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09.晚餐

佐渡遼歌 | 2023-12-03 20:00:09 | 巴幣 1208 | 人氣 34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時間差不多了,李少鋒站在燕子的房間門前,遲疑著是否要敲門時就聽見腳步聲,急忙側身讓開。
 
  只見踏出房間的燕子穿著一件剪裁貼身的晚禮服,頭髮也整理過,以往亂翹的髮尾都用深金色髮夾仔細夾著。整體看起來成熟許多,由於穿著高跟鞋,視線也和平時不同,頗有新鮮感。
 
  李少鋒不禁看了好幾眼,一瞬間甚至忘了要開口稱讚。
 
  「可惡,穿得太正式了……等一下,人家去換掉。」燕子立刻扭頭說。
 
  「不用換啦,這樣子很好看啊!」李少鋒急忙說。
 
  「你穿襯衫和牛仔褲,人家卻穿禮服,怎麼想都不搭吧。總之人家去換成比較休閒的。」燕子說。
 
  「沒關係啦,我家老爸說難得一年沒有見面,似乎訂了挺貴的餐廳,禮服不會格格不入啦。」李少鋒說。
 
  「行吧,那樣你去換成比較正式的。」燕子偏頭說。
 
  「我沒有那種衣服啦。」李少鋒苦笑著說。
 
  「老爺子。」燕子隨口說。
 
  「燕子大小姐,老朽在。」片桐總一郎立刻從走廊轉角現身,躬身說。
 
  「麻煩替笨蛋學弟準備一套可以見人的服裝。」燕子說。
 
  「咦,不用啦,這樣太不好意思了。」李少鋒說。
 
  「實際上已經準備好了。製作費用也已經從您的戶頭扣除。」總一郎說。
 
  真的假的?李少鋒愣了愣,卻也頷首說:「那樣倒是……幫大忙了。」
 
  「西裝放在衣櫥右側,用防塵套包著裝。尺寸方面不用擔心。」總一郎說。
 
  「原來那個防塵套裡面是西裝,我還以為是瞭望塔的隊服。」李少鋒說。
 
  「快點去啦,人家可不想遲到。」燕子催促說。
 
  李少鋒立即聽命,迅速返回房間,打開衣櫃後確實從防塵套當中發現一套西裝。光從手感就知道是高級品,領帶、領帶夾、皮鞋等等配件也是一應俱全,不禁佩服片桐總一郎的細心。
 
  生平首次穿上西裝,李少鋒卻覺得比起穿參加遊戲的戰鬥服更加彆扭,拉著衣領又整理著袖口,好一會兒才默默離開房間,不過立刻就被站在走廊的片桐總一郎逮住,幾乎從衣領到褲管都重新整理了一次。
 
  燕子站在旁邊,笑著旁觀說:「挺帥的嘛,果然還是人要衣裝。」
 
  「感謝學姊誇獎。」李少鋒苦笑著說。
 
  「雖然說工房的隊服基本上就是制服,有幾套西裝還是很方便。現在工房也有幾位是大學生了,樓月姊其實有在考慮將隊服換成西裝。」燕子說。
 
  「要換掉原本的高中制服嗎?」李少鋒問。
 
  「樓月姊說大學生還穿高中制服有點害羞,應該會陸續訂做吧。高中生組就繼續穿制服,大學組則是改成西裝,不過也有考慮穿原本流派的隊服,畢竟原本有特別設計過的隊服就是單肩披風。」燕子隨口說到一半,注意到視線,蹙眉問:「幹嘛?」
 
  「只是想說學姊的頭髮居然綁得起來。」李少鋒說。
 
  「也沒有短成那樣子吧。」燕子伸手捧了捧髮尾,事不關己地問:「所以確認要讓人家陪同嗎?很久沒看到帆帆鬧脾氣了。」
 
  「至少比起讓師父在我家老爸面前講一些關於修練、克蘇魯遊戲或外星生物的話題,讓情況變得難以收拾更好。」李少鋒說。
 
  「確實,帆帆在某些時候挺天然呆的。」燕子說。
 
  「之後我會努力道歉的。」李少鋒說。
 
  「嗯,那麼就出發吧。」燕子優雅地稍微斂起裙襬,轉過身子,用著高跟鞋順勢踢了李少鋒的小腿一下就往前邁步。
 
  「……可以問問為什麼我被踢嗎?」李少鋒一邊追上一邊遲疑地問。
 
  「那種挑剩下的講法讓人家不太高興,下次注意。」燕子說。
 
  「我會注意的。」李少鋒正色保證,隨即快步追上。
 
 
 
 
  李少鋒的父親──李宗德任職於販售餐飲用大型調理機具的跨國企業,職位是主管階級,一年有將近三分之二的時間都輪流前往位於日本、菲律賓與馬來西亞的分公司出差,幾乎不會待在台灣。
 
  李宗德的個性嚴肅、沉默寡言,對於每件事情都有屬於自己一套的看法與堅持。李少鋒清楚記得在小時候有好幾次都被訓斥到哭出來。
 
  話雖如此,在李韶涵失蹤之後,父子之間的關係出現劇烈變化,原本就不多的交流幾乎降到零。李宗德積極展現出身為父親的和善一面,至少在物質方面滿足所有要求,當李少鋒升上高中時也主動租了遠遠超過普通高中生水準的公寓。
 
  李少鋒對此並沒有特別想法,知道妹妹失蹤的時間點起,家庭就不可能再度恢復原狀。成為克蘇魯遊戲玩家後忙於習武練氣和各種相關事情,盡可能地避免與雙親接觸,每當李宗德回台邀約一起吃飯的時候,總是使用已經和母親有先約了,敷衍地推辭掉,反之亦然。
 
  由於雙親幾乎不會聯絡,倒也相當順利地撐過一整年沒有被拆穿。
 
  李少鋒坐在轎車後座,依序回答燕子提出的各種問題,暫且套好說詞,同時也順勢講了一些過往瑣事。並沒有特別瞞著學長姊們關於李韶涵的事情,平時也沒有時機聊到,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說出來。
 
  話題也在不知不覺間變成李韶涵。雖然都是「有一個很喜歡的泰迪熊娃娃」、「在其他人面前會努力將青椒吃下去,不過在家人面前就很挑食」、「運動神經不太好,但是很活潑」、「有段時間很迷跳繩」、「喜歡吃甜筒,哭的時候只要跟她說要去買甜筒就會停了」等等的小事,燕子聽得相當認真。
 
  數十分鐘後,片桐總一郎在路旁停車格停下轎車,開口說:「抵達目的地了。」
 
  「不好意思,麻煩老爺子了。」李少鋒說。
 
  「這是老朽的份內之事。」總一郎笑著說:「請問需要等兩位用餐完畢嗎?」
 
  「這裡距離工房不遠,吃完飯會散步回去。正好人家有很多事情想跟笨蛋學弟好好聊聊。」燕子斜眼說。
 
  「當然奉陪。」李少鋒立刻說。
 
  「老朽明白了,那麼請燕子大小姐好好享受第一次的約會。」總一郎說。
 
  「只、只是吃個飯!而且哪有人第一次約會就見父母的。」燕子沒好氣地說完就立刻下車。
 
  大概只有片桐老爺子能夠這樣取笑燕子學姊還不會被罵吧。李少鋒默默地想,隨即收到燕子扔來的白眼,急忙下車追著她過去。
 
  時值晚餐時間,街道熱絡熙攘。
 
  作為集合地點的這條街道是台中知名的一級美食戰區,火鍋、牛排、燒肉、壽司與異國料理應有盡有。此刻兩側餐廳門口都站滿等待候位的人們。
 
  燕子遠遠看著店家招牌,無奈垮下肩膀,不悅嘆息說:「人家剛剛在車上就覺得有點不妙了……笨蛋學弟,全台中那麼大,哪裡的餐廳不訂居然訂這條街的?」
 
  「嗯?什麼意思……啊啊!」李少鋒遲來想到燕子的姓氏,暗叫不妙。
 
  卡萊爾集團是穆展鵬白手起家建立的大型集團,以飲食連鎖店為主,過去幾年來在台中迅速崛起、廣泛拓店。此時此刻,整路放眼過去,街道兩側將近六成的餐廳都是卡萊爾集團旗下,無論火鍋、牛排、壽司、鐵板燒、素食或吃到飽的店家,皆是如此。
 
  燕子身為卡萊爾集團的千金小姐,等同於進到自己家開的餐廳用餐,然而在和家族鬧翻的此時此刻,情況就變得頗為尷尬。
 
  「真的非常抱歉,我不應該把訂位的事情交給老爸,如果當時有多問幾句就好了。」李少鋒單手摀著臉,歉然說:「我現在就去改訂其他家!」
 
  「現在可是晚上用餐的高峰時間,而且還是周末,根本不可能改訂吧……算了,人家來都來了。只要別遇到經理以上的職員,大概也不會認出人家。」燕子說。
 
  「真的沒問題嗎?」李少鋒問。
 
  「這個不是你要在意的事情,現在想辦法把事情好好瞞過去就行了。」燕子沒好氣地說。
 
  「我知道了,真是萬分感謝。」李少鋒低頭說。
 
  「等到回去再想想看要怎樣讓你反省。」燕子勾起嘴角,壞笑著說。
 
  「這點就麻煩學姊手下留情了。」李少鋒苦笑著說。
 
  「走吧。有看到人了嗎?」燕子說。
 
  李少鋒在約好的地點左顧右盼,將近一年沒見了,還是在人群中第一眼就認出自家老爸,快步迎上前。
 
  李宗德身穿深灰色西裝,梳著側邊油頭,半白髮絲與略為疲倦的神情更是增添了原本的死板嚴肅。李宗德同樣很快就認出李少鋒,卻是一副沒料到他會穿得如此正式又攜伴,訝異皺眉瞥了好幾眼燕子,劈頭就問:「為什麼公寓解約了?」
 
  「……嗯?」李少鋒愣了楞才想起來自家老爸究竟在講什麼事情。
 
  戴上玩家戒指的當晚,自家師父基於各種理由,半強硬地搬到隔壁,不過很快就為了方便起見,兩人都搬到工房居住。當時,原本的公寓套房也因此解約了,由於楊千帆淡然表示她都處理好了,李少鋒也沒有深究,直到現在才想起來這件事情。
 
  「為什麼解約了?」李宗德再度詢問。
 
  「咦?關、關於這點……因為我現在和學校的學長姊合租了。這位是燕子學姊。」李少鋒急中生智地回答,暗忖這樣倒也是事實沒錯。
 
  「合租?」李宗德疑惑皺眉,將視線投往始終站在旁邊的燕子。
 
  燕子伸手從後面狠狠擰了李少鋒的腰,暗自抱怨居然在這個最差勁的時機點介紹自己,不過表面上還是露出笑容說:「叔叔好,人家是笨……是少鋒的社團學姊,叫作穆燕。少鋒平常都直接喊人家的綽號是燕子。」
 
  仔細想想,這個好像是自己第一次被燕子學姊叫名字吧。李少鋒突然覺得心底湧現奇妙的麻癢感。
 
  「你們兩位在同居?」李宗德將眉間皺得更緊,沉聲問。
 
  聞言,燕子突然嗆到了,伸手掩嘴地偏頭咳個不停。
 
  「等、等等!沒有啦,當然還有其他位學長姊一起合租!比較像是……雅房的感覺!或者說像是分租樓層的樓友!對!就是樓友!大家還是有自己的房間和衛浴間,只是共用交誼廳、廚房這些公共區域。」李少鋒急忙解釋。
 
  李宗德的表情依然難以釋懷,低聲唸著「最近的高中生都這麼開放嗎」,不過沒有追究下去,轉而問:「所以這位是女朋友?」
 
  「咦?呃,不、不是啦!」李少峰尷尬地說。
 
  「晚餐時特意帶其他人同行,我還以為是準備趁機介紹。」李宗德說。
 
  對耶,這個真是盲點!一開始被自家師父弄得好像一定要攜伴參加似的,其實自己拿林誠或張定緯當擋箭牌再單獨過來赴約就行了。李少鋒暗自懊悔,強行轉回話題地說:「平時受到燕子學姊很多照顧,早上收到訊息的時候正好聊到這個話題,因此確實是趁著這個機會。」
 
  「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的約會了?」李宗德皺眉問。
 
  「所以說了不是女朋友啦!」李少鋒再度重複,尷尬苦笑。
 
  「人家偶爾會聽他提起這方面的話題,現在總算有機會見面了。」燕子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依然小臉通紅,勉強保持著笑容回答。
 
  「很高興認識你,我是少鋒的父親。」李宗德說。
 
  「人家才要說聲抱歉,打擾了你們父子團聚的時間。」燕子說。
 
  「不用介意,有其他人在場也不錯,否則大多時間都只是在吃東西,不太講話。少鋒從以前就不會帶朋友回家,當然就更沒有女性朋友……你們真的沒有在交往嗎?」李宗德忍不住又問。
 
  「人家只是學姊。」燕子更加笑咪咪地回答,同時暗中用力擰了一下李少鋒的大腿。
 
  啊啊,這是回去之後會被罵得很慘的意思吧。李少鋒乾笑幾聲,忍著不去揉大腿傷處,暗自做好覺悟。
 
  李宗德依然面露懷疑,不過沒有多問,轉身走向餐廳。
 
  李少鋒和燕子也隨後跟上。
 
  李宗德訂的餐廳相較於街上其他餐廳也是價位最高的。店內採低調奢華的鋼琴黑裝潢,光線晦暗,全部只有三十二席,分別區分成三個獨立包廂的吧檯式座位,由主廚現場調理烹飪,提供法式、日式與原創的無菜單料理。
 
  李宗德已經事前預約了原創料理的套餐,原本無法當日增加人數,正好有一組客人未到才當場多點了燕子那份。
 
  李少鋒暗自抱怨著「這個根本不是應該帶高中生來吃的餐廳吧」,卻也慶幸有穿西裝。不曉得這間餐廳是不是同樣位於卡萊爾集團旗下,用眼角觀望著燕子的表情,但是看不出來,只好默默入座用餐。
 
  主廚很快就依序上菜。
 
  燕子展現出幾乎完美的餐桌禮儀與態度,微笑回答著李宗德的各種問題,
 
  李少鋒忐忑旁聽幾句,很快就確定拜託燕子學姊同行是正確決定,不用擔心突然出現「我身為少鋒的師父,必定會在遊戲當中保護好他的安全」或是「基於職責,今後一輩子都會和學長在一起喔」等等話題,安心吃著聽完主廚介紹也完全不曉得是什麼的料理。
 
  途中,李少鋒的小腿又被坐在隔壁的燕子踢了幾下,似乎在抱怨都將話題扔給她處理,急忙協助接話。
 
  晚餐平安無事地結束了。
 
  踏出餐廳時,外面街道已經是夜幕低垂。店家招牌的霓虹閃爍。
 
  李宗德似乎想要趁機看看合租的套房究竟是什麼模樣,攔了一台計程車,不過李少鋒堅決婉拒了,表示會搭公車回去。李宗德沒有堅持,關心幾句之後就獨自搭乘計程車離開了。
 
  沒有暴露玩家的身分、克蘇魯遊戲的消息與習武練氣的近況,甚至奇蹟似的沒有暴露現在住所,以免老爸老媽日後突然找上門,可以說是最好的結果。李少鋒如釋重負地嘆息,再度低頭說:「本次實在萬分感謝學姊。」
 
  「你還是留點心思想辦法去安慰帆帆吧。」燕子冷哼說。
 
  「我會的。」李少鋒說。
 
  「是一位好父親啊。」燕子淡淡地說。
 
  「……是的。」李少鋒說。
 
  這個時候,一位看似餐廳經理的男子匆匆離開餐廳,追到人行道,張望過後就快步跑向燕子,笑著賠罪說:「大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服務生是新人,沒有認出您來,幸好主廚有來告訴我一聲。」
 
  「不勞費心了。」燕子冷淡地說。
 
  「去年尾牙沒有見到大小姐,沒有機會打招呼。真是感謝願意蒞臨本店,不曉得今天的餐點是否合胃口?」經理男子問。
 
  「不只去年吧,人家很多年都沒參加了。」燕子說。
 
  「是的呢,好幾年了,原本以為是身體不適,見到大小姐依然健朗真是太好了。」經理男子仍舊維持著笑容,轉而面對李少鋒,從胸前取出一張名片,雙手往前遞出說:「您是初次見面吧?這是名片,後面有VIP的專用號碼,只要撥打一通,任何時候都可以前來用餐,無須事前訂位。」
 
  「不用了。」燕子冷淡拒絕,拉住李少鋒的手就邁步離開。
 
  「歡迎下次光臨。」經理男子笑著說,不死心地想要遞出名片。。
 
  果然剛剛還是應該堅持改訂其他餐廳的。李少鋒轉頭用眼角瞪了一眼經理男子,讓他不要繼續死纏爛打,跟著燕子混入人群當中,低聲說:「抱歉。」
 
  「你道什麼歉?」燕子立刻反問,又走了幾步才放軟態度地說:「你沒有什麼需要道歉的地方,這是人家的問題。」
 
  「如果學姊願意講,我隨時都有空。或許聽了也幫不上忙,不過……該怎麼說比較好,我是站在學姊這邊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站在學姊這邊。」李少鋒正色說。
 
  「改天吧。」燕子鬆開手,不過還是抓著李少鋒的袖襬,繼續拉著他走在夜色漸濃、霓虹絢爛的人行道。
 
 
 




創作回應

毒奶大師
少鋒:只是學姊
宗德:(看看兩人的戒指)行吧
2023-12-03 23:00:07
佐渡遼歌
觀察入微,直覺敏銳XDD
2023-12-03 23:18:26
狐狸
感覺燕子股 會裂開˙˙
2023-12-03 23:05:02
佐渡遼歌
雖然並非刻意的安排,不過『獸血寶石』有燕子戲份,現在暑假篇也有不少XDDD
2023-12-03 23:19:07
小蛇hebi(詩音)
老爺子揶揄得好,麻煩今後也多揶揄一些www
少鋒爸的疑問很合理,突然穿得漂漂亮亮還攜伴參加,還宣布自己與對方正在同居(並沒有),怎麼看都是要得到父親許可答應他們終身大事的節奏(X
2023-12-04 11:44:17
佐渡遼歌
燕子學姊只好把氣都出在少鋒身上XD
不禁慶幸還好師父和羽兒沒有跟,不然場面就更加混亂XDD
2023-12-04 13:58:03
毒奶大師
我原本其實期待旖歌來一下的
2023-12-04 15:45:32
佐渡遼歌

突然登場說「您好我是少鋒的未婚妻嗎」XDD

嗯......今後可能還是有機會的
少鋒:!?
2023-12-04 16:03:47
小蛇hebi(詩音)
乾脆師父、夏羽、燕子學姐、夏旖歌、阿妮絲、沈婭全部一起出現算了(X
少鋒爸:我選擇昏厥
少鋒:我也(ry
2023-12-04 16:16:06
佐渡遼歌
吃團圓飯wwww
2023-12-04 16:18: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