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三生  第一章   乘願再來

小羊,喪失一半ed | 2023-11-26 17:59:19 | 巴幣 106 | 人氣 165


  彼時彼刻,曾有一名年輕的僧人,站在東西雙方的交會處。西是苦寒荒涼的大漠;東是熱鬧繁華的故國。天堂地獄、困頓溫飽一目了然。

  但是為了取得真經,勸慰引導在苦海中浮沉的芸芸眾生。僧人發下大弘誓願,對天、對地、對佛陀、對自己立下誓約。

  『寧向西天一步死,不願東土過殘生。』

  如此偉烈壯絕、意志堅定的人,竟在後世成為婆婆媽媽、婦人之仁的代表人物。這之中實在是有什麼誤會了吧?

  此時此刻恰如彼時彼刻,被尊為『噓神』的黑衣大賢者,也有類似的處境。

  為了創建更加完美的世界,黑衣大賢者也發下了大弘誓願。對天、對地、對世界、對自己立下誓約。

  『此願不就,誓不殞落。』願望若是沒有達成,黑衣大賢者便會帶著悲願投胎轉世,等到再得靈智,也會重新堅定地邁向遙不可及的目標。一而再,再而三。

  一萬兩千年是多少輪迴?幾度春秋?黑衣大賢者的記憶有些模糊。但有件事他明晰在心,就是他非得創建更加完美的世界。

  因此即便眼前的魔羊有些詭異的神通,黑衣大賢者也得破卻魔障,成就誓願。他憑空拔出赤紅色的長劍,冷冷說道:「我原本不想使用這招!可是你都親口要見識了,就讓你瞧瞧第一噓技『煉割』!」

  「不想使用這招」並非是信口開河,黑衣大賢者為了創建更加完美的世界,必須留下一定程度的實力,好壓制梵光,成為新世界的創世神。要是浪費了太多力量,最終壓制不了梵光,這受胎界就會孵化成另一個任由命運生成的世界。如此一來等同失敗,又得等待一下個創世的機會。

  雙手高舉,一劍斬下,來自煉獄的火炎,燒盡眼前所有,連空無一物的『喉之間』都被斬開。混沌魔羊剩下幾滴燒焦的殘血,滴落進『喉之間』深不可測的傷口。

  黑衣大賢者一瞬間,有了不好的預感,手上的寶劍便馬上驗證。銳利的寶劍,刃面如鏡,映照出在一旁抓著下巴的混沌魔羊。

  「對成為新創世神沒有興趣,卻死巴巴礙著別人。還礙了好幾世,幾千年。」黑衣大賢者一臉厭惡,說道:「你到底有什麼毛病?」黑衣大賢者棄劍舉手,向混沌魔羊一指,這次不用言語,混沌魔羊便面色鐵青窒息而死。

  第二噓技『頑石點頭』。將靈智分享給周邊的一切事物,獲得靈智的事物也回報絕對的忠誠。黑衣大賢者命令空氣們掐死了混沌魔羊,再讓數不盡的微塵侵入魔羊的屍體,想以此解析魔羊不斷復活的原理。

  「別白費力氣了。」混沌魔羊在黑衣大賢者身後,用血眼長槍槍柄,摳著後背癢處,笑道:「並不是這兩個招式,讓你被同伴們尊稱為神。你再繼續有所保留,到嘴的鴨子就飛走了。」

  黑衣大賢者腦海中浮現無數細微的片段,那是無數人羊被『煉割』斬殺、無數人羊倒地窒息。八千年,八千個年頭,足以讓混沌魔羊『習慣』了第一跟第二噓技了嗎?

  「不管牠不斷出現在我面前的能力,究竟真相為何。若是如牠所言,牠的目的就是阻礙我完成誓願。那這能力,該不會就是為了浪費他人的機會,特意鍛鍊出來的吧。」稍微把目光撇向出口,見混沌魔羊也不趁機前往出口,而是堵在路前。這專程來搗亂的態度,讓黑衣大賢者十分不快。

  「是先求有?再求好?是趕緊打倒混沌魔羊,先創造一個相對方便我的世界,然後再等待下一個創造世界的機會嗎?不行!如果要退而求其次,當初又何必犧牲夥伴們?夥伴們的犧牲,就是為了成就我們共同的悲願!」黑衣大賢者伸手比出食指中指,這並非是必勝的挑釁,他坦然地解釋:「比『頑石點頭』更厲害的法術,我只剩下兩個了。如果兩個法術都用上了,那這一世我又悲願難成。把我逼入窘境,你滿意了吧。」

  「創建更加完美的世界。」混沌魔羊提槍直指黑衣大賢者,羊臉上的淚槽滲出殷紅,牠深吸一口氣:「放棄吧。放棄創建更加完美的世界。」

  「不要得寸進尺了!孽畜。」黑衣大賢者翻掌伸指繞了一圈,一團螺旋狀的黑光在他手中綻放。

  黑色的光。這是不可能存在的事物。正因為吸收掉所有的光,才會看起來是黑色。對世界指鹿為馬,向世界定律挑戰,這就是黑衣大賢者的『根源』。

  因為要創造更加完美的世界,必須衝破世界的藩籬。如果連黑光都無法創造,就更別提要創造更加完美的世界。

  周邊所有的力量、乙太、能源,都向黑衣大賢者匯聚,黑色的光芒畫為骨骼血肉,待黑光閃盡,一個巨大無比的黑衣大賢者矗立在混沌魔羊面前。

  第三噓技『噓之神』,這便是讓黑衣大賢者被夥伴們尊為神的法術。

  巨神轟然一腳,將混沌魔羊踩得稀爛。

  這個魔法,彌補了傳統術者的弱點「體質」與「格鬥戰」。幻化為堅實強悍的巨人,足以彌補物理攻擊、防禦上的不足,由尺寸上讓敵人明明白白自己不過是螻蟻。

  「區區螢蟲!膽敢與日月爭光!」黑衣大賢者,憤怒地嘶吼。他看著身下的灰暗的倒影,從螺旋尖頂法師帽的三角形,長出一對參天長角。黑衣大賢者察覺混沌魔羊那不可思議的能力又發動了。一轉身,一個跟黑衣大賢者相同規模的巨大魔羊揮拳打來。

  一拳將黑衣大賢者擊飛,巨人倒下,如同天災地變,巨震搖晃。

  抹去嘴角的血絲,黑衣大賢者站起身來:「滔天魔障。你就得這麼強大!才顯得我的誓願弘正。」他抬手迎向上方,不知道是頑石教久了,還是教授當多了,這當口他竟然多嘴教學起來。

  黑衣大賢者正色道:「發弘誓願,乘願再來,是不得教的修行方法!立身田園,順應自然是正教的修行方法!但我是一個法師,身為一個魔法使用者另有正途,那就是連接自我的『根源』!」

  『根源』兩字一響,黑衣大賢者上方遠處融出了個黑色漩渦,黑色的光柱照在黑衣大賢者身上。這就是最終噓技『畢貝特』。連接上『根源』,瞬間黑衣大賢者的體型又大了一圈,他奔向混沌巨羊,猛力出拳。這拳將混沌巨羊的右拳打碎,牠吃痛地向後踏了一步。黑衣大賢者趁勢扳拔羊角,左手猛然撕開混沌巨羊的右腦殼,右手連角將混沌巨羊翻摔,接著騎坐在混沌巨羊身上,一拳又一拳將這頭魔障孽畜打成一團爛肉。

  原本喉之間被『煉割』斬出的巨大傷口,如今看來不過是個小縫。混沌巨羊的鮮血如瀑布,湧進縫中。


─這─是─假─裝─分─隔─線─的─壞─習─慣─


  少年張開眼,一片漆黑。空間狹小,既不能展肩跺腳,也沒法抬手彎腰。只能本能地不停嘶啞喊著:『救命!快來人啊!救命啊!』聲音又細又低,難以入外人之耳。

  少年想盡辦法敲打這狹小的空間,希望能引起任何事物注意。任何事物都好!亂哄哄的腦袋,浮現出令人不安的黑色身影。黑色的身影,先有一頂黑色尖帽,後變成了一雙參天長角。

  漆黑狹小的空間,壓得少年無法喘息難以呼吸。不一會,原本死寂黑暗的空間,從外頭傳來吵雜喧鬧聲。隨著一陣陣敲動,少年聞到了伴隨砂土味的沉香。

  四、五人一聲大喝,刺眼的光亮閃得眼前一陣慘白。在議論聲中,他眨了幾眼,緩緩恢復視覺。少年似乎身在棺木之中,而棺外正圍了一群人在看他。棺外人多是一臉呆樣,就一名中年男子急忙後退,不一會又帶來一名中年婦人。

  中年婦人看來年過四十,半臉皺紋,從五官輪廓可以推斷,年輕時應當是個美人。

  少年突然被中年婦人抱緊,這時才發現了另外一件要緊的事!那就是『我是誰?』

  「我的兒啊!你活過來了!你活過來了!還以為你要丟下娘呢!」婦人淒厲地哭著。

  「所以我是她兒子囉?」回首一看,正是一座靈堂。

  堂前老人瞪大雙眼難以置信。他活了七、八十歲,還頭一次看到死人復生。老人呆愣了七、八息,便離座反身跪下,向靈堂磕頭叩首。老人雙眼含浪,朗聲禱告:「老天有眼!老天有眼!把小十六還給我們了!感謝老天爺!感謝太祖皇帝!感謝大幻國師!草民定當啣環結草,以報此恩!」

  少年頭腦又昏又暈,剎那間只理解自己大概是剛剛葛屁,正在被人治喪的某某十六。

  少年望著靈堂,這靈堂的擺法讓他十分陌生。照理應當是主天地、次祖先,末為喪事事主。但這靈堂的次位擺放著他完全沒有見過的雕像,一個肥胖粗俗看來像是土匪的人端坐在皇座上,身旁則立著身穿道服的美女像。

  胖子一臉落腮鬍拄刀而坐,八面威風;美女襟口衩開露出一對內半球與肚臍,十分妖豔。

  少年心中大奇,這戶人家,怎麼會把這兩尊莫名其妙的雕像放在靈堂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