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598.獸血

佐渡遼歌 | 2023-11-08 20:00:11 | 巴幣 192 | 人氣 469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藍錐推開門扉,緩步踏入塔內。
 
  李少鋒保持著斂氣的狀態側身站在梁柱後方死角,燕子與阿妮絲同樣各自藏身,靜觀其變。
 
  藍錐舉起右手晃了數次,在經過時神乎其技地讓一條布疋繞圈擦過梁柱側面的數盞油燈,點燃燈芯,接著在中央止步。
 
  湊著微弱火光,李少鋒看見三名遊戲住民被垂吊在中央。
 
  兩男一女,從單薄的內襯服裝判斷,分別是衛兵與僕役。從高塔頂端垂落的鐵鍊分別從後方綁住他們的雙手、雙腳。看起來沒有明顯外傷,然而或許被灌了某種藥物,即使看見藍錐也沒有做出任何反應,意識迷濛地喃喃自語。
 
  緊接著,李少鋒注意到中央那張長桌桌面擺放著一個巨大純金盆子與五個金屬盒,如同放著藍寶石短刀那個盒子,金屬盒底部鋪滿細碎黑鑽,同時放著一張繡滿精美鳥獸圖案的柔軟布疋作為襯墊。
 
  布疋上方則是分別是綠寶石短刀、黃寶石短刀、紅瑪瑙短刀、鑽石短刀、黑珍珠短刀。形狀尺寸各異,卻都是一體成形,相較於武器更像是唯美易碎的藝術品。
 
  這麼說起來……短刀的顏色與數量正好對應著四種屬性的真氣與黑白兩色妖氣,李少鋒隱隱約約理解這個正是製作上級紅寶石的必要步驟,暗自慶幸剛剛沒有貿然出手搶奪。
 
  這個時候,藍錐走到長桌旁邊,壓根沒有在意三名遊戲住民,先將手上的金屬盒放到最旁邊,再將紅寶石小心翼翼地放到黃金盆內,接著在那三人面前來回走動,頭頂觸手前後搖晃,片刻才像是做出了決定,將金盆放在最右邊的那名少女腳下。
 
  藍錐仔細調整角度,取出金屬盒內的藍寶石短刀,用三趾手掌持著,在少女的大腿處斜劃上三刀。刀尖迅速割開皮膚,鮮血也隨之汩汩流出。
 
  流過白皙大腿的血液顯得異常艷麗。
 
  那名遊戲住民痛醒似的開始掙扎,神情迷濛,眼瞳閃現藍色異芒,卻是無法掙脫雙手雙腳的鐐銬,很快又再度昏了過去。
 
  鮮血持續沿著大腿、小腿、腳踝、腳趾流淌,滴落在金盆中央的紅寶石表面,暈出震懾人心的璀璨光輝。
 
  ──製作成上級紅寶石的最後一個步驟就是讓紅寶石浸泡在人血裡面嗎?
 
  這個瞬間,李少鋒遲來意識到這場遊戲被命名為『獸血寶石』的理由。
 
  人類可以說是站在地球頂點的生物,然而相較於擁有智慧、創建聞名的外星種族而言,或許就不是如此了──所謂的人類不過是某種弱小脆弱的生物,沒有結實的體格也沒有足以誇耀的種族特性,因此作為奴隸、作為僕役、作為門衛,臣服於那支建立了龐大國度、發展出高度文明的外星種族。
 
  人們將之稱為「月獸」……如同維娜曾經意識到的,冠以「獸」的字眼,將他們當作野獸看待。
 
  儘管如此,對於月獸而言,人類同樣與其他的野獸無異。
 
  李少鋒在這個瞬間感受到心底湧現出某種深沉的情緒,價值觀隨之受到從未有過的衝擊──人類不再是站在生態系頂點的霸者,只是在廣袤無垠宇宙的渺小存在,無力且脆弱。
 
  即使知道自己的精神狀態幾乎不會受到影響,李少鋒依然用力咬牙,忍住內心的翻騰情緒。
 
  藍錐又割了幾刀,彎腰讓觸手輕觸著血液,看起來頗為滿意,隨即轉身離開。
 
  門扉悄然掩起。
 
  李少鋒看著鮮血持續滴落在紅寶石上面,在金盆積出血池,多等了十幾秒才踏出梁柱死角,忍不住問:「這樣有什麼意義嗎?」
 
  阿妮絲同樣現身,一邊端詳著其他把寶石祀刀一邊思索著說:「所謂『月獸的紅寶石』是一個稱呼,實際上有著數十種類型……說不定有超過百種。在千萬年的悠久歷史當中,月獸加工製作紅寶石的技術也持續精進、抑或是失傳,每支家族都有著不外傳的製作方式,再加上產地、時間、原礦本身的性質等等因素,同一支家族產出的紅寶石也會有所差異。這方面的情報瑣碎且凌亂。」
 
  「不是,我的意思是就算將紅寶石泡在血裡也沒有什麼效果吧?」李少鋒問。
 
  「看起來這是某種儀式,而在所有儀式完成的瞬間,紅寶石才得以成為『月獸的上級紅寶石』。」阿妮絲說。
 
  「笨蛋學弟,你的思緒卡住了。追根究柢,即使經過雕琢,上級紅寶石本身依然和原礦沒有太多差異,雖然變得閃耀,體積卻變小了,鑄造金幣也是同理,金幣本質依然是單純的黃金,不過因為表面的紋路、製造方、製造年代的歷史事件等等差別,就會帶上新的價值。」燕子補充說。
 
  「原來如此。」李少鋒停頓片刻,確認性地問:「既然上級紅寶石已經雕琢完畢了,現在碰到也有可能破關吧?」
 
  「有可能,但非絕對。既然藍錐離開了,或許儀式尚未完成,我認為應該繼續多等片刻。」阿妮絲說。
 
  李少鋒理解地頷首。即使有其他場『獸血寶石』的破關者表示沒有等待儀式完成就破關了,有可能單純因為不同家族的製作方式不同,遺漏了某些情報,又或者精神狀態不穩定導致沒有注意到儀式。
 
  「妳覺得當藍錐再度拿起紅寶石的時候就算儀式完成了嗎?」燕子問。
 
  「或許……不過所謂的『期限』應該依然是今晚沒錯,藍錐隨時有可能回來,先繼續躲著吧。」阿妮絲建議說。
 
  「行吧。有那三位被吊著遊戲住民和紅寶石分散注意力,別出紕漏就不會被藍錐發現,可以斟酌最佳的動手時機。」燕子說。
 
  「另外為了避免變故,我希望和少鋒大人躲在同一處。」阿妮絲補充說。
 
  「隨便妳。」燕子沒好氣地冷哼,卻也選擇躲在幾步外的別張長桌下方。
 
  李少鋒退回梁柱後方,讓阿妮絲站在前面,繼續收斂真氣。
 
  沉默頓時在塔內縈繞不散。
 
  淺淺的呼吸、鮮血低落的聲響、那三人偶爾會傳來的囈語以及鐵鍊摩擦地板的細碎聲響更加凸顯了沉默。
 
  很快的,鮮血積滿了巨大的黃金盆子,開始往外溢出。
 
  李少鋒知道那三名遊戲住民不同於主動冀望著逃離的維娜等人,很有可能自幼生活在這座城市,現在救了也無處可去,盡量不去思索這樣的失血量已經足以致命,也不再去看浸泡在血中的紅寶石。
 
  許久之後,藍錐才再度踏入塔內。他筆直走到牆邊彎腰取出紅寶石,湊到觸手叢前端仔細端詳,接著發出類似笑聲的促狹嘯鳴。
 
  看起來已經製作完成了,所以那顆就是上級紅寶石了?李少鋒眼見阿妮絲作勢要動手,不過察覺到塔外傳來並非遊戲住民的腳步聲,急忙無聲拉住。
 
  下一秒,塔外傳來數聲嘯鳴。
 
  燕子緩緩豎起五根手指,接著又微微搖動,表示外面至少有五隻月獸。面對如此懸殊的數量差異,阿妮絲也不敢貿然動作。
 
  藍錐很快就將上級紅寶石收入位於胸前的布條內側口袋,離開高塔。
 
  李少鋒等待片刻才放輕腳步移動到門邊,湊著縫隙正好看見藍錐等幾隻月獸在廣場盡頭的背影。月獸們的頸子都圍著由黃金製成的寬大項鍊,服裝也是異常奢華,似乎準備前往參加某種盛會。
 
  周遭則是完全沒有看見僕役、衛兵的身影。
 
  「不曉得是否還有浸泡在人血以外的其他儀式,跟上去吧。」燕子咬牙說。
 
 
 
 
  或許是月獸事前支開了僕役衛兵,也或許這裡原本就屬於遊戲住民禁止踏入的區域,一路上沒有遭遇他人,偌大宮殿靜得讓人心底發毛,卻也多虧如此,李少鋒三人順利地持續前進。
 
  數隻月獸幾乎沒有停留,筆直前進。
 
  許久之後,李少鋒等人來到一處通往地底的拱門。
 
  不同於至今遇過通往地底的入口處,並非專供僕役使用的場所,而是更加的雄偉浩大,門邊甚至以純金進行裝飾。
 
  「沒有發現結界的痕跡。」阿妮絲報告說。
 
  「裡面的空間應該很寬敞……」燕子有些懊悔地自言自語:「說不定剛剛就是出手搶奪的最佳時機。」
 
  「現在也只能進去了。」李少鋒說。
 
  「嗯嗯,提高警覺,同時各自記住路線和注意周邊異狀。」燕子正色吩咐。
 
  「一旦接敵,有撤退的選項嗎?」李少鋒確認性地問。
 
  「正常情況只要同時面對四隻以上的月獸就得撤退,然而目前無法那樣計算,無論是進是退,不要分散才是最重要的,其他就只能依實際情況臨機應變。」燕子說。
 
  「沒問題,我領先吧。」阿妮絲執起戰鎚,踏入拱門。
 
  一旦進去裡面就無法給另外兩組的玩家訊號了。李少鋒暗忖,卻也理解到無可奈何的,殿後進入。
 
  視野頓時徹底暗了下來。隨著繼續朝向地底深處邁進,空氣也變得沉悶、凝重。
 
  每隔極為遙遠的距離才有幾盞微弱火光,勉強作為照明。
 
  李少鋒很快就發現地底的空間幾乎不亞於內城區域,深縱、複雜且寬敞,牆面都塗抹著一層黑色焦油,並不是單純只有挖掘而已,顯然有無數人手建造與整備。話雖如此,各處也殘留著歲月流逝的痕跡,或許已經建成了數千年之久。
 
  地板、梁柱與天花板的某些部分有著雕刻,細看之下極為精緻,每一個細節都有著不曉得需要花費多少時日才能建成。
 
  某種類似鈴聲的清脆聲響每隔一段時間就傳來,若有似無地縈繞不散。
 
  「笨蛋學弟,盡量避免碰觸。那些和目前見過作為燃料或塗抹在城牆的黑油又有些差異,可能有毒或是會留下痕跡,造成某種阻礙。」燕子叮嚀說。
 
  「是的。」李少鋒再度瞥了眼那雕刻在焦油表面的奇異文字,忍不住問:「目前已經走了很久了,幾乎是好幾個街區卻完全沒有追上藍錐他們,這樣沒問題嗎?」
 
  「從格局來看,這裡是單一用途的房間,路線也持續往地底深處前進,沒有岔路。」阿妮絲說。
 
  「這麼龐大的空間居然只是一個房間嗎?」李少鋒愕然問。
 
  「因此也能夠推測出用途……盡頭處毫無疑問是祭祀至高存在的神殿。」阿妮絲肯定地說。
 
 
 
 




創作回應

赤月狼
...怎麼覺得要出事了?
2023-11-08 20:20:55
佐渡遼歌
有很多個出手搶紅寶石的時機點,不過究竟有沒有錯過最好的時機點就......
2023-11-08 20:41:2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