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三九三

黑霧 | 2023-11-17 09:12:48 | 巴幣 12 | 人氣 63


  當藍蝶無畏地前進,在通道上遇上擔任搬運工的「粉碎者」時,選擇了較寬那條路的蒼彈亦有了發現。

  前人所遺留下來的痕跡。

  之所以能夠如此斷定,因為那是在夜視儀下才看得到的記號,且不說是否為了避免敵人發現的可能性,至少想要傳達訊號的對象必然是人類,畢竟需要人類的設備才能夠看到。

  「我記得圓圈的意思只是已探索,證明已經有人來這裡,當時有採取通訊靜默,才以這種方式通知同伴吧?」蒼彈努力回想起學習過的內容。

  既然甲冑少女要前往死士們一度探索並帶回情報的地方,墨菲斯就算再不情願,還是得透露那些死士可能會用到的一些通訊暗號,畢竟敵人的巢穴裡有可能留下更多未及回傳的情報。

  「雖然無法斷定這條路對不對,但要是探索完成回頭的時候,會在圓圈裡劃上叉號,意味著留下這個圓圈的人沒有回到這裡來,又或者回頭的時候顧不及這個……」

  蒼彈認為這樣應該算是有力的證據,證明這條路通往的是母體所在之處,既然如此前面很可能有「擬態者」駐守,繼續深入遇上的話便只能戰鬥,因此猶豫著是否應該就這樣回頭與藍蝶會合。

  「不過也有可能是通過之後,『隱形』失效又或者出了其他意外,而非一定是看到母體的那個人……」

  必須確認是否就是母體所在之處與前進潛藏的風險,蒼彈花了些許時間選擇了前者,相對的移動上變得更加小心,抱著一旦發現疑似「擬態者」的存在,希望在對方察覺到她之前能夠先後退。

  畢竟要是遇到「擬態者」駐守,意味著前面對敵人來說十分重要,那也算是一種印證了吧。

  作好決定後蒼彈重新前進,握緊手中造型古樸風雅的長弓,重新感受藏在心中的戰意。

  「說起來這些通道到底有什麼意義?彎彎曲曲的又很長,要是迷宮般通往有不同作用的空間也就算了,可路又只有一條,真是想不透……」

  蒼彈並非藉由思考看起來無關的事情來稍微放鬆緊張的心情,瞭解空間的構造——敵人製造出如此的環境,說不定和戰鬥有關。

  至少從防衛層面而言,這樣有效限制直線的視野,雖然真要製造伏擊空間的話,顯然採用直角的轉角更為適合,但那樣也會叫入侵者提起一定的戒心,或許這是一種意識或者心理的操控。

  不知道通道還有多長,蒼彈也得拿捏回程的時間,心想要是再走一分鐘仍然未到盡頭的話,也只能先回頭跟藍蝶會合,若然另一邊也沒發現的話,應該就要賭這條路走到底了。

  定下時限除了是考慮到耗費的時間外,更重要的是能建立一個投入的心態,一心一意為了達成目標而行動,避免不必要的三心兩意,不過事態彷彿在嘲笑這種明智的判斷。

  蒼彈才在心中下了判斷還不到十秒,她便聽到了在這個寧靜空間中格外叫人警戒的聲響。

  除了自己的心跳與放輕腳步仍是會在堅硬的地面上踩出叫人不愉快的聲響外,有第三種聲音突然出現了,那顯然不是什麼好事。

  最重要的是,那道聲音不是從前面,而是從背面傳來的。

  「是藍蝶甩鞭的聲音?」蒼彈無法如此肯定,因為那道聲音細小得要不是在這種精神敏感的時候出現,很容易就會被自己的腳步聲蓋過。

  即使確定不了,但這個時候該做什麼則是沒有疑問,蒼彈立即製造出箭矢,開始小心地往回頭找,憑著記憶想要前往視野比較遠,也就是較直的通道。

  聲音雖然不密集,但每次響起「啪唰」的聲音時都明顯變大,在第三次響起的時候蒼彈已經百分百肯定是藍蝶所甩出的鞭子聲了。

  「藍蝶被什麼追著一邊應戰一邊朝我逃來,應該只可能是『擬態者』……要在這樣的通道與對方決戰嗎?」蒼彈雖然已經進入迎戰狀態,但心裡有些許猶豫。

  考慮到前路處於未知狀況,加上當前環境的考量,最理想的戰場應該是在剛下來的入口才對,藍蝶沒理由不知道這一點。

  「也就是說,她不打算迎戰嗎?畢竟只要在那邊拖一下,就算我沒聽到聲音也差不多該回去了,有什麼理由才會這樣選擇?」

  為了作出最好的支援,蒼彈有必要知道藍蝶的意圖,即使二人常常被人說是心靈相通,但那不過是因為熟知對方的思維而能夠推斷而已,像在這種欠缺關鍵情報的情況下,真的只有超能力等級才有辦法知道吧。

  不過光是察覺到「不尋常」便已經足夠,蒼彈的心態從在這裡與敵人決戰,改變為需要因應狀況改變戰術。

  當蒼彈真的做好準備時,甩鞭子所產生的聲響已然近在前方,早就彎弓搭箭的蒼彈,準確忽略第一道出現,也就是同伴的身影,瞄準其背後的異物。

  趨近於人型卻顯然不是人類的敵人,毫無疑問是「擬態者」。

  藍蝶早就料到蒼彈會支援,所以她在現身,也就是雙方能確切看到對方的瞬間就不再改變移動路線,免得影響支援射擊。

  勁箭準確命中敵人,卻沒辦法造成什麼傷害,畢竟箭矢無法穿透未經侵蝕的外皮,唯一的效果就是稍微妨礙對方的動作。

  而這是蒼彈與藍蝶都想要取得的效果,藉由這麼拖上一拖,藍蝶能夠專心跑近蒼彈,然後重整陣形,由她擔任前衛,而蒼彈自然是後衛。

  看起來如蒼彈所料,一旦二人能結成陣形,便應該由藍蝶發動攻勢消滅眼前的敵人,然而藍蝶並沒有這麼做,她沒有等蒼彈詢問而是直接開口:「很怪,又慢又笨。」

  「吓?『擬態者』耶?」蒼彈不禁發出有點傻眼的聲音,她確切感覺得到同伴並非在開玩笑,而是真的那樣認為。

  而這一刻蒼彈也知道藍蝶為何直接朝自己跑來而又沒有就此決戰的打算,那只能說是一個相當大膽的想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