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三九四

黑霧 | 2023-11-19 08:33:39 | 巴幣 22 | 人氣 58


  當美妮絞盡腦汁與約翰對話,她以為巴頓為了處理另外兩組同伴的狀況而無法提供支援。

  當閃光與幻焰為了作戰成功而不得不分離,她們以為黑刀或蒼藍那邊更需要巴頓才盡可能避免造成妨礙而自行作出抉擇。

  至於蒼彈與藍蝶則是因為深入敵人巢穴,受到某種影響而無法使用通訊器材,選擇了臨場判斷獨自採取行動。

  如此一來,實際上沒有人佔據著巴頓的時間,他卻沒有在少女們需要的時候作出適切的支援。

  當然有一部份理由是巴頓認同少女們的判斷,但更多的是他必須作出只有他能作出的判斷。

  儘管巴頓作為作戰指揮官,理應全副心神放在如何讓「黃螳作戰」成功上,但唯獨這一次他不能「獨善其身」。

  以往的作戰當然由巴頓全權負責作戰指揮,只是即使墨菲斯不在現場,亦不會過問作戰的執行,但後者總是能夠為瞬息萬變的事態提供適切的意見,繼而作出對未來最為有利的共同判斷。

  如今卻因應要掩蓋「黃螳作戰」實質為斬首作戰的真相,不得不把雙巨頭的體制徹底粉碎,既是為了在作戰執行時掩人耳目,更重要的則是讓作戰結束後的善後工作能夠順利完成,要把斬殺母體塑造成偵察時所發生的意外,二人不作任何聯繫才具有最低限度的說服力。

  墨菲斯並非推卸自己的責任,但考慮到這是極其困難的作戰,在二人只能有一人負責,加上由作戰指揮官負責才顯得自然,他便把一切的決定權交到了巴頓手中。

  二人即使平常時有磨擦,那不過是身在不同位置,對同一件事的看待角度不同而意見相左,實際上二人之間有著堅不可摧的信任,亦是多得這一點才能放心衝突,令一路走來的路途稱得上順利。

  因此,不論「黃螳作戰」中發生任何事情,巴頓只能獨自作出判斷。

  可是怎麼能夠預想到敵人是能溝通的存在——不,其實這一點並非沒有在「敵策局」的高層內部會議中討論過,既然「未知」能夠交流,自然也不會否定敵人能夠交流的可能性,之所以不曾提及,則是有動搖軍心之類的考量,說實在的那些人一旦作出決定,要找多少理由去支持可謂要多少就有多少。

  假若不說那些人討論的過程,只說結論的話,答案很簡單,那就是忽略這個事實,用盡一切方法消滅敵人就對了,理由也不複雜,因為敵人已經露出牠們的獠牙,展現出對人類的威脅,既然是難以控制的存在,確切地將其消滅才是正確的。

  至於要否說人類自認為能夠控制「未知」這件事屬於傲慢,那也不是現在該在意的事情。

  既然如此,此刻的巴頓應該只要按照以往討論下來的結論,無視敵人是能對話的這個事實,全心全意指揮甲冑少女去消滅敵人就好。

  然而,這樣真的好嗎——巴頓心中浮現起這個他難以忽略的疑問。

  當然巴頓沒有全盤接受約翰的說法,甚至認為對方為了與人類合作,肯定會說出類似這樣的話。

  「最麻煩的是……這件事不能以戰力角度來考量,假若對方是弱勢,編纂謊言求饒自是能夠理解,可對方真的是弱勢嗎?我們人類真的能對牠們造成威脅嗎?牠們真的怕我們斬首?」巴頓越是想要冷靜去思考,越覺得自己難以維持冷靜。

  無法排除對方確實感到威脅的可能,但也無法排除對方所擁有的智慧甚至是知性,在瞭解人類之後願意放低姿態。

  人類之所以選擇與「未知」合作,或者準確來說是交易,只是因為「未知」先與人類接觸,而又因為入侵者如事前告知一般出現,然後陷入人類科技難以處理敵人的地步後,才不得不達成共識。

  要是與人類先接觸的是約翰,表明為了地底某種人類目前科技尚未能明瞭的資源而來,提出技術交換甚至是共同開採的方案,為了消滅約翰而來的「未知」或許就會反過來變成「敵人」。

  過去的事情畢竟發生了沒什麼好說,但目前正在發生的事情則是必須小心處理,這一刻巴頓感受到的,不是他自誇或者自大,只能說是感覺到肩頭上有著人類命運的重量。

  巴頓很清楚,自己得作出決斷。

  每晚一分一秒,「黃螳作戰」的成功率便會跟著下降,然後到時就不是他選擇,而是被迫妥協。

  為了人類最佳利益的思考方式本來就不是一名作戰指揮官所該具備的,即使巴頓心裡明白這一點,依然無法乾脆地認為只要把作戰執行到底就是正確。

  根除敵人這個威脅,是「敵策局」的目標,是巴頓認為自己所肩負的使命,繼續執行「黃螳作戰」是確切達成這個目的的有效途徑,然而路不是只有一條,約翰的話語說不定是另一條出路。

  而且「黃螳作戰」並非沒有失敗的可能,更何況這作戰某程度上可以說是建基在一些薄弱的條件上,稱之為孤注一擲也不為過。

  例如認為敵人一旦失去母體便再無生產的能力,在月球的敵人已經降落在地球等,被人指責過於一廂情願也無法反駁。

  只是這就是人類盡了一切努力所換取回來的可能,是墨菲斯與巴頓認為人類錯過這次斬首的機會後將再無辦法消滅敵人,是人類命運的轉捩點。

  繼續執行「黃螳作戰」,拒絕約翰向人類伸出至少在表面上算是友誼之手的邀約,等同於斷送未來和談——人類委曲求全的可能性,這一次約翰會真正成為人類的敵人。

  即使「黃螳作戰」是看到勝利的希望才會訂立並得以執行,但作出這個決策的人,心裡都明白這是一場豪賭,而當眼前有著不用賭就能贏取獎品,至少是部份獎品的可能性,哪怕擁有鋼鐵般的心理也很難不動搖。

  時間,仍在一分一秒過去。

  巴頓,心裡依然天人交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