堤頭上的光圈一直很亮,那代表著歐洛丹堤目前能量充沛,但或許會使坐在懶骨頭上的塔克無法直視吧。



塔克看到晃眼的光圈,眼睛會下意識稍微瞇起眼,但看到歐洛丹堤的能量是充沛地,他也感到很放心……

聽到這句話,塔克也拿不準高濃度聖屬性是什麼概念,或許普通人類應該沒事?又或許人類直接變天使?又或者是直接……昇天嗎?塔克的思維差點跑偏了。
「難道……沒有人類去過?」

但這個話題確實該認真看待,沒有魔力的人或許沒辦法待在高濃度的區域太久也說不定。

「嗯……我們之後去問問看其他有相關知識的人?」



「嗯……」
歐洛丹堤回想著過往,不過以前他好像在天使的領地內沒有看過人族,存在那裏的……好像都是喜好聖屬性的的物種?

「我也不清楚,嗯……我確實也沒印象有人族去過……」
歐洛丹堤歪頭思考著說,然後坐到了塔克的懶骨頭旁邊的位置,翅膀也稍稍滑過了塔克的頭還有背部。

翅膀十分柔軟而滑順,並且有溫暖的溫度。

「塔克說得對……確實應該查查,不然既然有人那麼喜歡我們的羽翼,怎麼會沒有印象在我家鄉領地或者領地附近都沒有看到人族的蹤影呢?」

看來雖然翔之夢提到過,他把歐洛丹堤許多綁架的記憶拿掉,但歐洛丹堤還是記得一點,像是綁架他的人是人族的這件事情。


「也說不定是有神秘法陣或是領域讓人進不來呢……」
塔克假設著那裡沒有人類的可能。

「剛才到家聊了那麼久……我口有點渴了想去泡茶,你要喝點甚麼嗎?」
塔克感覺到頭頂跟背部有翅膀滑過的感覺,他笑笑坐起來問歐洛丹堤想不想喝飲料。


「溫水就好,不過這個我可以自己來。」
歐洛丹堤笑著,然後就站起來自己走去飲水機裝水喝,也幫塔克裝了一杯,拿給塔克。

「謝謝。」
塔克道謝並接過杯子。


解渴後,歐洛丹堤又想了想,看向塔克:
「……如果塔克去我家鄉會沒辦法適應,那這個提議就算了吧?我先去洗澡了。」

接著歐洛丹堤將杯子放到定點後,便離開去浴室洗澡了。


塔克看歐洛丹堤往個人臥室走後喝完杯子裡的水,接著他也回自己的房間洗澡去了。



感謝:痛飲狂歌(桃滿)、最高に貧弱(黑禰莎)、銀白(塔克.納勒斯)


章節目錄
關於下央   
解惑     

※全篇約4萬字左右



此次歐洛丹堤的印象新增:
塔克.納勒斯(稱呼:塔克先生,知道全名,有名片)
塔克在一開始回應惡魔女孩時,直接就說出了我與他的關係,讓我很錯愕……那時我還在想,可能塔克性格比較不那麼對這種事情害羞吧?然而後來,結果塔克還說甚麼『紙包不住火』……要我接受……讓我覺得很不受到尊重…………後續與桃滿老師聊的過程,塔克似乎對我的事心不在焉答非所問,讓我感到很害怕……塔克說最近沒有事情要忙了,是在說謊吧……
對於我自告奮勇想幫塔克忙護送他們工廠東西的提議,塔克沒有猶豫的同意了,這是信任自己的表現吧?這讓我更有動力『努力變強』了!呵呵~
補充:
1.塔克似乎對桃屋挺熟的。
2.塔克享受戰鬥,因為他覺得可以讓心智變強,並找出讓自己變得更強的方法……
3.塔克此次委託之所以第一反應都事開槍,是因為對方是機器人,假設對方不是,塔克也不會立刻開槍的。
4.塔克小的時候住在沙漠巨大碉堡內,有十層樓,塔克在最地下的地方,裡面有許多跨足各個領域的科學家,塔克從那些人裡學會不少事情,那個地方是躲避災難的地方。
行程:改日有空來跟塔克一起復原看看桃屋的好吃餅乾吧!
學習筆記:下央很危險,因為塔克在下央的公私運貨時,經常會有事件……


桃滿 (稱呼:桃滿老師)
桃滿老師的店挺有意思的,有許多神奇的草藥以及小東西,很新奇有趣。糕點餅乾很好吃!桃滿老師挺照顧我的,我很感謝!也謝謝老師給予我許多訓練上的建議,我會努力盡快成長起來的。
補充:1.桃屋內有許多可愛的絨鼠模樣機械老鼠!他們能幹聰明又可愛,還會打掃灰塵,很厲害!
2.桃滿老師家鄉料理會加一些光暈草。
3.桃滿老師職業是藥劑師,故鄉主修魔藥學。
4.桃滿老師感覺直覺很準,也可能,因為他是經驗老到的冒險者吧。
5.感覺得出桃滿老師對於未知的東西充滿了興趣。
6.桃滿老師好像也能喝毒……也很喜歡喝毒?桃滿老師該不會也非人族吧?
7.桃滿老師感覺有賣很多神奇的東西……
行程:桃滿老師提到會幫我留意合適的『召喚獸』,雖然我不太清楚召喚獸的實際用途,不過感覺是很厲害的存在。
學習筆記:1.餅乾除了搭配蜂蜜外,搭配奶油一起,味道也挺不錯的!
2.桃滿老師跟我說,這宇宙有許多不同的世界,聽起來……好神奇,我一直以為那只是小說情節呢……
3.原來這城鎮內,有很多暗屬性的種族……我都沒注意到……好訝異……
4.如果看到『太便宜』、『出自不可再生部位』或是『沾染負面情緒』的材料都不要購買,這類材料是有問題的。
5.學會製作『暖身提神茶』,可以加蜂蜜或者牛奶做成奶茶!
6.學會製作『光源素瓶』!感覺製作情況就像是鍊金一樣……很神奇……具老師所說,但在過程中的作用,是『純化』,一位是『位完整的生命,因此也是一種不穩定的本源,嗯……聽上去很神奇。
7.下央很危險,但是資源也很多,桃滿老師在下央也有分店!


《光元素瓶》
▲材料:
◆光暈草-街上可以買種子或成品,能入藥也可以當香料。
◆光鳥羽毛- 可用光元素素材代替,如『日光花』。
◆暖冬花 - 街上有賣乾燥花。
◆班特鳥蛋-可以用普通雞蛋取代,但普通雞蛋料多一點。
◆碳粉 - 可以是木炭,燃燒時越少煙越好。

※太便宜的、出自不可再生部位的、有負面情緒等的材料不要買。

▲製作步驟-
1.暖冬花、光暈草磨成粉,光鳥羽不用。
2.水煮滾冒泡後,先放入『暖冬花』。
3.在水變得有點橘紅色後,改用中大火,並攪拌至均勻。
4.攪拌均勻後關火,然後加入光暈草粉繼續攪拌。
<<這階段濾掉藥渣,可以當▲暖身提神茶▲喝!!>>
5.等一小段時間後加入光鳥羽毛,然後蓋蓋子。
6.蛋開一小洞,僅取出蛋白,接著將煮好的液體倒入,最後用碳封住,以鋁箔紙包起。
7.用大火烤,要轉動平均受熱!直到烤熟!!

▲保存方法:
放在光照的地方。





黑禰莎 (稱呼:黑禰莎)
他似乎知道我很多,或許也已經察覺我種族的身分了,卻因為『契約』之類我不太清楚的原因而沒提,總而言之,是會保密吧?在我錯愕而不知怎樣回應桃滿老師的當下,感謝女孩的啞謎。雖然他很多時候很詭異,不過感覺他是個不錯的人!應該是能把他當女孩看待的吧?
本來以為女孩輕易就要把自己眼睛給人,還好只是給眼淚……嚇死我了……話說女孩眼淚是七彩的,好神奇。
補充:1.惡魔女孩的食物是毒?還吃蛇蜥?!不過他好像也吃一般人的東西。對惡魔的事……我不是很清楚,不過女孩似乎不是我所知道的那種惡魔的種族,而且差異挺大的……
2.從女孩這,我得知這次任務遇到的霧怪物,是異界的詭計欺詐之神。
3.女孩這類種族似乎有很特殊的購物系統,感覺很便利又神奇。


角色相關:1.歐洛丹堤本來沒想過當冒險者,他就是寫曲,但因為先前綁架事件,以及塔克深淵的失蹤事件,讓他堅定要當個冒險者,因為知道自己有不足,所以想改進與進步,希望早日成為塔克可靠的同伴。
2.歐洛丹堤並不清楚自己頭上的光圈為何總會出現?因此他懷疑或許與自己這種族起源的『羽葉草』有關,或許是『羽葉草』本身會發光吧?
學習筆記:下央很危險,但是資源很多,也有發光的植物,桃滿老師在下央有分店,塔克在下央也有工廠。


操作者的話

那次本之後,一直覺得有甚麼是想對的,非常感謝桃滿邀約開的後續串讓我沒留下遺憾與疑問。
話說,很高興認識黑禰莎,他的各種表現奇特又有趣,開始好奇他的背景了W……

本來有一張歐洛丹堤的表情圖,我以為只有塔克會解鎖,沒想到在此串,桃滿就解鎖了!讓我很訝異,桃滿太厲害了!!
桃滿的藥劑製作的設定挺有意思的,一定要筆記的!

也感謝白白補的後續對串免於失火,我鬆了口氣……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RPG公會~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