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第九十四章 – 不能看的寶物

左中道 | 2023-11-24 08:01:02 | 巴幣 0 | 人氣 63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第九十四章 – 不能看的寶物


「天色發黑了,可是信義大人還未回來……我們要不要停下來等他?」勞倫斯打開少許前門來問著。

等了會也聽不見車廂內的回應,跟勞倫斯一起坐在前座的小子也跟著望向車廂內。

後座的大皮椅上,兩人各佔一邊靠窗的座位,在左邊的埃爾莎坐姿端正,雙手放在大腿上閉目養神。另一邊的娜雅神色凝重,一直盯著手上的玻璃瓶看。

看得入神的娜雅沒發現小子走進來,手上的玻璃瓶非常小巧精緻,車廂的水晶吊燈照得玻璃瓶閃閃發亮,娜雅看著瓶內那一點點透明的液體,不禁回想起剛接過玻璃瓶時漢娜說的話。

「小娜這就是拉提亞王國三件國寶當中最神秘的『聖馬利諾之淚』。」臥在娜雅床上的漢娜隨手把玻璃瓶扔向娜雅。

「嘩呀!」娜雅頓時手忙腳亂地跳起來接著,手碰玻璃瓶的一刻差一點點就脫手了,幸好最後成功拿緊。

落地時,娜雅高舉手上的玻璃瓶,身體卻在毛氈地上擦行了近一米才停下來。

身邊的女僕們紛紛趕過來扶著娜雅,而娜雅第一時間檢查手上的玻璃瓶,確認過後才說:「漢娜姐呀!那麼重要的東西就不要隨便弄啦!」

嬉皮笑臉的漢娜說道:「這東西只會對某幾個人有作用,所以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只是某個自以為是的笨蛋硬要把這東西定為國寶而言,妳不需要在意這東西的名堂就是了。」

「那到底這水瓶有什麼作用?」娜雅把玻璃瓶放到眼邊來觀察。

「我說出來就沒意思了,妳不是要跟那個白毛小子出國嗎,妳在外邊走一趟回來也找不到怎樣用的話,到時我再跟妳說吧。」伏在床上的漢娜雙手托著下巴,一臉得意地說著。

「能給我多一點線索嗎?」

「不!嘻嘻!」

娜雅看著她開心得不停踢著床頭的寢具,都不知該氣還是該笑好了。

「不過呢。」漢娜突然認真地說:「這支玻璃瓶還是收好一點,不要給妳的同伴們看見,尤其是信義這個人,千萬不能讓他看見瓶蓋上的水晶雕像。」

「這是提示?」娜雅試探道。

「不是,小娜這個不是開玩笑的。妳給我謹記,絕對——絕對不要給她看見。」

娜雅聽見後立時拿起手上的玻璃瓶來看,瓶上的女子雕飾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其氣勢磅礡得不禁要記下雕像的容貌。

娜雅再次看向雕像時,那鼓氣勢依舊震撼。不過這次卻多了小子的倒影。

抬頭時,正好跟小子對上了眼。娜雅飛快地收回玻璃瓶。

可是小子一臉興奮地追問:「很漂亮耶!那個人像是誰來的?難道是妳的母親?」

把玻璃瓶收到身後的娜雅單手推開湊近來的小子,「不要看啦!這是私人物品,你怎樣問我也不會答你的!」

「小氣鬼!才看一眼而言,我連碰都沒碰,這樣也不行!」小子一臉不爽的說。

「你想也別想碰呀!」娜雅也跟著不滿起來。

在嘈吵的環境下,一邊的埃爾莎依然沒有動容,還一直保持著原有的坐姿。

勞倫斯看著裏面的情況不禁搖著頭,把前門關上後又重新看回前路,過了不久他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他從身後的雜物箱裏取出地圖,然後用手指摸了一下身旁一個凸起的圓形金屬物,他頭上的嵌鑲式水晶燈立即變得明亮起來。

他指著地圖的某處,然後又看了眼前路,「很快便看見前往路易士鎮的分岔路,那地方是最近諾爾蘭的聚居地,我想信義大人看地圖的時候也應該留意到吧。」

「勞倫斯先生,後方有敵人。」前門不知何時被人打開著。

勞倫斯放下手上的地圖回望後方時,只見門邊的埃爾莎微微瞇著眼,還亮出義肢下方的短刺劍。

因為馬車沒有後視鏡的關係,勞倫斯要站起來抓緊扶手再伸出半邊身來,才看見後邊的路面情況。

眼看後方一整支黑色車隊不斷追近來,勞倫斯立即回到前座問道:「遠征軍已經追來了?那樣信義大人一不是輸給妳的表弟了麼?」

「不是遠征軍……這班是帕德森家……的爪牙……」閉著眼的埃爾莎在門邊愈說愈慢。

「帕德森家?他們是來追殺我的嗎?」勞倫斯低著頭,又說道:「對不起……我連累你們了。」

勞倫斯抬頭看著埃爾莎的時候,她還在閉目養神,可是過了一會兒依然沒給出反應,原本內疚的他無意間聽見埃爾莎細微的呼吸聲。

「埃爾莎大人……妳不會睡著了吧?」勞倫斯低聲問道。

勞倫斯不禁冒著冷汗來,不自覺又再確認後方的車隊,怎知對方看見他伸出頭來便立即開槍,幸好只是想看一眼而言,退回來之後依然聽見車廂中彈的聲響,使到車廂內也跟著鼓譟起來。

娜雅打開側窗然後大叫道:「笨蛋我們的車廂是防彈的!」

「那麼厲害!妳說真的?」小子也立即說道。

「我也不知道,我胡說的。」娜雅關窗後低聲道。

「看!他們真的停火了!」小子跪在後椅上透過小小的長方形後窗來觀察。

「嘻嘻,我真聰明。」娜雅掩著嘴笑道。

「但是他們加速追過來了。」小子說。

娜雅趕到埃爾莎身邊說著:「勞倫斯還不開快一點!都給他們追上來了!」

「這已經是最快了,我們只有兩匹馬,不及對方四匹的速度呀。」勞倫斯回頭看去,他的視線卻落在埃爾莎身上。

車廂即使搖晃過不停,閉著眼的埃爾莎依然筆直地站立,剛剛娜雅在她身邊叫嚷著都未能弄醒她……

勞倫斯心底裏不禁要佩服她,然後緩緩地站立起來說:「娜雅、泰迪我們準備戰鬥吧!」

娜雅聽見一點都不客氣,第一時間拔出魔法劍了。身邊的小子又開始在腰包裏找東西。

「叩叩。」

勞倫斯伸手在車頂上找著,取下來的是一支較短的金屬長矛,之後又自然地望向埃爾莎。她義肢上的短刺劍不知何時開啟了機關,刺劍已經伸展出來,可是閉著眼的她還是沒有其他反應……

「叩叩叩。」

還在找東西的小子突然很煩躁地說:「不要煩啦!等一下也不行!先開門給你了。」小子說完隨即打開身邊的側門。

在旁的娜雅目擊小子打開側門給敵人進來,頓時氣得握緊拳頭,差一點就實行背刺小子的想法了。

小子眼看走進來的是個高大而且氣勢逼人的重裝甲騎士,錯愕得瞬間紅了臉……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