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電影大衛芬奇的《殺手》觀影簡短心得

金手錶 | 2023-11-11 00:20:03 | 巴幣 128 | 人氣 1363




剛看到Netflix發行的電影-殺手(The Killer)預告片時,
會讓人覺得又是一部類似於捍衛任務那種硬漢式的動作片。
但若不是找來性格動作男星麥可法斯賓達主演,
片子取做殺手這個平庸又沒有什麼獨特性的名字,
大概又會讓人誤以為是什麼常見的平凡B級片。

但又看到本片的導演是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時,
那麼一切又完全都不同了!
對於電影迷們來講,大衛芬奇也可以算是一個品質保證,
尤其是他又帶著堅強的拍攝團隊陣容,帶來一個看似迷人的犯罪驚悚片類型,
著實是令人十足興奮!遺憾的是因為本片為串流平台電影,所以沒有機會在大銀幕欣賞。



 

 
大衛芬奇也算是在好萊塢中少數能兼具娛樂以及藝術深度的電影導演之一。
他拍攝的電影類型多變,看是要犯罪懸疑驚悚科幻,真人真事改編,
探討人性、感動層面或是帶有奇幻魔幻主義的元素都難不倒他。

但在大衛芬奇拍過的這麼多經典作品之中,
可能比較少見到像是殺手這部看似是動作片的電影類型,
畢竟以往打打殺殺的情節都不是該導演的重點,
頂多是在驚悚片之中融入一些驚心動魄的動作戲而已。

但其實真正觀賞到殺手正片時,就能察覺出電影跟預告片的調性不一樣,
整體依舊充滿著大衛芬奇那強烈的視聽語音風格。



 
 
不像很多動作電影一開場就是一段精彩的動作戲來給觀眾一個下馬威。
相反的,殺手這部片的開場可以說是一種反高潮,
用了很長的篇幅在講述男主角於房間中準備暗殺計畫,
且穿插了許多看似無趣的情節,像是走到街上吃東西或拿望遠鏡東看西看。
守株待兔過程中長達十幾分鐘幾乎都沒有任何動作場面,接著再突然來個急轉直下。
光這個很特別的片頭,就能明顯觀察出殺手這部片完全迥異於其他同類型的電影。

與其說它是動作片,不如說是帶有動作的劇情片,
只是全片的動作篇幅非常少,
很多時間都是看主角如何組裝槍械、銷毀證據、丟掉一次性手機、換車牌號碼,
變換身分潛入目的地,甚至是開車追蹤、在車上吃東西,就連搭飛機的過程也都有拍出來。
上述這些看似很瑣碎的鏡頭,如果在一般的殺手題材電影之中,可能會大致上帶過一下而已。
但大衛芬奇拍片就不這麼做,而是要清楚讓觀眾們看見一名殺手如何像冰冷的機器人一樣執行每個指令。



 



 
因為導演操弄的風格很強烈,又是很冷峻且男性化的片子,
感覺上可能對於一般觀眾來講,會顯得很無聊。
不過很神奇的是,殺手這部片幾乎可以讓我全神貫注地看到最後一刻。
這主要是電影的拍攝構圖、打光、鏡頭剪輯以及節奏感都拿捏的很精準。
從主角一邊騎摩托車又一邊丟棄掉凶器以及湮滅證據的過程就相當行雲流水。

途中像是闖關電玩遊戲或偵探片一樣,讓主角為了復仇而循線追蹤找到目標時,
也都拍得很有模有樣,代入感相當不錯,就像帶領觀眾在玩刺客任務/殺手47一樣。
忽如其來的暴力也很讓人措手不及。
其中音樂音效的設計也是十足出色,與導演合作過多次的九吋釘樂團,
再度帶來許多沒有明顯主旋律而是運用節拍器跟電子合成器所製造出宛如雜訊、噪音般的音樂。

而影片一直到全片唯一一場動作戲時,更是讓人看得目不轉睛,
把與巨漢在室內打鬥,翻箱倒櫃、撞壞傢俱那種硬幹到底的火爆場面拍得超屌。
接著被比特犬追的部分也是很千鈞一髮。
只可惜電影在這場最高潮動作戲後,緊接著又回到了像是開場一樣的反高潮,
甚至可以說是後續半小時的劇情都不是觀眾們預期中想看到的。

過多神神叨叨的主角內心獨白,對於要看字幕的台灣觀眾而言,可能造成反效果。
但假如是喜歡像萬惡城市(Sin City)這種風格的觀眾來講,或許會感到較有趣。





 
 
大衛芬奇這位處女座導演對每個細節都要求完美的態度,以及神經質的氣氛,
都在殺手這部片之中完整展現。
但就跟很多大師級導演後來拍攝的個人化電影一樣,評價都十分兩極,
甚至以殺手這部片來講,可能對於大衛芬奇來講還過於中規中矩。
結局太平淡且要傳達的內容不太明確是一大問題,
且劇情太簡單又流水帳也是一大致命傷。

沒有像導演以往的火線追緝令、致命遊戲、鬥陣俱樂部那樣複雜又有驚人震撼的結局。
也不像索命黃道帶那樣帶有沉重絕望的感受。
對於一般觀眾來講,大衛芬奇自從進入Netflix拍攝的曼克及這部殺手,
都沒有像班傑明的奇幻旅程或控制(Gone Girl)那樣讓人看完後有著讓人滿意的收穫感,是一大遺憾。

且本片最讓我訝異的是,居然製片預算要高達1億7千萬美元?
不曉得是情報有誤還是怎樣,但假如是真的,
這種驚人的製片成本卻是這種成果確實是不太妙。
雖然本片是跨國拍攝,道具、佈景也都很細膩,
但電影的演員很少,也沒有任何大場面或是要運用複雜的電腦動畫技術部分。
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電影在疫情期間拍攝,基於防疫所以要多花很多錢。
或著是大衛芬奇很吹毛求疵把每個鏡頭都拍了好幾次才成功,這就不得而知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