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重生之後再走一遍

寂月 | 2023-11-14 11:59:29 | 巴幣 2 | 人氣 56

人生總有許多懊悔及悔恨,如果人生能夠重來,你是否想要糾正一下自己當年的荒誕決定,改正自己衝動的行為呢?

「仔伯,你的人生就這麼結束了,你能接受嗎?」

最後的最後,自己問著這樣的自己,奢望著能有再一次的奢望嗎?

還是……就這麼算了吧,都過去了,都到盡頭了,人的一生好不容易走完了,就這樣算了吧……是嗎?

想著想著,意識逐漸消散,迷離的自我好像依稀存在著又好似不存在,如在夢中,剛剛才經歷的一生也好像是夢一把。

忘了吧,忘了吧,如跑馬燈的過往,卻再次將我的人生簡短地重播一遍。


仔伯的人生如下:

從小生長在經濟狀況不佳的家庭長大,家裡有五個兄弟姊妹,自己有個哥哥,一個弟弟和兩個妹妹,年紀除了大哥相差五歲之外,與弟妹都僅相差一歲接續下去。
小時候,家裡有很多親戚來往,卻鮮少與附近的鄰居交流,後來發生一些事情,應該是飢荒吧,親戚就變得沒再來往,反而開始與村里的人熟絡,也在那時,我的弟弟夭折了。
我與弟弟回憶極其簡短,如果沒有跑馬燈,我的人生幾乎只會記得起自己曾有個弟弟這樣,完全忘了我們之間打鬧的時光,如何惡整妹妹們,被母親教訓,或是大哥教我們做一些調皮搗蛋的事情。
一轉眼,我上了附近類似小學的教育機構,學字和可以不用農作,我只記得這樣。
但記憶中,我有好多好多朋友,諸如隔壁家的阿政、村長家的阿一和對街有些癡呆的阿呆等等,我們在學校時光其實幾乎沒在學字,只知道盡情地玩耍,那時候真的很快樂。
我似有似無地在臉上勾起微笑,繼續看了下去。
半天的課程放學回到家就是幫忙農作,我們家沒有牛,但村里有一頭,大家輪流使用,沒有輪到的時候,那真的很累很累,不過最喜歡夏天巡完田後的小日子,一群人去水溝或是遠一點的溪邊游泳、抓魚等,好不快樂。
那段光陰也與接下來痛苦的回憶一起封印得起來,我的心情開始有些鬱悶,好似有刺痛的感覺在胸口的位置,但我摸了摸,我連手都沒有。
四妹被賣掉了,她是我與關係最好的,真的。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學校朋友一起玩我總拉著四妹,小妹則是喜歡窩在家,我們就一群人到處嬉戲打鬧,或許也是這樣,我才把這段快樂的回憶一起封存吧。
四妹賣掉的經過,其實早有可循,大哥那時候雖然比起我大不少,但也只有十來歲,他不時頂撞父母,我當時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可能知道了。
不是叛逆期,是他沒辦法接受,自己的弟弟死了一個,另一個妹妹竟然要賣掉,應該也是因為這樣,大哥在我年輕時總是什麼都沒說的幫了我不少,也在後來資助我小妹開店。
四妹被賣掉後,父母騙了我,騙說她去了遠一點的親戚家,明年才回來。明年問的時候,又找了另一個藉口,直到我再也絕口不提,才再也沒有新的謊言。
畢業後,大哥已經去別處工作了,很少見面,父母要我繼續幫家裡,大哥卻要我繼續讀書,但當時的我不喜歡,還因此跟大哥吵架,最後我們彼此退讓,讓小妹讀書,我繼續幫家裡。
雖然父母反對,說小妹是女生讀書有什麼用,但大哥願意出錢,父母只好閉上嘴,而且男丁勞動也比女生有用得多了。
那段時期,記憶可有可無,每天日子單調且重複,沒有任何色彩,直到大哥送了我幾本話本小說為止。
接著,跑馬燈暫停了。
我永遠記得那段日子是染滿鮮紅色和暗紅色的,也預料到我人生的終點便是一無所有,失去所有曾經珍惜的東西。

「還要接下去嗎?」
我問著自己,又問了一句話。
「如果重來,你是否還是會選擇這樣毀滅他人和毀滅自己的道路?」

我不想,真的不想,直到後來我才知道手上沾滿鮮血並不是榮耀的勳章,只是傲慢愚蠢的象徵。

那麼在重來一次?

這次的聲音一樣是我的,卻從我內心深處傳了出來。

給你看段其他人現在的遭遇吧……

「不了。」
我打斷他,打斷自己的內心。

我知道,我很清楚,自己的人生早已注定,其他人也是,大家都是。

再次的人生只是再次的輪迴,命運的齒輪早就安插好它們的位置,彼此間相互影響,帶動了所有人的命運。
該停下了的就會停止,破碎的零件早有預備好的備料接續下去。

那麼……人生再來一次,悔恨就會圓滿嗎?

命運就會因我的選擇而發生變化嗎?還是只是換個人,換個方式迎來相同的結局呢?



當我再次醒來,我手拿著話本,依靠在那棵種在老家十幾年的樹下。

就在那是個沒有什麼紛爭的小村落,大家都沒有錢,大家只能努力為自己謀下一頓飯的地方。

而此時的我,雖然有些困惑,但一拿起手中話本,瞥見剛好停下的頁面。

總想著,如果那時候我不去的話,如果那時候我做出其他決定的話……

我想,人生必得再次迎面那些曾經的懊悔,唯有接受,才能放下。

拾起屠刀,仔伯的人生將再次血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