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第九十七章 – 失散

左中道 | 2023-12-04 08:01:02 | 巴幣 0 | 人氣 82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第九十七章 – 失散


有著淺粉紅髮色的女子,以恰到好處的速度轉頭看去,她兩側的八字瀏海在晃動間一邊貼著鵝蛋般的臉頰,另一邊則輕輕地飄逸著。

很少賦予情感的容貌依舊沒有表達心中的想法,她那雙冷漠又不會高傲的銀瞳杏眼迅速掃視著身後的兩人。

頓時間,車廂瀰漫著一股冷冽的氣氛。

寧靜得駭人的環境下,一個滿身濕透而且不講禮儀的重騎士踢開了側門。正當他要衝進來的時候,一條大毛巾先一步擋往了他的視線。

埃爾莎一步踏前,手上的白色長劍穿透了空中飛揚的毛巾,再刺進騎士上身盔甲間狹窄的縫隙。

弄出的血液還未及時濺上毛巾的一瞬,劍尖已經抽出來再度插進騎士的手掌。經她細微地操控劍身,對方手持的重型武器被白劍推向後,才鬆手掉出車外。

白劍巧妙地從對方手掌間拔出,受重創的敵人隨即掉到車外。

車廂裏的娜雅一臉震驚地看著埃爾莎的背影,雖然聽說她自稱是帝國的劍聖,但第一次親身看見她揮劍的姿態,頓時被震撼了。

這時更多的敵人從窗邊湧進來,埃爾莎連話也沒多說便轉身再度揮舞白劍,動作之快,待娜雅回過神來時,地上已經多了三具趴著的重騎士。

娜雅看著地上開始囤積著廢鐵,迅速抓起其中一個便隨手拋出窗外。她們在沒有溝通的情況下,好像已經分了各自的工作,其默契可說天衣無縫。

新的敵人才剛踏入車廂,埃爾莎手持的白劍已經先一步問候他們。兩手空空的娜雅也很流暢地抓起地上的敵人,然後發力將之拋出窗外,二百公斤乃至更重的都被他輕鬆提起……

地上流著血的廢鐵們逐漸被清空,有些倒霉蛋甚至沒機會親吻染紅的毛氈地就被娜雅接手,然後化作炮彈般轟進貼近來的黑色馬車裏。

至於地上為何沒有疊起騎士山這個問題,不是因為衝進來的敵人不夠多,也不是娜雅過分神威,而是埃爾莎在敵人跳進來的過程間已經重創了他們。部分可憐的傢伙連眼前的目標車輛也沒機會踏足便提前倒在路上。

被清空的黑色馬車緩緩退下來,一輛新的黑色馬車立即上前補充空缺,車內一個個重騎士排著隊上前突襲,排在最後的重騎士好像沒思考過身前笨重的團員們為何可以擠進對方狹小的車廂中。

在他身前的團員快要跳出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身處的馬車不見了車夫,就連車夫身旁的火槍守衛也消失了。

回頭一看,剛剛在身前的那位團員在兩輛馬車之間凌空著,那人手腳垂下;武器也不見了。疑惑感才剛升起,那團員隨即掉到路上。

也因此看見對方車廂上的粉髮美人,高貴間帶著冷酷的氣息……不!是帶刺的玫瑰!接著便沒辦法接著了。

在側門邊的埃爾莎收回刺出去的白劍,又轉身回到車廂內,還看了眼閒得要做熱身運動來解悶的娜雅。

突然間,車頂上傳來超越一般武器碰撞時的聲響,娜雅向上看去的時候,埃爾莎卻極速轉身向側門刺出白劍。

「叮!」

白劍碰上了毛扇卻發出清脆的聲音。扇子托著劍身的位置上冒出冰霜,白劍表面立即結了冰,並已可見的速度延伸到埃爾莎的右手。

「太遲了。」貝里爾在側門邊說。

埃爾莎的左手短刺劍沒有閑著,義肢的刺擊卻被身穿貴族束衣裙的貝里爾輕鬆避開來。她手持摺疊的扇子把埃爾莎的短刺劍推開來。

埃爾莎的動作無疑是可以更快的,但在貝里爾面前卻慢得不能正常發揮劍術。

「這樣可不行呀,在我的場域技能下勉強揮動武器會很易拉傷筋骨的。妳就乖乖給我像那位公主一樣,變成站立的人形冰棍吧!」貝里爾笑道。

車廂內的環境早在貝里爾踏入來之前已經變了樣,冰封的玻璃窗不再透明、上高的水晶吊燈也不再受行駛間的搖晃而擺動、牆身跟椅子都披上一層冰膜。這兒的環境像極一個巨形冰箱一樣。

抬頭向上看的娜雅更直接定格了,她身體表面上的白霜不斷增厚著,早已不能動彈的她成了貝里爾口中形容的冰雕。

最近貝里爾的埃爾莎承受的寒冷更甚,這刻她冰冷的表情下真的物理上結冰了。

進來後的貝里爾沒有把娜雅看在眼裏,貝里爾眼中就只有身前的埃爾莎一人,已她的雙眼一直亮著白光,別人無法從她的眼眸中看見她的視線。

「埃爾莎妳這個賤人,到底把艾勞德收藏到哪裏?我知道妳跟他碰面了!」貝里爾低聲地說。

頓時車廂裏冰冷的環境再一次氣溫急降,週遭都被白色的冰層覆蓋起來。

埃爾莎聽見後鼻息一呼,全身立即發出璀璨的銀光。右手霜凍最先退卻,左臂也恢復靈活,義肢隨即横掃到貝里爾身邊去。

貝里爾立即身體後仰,作為非體術修煉者的她反應也可以稱作優異,毛扇成功擋去刺劍的攻勢,但是右邊極速掠來的白劍卻不好回避。

貝里爾主動往身後跳去,避去斬擊的同時離開了對峙的車廂回到她原本的貴族馬車上。

上前一步的埃爾莎卻又止了步,因為對方沒有驅動靈力的跡象,只是張開了毛扇,並將毛扇檔在左耳前方不動。

這一動作是帝國貴族女士們經常在社交場合使用的扇語,而貝里爾擺出的意思是:不要違背我們之間的秘密。

「我會先一步找到他的。」貝里爾說完,便回到所在的車廂裏,她的馬車也漸漸落後。

埃爾莎走到側門邊看去,黑色車隊已經完全不見蹤影,只見貝里爾那輛馬車在後方轉了彎,並開始逆向行駛,對方馬車上的水晶燈光很快變得依稀,不久便消失在漆黑的路上。

埃爾莎收回武器後第一時間來到娜雅身前,全身僵硬的娜雅被埃爾莎觸摸頭頂才逐漸恢復紅潤。

被驅除寒意的娜雅立即雙手抱著肩來取暖,埃爾莎見狀主動把她拉到懷中。

娜雅也毫不客氣地抱緊埃爾莎。

這時的車廂還是被冰層覆蓋,因為埃爾莎並不擅長使用場域技能的關係,所以沒有做什麼來抵消現在的冰凍環境。

被冰封的前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撞著,冰層最終不敵連續的衝擊而碎裂,前門張開後,滿身傷痕的勞倫斯走進來。

他看著她倆抱在一起,原本沒有什麼要說的,但最後卻開口道。

「泰迪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