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三九八

黑霧 | 2023-12-03 09:22:29 | 巴幣 12 | 人氣 42


  空有想法沒有意義,因此閃光採取行動試圖驗證。

  長槍一擺,閃光身影跟著靈動起來,出招不再留下三分後勁,而是展開如狂風暴雨的突刺。

  閃光想要率先確認的,是排除對對方造成壓力的條件,那招槍擊或許是約翰感到危險的時候也會觸發。

  加大力度與速度其實不符合二段攻擊的訣竅,不會破壞的物體相互碰撞只會彈開,換個說法閃光目前確實不是為了擊殺對方,她沒有自大到打算一步登天。

  通道狹窄,長度有限,閃光心中的打算,是要把約翰推到盡頭,迫得對方退無可退,要是對方有拐彎繼續後退的意圖,那一瞬間的動作就容易捕捉,要是對方不拐彎,那就必須得拿出更多本事。

  「說到底……我突然變得能壓制牠也很奇怪就是了。」

  這個簡單的疑問並未留在閃光心裡,因為約翰被她迫得節節敗退,她利用主動出擊的優勢以及約翰重量有限的特性,以比起技巧更重視暴力的方式來破開困局。

  約翰必須作出選擇的時刻來臨了。

  閃光聚精會神,眼前的一切彷彿變慢,大概下意識加深了連接深度,為的就是那一瞬間。

  迫使約翰來到通道盡頭,自然也意味著閃光不可能藉由看出槍擊的先兆逃離,她只剩下利用甲冑強行承受的選項,而那對反應及動作的要求自是極高。

  要說出乎意料,那也真的是出乎閃光的意料。

  約翰的智能顯然比其他類型高出不少,至少牠意識到那看似存在的退路實際是陷阱,所以牠沒有拐彎,而是硬氣地留在原地,然後變化出了非常少用的肢體。

  「粉碎者」的巨足。

  一般來說,約翰在並非擬態成其他類型的時候,都只是把肢體隨意地像鞭子一樣變化,而擬態得最多的則是「屠宰者」的螫肢,其次需要單點突破或者攻擊速度的時候則會選擇「屠宰者」的步足或者尾巴,這麼一想牠絕大多數時間都是模仿「屠宰者」。

  硬要說的話,說不定槍擊其實是模仿「織網者」噴吐帶有黏性的特殊物質。

  實際上僅是這樣就叫人相當頭痛,畢竟擬態厲害的地方並不是能變很多種類,而是變化的特性,不同變化的組合所帶來的可能性,叫人難以針對應付。

  此刻約翰選擇的,是「粉碎者」的巨足,又或者可以說是一面巨大的盾牌甚至是牆壁,至少從閃光的視角來看,她就是看到一整面漆黑的物質堵在面前。

  「是拖延時間?還是會逃走?」閃光不禁陷入了猶豫之中。

  至今為止,敵人沒有出現過撤退或者逃走的行為,雖然會防禦,但那是為了抵擋甲冑少女的攻擊,最終目的始終是消滅眼前的威脅。

  簡單來說,就是防禦亦是攻擊的一環。

  可眼前這面牆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哪裡有攻擊的可能性?單純是把自己的身體曝露出來讓敵人戳罷了。

  「總不會戳下去會有什麼刺針之類發射出來吧?」閃光想是這樣想,但她也沒別的辦法,只能把長槍黏在上面開始侵蝕。

  按照過往約翰的反應,一旦開始侵蝕甚至露出血肉,牠便會把肢體變回去,然後改用其他肢體應戰以爭取恢復的時間,可如今牠卻沒有那樣做,而是維持著能封鎖通道的巨足,迫使閃光不得不耗費時間破除這個障礙。

  「這……真的打算拖延時間?如果牠這樣受傷之後才變回去,然後換一隻腳再來堵住,用槍的我完全沒辦法突破吧……」閃光已經不去考究對方是否打算拖延,而是改為思考怎樣處理了,「要是對方封意用這種方式防守,是真的不可能突破,那要繞去背後……也沒意義吧?牠只要換個方向繼續這樣架起牆壁就行。」

  這種突如其來的狀況真的叫閃光無語了,「那我後退牠會追上來嗎?追到我要還擊的時候再度這樣防守怎麼辦?我又不可能這樣拖著牠一起去地底……」

  想到這裡的閃光終於理解對方或許就是考慮到了這一點才選擇防守,實際上最初約翰選擇守在門口而沒對二人出手,就有著像是拖延時間的味道,或許就連甲冑少女需要二人組合才能發揮這一點都納入判斷之中,因此不介意放走一人。

  雖然說這狀況可謂回到初衷,閃光沒忘記自己留在這裡只是為了纏著這隻「擬態者」,僅是因為看到勝利的曙光才希望得到更多成果,但人一旦看到可能性,自然而然就會想辦法達成,此為人之常情。

  最重要的是,依照目前的狀況看來,約翰的危險性比預想來得低,這才是閃光貪心的本錢,要是需要冒風險拚搏的話,那她當然不可能嘗試了。

  「應該這樣想,最壞也不過是留下來而已,總之什麼都試試看吧。」

  閃光打定主意,除了眼前的約翰外,時間亦是她的敵人,既然剛才已經藉由攻勢迫使對方採取未曾見過的純粹防守策略,那麼她認為大膽嘗試一下其他方法不算什麼大風險。

  當下閃光不再嘗試突破眼前的障礙,光是確認對方在最初那隻巨足承受了血肉開始被掏空的傷害後,隨即替換成另一條巨足便已經足夠,就算因為那樣而前進了幾分,實際上完全沒有意義,畢竟通道並非封死,而在有牆壁般的障礙下拐彎也不會構成弱點。

  接下來閃光要做的也很簡單,就是收槍迅速後退,作勢要離開這個地方。

  閃光並沒有一定要逃走,雖然退得俐落,但實際上保留了隨時可以再度衝刺突擊的餘力,自然是覷準對方解除防禦而想要追上的那一刻。

  只是約翰似乎鐵了心真的要防守到底,又或者看穿了閃光的打算,並未有立即解除巨足,相對的居然是挺著巨足緩慢地跟上,畢竟說到底是巨足並非真的牆壁,沒有真的和通道的牆壁黏在一起,能自由移動自是理所當然。

  「這種防守方式也太過份了吧……不只是擁有最強大的攻擊力,轉換成防禦也是一樣的意思嗎?」閃光看著那樣的光景,只能如此無奈地感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