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第九十六章 – 有時放手也解決不了問題

左中道 | 2023-12-01 08:01:02 | 巴幣 0 | 人氣 63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第九十六章 – 有時放手也解決不了問題


黑色車隊當中,一輛貴族馬車窗邊掛著的吊燈閃爍不定,隨即那邊的窗戶也打開來。

一位不戴頭盔的騎士立即驅馬趕到窗邊來。在窗內坐著一位編了兩條魚骨辮子的貴婦,她問道:「情況怎樣了?我看你們都棄掉不少馬車,不要跟我說抓捕一個女孩也遇到困難喔。」

跟馬車並行的騎士突然驅使座騎跳起來,避過掉在路上昏迷的團員後又立即趕到車窗邊來說:「不是這樣的,貝里爾大人!」

他又說道:「對方有兩位七階修煉者保護著,我們現在成功分散了其中一人的注意,正準備安排更多騎士突入車廂。」

貝里爾緩緩扇著手上的貴族毛扇,看著騎士的神情滿是懷疑的,「是嗎?總之我不想聽見任何失敗的藉口了。」

「是的,現在就辦。」

當騎士準備加速前進的時候貝里爾又說道:「等一等。」

她說:「需要我出手的話,說一聲就行。」

騎士看著她微笑起來,頓時全身一涼,草草回應便迅速離去。

目標車輛早已被兩輛黑色馬車左右包圍,前座的平台、側門以及所有窗戶都是重騎士們的突入點,但大部分重騎士卻選擇爬到各自的車頂上。

因為目標車輛上高站著一名身穿灰色長袍手持短柄重矛的身影,每當他揮動重矛都附帶強勁氣流,使到上前接戰的重騎士們都很難站穩腳步。

重矛再次掃在騎士身上,頓時數個騎士被擊飛開去。剛清空的車頂很快又有新一批騎士跳進來,一頭金色短髮的勞倫斯看見新來的敵人卻展露笑意。

勞倫斯提起重矛便掃向新到來的敵人,這位重騎身型略胖一點,跟先前被擊飛那些有點不同,即使勞倫斯發起進攻,這人也沒有擺出要防禦的架勢。

待矛頭快要擊中重騎身體時,那人身穿的鎧甲突然長出尖刺,重矛不但沒能對他造成傷害,反倒被尖刺卡定了;一時間未能從中抽取。

像個刺蝟的敵人立即展開反擊,戴著重裝甲拳套的刺蝟把重心傾向前,左拳使出全力一擊。

經過風系靈力加持的勞倫斯快速向後退避,刺蝟也乘勝追擊,連環的組合拳技打出來,把左閃右避的勞倫斯迫至車頂的邊緣處。

刺蝟眼看對方已經避無可避,更使出強化拳套的技能,使之變大了一倍,還在套環上加上尖刺。刺蝟一步踏前,左拳如同雷霆般轟出。

勞倫斯卻毫不慌亂,還有空閒淺笑。他重新抓緊插在對方胸前的重矛並驅動靈力,雙手使力轉動矛柄;矛身在風系靈力加持下釋出可見的旋風。

刺蝟的拳套加厚後,他使出的後手直拳每伸出一寸都使他重心靠前。而勞倫斯就是看中這點,就在刺蝟的左拳快要命中勞倫斯的時候。勞倫斯迅速跳起並自轉起來,頓時强風大作。

眾人只見一道綠色的小形龍捲風横向包裹了兩人,龍捲一閃即逝,快得讓下方看著他們戰鬥的人都不知狀況。只知刺蝟被龍捲拋開,並撞到另一個剛爬上來車頂的騎士身上。

回到車頂上的勞倫斯依然揮舞著重矛,他不斷在頭頂上加速轉動矛身,發著綠光的短矛被他弄得成了個綠色的光環那樣,在黑夜中極具耀眼。

他單手一甩重矛,一道發出怒吼似的氣流從揮舞中的矛尖裏揮灑出來。只是一輪掃擊,刺蝟那邊的黑色馬車直接被他打散。勞倫斯再度揮舞重矛,另一邊的馬車也同樣遭遇。

道路間頓時一地車廂殘骸,後邊緊隨的車輛也不得不放緩速度來避過障礙物。正當餘下的八輛馬車重新貼近來時,一個近二百斤的重騎從目標車輛裏拋出來。

領前的黑色馬車不幸被那重騎的軀體擲中,坐在前方的車夫直接遭殃,又一輛馬車失控地掉出道路。

後邊的車隊立刻與目標車輛保持安全距離,果然那車廂的窗口又丟了個重騎士出來,如同垃圾般飛撲至後方來。

黑色車隊中唯一的貴族馬車,突然加速上前。騎著馬的騎士又來到那扇窗旁。

馬車內的貴婦不滿地說:「團長哎——你們連上高那個狂戰士也打不過,還有餘力同時對付另一位七階強者嗎?」

那個被稱為團長的騎士盯著目標車輛看去,上高的勞倫斯全身散發著多道淡淡綠色的光暈,他站在車頂上俯視下來,尤如不敗的鬥士等待下位挑戰者到來一樣。

團長跟勞倫斯對上眼後不禁緊握操馬的韁繩,「是我們失算了夫人,直到現在我才認得他……」

「你說上高那個匹夫嗎?」貝里爾瞬間摺疊了手上的毛扇道。

「匹夫?不,這人是少數能夠持續作戰的武鬥派重騎士,他曾經在帝國第二大角鬥場活躍過的。」

「那又如何?」貝里爾立即說。

「我們的車輪戰不但沒有消耗他的體力,反倒替他激活了戰意,現在的他只會愈戰愈強……」

「我不是支付功勳來聽你稱讚敵人的團長先生。」貝里爾拿著毛扇輕拍團長的頭。

「對不起,有點激動了。」

「你給我聽著,我才不管他是什麼人,如果你想要挽回顏面的話,就按我的話去辦。」貝里爾說話期間,所在的窗邊滲出團團寒冷的白霧。

「是的!」騎士見狀只能爽快地答應。

又一個重騎士從目標車輛掉出來。

「呼!這是最後一個了。」娜雅背對小子說。

「粗魯公主快看過來!」小子低聲道。

娜雅關上側門後,轉身看見小子不知從哪裏找來了條大毛巾。他用毛巾包住了埃爾莎,然後雙手各自拿著毛巾的一角再緩緩的用力拉,站著睡的埃爾莎一點點被他拉動。不久,還真的給他成功把埃爾莎移到車廂的中間來。

「嘩!小心!」娜雅發現埃爾莎一邊眼睜開了小許來瞧看小子。

在埃爾莎身後的小子聽見後嚇得要彈開來。

但是什麼事也沒發生,埃爾莎只不過轉頭瞧他一眼便回到閉眼的狀態。

可是坐在地上的小子卻發瘋地摸著身體,好像在檢查身體有否穿了洞。

娜雅偷偷走近小子背後,然後迅速用手指輕觸他的腰部。小子又一次彈起來,但這次就連娜雅都意料不及,他整個人撞在埃爾莎背上,慌亂之下小子無意地握住了埃爾莎的纖腰,還要是雙手並用。

一息間,小子身體上潛藏的腎上腺素立即牽一髮動全身。在超越常態的意識下,鬆開雙手的反應速度甚致快要超越人類的極限。

但即使如此的快,這次埃爾莎看過來的雙眼竟是完全張開,而且她二話不說就拔出腰間的白劍。

這次小子不用想像也知道距離肚臍開個洞已經不遠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